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七百零九章 掀起死亡序幕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劍道第一仙第七百零九章掀起死亡序幕玄都劍清吟,似歡愉的呼聲。

  蘇奕笑了笑。

  也在此時,他一身氣息徹底變化。

  那屬于化靈境的道行毫無保留地釋放出來,虛空為之動蕩,晦澀的元始道意流轉間,讓其氣勢攀升到極盡空前地步。

  這也是蘇奕踏足化靈境至今,真正意義上毫無保留地展露自身道行!

  而在眾人眼中——

  此刻的蘇奕,恰似劍仙臨塵,有曠世之姿,絕代之韻,恣肆而張揚。

  那身上的氣息之盛,讓在場不知多少人色變。

  “這等威勢,怎可能是化靈境層次能夠擁有?”

  一位老輩人物失聲大叫。

  而更多的人,則感到說不出的壓抑和畏懼。

  這一刻的蘇奕,和之前簡直判若兩人。

  僅僅那等威勢,便強大到令人膽寒!

  “我輩不如遠矣。”

  曾濮、古蒼寧、尺簡素這些曾和蘇奕比肩的風云人物,皆神色黯然,自嘆弗如。

  “若為我天行劍齋所用,那該多好啊……可恨!!”

  米天河咬牙。

  哪怕他再惱恨蘇奕,都不得不承認,蘇奕這等年輕人,稱得上是蓋世之才,萬千年難得一見。

  “我現在敢肯定,便是在明空界的化靈境中,也斷找不出能夠和蘇奕相提并論的,恐怕也只有在大荒九州那等神圣之地,或許才能找出能夠與之比肩之人……”

  蒲素蓉失神。

  這一刻的蘇奕,令她都感到震撼,倍感驚艷!

  至于阿冷和若歡,皆陷入久久的沉默中。

  “君如謫仙天上來,人間哪得幾回見!”

  夏皇擊節贊嘆。

  聞心照、翁九等人也心潮澎湃。

  那一道峻拔身影,鎮守城門之前,風采之盛,壓蓋群倫!

  而與此同時,桓天虛等五位化靈境人物,皆露出凝色,蘇奕此刻威勢之盛,竟都帶給他們極大的壓力!

  他們彼此對視,皆心生抑制不住的殺機。

  “殺!”

  五位靈輪境存在,毫不猶豫一起出手。

  桓天虛擂動玄魔戰鼓,轟震若群魔咆哮,一道血色音波掀起滔天巨浪,率先朝蘇奕席卷過去。

  與此同時,雪莫凝手中的天蟒鞭掀起一圈圈如燃燒般的紫色火焰漣漪,鞭撻虛空,撼天動地。

  澄云神色悲憫,雙手合十。

  瑩白如玉的鎮魔尺掠空,梵光如日,照亮山河,十八幅佛陀鎮壓地獄的圖案,橫空浮現,拱衛鎮魔尺四周。

  “去!”

  聶婉芝眸泛冷芒,御用拂雪道劍,化作一道刺破蒼穹的白虹,帶起無匹凌厲的道光,從天斬下。

  而聞如風同樣催動金霞劍,和四位靈輪境存在一起,朝蘇奕圍殺而來。

  轟隆!

  天地亂顫,日月無光。

  五位靈輪境存在一起聯手,那等恐怖的力量洪流,直似鋪天蓋地,沸騰的大道風暴,席卷方圓十里。

  場中響起一陣陣驚駭尖叫聲,早已躲在極遠處的觀戰者,皆被這毀天滅地般的景象驚到,亡魂大冒。

  這等聯手,原本是為踏滅大夏皇室準備。

  而現在,全都指向蘇奕一人!

  “螻蟻一般。”

  蘇奕眼神深邃,古井不波。

  這五人,三個靈輪境初期,兩個靈輪境中期,其中只有澄云凝練出大道靈輪,勉強算是個高手。

  其他四人,只能算靈輪境中的墊底角色。

蘇奕沒有閃避,反而迎沖而上,清越的劍  吟響徹中,玄都劍覆蓋在元始道意之下,橫空斬出。

  轟隆!

  遠處觀戰者眼前刺痛,就見天穹之上,仿佛有一片浩浩蕩蕩如若銀河般的劍氣垂落而下。

  映得天地煌煌,山河雪亮。

  大快哉劍經,挽星河!

  以蘇奕如今的道行,再施展大快哉劍經,無論威能,還是大道力量,比起之前,強大何止數倍?

  桓天虛首當其沖。

  他擊打玄魔戰鼓,掀起一道血色音波,也最先遭受到蘇奕這一劍的打擊,當那勢若九天銀河的劍氣垂落,頓時爆發出恐怖的毀滅波動。

  那浩蕩澎湃的劍氣,哪可能是桓天虛能扛得住?

  “噗!”

  桓天虛一口老血噴出,身形劇震。

  他那枯瘦的身影,就如被颶風掃中的落葉,狠狠倒射出去,玄魔戰鼓更是發出一聲哀鳴,被凌空撞飛出去。

  轟隆!

  而當浩蕩的劍氣完全斬下,那片虛空猛地陷入毀滅崩壞中,神輝沖霄,亂流肆虐。

  遠處觀戰者眼前白茫茫一片,駭然失神。

  直至煙塵彌漫,便見其他四位靈輪境存在,皆身形狼狽。

  他們聯手的圍攻,竟是被一劍破開!!

  “這……”

  所有人傻眼,差點懵掉。

  五位靈輪境聯手,足以輕松橫掃天下。

  然而此時,卻奈何不得蘇奕這樣一個化靈境少年!

  米天河面容發僵,手腳冰涼,內心翻江倒海。

  蒲素蓉嬌軀微顫,玉容變幻不定。

  連他們都完全被這一幕震懾!

  再看那遠處的古老巨頭勢力強者,一個個都無法淡定,騷動混亂。

  沒有人能想到,蘇奕會強橫到這等地步!

  “若不誅殺此獠,必為我等心腹大患!”

  聶婉芝殺意沸騰。

  其他四位靈輪境存在對視,內心的殺意也愈發熾盛。

  這一擊,讓他們徹底意識到了蘇奕的可怕,哪還敢再有保留?

  聶婉芝率先震動拂雪道劍,化作一道百丈長的璀璨劍芒,似天外神劍斬來,遙遙斬向蘇奕。

  劍芒未至,那割裂長空的鋒利劍氣,就已經鎖定蘇奕。

  “此等粗鄙劍道,著實有礙觀瞻。”

  蘇奕唇泛譏誚之色,揮劍斬出。

  動用的依舊是大快哉劍經的奧義,一劍出,快哉如風,恣肆瀟灑,恰似仙人舞劍,光耀九天。

  嚴格而言,大快哉劍經本就是蘇奕前世所創的至高劍經之一,在以前時候,蘇奕修為低微,只能施展出其“形”。

  而隨著他踏入化靈境,掌控元始道意,再施展這門劍經,則已經能夠施展出其“神”!

  形神兼備,方才稱得上大快哉!

  喀嚓!

  聶婉芝斬來的劍芒如紙糊般斷裂爆碎,而蘇奕這一劍則撕裂長空,斬向聶婉芝。

  其劍勢之凌厲霸道,令得聶婉芝這等靈輪境劍修都為之色變。

  轟隆!

  玄魔戰鼓響徹,一條蟒蛇般的火紅長鞭砸來。

  桓天虛和雪莫凝聯手,與聶婉芝一起,這才將蘇奕這一劍化解。

  可那等恐怖的殺伐力,震得這三位靈輪境存在一陣氣血翻騰,一個個神色愈發凝重起來。

  而蘇奕根本沒有留手,持劍凌空,將一身劍道造詣演繹而開。

  唰!唰!唰!

  一道道劍氣橫空,勢若驚天匹練,光如璀璨流虹,幾個眨眼間而已,便將五個靈輪境的聯手摧垮,根本無法聯合一起圍攻。

  再看蘇奕,此刻簡直就如一尊劍神出征,睥睨傲岸,盡顯無敵風范。

  觀戰者無不悚然,失態連連。

  最初時,當看到蘇奕一個人出現在城墻之上,誰都以為,他這是作死般的瘋狂舉動,和以卵擊石沒區別。

  可現在,人們才終于深刻意識到,為何蘇奕敢一個人鎮守于九鼎城前了。

  因為他一個人,便抵得上千軍萬馬!

  鐺!!

  猛地,戰斗廝殺中,一道爆鳴響徹。

  便見蘇奕斬出的一道劍氣,落在那玄魔戰鼓上,直似平地起驚雷,這件屬于桓天虛的本命靈寶表面,被斬出一道深深的劍痕,劇烈轟鳴顫抖。

  法寶與自身相連。

  玄魔戰鼓受損,桓天虛又一次咳血,身形暴退。

  但這僅僅是開始。

  緊接著,一道劍氣又斬中鎮魔尺,此寶四周,原本拱衛著十八幅佛陀鎮壓地獄圖,但在蘇奕斬出的劍氣面前,卻如泡沫般,齊齊破碎消散。

  澄云的臉色剎間慘白,搖搖欲墜,不由駭然。

  幾乎同一時間,聞如風的金霞劍也遭受到重創,被十余道劍氣密集劈斬,發出一陣震耳欲聾的碰撞聲。

  而聞如風整個人連連倒退,每退后一步,軀體便震顫一下,臉色就蒼白一分,到最后,咳血連連!

  眨眼間,三位靈輪境皆負傷!

  那等神威,再度震撼全場。

  而蘇奕,沒有任何留手,縱劍殺伐。

  “再來!”

  雪莫凝手持天蟒鞭,化作五條通天徹地的火龍砸來。

  緊接著。

  聶婉芝、澄云、桓天虛、聞如風接連又沖了上來。

  一個個皆殺意如狂,將那屬于靈輪境的威能竭盡全力運轉。

  蘇奕臉上一片淡然,波瀾不驚。

  面對五位靈輪境近若瘋狂拼命的殺伐,他從不曾有過閃避,只是一劍劍斬出,將他們的聯手一次次擊潰和瓦解。

  噗!噗!噗!

  在這等激烈的對戰中,五位靈輪境存在接連敗退受傷,血染身軀。

  連唯一一個凝聚出大道靈輪的澄云,也被蘇奕一劍掃過,斬中身體,若不是他擁有堪稱不壞金身的軀體力量,且身上穿著的僧袍乃是一件防御力驚人的寶物,恐怕早被斬成兩截。

  哪怕這樣,澄云也驚出一聲冷汗。

  一劍!兩劍!三劍……

  蘇奕身上的威勢,越來越恐怖,到最后,整個人籠罩在一股沛然無匹,凌然莫御的劍意之中。

  他斬出的劍氣越來越恐怖,越來越璀璨,將虛空都撕裂出無數道觸目驚心的裂痕。

  終于,有人承受不住了。

  “啊——!”

  在硬接蘇奕第六劍時,聞如風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慘叫。

  他身上的防御寶物,都早已在之前的硬撼中盡數毀掉,當蘇奕這一劍斬下時,他那金霞劍都被斬斷,一分為二。

  當其他靈輪境大修士趕來援手時,已經來不及。

  斬破虛空的無匹劍氣,直接從聞如風身上劃過,將他如切豆腐般,干脆利落劈成兩半。

  連他的神魂,在這撕裂長空的一劍前,也被碾得粉碎。

  形神俱滅!

  開戰至今,不過片刻功夫,一位來自天璣道門的靈輪境大修士,殞命當場!

  天上地下,所有人震顫。

  而死亡的序幕,就此拉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