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七百零五章 一夫當關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遠處天邊,出現五艘龐大如山的寶船,壓迫云層而來時,像五座橫空挪移過來的神山。

  寶光流轉,戰旗獵獵。

  那寶船從高空投射下的陰影,遮蔽天光,讓在場修士都感覺天地一暗,心神壓抑。

  五艘寶船上,分別載著魔族桓氏、焚陽教、天璣道門、云隱劍山、凈空禪寺的強者。

  此刻一起駕臨場中,蒼茫的號角聲回蕩虛空,令天地平添一股肅殺氛圍。

  最終,五艘寶船在距離九鼎城千丈的距離時停頓,氣浪席卷中,一道道身影從寶船上飛掠而出。

  “一位、兩位、三位...我的天!單單靈相境存在,就來了五十多位啊。再加上那些化靈境存在,豈不是有超過上百位的靈道大修士?”

  一位老輩人物砸舌道。

  “僅僅是靈相境嗎?不!還有靈輪境存在!”

  有人眼神狂熱,“據我所知,這次五大古老巨頭,分別出動了一位靈輪境老怪物,一個比一個強大,為的就是以神山壓頂之勢,徹底將大夏皇室拿下!”

  五位靈輪境!

  場中騷動,嘩然聲四起。

  原本,僅僅面對那靈道大修士云集的場面,便讓人膽顫心驚。

  若再加上五位靈輪境人物坐鎮,那這樣的陣容,足可以輕松橫掃整個蒼青大陸!

  須知,在當今世上,皇境不存,靈輪境存在已經代表著最巔峰的戰力。

  每一個,皆起到定海神針般的作用,可威懾十方之敵!

  而如今,五位靈輪境存在,帶著上百之眾的靈道大修士一起駕臨,那等陣容,可想而知何等恐怖。

  “大夏皇室此次,必敗無疑!”

  不少人憑生預感,曾身為天下霸主的大夏皇室,極可能將在今日就此淪陷!

  “面對這等陣容,那蘇奕便是謫仙臨塵,也注定是螳臂擋車,毫無勝算!”

  有人言之鑿鑿。

  天地間,壓抑肅殺。

  五艘寶船懸浮高空之上,上百位靈道大修士佇足在寶船之前,那匯聚在一起的威勢,覆蓋這片天地,風云為之色變。

  直似群仙出行,駕臨人間!

  “這樣的陣容,大夏皇室便是有九鼎鎮界陣防護,也注定不堪一擊,至于那姓蘇的小東西……呵,我倒要看看,他是如何死的!”

  場中,天行劍齋的三長老米天河面露一抹恨意。

  十天前,蘇奕拒絕他的邀請不說,還當著他的面滅殺玉袍青年石安,這讓他一直懷恨在心。

  “那姓蘇的還說,當那些古老巨頭落敗時,要讓您當著他的面,把當初說的話再說一遍,這無疑太可笑了。”

  米天河身旁,一個灰衣青年冷笑開口。

  米天河淡淡道:“可笑?不,他是狂妄到了不知死活的地步!”

  同一時間——

  九鼎城內,一座高高的樓閣之巔。

  從這里可以遠遠看到城外的景象。

  “夏云靖啊夏云靖,這次你若再不低頭,你大夏皇室和九鼎城可就要一起覆滅了。”

  蒲素蓉目光望著遠處。

  五大古老巨頭的陣容之強大,讓她也感到意外。

  不過,越是如此,她愈敢肯定,夏云靖極可能會承受不住這等壓力,選擇向自己低頭,乖乖讓女兒夏青沅和她離開。

  “還有那蘇奕,相信他真正面對這樣的一幕時,肯定會改變主意,乖乖來見我。因為只有我,能救他一命!”

  蒲素蓉說到這,唇邊不由泛起一絲傲意。

  這時,阿冷匆匆返回。

  蒲素蓉精神一振,道:“事情如何了?”

  阿冷滿臉陰沉道:“夏云靖那家伙說,九鼎城不會淪陷,大夏皇室也不會遭難,我們……也休想讓他低頭!”

  聲音透著不解,“我就納悶了,這家伙難道是瘋了?就不看看眼下的局勢,都嚴重到何等地步了?難道非要自取滅亡不成?”

  蒲素蓉愣住,夏云靖……竟拒絕了!?

  她同樣沒想到,都已到了這等山窮水盡,大禍臨頭的地步,夏云靖還會拒絕自己的條件。

  穩了穩心神,蒲素蓉道:“蘇奕那如何說?”

  提起蘇奕,阿冷一張俊秀的臉頰布滿殺機和怒意,咬牙說道:“這家伙說,讓我……滾!”

  他惱火地揉了揉鼻子,道:“若不是姐姐你不讓我動手,我當時非弄死那姓蘇的不可!”

  蒲素蓉:“……”

  她那端莊姣好的面容,也一點點陰沉下來,眸泛怒意,“這蘇奕……的確太不識抬舉!”

  深呼吸一口氣,蒲素蓉道:“那就按我們之前的計劃,當大夏皇室覆滅之時,我們出手,帶走青沅!”

  阿冷點了點頭,旋即郁悶道:“一想到蘇奕那家伙待會就會死在別人手中,我心中終究還是很不爽。”

  蒲素蓉不禁莞爾,道:“他都是將死之人,你何須和他置氣?”

  說到這,她似察覺到什么,眼眸微凝,望向城外。

  九鼎城外。

  一艘屬于魔族桓氏的寶船上,走出一個枯瘦如柴的老人。

  這一瞬,場寂靜。

  在場修士皆感到一種說不出的壓抑,臉色登時變了。

  桓天虛!

  一位靈輪境魔修,和其兄長桓天渡一起,被稱作是魔族桓氏的兩大頂梁柱!

  桓天虛雖極少行走世間,可對天下修士而言,似這等靈輪境存在,誰能不關注?

  “各位道友,還請前來一敘。”

  桓天虛目光一掃其他四艘寶船,聲音沙啞開口。

  頓時,那四艘寶船中,各走出一道身影來。

  分別是一名玄袍道士、一名紫袍男子、一名灰衣老僧、一個背負劍匣的彩衣女子。

  在他們身上,或金焰騰空,或霞光璀璨,或寶相莊嚴、或劍氣沖天。

  每一個,氣息澎湃到極致,渾身籠罩在大道神輝中,舉手投足都能毀城滅地。

  赫然是四位靈輪境存在!

  這四人甫一出現,恐怖的威壓也是蔓延而開,萬物皆顫,虛空哀鳴,似是在臣服。

  分布在九鼎城附近的強者,無不膽顫心驚。

  “這便是九鼎城么?果真是氣相十足,稱得上是世俗中的靈秀寶地。”

  玄袍道士目光望向九鼎城,油然感慨。

  他柳須灰發,手握拂塵,大袖翩翩,直似神仙人物,有超然脫俗的氣質。

  聞如風!

  天璣道門太上長老,一位靈輪境大修士!

  “可嘆大夏皇室冥頑不靈,這九鼎城……怕也要毀在今日。”

  紫袍男子淡漠開口,他聲音宛如滾雷,震得虛空一片轟鳴。

  雪莫凝。

  焚陽教碩果僅存的靈輪境修士之一!

  “世事動蕩,蒼生何辜,若今日大夏皇室愿棄暗投明,低頭臣服,這九鼎城,便不至于就此覆亡,這天下亦不至于再由此陷入動蕩。”

  灰衣老僧雙手合十,神色悲憫。

  老僧法號澄云,來自凈空禪寺,在靈輪境中的道行深不可測。

  “大夏皇室若要有心投降,何須等到現在?依我看,今日他們便是投降,也當給予其懲罰,以儆效尤!”

  那背負劍匣的彩衣女子殺氣騰騰道。

  她姿容出眾,神色卻冷傲如雪,渾身氣質凌厲如劍,攝人心魄。

  聶婉芝。

  云隱劍山靈輪境劍修!

  “對了,還有那個蘇奕,這次必當除之!”

  聶婉芝冷冷開口。

  蘇奕!

  提到這個名字,其他四位靈輪境存在,皆不由點了點頭。

  這次他們聯合而來,其中一個目的,便是鎮殺蘇奕!

  “這一次,我等組建一支靈道層次的大軍,兵臨城下,區區一個蘇奕,注定掀不起什么風浪!”

  桓天虛語氣冰冷,神色淡漠。

  “各位前輩,若蘇奕出現,還請容我一人,與之一戰!”

  便在此時,天璣道門陣營中,一個身著道袍的青年站出來。

  他龍章鳳姿,劍眉星目,頭戴一頂羽冠,模樣俊朗出眾。

  尤其是一對眼眸,燦若天上星辰,開闔間風雷涌動,無比懾人。

  頓時,所有目光都匯聚在這道袍青年身上。

  當認出他道袍青年的身份,場中響起一陣嘩然聲。

  周至!

  天璣道門年輕一代領軍人物,一位躋身群星榜第二的古代妖孽,擁有化靈境大圓滿修為!

  據傳,他天賦異稟,生有一對“雷罡火瞳”,掌控諸般玄妙莫測的恐怖秘術,一身道行,足可跨境界擊殺靈相境存在!

  事實上,排名群星榜前五的角色,個個都是妖孽中的妖孽,每個皆身懷大氣運,底蘊強橫無邊。

  而排名第二的周至,自然毋庸置疑的強大。

  “諸位如何看?”

  天璣道門的聞如風微笑開口。

  桓天虛道:“只要不影響我等收拾大夏皇室,倒也無妨。更何況,此地還有我等在,便是周至小友出現什么意外,也可及時救助。”

  一番話,看似平和,但落入周至耳中,卻令他皺了皺眉。

  “前輩放心,我定力不讓意外發生。”

  周至微微拱手,神色間盡是自信和堅定之色。

  桓天虛笑了笑,正要說什么,目光忽地望向遠處九鼎城那高高的城墻之上。

  幾乎同時,在場其他人也停止交談,將目光望過去。

  天光下,那古老的城墻披上一層淡淡的光澤。

  而城墻之上,不知何時出現了一道峻拔身影。

  一襲青袍,孑然出塵。

  負手立在那,似天上仙人在俯瞰人間。

ps:2021年1月第一天,跟大家求一下保底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