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七百零一章 邀請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蘇奕有些啼笑皆非。

  他和夏青沅關系很好,但還談不上男女之情。

  可很顯然,蒲素蓉等人誤會了。

  就見蒲素蓉輕聲道:“我清楚,讓公子這么做,會對公子的感情造成傷害,可也請公子理解,青沅以后是要跟我返回宗族的,她在男女之事上,注定已不能有任何牽連!”

  說到最后,聲音斬釘截鐵。

  蘇奕眉頭皺起,道:“若我沒聽錯的話,你是說青沅姑娘這輩子,都不能再喜歡其他男子?”

  蒲素蓉點了點頭,理所當然道:“要想獲得宗族的恩賜,自當承受恩賜背后的代價和責任。”

  蘇奕腦海中靈光一閃,頓時明白了,道:“你要帶青沅姑娘返回紫月狐族,繼承圣女之位?”

  蒲素蓉一怔,訝然道:“原來公子也知道此事?”

  蘇奕輕嘆了一聲,道:“這么說,當年你離開夏皇,也是為了繼承那所謂的圣女之位了?”

  “不錯。”

  蒲素蓉點頭。

  蘇奕登時沉默了。

  依照紫月狐族的規矩,凡要成為圣女者,必須徹底斬斷男女之情,唯如此,才能繼承其祖傳的“喚月圣典”傳承,成為一名真正的護族者。

  蘇奕無意指摘這樣的規矩是好是壞。

  但起碼,他不希望夏青沅成為一個“無情”的女人,為了所謂的圣女之位,而付出這樣的代價,根本就不值得。

  “你已經傷害了夏皇,如今還要傷害你女兒,在你心中,圣女之位就如此重要?”

  蘇奕問。

  這番話,毫不客氣。

  蒲素蓉卻并不著惱,認真說道:“父母之愛子,則為之計深遠,我是青沅的母親,這么做自然是為她好。”

  “你女兒答應和你走了嗎?”

  蘇奕問。

  蒲素蓉神色平靜道:“眼下,夏云靖一直不讓我和女兒見面,但沒關系,當我離開時,定會帶著女兒離開,她現在或許會憤怒、排斥和不理解,可以后當她成為圣女,自然會明白我的一片良苦用心。”

  她目光看向蘇奕,道:“這件事,也請公子成全。我保證,只要你徹底斬斷和我女兒的關系,我自會幫你轉危為安。”

  阿冷和若歡的目光也看向蘇奕。

  話已經說盡,眼下就看蘇奕的表態了。

  便見蘇奕語氣淡然道:“我也可以保證,除非青沅姑娘自己愿意,否則,你們紫月狐族皇境層次的老祖宗來了,也帶不走她。”

  此話一出,氣氛頓時沉悶壓抑起來。

  蒲素蓉一對黛眉漸漸皺起。

  阿冷則不禁冷笑,道:“蘇奕,意氣用事可不好,我知道你心里不痛快,也知道你底蘊逆天,戰力強橫,遠不是一般意義上的奇才。”

  旋即,他話鋒一轉,唇泛譏嘲,“可我說句不好聽的話,你這么做,和螳臂擋車也沒區別!”

  若歡也忍不住說道:“蘇公子,我們只是想請你撇清和青沅妹妹的關系而已,你卻揚言阻撓我們帶走青沅妹妹,這……是不是有些過分了?”

  蘇奕抬眼看了看天邊晚霞,意興闌珊道:“該說的話,我已經說了,你們該離開了。”

阿冷自認自己已經足夠忍讓,可蘇奕依舊一副油鹽不進的  樣子,這讓他不由慍怒。

  不過,就當他要說什么時,蒲素蓉已阻止他,“莫要多事。”

  阿冷氣得胸口發悶,道:“姐,你沒看這家伙的態度有多差勁么?依我看,若不給其一個教訓,他怕是以為,咱們是任憑拿捏的老好人呢!”

  蒲素蓉沒有理會阿冷的抱怨。

  她目光看向一直坐在藤椅中的蘇奕,道:“我相信,當公子意識到自身處境何等危險之后,定會改變主意的,屆時,我依舊愿意給予公子幫助。”

  她很自信,一副運籌帷幄的姿態。

  蘇奕眼皮都沒抬,事實上,他已無話可說。

  蒲素蓉見此,正要離開。

  這時候,翁九的聲音在庭院大門外響起:

  “蘇道友,天行劍齋三長老米天河,攜門中強者前來拜見。”

  蒲素蓉眼神異樣,倒是不著急走了。

  “我們且等等看。”

  她傳音給若歡和阿冷。

  兩者皆點頭。

  蘇奕一眼就看出,蒲素蓉等人明顯打算看熱鬧。

  他也懶得理會,道:“帶他們進來吧。”

  暮色深沉,天邊已蒙上一層鉛塊般的灰色,遠處街巷中,華燈初上,喧囂的熱鬧聲音遠遠傳來。

  當翁九帶著一群修士出現,青云小院也隨之變得熱鬧起來。

  “蒲道友怎會在此?”

  翁九頓感意外。

  “你們聊。”

  蒲素蓉神色恬淡,帶著阿冷和若歡站在了遠處。

  翁九目光又看向蘇奕,見后者并未反對,這才笑著介紹道:“蘇道友,我來為你介紹。”

  說著,他把身邊那群修士的身份一一介紹了一遍。

  這群天行劍齋的強者共有四人。

  為首的是一個鬢角斑白,身著藍袍的清瘦男子,背負古劍,氣質出眾。

  他叫米天河,靈相境大圓滿劍修,天行劍齋三長老。

  米天河身旁的兩男一女,模樣皆很年輕,乃是天行劍齋的真傳弟子,皆有化靈境修為。

  擱在當今天下,這等修為已堪稱出眾和驚艷。

  便是在大荒九州,也算得上是年輕一代中的佼佼者。

  畢竟,年輕輕輕,便能踏足靈道之路,注定不是尋常之輩可比。

  不過,這樣的角色,早已無法讓蘇奕產生多少關注的興趣。

  “米某見過蘇道友!”

  米天河笑著上前見禮。

  蘇奕擺手道:“我不喜寒暄,有話直說便可。”

  這讓米天河身旁的兩男一女皆皺了皺眉。

  蒲素蓉、阿冷、若歡他們對視一眼,終于明白過來,倒不是蘇奕對他們不待見。

  而是他對誰都這樣!

  “似這種傲慢囂張的做派,若擱在明空界,早不知被人弄死多少次了。”

  阿冷腹誹不已。

  池塘之畔。

  米天河發出爽朗的笑聲,道:“在前來的路上,我已聽翁九道友說過,蘇道友性情耿介,不喜繁文縟節,如今一見,果然如此。只是……”

  他目光瞥了蒲素蓉等人一眼。

  翁九連忙道:“米道友放心,今日無論談論何事,以蒲道友他們的身份,斷不會泄露分毫。”

  眼見翁九這般保證,米天河這才笑著點了點頭。

  他沒有再遲疑,直接表明來意,道:“蘇道友,米某今日前來,是奉掌門之意,希望能夠邀請道友加入我們天行劍齋!”

  此話一出,全場一寂。

  翁九都有些猝不及防,眸光閃動。

  蒲素蓉等人也怔了一下。

  之前,他們認為蘇奕身陷危局,自忖可以“雪中送炭”,讓蘇奕乖乖地答應和夏青沅斬斷關系。

  可他們卻沒想到,天行劍齋竟似也有類似的打算!

  蘇奕不解道:“你們不擔心得罪那些古老巨頭勢力?”

  米天河笑道:“實不相瞞,我等既然敢來,自然是考慮過其中風險,并且,已有應對之策。”

  蘇奕饒有興致道:“說來聽聽。”

  在場其他人也豎起耳朵。

  “其實辦法很簡單,首先,需要道友先配合我們,暫且易性改名,換一個全新的身份。”

  米天河坦然道,“另外,若那些古老巨頭識破這一點,打算和我天行劍齋為敵,我們倒也不懼和他們掰掰手腕,哪怕最后輸了,我們也可以選擇撤離蒼青大陸。”

  頓了頓,他笑道:“不過,依米某之見,那些古老巨頭恐怕也不敢因為道友你一人,而和我們天行劍齋徹底撕破臉。”

  聽罷,蘇奕這才恍然。

  天行劍齋來自異界,在這蒼青大陸,完全是進可攻,退可守!

  這才是他們最大的底氣!

  米天河微笑道:“另外,為表達我們天行劍齋的誠意,只要道友選擇加入我們宗門,可直接破格提拔為核心傳人,可以不受宗門規章約束,亦可以不聽宗門長輩調遣!”

  “而我們天行劍齋也會窮盡一切修行資源,為道友鑄就最扎實的靈道根基,為證道皇境做準備!”

  這番話一出,連蒲素蓉等人都不由驚詫。

  他們都看得出,天行劍齋對蘇奕無比重視,否則,斷不會開出如此豐厚的條件。

  尤其是“可以不受約束,不聽調遣”這句話,對任何頂尖勢力而言,恐怕都很難辦到!

  翁九則心中發緊。

  若蘇奕被天行劍齋挖走了,誰還來幫他們大夏皇室修繕九鼎鎮界陣?

  便是米天河身邊的兩男一女,都不由暗生嫉妒。

  他們雖是化靈境層次的真傳弟子,可也根本不夠資格享受到這等特殊之極的待遇!

  可出乎他們意料,蘇奕根本不帶思考的,便搖頭拒絕道:“我對加入宗門修行不感興趣。”

  這話還是念在對方很有誠意的面子上,說的足夠客氣。

  否則,他早嗤之以鼻,懶得理會。

  畢竟,前世的他早已稱尊大荒九州,劍壓諸天,有著不知多少震古爍今的成就。

  豈可能在意這樣一個邀請?

  若被前世那些好友聽到,怕是非捧腹大笑不可。

  而聽到蘇奕的話,在場其他人則不由愣住,似不敢相信自己耳朵。

  就這樣……隨隨便便給拒絕了?!

  甚至,連翁九都晃了一下神。

  捫心自問,換做是他,面對這等豐厚無比的特殊待遇,都無法不心動!

  可蘇奕,似根本就不在意……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