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六百九十九章 劍名玄都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轟隆隆!

  隨著時間推移,天芒山上空,雷云越來越大,其中電蛇密布,雷光咆哮,分成了五色。

  青、白、黑、赤、黃五種顏色的雷電,互相糾纏,耀眼奪目。

  滾滾靈氣光雨似決堤洪流般,混雜在雷霆之中,垂落而下,涌入九鼎鎮界陣內。

  當阿冷抵達天芒山腳下,目睹這等一幕,那狹長的眸中罕見地浮現出一抹驚疑。

  這該是在祭煉怎樣一件絕品靈寶?

  聲勢未免也太恐怖!

  難道說,這大夏皇室內,還有皇級人物所殘留的力量不成?

  阿冷邁步朝天芒山行去。

  這里乃是大夏皇室盤踞之地,覆蓋著重重禁陣,并且到處都有精銳強者鎮守。

  可阿冷儀態悠閑,大搖大擺就走了進去。

  一路上,那些禁制力量如同虛設般,無法阻擋他分毫。

  連鎮守在沿路的護衛,也渾然沒有一絲察覺!

  這無疑顯得很不可思議。

  “原來是借助這九鼎鎮界陣的力量才煉器,怪不得鬧出如此大動靜,也沒有波及到天芒山上下分毫……”

  “看來,這大夏皇室即便沒有皇境人物,也當有一個手腕通天的禁陣宗師人物,否則,斷無法以這等不可思議的手段,來淬煉自己的本命靈寶了。”

  阿冷眸光閃動,看出了許多常人難以察覺的端倪和玄機。

  很快,阿冷頓足,眸子中神芒一閃,“原來在那里,終于找到你了,我大要看看,你究竟是誰……”

  他唇角泛起一抹笑意,正要邁步靠近過去。

  一道恐怖的禁制波動倏爾化作一口道劍,從天斬來!

  阿冷瞳孔驟然一縮,閃身避開。

  無聲無息地,那一口道劍在阿冷原先佇足之地潰散,重新化作禁制力量。

  “這都能發現我?了不得啊!”

  阿冷驚訝,他袖袍翻飛,似有一股奇異的神秘力量在他體內蘇醒,讓他整個人氣息悄然一變。

  沒有了之前那玩世不恭般的氣質,反倒多出一股深沉若淵,晦澀如霧的詭異氣息。

  那一對狹長的眸子中都泛起一絲絲滄桑氣息,神芒涌動。

  轟隆!

  還不等阿冷有所動作,附近區域中,禁制力量翻滾,涌現出一片密密麻麻的璀璨劍氣,橫掃而來。

  阿冷眼皮一跳,那等毀滅的氣息,動輒可輕易鎮殺靈相境存在!

  就是靈輪境人物在此,都不敢攖其鋒芒!

  “以假亂真!”

  阿冷唇中發出一縷低沉古怪的道音。

  漫天璀璨劍氣覆蓋而來,阿冷的身影爆碎潰散。

  可與此同時,數十丈之外,阿冷的身影再次出現。

  他笑了笑,再次朝天芒山腹地的方向性去。

  轟隆!

  可剛邁出數步,阿冷渾身一僵,便見不知何時起,一圈圈漣漪般的禁制波動,從天而降。

  無聲無息,封死阿冷所有退路!

  “瞞天過海!”

  阿冷發出一聲怪叫,他的身影嗖的一聲憑空消失不見。

  可僅僅剎那,他身影就從原地踉蹌跌出來。

  那一圈圈禁制漣漪隨之籠罩在其身上。

  砰!砰!砰!

  爆鳴聲響起,阿冷身上光霞迸濺。

  那看似輕柔如漣漪的禁制力量,實則輕易能滅殺靈相境角色,然而,阿冷卻并未被鎮殺。

  在他胸膛前,浮現出一塊形似龜甲的黑色護心鏡,涌現出一陣陣奇異的力量波動,將那一圈圈禁制漣漪抵消化解。

  可即便如此,他整個人還是被轟得披頭散發,衣衫破損,肌膚焦黑,顯得無比狼狽。

  他臉色陰沉,氣急敗壞大罵道:“真當老子奈何不了這座破陣?”

  幾乎同時,不遠處禁陣力量翻騰,傳出一道淡然的聲音:

  “小孽障,真以為體內藏著一道皇境人物的意志力量,就可以為所欲為?”

  阿冷先是一愣,旋即臉色驟變,驚得汗毛倒豎,這家伙是誰,竟能一下子看穿自己的底細?

  阿冷艱難吞了吞口水,道:“朋友,倘若我說此來,只是因為好奇,而沒有其他任何想法,你……信不信?”

  “滾!”

  那淡然的聲音響起。

  “好嘞!”

  阿冷火燒屁股似的,轉身就逃,那叫一個干脆利索。

  直至離開天芒山,他那俊秀的臉龐一下子變得陰沉無比,“這個虧,老子記住了!”

  與此同時——

  天芒山腹地內,蘇奕收回神念,專心于煉劍中。

  相較于滅殺那只不堪入眼的小狐貍,眼下煉劍無疑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并且,已經到了最關鍵的時候。

  深呼吸一口氣,蘇奕十指飛快在虛空中勾勒起來,仿似琴師正在彈奏一曲樂章最激昂的部分,十指變幻飛舞。

  剎那間而已,一幅神妙的敕令在虛空中浮現而成。

  涅火敕令!

  取鳳凰浴火涅槃之意。

  蘇奕前世所所開創的三大敕令之一,糅合朱雀一脈的火紋圖騰、道門的“凰玄道章”、天蝶一族的血紋秘圖等十余種頂級傳承力量,最終締結而出。

  其威能最核心處,就在于蛻變二字上,恰似鳳凰涅槃新生,蠶繭蛻化為蝶。

  以此敕令,無論是煉器還是布陣,皆有巧奪造化之功,化腐朽為神奇之力!

  而現在,蘇奕打算將涅火敕令,煉入自己的本命道劍中。

  如此,便可在蘊養本命道劍時,讓此劍的品相和威能實現一次次蛻變,起碼在靈道三大境中,再不必一次次重新祭煉。

  并且,擁有涅火敕令,本命道劍只要不徹底毀掉,也無法傷害到自身道行。

  靈道大修士,最忌諱的便是讓本命靈寶受傷,因為這同樣會傷到他們自身!

  “去!”

  蘇奕掌指在虛空一按。

  嗡鳴聲中,涅火敕令化作一道火光,掠入紫府八卦爐內。

  整座爐鼎沸騰,其內傳出鏘鏘劍吟,神輝洶涌,光霞如潮。

  肉眼可見,一柄靈劍浮沉其中,劍身震顫,直似神金澆筑而成般,彌漫出奪目的芒光。

  直至許久,紫府八卦爐才逐漸歸于沉寂。

  “起!”

  蘇奕心念一轉。

  伴隨著一縷直似縹緲天籟般的清冽劍吟,一道光從紫府八卦爐內掠出。

  蘇奕隨之長身而起,探手一招,那一道光落入手中。

  他青袍飄曳,黑眸黑瞳晶瑩剔透,周身青芒騰騰,手中托著著一柄三尺道劍,通體呈剔透空靈的黑色,似夜空般深邃。

  隨著蘇奕手腕一轉,古拙空靈的劍身,涌現無數道神秘的道紋,隱約可見,冥焰魔雀的精魄浮沉劍身之中,如同展翅遨游在無垠夜空深處般,平添一份神秘氣息。

  轟隆!

  而當蘇奕掌指發力,一股恐怖無匹的劍氣噴薄而出,劍身轟鳴,鏘然如神音。

  頓時間,天芒山天穹上的滾滾雷云、如瀑靈氣,皆似受到牽引般,全部朝這座山腹洞窟內涌來。

  便見蘇奕手中道劍,直似長鯨飲水般,將那滾滾雷云和靈氣瀑布吞沒。

  清晰可見,劍身上浮現出一層繁密的敕令道紋,閃耀著火焰華光,道劍的氣息隨之變得愈發強盛起來。

  “此劍以青都劍為胚,融合玄吾劍本源,至此方才算得上是一柄真正的本命道劍,以后……就叫玄都吧。”

  取玄吾劍之“玄“,青都劍之“都”。

  玄都,本身寓意傳聞中的仙人神域!

  隨著蘇奕話語落下,手中道劍發出一陣天籟般的劍鳴聲,似在歡喜。

  蘇奕也不由露出一絲笑意。

  本命靈寶,與靈道修士休戚與共,如若自身道行的一部分!

  而玄都劍的強大,無疑讓蘇奕很滿意。

  “若是在大荒九州,讓‘點金閣’那些老家伙來評定玄都劍,怕都無法給予其一個恰如其分的評價。”

  蘇奕暗道。

  大荒點金閣,專門評判天下寶物和奇珍的品相。

  可依照點金閣對本命靈寶所評判的最高標準,都無法適用于玄都劍。

  因為它的威能,早不是尋常意義上的絕品靈寶可比!

  蘇奕抬手一拋,三尺長的玄都劍化作一縷光,被蘇奕張口一吞,收進丹田大道靈宮內。

  “這次煉劍能夠如此順利,九鼎鎮界陣功不可沒,也罷,這個恩情就算在夏皇身上便是。”

  蘇奕暗道。

  幫忙修繕大陣是一回事。

  借大陣來煉劍又是一回事。

  蘇奕自然拎得清楚其中的區別。

  沒有再耽擱,蘇奕轉身朝洞窟外行去。

  外界,天穹上那雷云洶涌,靈氣如瀑的曠世異象,已經煙消云散,消失得無影無蹤。

  可一直守在洞窟外的夏皇,眉梢間依舊殘留著一抹震撼。

  當看到蘇奕走出時,他登時笑著迎上去,道:“恭賀道友,煉制出一件堪稱曠世的本命靈寶!”

  蘇奕頷首道:“這也多虧了九鼎鎮界陣之助,接下來我自會專注修繕此陣,早早發揮其威能。”

  他邁步正欲離去。

  夏皇忽地說道:“道友且留步。”

  蘇奕佇足,目光看過來。

  夏皇斟酌了一番,這才說道:“昨天夜里,天行劍齋派遣其門中大人物前來,欲要拜訪道友。”

  蘇奕一怔,道:“他們為何要見我?”

  他聽說過天行劍齋,乃是和天斗靈教、化星妖宗并稱的三大異界勢力之一。

  其勢力毫不遜色于七大古老巨頭勢力中的任何一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