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六百九十六章 攝魂靈言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劍道第一仙第六百九十六章攝魂靈言來人正是翁九。

  蘇奕并不奇怪,從進入九鼎城之后,他就察覺到,分布在城中的大夏士卒,就已識破自己身份。

  翁九若是不來見,反倒才叫奇怪。

  “道友,我家主上早已派人將青云小院打掃干凈,就等您來了。”

  翁九笑說道,“另外,待您安頓妥當,我家主上便會親自來拜訪道友。”

  他顯得很高興。

  “青云小院?”

  蘇奕不由泛起一絲回憶之色,道,“走吧。”

  當即,一行人登上那一輛青銅寶輦,和翁九一起前往位于青龍坊金鱗湖之畔的青云小院。

  春光正好,暖風微拂,綠柳新花。

  青云小院煥然一新。

  蘇奕還記得,當初離開時,天寒地凍,霜殺百草,庭院內草木凋零,一派冷寂蕭瑟之景。

  而今再來,便見花木葳蕤,茂林修竹,如玉帶似的池塘溪流潺潺流淌,處處春意盎然。

  不過,僅僅在庭院中打量片刻,蘇奕鼻端微微抽動一下,道:“之前有人居住在此?”

  翁九不由吃驚,道:“道友如何發現的?”

  蘇奕笑了笑,道:“我只不過是恰好聞到了一絲不一樣的氣息罷了。”

  “原來如此。”

  翁九想了想,道:“實不相瞞,前些天的時候,青沅小殿下的母親一行人,曾在此暫居一段時間,不過,在兩天前的時候,他們就已經搬走。”

  頓了頓,他繼續道:“道友放心,青云小院的一切物事,都已經重新換了一遍。”

  蘇奕倒不在意這些,他饒有興趣道:“能否跟我說說夏青沅的母親?”

  翁九遲疑了一下,這才說道:“道友,小老可不敢妄議此事,只能說,青沅殿下的母親,曾是主上最心儀的女子,不過早在很多年前,就離開了大夏。至于其他事情……道友若真感興趣,最好還是去問我家主上。”

  蘇奕笑了笑,道:“也好。”

  待一切安置妥當,翁九便匆匆而去。

  蘇奕則拎出藤椅,懶洋洋躺坐在了庭院池塘之畔。

  池塘水色瀲滟,蓮葉浮動,成群的靈鯉游來游去,時不時會躍出水面,濺起一圈圈漣漪。

  “數月不見,這些魚兒卻是餓瘦不少。”

  蘇奕拿著一些月螵當餌料,投進了池塘,頓時引來成群的靈鯉爭相搶奪。

  “蘇兄,我打算帶著師尊和清芽一起去城中逛一逛,你卻么?”

  聞心照來了,笑盈盈開口。

  少女明眸水潤,俏臉靈秀,氣質簡雅美麗。

  “你們去吧。”

  蘇奕興趣乏乏道。

  他對逛街向來不感興趣,也是偶爾興致來了,會去那喧囂的紅塵中走走看看。

  “噢,那我們去了。”

  聞心照揮了揮手。

  很快,就和寒煙真人、清芽一起出門了。

  時間點滴流逝。

  庭院中花木的影子漸漸偏移,光影交錯。

  蘇奕躺在藤椅中,看似睡著了,實則正在凝練體內靈宮內的大道力量。

  從前來大夏的這一路上,他就一直在熔煉五行、風雷、陰陽三種絕品道韻。

  到如今,三種絕品道韻已經初步相融,漸漸顯露出一種完全不一樣的神韻。

  那是屬于“元始”道意的氣息,其質昏暝如混沌,其韻厚重似萬物之母氣!

  “靈宮一成,如人體大道母爐,容大道,煉本源,這便是靈道修士之‘大’,也是靈道之路的起始。”

  “當我真正將三種絕品道韻凝聚為元始道意,一身大道力量,方才真正算得上‘靈道’。”

  “按照這般進境,不出七日,當可真正凝聚出元始道意,到那時,我的實力必可隨之提升一大截。”

  “不過,元始道意的淬煉,就需要水磨工夫了……”

  蘇奕默默思忖。

  元道之路,修煉的是道韻。

  而靈道之路,修煉的道意!

  道意的打磨和錘煉,同樣分作入微、小成、大成、圓滿四個階段。

  所掌握的道意力量越強大,戰斗時對天地之力的感應,對自身道法的掌控,也會變得越得心應手,其威能也就越恐怖。

  暮色漸漸來臨。

  晚霞瑰麗絢爛,所謂昏暝,就在白晝和夜晚的交替之時,呈現一種清濁交融的氣象。

  元始道意的品相,就有類似的神韻。

  忽地,一道身影掠過墻頭,來到庭院中。

  這是一個黃袍中年,面容溫潤如玉,手握玉扇。

  他明明是一個不請自來的角色,卻似來到自家庭院般,從容悠閑。

  黃袍中年目光一掃四周,落在坐在池塘一側藤椅中的蘇奕身上,道:“小家伙,此地只你一人?”

  蘇奕心不在焉道:“還有一只妖。”

  “妖?”

  黃袍中年驚訝,“在哪里,我為何沒看到?”

  蘇奕道:“你難道不是妖?”

  黃袍中年瞳孔微凝,笑呵呵道:“沒看出來,你這小家伙眼力倒是毒辣!我聽說,夏皇有一個貴客要居住在這青云小院,該不會……就是你吧?”

  蘇奕兀自懶洋洋坐在藤椅,連眼皮都沒抬一下,慢吞吞說道:“別廢話,直接說你的來意便可。”

  黃袍中年眉頭皺了皺,忍不住重新打量了蘇奕一番。

  暮色下,少年躺在藤椅中,似在閉目養神,平添一絲神秘的氣息。

  想了想,黃袍中年道:“我此來倒也沒別的事情,只不過是想來看看,夏皇的貴客是什么模樣,又是何等修為和來歷。”

  “是么,我還當是仇敵殺上門來了。”

  蘇奕在藤椅中伸展了一下腰肢,松松垮垮起身,隨口道,“既然這樣,我也不為難你,留下一條胳膊,你可以活著離開。”

  黃袍中年錯愕,似不敢相信自己耳朵。

  旋即,他啞然失笑,拍了拍手中玉扇,眸泛一絲詭異的紫色光焰,道:“那……恐怕就得看你是否有著實力了。”

  那聲音甫一響起,每個字帶上一種奇異的節奏,如若幽冥鬼物的呢喃般,在這暮色庭院中響起。

  附近花木皆猛地一顫。

  池塘中成群游弋的靈鯉,皆僵硬在水中,一動不動。

  虛空涌動的氣流,似乎都在這一刻停止。

  一種詭異的靜止壓抑氛圍,隨之籠罩這座庭院。

  “你看,你現在動不了了,神魂失守,心境被奪,于我眼中,和任憑宰殺的小羊羔也沒區別。”

  與此同時,黃袍中年微微一笑,道,“放心,我可不是來殺你的,只不過是因為,你之前態度太惡劣,故而略施懲罰罷了。”

  說著,他下巴抬起,眸泛玩味之色,道:“來,先給爺爺跪下,磕三個響頭聽聽。”

  一直靜靜立在藤椅一側的蘇奕,這時候終究還是沒忍住,笑了起來。

  黃袍中年一怔,旋即瞳孔收縮,似受到莫大驚嚇般,失聲道:“你……你何時醒來的?”

  蘇奕道:“紫月狐族的‘攝魂靈言’之術雖不俗,可你卻似乎沒有修煉到家,所以,我之前一直醒著。”

  黃袍中年:“……”

  他軀體發僵,臉色徹底變了。

  須知,以他那靈相境層次的修為,在忽然施展“攝魂靈言”秘術之下,足以打同境人物一個措手不及。

  而對付靈相境之下的角色,更是手到擒來,從不曾失守過!

  可現在,一個少年而已,卻渾不受一絲影響,這如何不讓黃袍中年吃驚?

  黃袍中年身影一閃,掠空而去。

  無疑,他意識到不妙,第一時間打算脫身!

  可身影尚在半空,耳畔驀地響起一道淡然的聲音:

  “慌著走做什么,你也試試我的攝魂之術。”

  “咄!”

  一個道音,直似洪鐘大呂,狠狠在黃袍中年神魂中炸響。

  這一瞬,他神魂劇痛,眼前發黑,軀體一個趔趄,從半空中栽倒,噗通一聲砸落在地。

  “不好!”

  黃袍中年大驚失色,亡魂大冒,剛欲掙扎。

  “來,先跪下,我也不讓你叫爺爺,磕三個響頭聽聽。”

  輕描淡寫一句話,卻似神音入耳,震得黃袍中年渾身抽搐顫抖,衣衫都被冷汗浸透。

  很快,他眼神呆滯空洞,神色惘然,如行尸走肉般,跪在那叩首于地。

  砰!砰!砰!

  磕頭三次,地面發出令人心驚肉跳的悶響。

  而蘇奕,早已重新坐回藤椅中,目光淡然地看著黃袍中年,道:“你叫什么名字?”

  黃袍中年跪伏在地,眼神空洞,神色木然道:“蒲淮。”

  “誰派你來的?”

  “圣女蒲素蓉。”

  “她是誰?”

  “我紫月狐族第十三代圣女,族長的妹妹。”

  “她為何讓你來此?”

  “此地,原本是夏皇為圣女準備的寄居之地,可夏皇卻因為一個貴客的緣故,在兩天前將圣女攆走,我心中不舒服,故而才會來看看,夏皇口中的貴客,究竟是何方神圣。”

  蘇奕聽到這,終于隱約明白過來,“蒲素蓉……是夏青沅的母親?”

  黃袍中年道:“夏青沅?不,圣女的女兒叫蒲青沅。”

  蘇奕哦了一聲,忽地想起一件事來,道:“你可認得若歡?”

  早在進入青云小院時,他就嗅到一絲若有若無的香氣,辨認出那是紫月狐族獨有的“體香”。

  初開始,他還以為是當初在大秦見到的那個名叫“若歡”的黃裙少女曾出現在此。

  可現在看來,明顯不是一回事!

ps:讓大家久等了,抱抱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