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六百九十三章 心頭血和淬劍石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獄卒!

  蘇奕已經不止一次聽到這個稱謂。

  大悲神君曾在第六星墟被一個自稱獄卒的人抓捕,關押在了一個叫做螟蛉神窟的地方,日夜遭受生機和修為被侵蝕的影響。

  葉遜曾在玲瓏鬼域之地,遇到一個自稱獄卒的家伙,差點一命嗚呼,最終雖活下來,卻僅僅只剩下一縷殘魂。

  當時,蘇奕很懷疑,葉遜所遇到的獄卒,極可能就是那被困在隕星淵深處的一個恐怖生靈。

  而如今,他再次聽到和獄卒有關的消息時,卻和這當鋪的主人有關!

  “蘇大人。”

  忽地,那一副算盤傳出一縷聲音,“主人說,您……是不是很擔心我家主人的安危?”

  蘇奕一怔。

  還不等他開口,那桿秤的秤盤上,就再次多出一只黑色紙鶴。

  秤砣搖晃,傳出一道聲音:“蘇大人,我家主人說過,倘若我們察覺到您在擔憂她,就讓我們把這封信交給您。”

  蘇奕:“……”

  自己哪可能會擔心那個瘋女人?

  且不說她自身道行有多強大,便是她手中掌握的那些神秘不可測的寶物,都足以讓她無法無天,為所欲為。

  真正該擔心的,是那獄卒的安危才對!

  按照蘇奕對“天道門”獄卒的了解,這些獄卒有一個共同特點,那就是能夠掌控暗古之禁力量。

  不過,作為曾和暗古之禁交過手的蘇奕,他更清楚,憑借那瘋女人的手段,足可不在乎暗古之禁的威脅!

  蘇奕拿起黑色紙鶴,拆開一看,就見上邊寫著:

  “蘇老賊,算你還算有那么一點點良心!老娘此去星空深處,若發現有你所追求的更高的劍途,自會搞到手。”

  “你想知道的話,就需要給我疊一萬只紙鶴來換!”

  看到這,蘇奕卻笑了。

  前世的時候,他曾一把火燒過這座當鋪,雖沒有毀掉此地,卻燒掉了不少堪稱曠世之寶的物品,以及這女人疊的一罐成千上萬的紙鶴。

  可那瘋女人卻不心疼那些曠世之寶,反倒對那些被燒掉的紙鶴無比在乎,為此和他拼命了不知多少次……

  而今看到這紙箋上的話語,蘇奕也不由感慨不已。

  那時候,若早知道這些紙鶴是那瘋女人的心頭愛,他當初肯定不會一把火給燒了……

  蘇奕指尖一挑,這張信箋也隨之灰飛煙滅。

  “之前時候,你為何看中了那個劍修?”

  他目光看向叩心鐘。

  “回稟蘇大人,小女子能感應到,那劍修的劍心極為難得,就是擱在大荒九州,也算得上第一等的劍心。”

  叩心鐘結結巴巴道,“小女子不忍其劍心被毀,便動用力量,將其從心境崩潰的邊緣救了回來。”

  蘇奕點了點頭,目光看向老朝奉,道:“剛才那青銅盒內,是什么寶物?”

  老朝奉連忙道:“回稟蘇大人,這是很久以前,血剎劍皇在踏足皇境不久之后,所典當的一塊淬劍石,這塊石頭長年累月伴隨血剎劍皇身邊,砥礪劍鋒,淬煉劍氣,對劍修而言,是不可多得的稀世之寶,可從中感悟到血剎劍皇在劍道上的一些心得和劍道氣息。”

  蘇奕不由訝然。

  血剎劍皇,乃是大荒妖道三劍皇之一,劍道造詣之盛,震古爍今。

  他所留的淬劍石,自然遠不是一般意義上的瑰寶可比。

  “沒看出來,你這小家伙倒是挺大方的。”

  蘇奕看了那裁量秤一眼。

  當鋪進行交易的寶物,皆由此秤來裁定和度量。

  裁量秤內傳出一道恭敬的聲音:“那位客人既然是蘇大人的朋友,小的自不會虧待他。”

  “他可不是我朋友。”

  蘇奕搖了搖頭,沒有解釋什么,道,“你把血剎劍皇的淬劍石給他,看似吃了大虧,可同樣也讓他沾染了屬于血剎劍皇的因果,以后他受惠于此,也將受此所累,別忘了,血剎劍皇的仇敵可并不在少數。”

  這時候,老朝奉低聲道:“蘇大人,血剎劍皇他……已經隕落了。”

  蘇奕瞳孔微凝,詫異道:“誰殺了他?”

  老朝奉似不敢面對蘇奕的眼睛,低著頭,道:“您的三徒弟火堯大人。”

  蘇奕眉頭登時皺起,“原來是這個叛徒。”

  他可不會忘了,轉世之前,青棠曾譏諷開口,說火堯盜走了鎮守山門的至寶“玄初神鑒”!

  正是沒有了此寶鎮守,讓他轉世前安排在山門的一些后手,就此失去威能,讓得外敵大肆入侵……

  “火堯是何時成皇的?”

  蘇奕問道。

  他那九大傳人中,三徒弟火堯是一個誕生于魔胎中的另類,雖然天賦無比逆天,可也因此在證道成皇的路上遇到了一個天大的瓶頸。

  在蘇奕轉世前,還不曾打破這個瓶頸。

  不曾想,火堯都能殺死血剎劍皇這等妖道頂尖大能了!

  這實在出乎蘇奕意料。

  “蘇大人,火堯大人是何時證道為皇的,小老并不清楚,只知道是在三百年前,火堯大人和玄鈞盟的兩位皇境人物一起,滅殺了血剎劍皇。”

  老朝奉低聲道。

  玄鈞盟,由大徒弟毗摩所建立的勢力,聯合了諸多修行勢力,打著他蘇玄鈞的旗號,逐鹿大荒天下。

  這個消息,蘇奕早從七弟子玄凝口中知曉。

  蘇奕再問:“火堯為何要殺血剎劍皇?”

  老朝奉低聲道:“據傳聞說,血剎劍皇曾在一次論道法會上,當面譏諷火堯大人,說玄鈞盟的人,明明是叛徒,卻打著為蘇大人您的名號,圖謀爭霸大荒天下之事,行徑卑劣,齷齪之極,于是激怒了火堯大人,才招惹來殺身之禍。”

  蘇奕聽罷,不由冷笑道:“火堯這小孽障倒是長能耐了,一言不合,都敢朝皇者下手了!”

  說到這,他忽地一陣意興闌珊,道:“罷了,這都是大荒九州的事情,等以后我返回時,自會做個了斷。”

  說來冥冥中似有天注定。

  自己前世的三弟子火堯,殺死了血剎劍皇,而血剎劍皇典當的淬劍石,則被東郭風所獲得。

  這也就意味著,受恩于血剎劍皇的東郭風,在以后倘若知道血剎劍皇的死訊,定然會為其報仇雪恨。

  “一個視我為仇的劍修,以后卻有可能去對付我那叛徒三弟子……呵,著實有些意思。”

  蘇奕很清楚,以東郭風的秉性,定會感念血剎劍皇的恩情,知恩圖報!

  或許,現在的東郭風遠不是火堯的對手,可……以后呢?

  誰也說不準。

  蘇奕又飲了一杯酒,從座椅上起身,道:“走了。”

  說罷,負手于背,轉身而去。

  “蘇大人且慢!”

  忽地,老朝奉叫出聲。

  說話時,他雙手托著一個玉盒,匆匆來到蘇奕身前,恭敬呈上。

  “蘇大人,我家主人說,若有機會見到您,在您離開的時候,便將此物交給您。”

  蘇奕一怔,“這盒子里是什么?”

  老朝奉搖頭道:“主人所留的寶物,小老可不敢窺探。”

  蘇奕哦了一聲,拿過玉盒,邁步而去。

  “蘇大人保重!”

  老朝奉和那三樣寶物齊齊出聲。

  遠遠地,傳來蘇奕的聲音:

  “我出現在蒼青大陸的事情,莫要泄露出去。”

  “是!”

  老朝奉他們肅然應諾。

  直至蘇奕的身影徹底消失不見,老朝奉如釋重負般,長吐了一口濁氣。

  他瞥了叩心鐘一眼,冷哼道:“你這小東西忒不厚道,現在蘇大人已經不在了,說說吧,為何咱們這座當鋪會出現在這蒼青大陸?”

  老朝奉認為自己被蒙騙了!

  “主人說,蘇大人的七弟子玄凝在當初離開小西天時,硯心佛主曾向玄凝索要了一滴心頭血。”

  叩心鐘晃了晃,傳出一道聲音,“而主人前往小西天拜訪硯心佛主時,得到了這滴心頭血,并交給了我。”

  “之前那些年,我們和當鋪一起穿梭在不同的世界位面,我一直在感應這一滴心頭血的氣息,直至進入蒼青大陸時,才終于敢確定,玄凝就在這片世界,并一路找了過來。”

  “至于剛才那個劍修,”

  聽罷,老朝奉這才恍然,眼神古怪道,“你之前為何不把這些告訴蘇大人?”

  叩心鐘結結巴巴道:“我那時候害怕的要死,都……都沒來得及說這些。”

  老朝奉:“……”

  想一想上次蘇奕差點燒了這座當鋪,老朝奉頓時就釋然了。

  他再次問道:“那你為何又選中了那個劍修?”

  “那劍修的心境,極為契合血剎劍皇所留的淬劍石,我認為,可以和他做個交易,才會主動邀請其前來。”

  叩心鐘道,“可卻沒想到,竟還把蘇大人給引來了……”

  “原來如此。”

  老朝奉點了點頭,吧嗒著嘴巴惋惜道,“可惜了,讓那劍修白白撿了一個天大的便宜。”

  說著,他揮了揮手道,“走吧,趕緊離開這片世界,我可不想再被那姓蘇的再找上門來了!”

  很快,這座當鋪憑空消失不見。

  遠處夜色中,遠遠地目睹當鋪消失,蘇奕這才收回目光,看了看手中的玉盒。

  那瘋女人怎會想著贈東西給自己?

  這玉盒中又裝著什么?

  想了想,蘇奕抬手將玉盒打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