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六百九十一章 算盤 鐘聲 一桿秤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沉默片刻。

  東郭風按捺住內心的好奇,轉身離開。

  他負傷很重,一旦發生意外,極容易遭遇不測。

  可就在剛離開數步,那一縷奇異的鐘聲再次響起。

  東郭風頓足,霍然轉身。

  那一縷鐘聲,竟是從不遠處那一座神秘的當鋪中傳出!

  也就在此時,竹樓緊閉的大門從內打開,露出一道身影。

  這是一個矮小老頭,作商賈打扮,八字胡,頭戴一頂黑色小圓帽,雙手攏在袖子內。

  在屋檐橘黃的燈影映照下,能清楚看到,小老頭滿臉含笑,和藹可親。

  “客人,小老這當鋪,已經很久不開張,今夜難得這次遇到如客人這般的劍修,還請進屋一敘。”

  說著,他微微抱拳,做出一個請的動作。

  東郭風猶豫了一下,道:“敢問那一道鐘聲,可是出自前輩之手?”

  之前,正是那一道奇異的鐘聲,讓他宛如當頭棒喝,從那渾渾噩噩的狀態中清醒。

  可以說,這等若是拯救了他的一顆劍心!

  矮小老頭笑容和煦道:“前輩不敢當,客人稱小老‘老朝奉’便可。”

  朝奉,便是對當鋪老板的一種稱呼。

  無疑,矮小老頭便是這座神秘當鋪的主人。

  “至于這鐘聲,并非由小老所掌控,每當它感應到有資格進入這座當鋪的客人時,就會主動發聲,邀請客人前來。”

  自稱“老朝奉”的矮小老頭眼神意味深長,道,“連小老都沒想到,時隔多年之后,會在這蒼青大陸上,碰到客人這樣一個有資格進入當鋪的……劍修。”

  劍修二字,從他口中說出,平添一絲異樣的味道。

  東郭風動容道:“前輩的意思是,唯有被鐘聲選中者,才有機會進入這座當鋪?”

  老朝奉笑著點頭,他沒有再糾正東郭風對自己的稱謂,道:“客人,請。”

  東郭風深呼吸一口氣,走了進去。

  竹樓一層內極為廣闊,一張柜臺橫陳,其上擺著一副算盤、一戰青銅燈、一桿秤。

  柜臺后方,則陳列著一座堆滿物品的貨架。

  銅燈燭火如豆,光影暗淡,讓這當鋪四周其他地方顯得很灰暗,似籠罩在霧靄中般。

  老朝奉立在柜臺后邊,昏黃的燈影,映照在他和煦慈祥的臉龐上,平添一絲神秘味道。

  東郭風甫一進來,第一眼就被一把劍吸引。

  此劍懸掛在貨柜頂部角落處,薄如蟬翼,似一泓明凈的秋水般,劍柄處,鐫刻“熒惑”兩個蠅頭小字。

  只是,任憑東郭風如何努力,卻無法感應到此劍的任何氣息。

  “此劍乃是很久以前,一位玄幽境劍皇所典當,距今已有一萬余年,按照約定,萬年之內,他若不來贖回,此劍便歸這座當鋪所有,可供客人交換。”

  老朝奉輕聲道,“不過,此劍兇性太盛,并不適合客人。”

  東郭風悚然一驚,一位玄幽境劍皇所留!?

  哪位劍皇,會舍得將其佩劍典當?

  穩了穩心神,東郭風目光挪移,就見那貨架之上,有各式各樣的寶物,諸如道印、寶瓶、玉尺、爐鼎等等。

  除此,也有其他一些稀奇古怪的東西,比如發簪、玉佩、發絲、獸皮、骨頭等等。

  無論哪種物品,皆覆蓋著一種無形的力量,只能看到,而無法感應到那些物品的氣息。

  而當看到那貨架上,竟還陳列著一只斷手的時候,東郭風不由怔住。

  這斷手,纖秀晶瑩,五指潔白修長。

  只看到便給人以驚艷之感。

  這無疑是一只女人的手。

  “前輩,這只手……”

  東郭風禁不住問。

  老朝奉語氣隨意道:“這是一位女帝所典當的左手,只為給她心愛的男人換一株起死回生的神藥。”

  “一位女帝所留……”

  東郭風心中震顫,下意識問道,“前輩,這貨架上的物品,難道都是皇境人物所留?”

  老朝奉搖頭道:“不,亙古至今,能讓鐘聲邀請的客人,既有皇者,也有才剛開始修行的凡俗武夫,無論何等出身、何等族群、是人是鬼、是魔是妖,只要得到鐘聲邀請,皆有資格進入這座典當鋪的大門。”

  “原來如此……”

  東郭風自語,只是心中卻久久無法平靜。

  該是怎樣一座當鋪,才會這般不可思議?

  這一刻,東郭風甚至有一種做夢般的不真實感。

  “客人,按照典當鋪的規矩,客人進門,無論有任何需求,皆可以提出來,只要我們當鋪能辦到,自會予以滿足。”

  老朝奉手指按在柜臺上的算盤,微笑說道,“當然,前提是,客人要付出對等的代價,這便是所謂典當之意。”

  東郭風不由驚奇,斟酌道:“我倘若想要成為皇者,你們當鋪能幫我實現么?”

  老朝奉含笑道:“能。”

  他指了指柜臺上那一桿秤,道:“客人只要將手按在秤盤上,得到它的認可,由客人拿出它所看中的東西進行典當,小老自會將成皇之法交給客人。”

  東郭風不由吃驚。

  他本來只是提出一個離譜的請求,進行試探,不曾想,對方卻似真的能辦到!

  “那……我倘若要那一口劍呢?”

  東郭風目光看向貨架上懸掛著的熒惑劍。

  老朝奉笑道:“還是一樣的辦法,只要得到這桿秤的認可,進行典當,就可以。”

  東郭風總算琢磨出味道,“也就是說,若這桿秤不認可,我便無法換到所想要的。”

  老朝奉意味深長道:“客人,有時候當選擇太多的時候,反倒并不清楚,自己真正最想要的是什么,而這桿秤,可以幫你知道。”

  東郭風驚詫道:“當真?”

  老朝奉笑道:“童叟無欺,客人一試便知。”

  東郭風遲疑了一下,還是搖頭道:“算了,我此來本沒有需求,自無須一試。”

  老朝奉眼神微妙,笑容愈發和煦,道:“客人有所戒備也是情理之中,不過,依照規矩,進了當鋪,卻不進行交易,就要受到懲罰。”

  東郭風瞳孔驟然一縮,道:“前輩這是打算強買強賣?”

  老朝奉搖頭道:“客人莫慌,當鋪規矩而已,所謂懲罰,也不過是一個小小的訓誡,斷不會要了客人的命。”

  東郭風皺眉道:“那又當如何訓誡?”

  老朝奉拿起柜臺上的算盤,道:“自然是由它來算一算。”

  說到這,他目光看向東郭風,笑容慈祥道:“客人,你修為低淺,又不了解當鋪,大概不清楚,你現在遇到的,是何等一樁可遇不可求的逆天造化。”

  “古來至今的歲月中,有手腕通天的皇境人物,在此換得心儀寶物,也有凡俗武夫,在此得授通天傳承,就此逆天改命。”

  “為此付出對等的一些代價,本身就是最公平的事情。”

  頓了頓,老朝奉笑道,“當然,客人若拒絕,小老自不會勉強,說這么多,只是不愿客人就此錯過這一樁造化。”

  “畢竟,古來至今的歲月中,能被鐘聲邀請的人,也不過是蕓蕓眾生中的寥寥一小撮人罷了。”

  東郭風沉默許久,最終搖頭道:“我所渴望的,自會由我自己去努力博取,而不是靠交易。”

  老朝奉眼神泛起一絲惋惜之色,點頭道:“那就只能由這一副算盤算一算,該如何懲罰客人了。”

  東郭風心中發緊,整個人警惕起來。

  嘩啦!

  那一副光澤暗淡的算盤,忽地自己響動起來,一個個算珠飛快挪移,發出清脆密集的響聲。

  可就在這一瞬——

  一縷急促的鐘聲響起,震得老朝奉那矮小的身影渾身一哆嗦,還不等他回過神,柜臺上的算盤猛地亂顫抖動起來。

  連那一桿秤的秤桿和秤砣,都在劇烈搖晃。

  老朝奉徹底色變,慈祥和煦的面龐,化作驚怒之色,一雙手都在顫抖。

  東郭風不由驚詫,這是發生了何事?

  時間點滴流逝。

  老朝奉神色陰晴不定,許久,他微不可察地點了點頭。

  而后,急促的鐘聲沉寂消失、那一副算盤和一桿秤,皆停頓下來,歸于平靜。

  也就在此時,老朝奉忽地深呼吸一口氣,抬手一指柜臺上的算盤,笑著恭喜東郭風道:

  “客人,恭喜你了,算盤得出的結果是,這次不止免除對客人的懲罰,還要贈客人一樁緣法!”

  “贈我緣法?”

  東郭風有些糊涂了。

  不過,他敏銳察覺到,經過剛才的那一幕變故,眼前這神秘的老朝奉對待自己的態度,明顯發生了驚人的變化!

  “不錯,不得不說,客人的確是福緣深厚之輩,運勢昌隆吶……”

  老朝奉眼神復雜,聲音有氣無力,顯得很敷衍。

  說著,他伸手在秤盤上敲了敲。

  這桿秤微微一顫,秤砣上忽地涌起一抹霞光,在虛空一閃,一個青銅盒便憑空出現在柜臺上。

  青銅盒二尺長,表面覆蓋著繁密奇異的道紋,彌散出一股厚重的歲月滄桑氣息。

  當看到此物,老朝奉唇角都狠狠抽搐,心都在淌血。

  這一瞬,他都有一巴掌拍碎那一桿秤的沖動!

  你這該死的混蛋,哪怕再害怕那姓蘇的家伙,也不能把這件寶物拿出來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