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六百八十九章 爆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劍氣恣肆如汪洋,鋪砌千丈高空之上,耀眼奪目。

  三位靈相境存在,齊齊魂飛魄散!!

  場中死寂。

  眾人皆呆滯在那,被徹底震撼到。

  這讓正欲出手的東郭海,都來不及去阻止。

  以至于當看到這等一幕時,這位一只腳就將踏入靈輪境的東郭氏大長老,如遭雷擊。

  “怎么會……”

  他失聲叫出來。

  之前時候,東郭海強勢霸道,視蘇奕為心腹大患,揚言今日必殺蘇奕。

  甚至,還將聞心照等人視作叛徒,欲進行嚴懲。

  那時候的他,態度強橫到完全不在乎東郭風的阻止,一派生殺予奪,唯我獨尊的姿態。

  然而此時,隨著蘇奕一口氣將那六位靈相境大修士輕松鎮殺當場,他徹底色變,瞳孔睜大,滿臉驚愕。

  “大長老,之前你若聽我勸阻,焉可能會發生這等事情?是你害死了那六位長輩!”

  東郭風長嘆出聲,他神色復雜,眉梢間浮現一抹痛恨之色。

  “風兒,你瘋了嗎?!”

  東郭海老臉鐵青,厲聲道,“在場所有人都看到,是蘇奕殺害了我們那些族人,怎會是我害死他們的?”

  他明顯氣急敗壞,更對東郭風的態度感到憤怒!

  東郭風默然。

  人都死了!

  就是再辯駁又有何用?

  “清芽,你且看好了。”

  蘇奕那淡然的聲音,在場中響起。

  清芽一怔,旋即似明白過來般,脆聲道:“嗯!”

  便見蘇奕凌空踏步,如若一道流光般,朝東郭海殺去。

  “找死!”

  東郭海早已震怒之極,眼見這一幕,氣得須發怒張,驀地探手一抓。

  一桿雷電繚繞的青銅戰矛落入東郭海手中。

  而他一身威勢也隨之徹底爆發。

  風云色變,雷霆洶涌。

  東郭海本就是一位只差一個契機就能證道靈輪境的角色,此刻暴怒發威,那等威勢,令這片山河皆震顫起來。

  “殺!”

  他一聲暴喝,震天動地,手中戰矛破空刺出,直似一尊遠古蠻神出擊。

  霸道暴烈,強橫無邊。

  那寥寥一擊,所透發出的恐怖殺意,便壓塌虛空,狂暴的雷電神輝肆虐,令觀戰者無不頭皮發麻。

  東郭海此刻顯露出的威勢,遠不是之前那六個靈相境存在可比!

  蘇奕揮劍,與之硬撼。

  鐺!!!

  震耳欲聾的碰撞聲響徹。

  大戰爆發。

  一時間,劍氣激射,矛影重重,殺得天翻地覆,毀滅氣息如若風暴般肆虐擴散。

  這簡直似兩位神人在征戰。

  一個仗劍掠空,擁有不可思議的逆天戰力,疏狂恣肆,劍道之威貫沖九天十地。

  一個揮動戰矛,勢若蠻神,大開大合,霸道絕倫,恐怖的雷霆氣息,激蕩四野。

  讓人皆震撼的是——

  便是對上東郭海這等強大存在,蘇奕竟猶不落下風,一如從前般瀟灑從容。

  并且,隨著戰斗進行,蘇奕氣息愈發凌厲,儼然壓了東郭海一頭!

  幾個呼吸之間而已,東郭海身上,就出現一道道血淋淋的劍痕。

  “這也太強了吧…

  “這世上哪個化靈境角色,能夠壓制靈相境大圓滿的存在?”

  場中嘩然聲四起。

  不知多少人被這一幕驚到。

  也是此刻,東郭風深刻意識到一件事——

  蘇奕不止在劍道造詣上,遠非他所能企及,就連在大道根基和力量上,也比他強大了不止一籌!

  否則,斷不可能殺六位靈相境人物如探囊取物般輕松。

  也斷不可能在和東郭海這等靈相境大圓滿存在的對決中,占據上風!

  “這家伙,究竟是從哪里冒出來的?”

  東郭風第一次感到有些惘然。

  由青云樓所編撰的“群星榜”前十名強者,其中有八個是來自古老勢力的古代妖孽人物。

  剩余兩個,則分別來自兩個頂尖的異界勢力中。

  而這蒼青大陸當世之輩,根本沒有一個躋身前十之列。

  這早已是人所皆知的事情。

  然而此時,東郭風敢肯定,以蘇奕之實力,足可以去競逐群星榜前三之列!

  因為距東郭風所知,排名前三的那三個家伙,一個個都算得上上蒼的寵兒,不止天賦逆天,且福緣深厚,戰力恐怖。

  最顯著的標志就是,這三人都曾在化靈境中,滅殺過靈相境層次中的頂尖人物,一個比一個變態。

  而蘇奕,如今同樣擁有這等戰力!

  “該死!”

  對戰中的東郭海,此時也驚怒交加,臉色不斷變化。

  相較于之前的暴怒,他眉梢間明顯多出一份凝重、驚懼之色!

  戰斗雖然才剛上演片刻,他身上已多出十余道血淋淋的劍痕,每一道劍痕,皆撕裂其肌膚,在周身不同的部位留下短時間內無法修復的傷口。

  更讓東郭海心寒的是,身上那些傷口中,皆殘留著一抹極晦澀的劍氣。

  以他那靈相境大圓滿層次的修為,竟無法將這一縷縷殘留的劍氣驅除!

  驀地,東郭海左臂膀刺痛,被一道劍氣掃中,劃破一道血淋淋的傷口,皮開肉綻,鮮血迸射。

  “不能再這樣下去了!”

  東郭海眸子中泛起一抹瘋狂般的決然之色。

  他清楚,越拖下去,處境就會越不利,到最后極可能便是身隕道消的下場。

  “起!”

  東郭海舌綻春雷。

  一道若暗夜光影凝結的符詔,從其頭頂靈臺之上掠出。

  符詔才不過巴掌大小,其上烙印著一幅奇異滲人的圖案——

  一片暗夜煉獄中,一對妖異的眸燃燒著黑色神焰。

  此符詔一出,僅僅彌散出的氣息,便讓天地籠罩上一層恐怖壓抑的氛圍。

  萬物皆顫,山河黯然。

  這是何等寶物?

  在場修士,皆心生大恐怖。

  “神燃符詔!”

  東郭風瞳孔驟然收縮,認出這一道符詔,乃是他們東郭氏祖傳的一件皇級秘寶。

  傳聞,此符詔是由皇境層次的英招真血煉制而成,其上繪制的圖案,乃是天妖英招的誕生之地——

  暗夜之丘!

  而動用此符詔的方法很簡單,只需東郭氏族人以血脈力量為引,施展傳承秘法便可。

  一下子,東郭風心中翻騰,神色復雜。

他寧可以后由自己去滅殺蘇奕,也不想眼睜睜看  著這樣一個堪稱劍道傳奇的角色,死在一道符詔之下。

  可他更清楚,大長老……根本不會留情!

  “蘇奕,似你這等小東西,死在我族鎮族符詔之下,足可含笑九泉了!”

  東郭海神色冷酷,淡漠出聲。

  “一道符詔罷了,還不足以讓你這個將死之人為所欲為。”

  可這時候,蘇奕卻笑了。

  在一眾錯愕目光注視下,蘇奕隨手收起玄吾劍,而后唇中輕輕吐出一個字:

  “爆!”

  寥寥一個字,卻似言出法隨。

  就見東郭海身上覆蓋的一道道劍痕中,驟然大放光明,亮起璀璨耀眼的劍芒。

  東郭海大驚失色,這一瞬,他本欲催動神燃符詔,可卻駭然發現,那一道道傷口中殘留的劍氣,在此刻彼此呼應,竟在他軀體內構建成一座詭異的禁陣。

  讓得他一身修為,都在剎那間被封印,根本無法動彈分毫。

  而后——

  這座由殘留劍氣所化的禁陣,就如蓄勢已久的火山般,在他軀體內噴發。

  “不——!”

  東郭海驚恐尖叫。

  就見他的軀體,轟然炸碎,化作漫天細碎血迸濺擴散。

  恰似一朵血腥的煙火,在那天穹之下爆炸,猩紅滾燙,凄美滲人。

  全場死寂。

  眾人皆被驚得瞪大眼睛,呆滯在那。

  東郭氏這位大長老人物,一個即將踏入靈輪境的存在,就這樣……爆炸了?

  更讓人膽寒的是,他們都不清楚,東郭海是如何死的!

  只有在場那些頂尖人物看出,東郭海的死,早在他開始在這一場戰斗中負傷時,就埋下了隱患。

  直至現在,那一道道留在他身上的劍痕所蓄積的力量,在突兀之間,一舉帶走了他的性命!

  意識到這一點,讓玉九真等人無不悚然。

  他們忽地想起一件事。

  在這一場戰斗開始之前,清芽曾開口,希望東郭海趕緊爆炸,從眼前消失。

  蘇奕答應了!

  而現在,東郭海果然……爆炸了……

  這一切,無疑顯得太可怕,證明蘇奕早在動手時,就已經做出決斷,要以這種方式,滅殺東郭海!

  “好看嗎?”

  虛空中,蘇奕目光看向清芽,笑問道。

  清芽連忙搖頭,道:“雖然很痛快,但他死的一點都不好看,反倒很惡心。”

  蘇奕啞然失笑。

  眾人見此,心神又是一陣翻騰。

  “大長老——”

  場中那些東郭氏強者,皆露出悲愴之色,一個個失魂落魄。

  其中,當屬東郭風的神色最復雜。

  他怔怔立在那,臉色蒼白,神色木然,雙目失神。

  不管如何,東郭海等人,終究是他的宗族長輩,是他的親人。

  而今眼睜睜看著他們丟掉性命,讓東郭風焉能不悲傷和難過?

  “以后你若要替他們復仇,我隨時歡迎。”

  便在此時,蘇奕目光望過來,“當然,你們東郭氏若要報復,那就要做好為此付出代價的準備。”

  “對了,這寶物于我如雞肋,別無他用,還是由你收走吧。”

  說著,他袖袍一揮。

  那一道懸浮虛空中的神燃符詔,化作一道烏光,掠向東郭風。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