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六百八十七章 蘇奕的佩劍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大長老!

  當看到那為首的黃袍老者,東郭風瞳孔一凝,似意識到什么,眉頭悄然皺起來。

  黃袍老者名喚東郭海,東郭氏大長老,位高權重。

  他身邊其他六人,皆是東郭氏的大人物。

  這時候,東郭海一行人已抵達場中。

  當看到披頭散發,渾身浴血的東郭風時,他們皆吃了一驚。

  “風兒,你……竟然輸了?”

  東郭海驚疑。

  說話時,他和身邊眾人目光一掃,皆看到了蘇奕。

  當看到蘇奕卻毫發無損時,這些東郭氏的大人物臉色一沉,已經猜出一些端倪。

  東郭風神色平靜道:“大道爭鋒,勝負本就是常事,就是不知道,大長老你們來此又是為了何事?”

  東郭海穩了穩心神,神色復雜道:“族長擔心會有變故發生,于是派遣我們一起前來,不曾想,還真的發生了變故……”

  那些東郭氏大人物的神色驚疑不定。

  他們實在無法想象,名列群星榜第七,被視作他們東郭氏年輕一代領軍人物的東郭風,怎會輸給蘇奕這樣一個角色。

  蘇奕見此,卻感覺很是無聊。

  他朝云天神山上的聞心照招了招手,道:“心照,我們走吧。”

  此話一出,全場錯愕。

  蘇奕難道還沒看出,當東郭海等人抵達之后,局勢早已發生變化,豈可能說走就走?

  “想走?門兒都沒有!”

  東郭海臉色一沉,冷冷出聲。

  他和身邊六位靈相境強者的目光,皆齊齊鎖定在蘇奕身上,神色不善。

  場中氣氛,頓時變得壓抑起來。

  “這些老家伙,明顯是不會善罷甘休了。”

  聞心照心中發緊,黛眉間浮現憂色。

  可她還是義無反顧,決意跟隨蘇奕離開。

  “蘇兄,我能否帶著師尊和清芽一起離開?”

  聞心照問。

  “當然。”

  蘇奕笑著答應。

  兩者之間的談話,完全無視了東郭海等人,以至于他們的臉色都漸漸陰沉下來。

  “玉九真,那是你們云天神宮的人吧?”

  東郭海沉聲開口。

  玉九真心中一顫,連忙道:“正是。”

  東郭海面無表情道:“似這等叛徒,怎還能放任不管?去,由你親自出手,將她們擒下!聽候發落!”

  聲震云霄。

  云天神宮上下眾人,無不色變。

  玉九真神色發僵,頭大如斗,內心掙扎。

  夾在這等局勢下,縱使他貴為云天神宮掌教,可此時也感到一種前所未有的憋屈和悲涼。

  他若不聽命,就注定得罪東郭氏。

  可他若聽命,那無疑等于徹底得罪蘇奕。

  進退兩難!!

  蘇奕見此,不由皺眉。

  不過,不等他開口,東郭風已沉聲開口,道:“大長老,今日之事,和云天神宮可沒有任何關系!”

  這位東郭氏年輕一代的領軍人物,明顯慍怒,“還有,我曾說過,今日之戰,無論勝負,蘇奕和我們東郭氏的恩怨一筆勾銷!”

  “哪怕以后要報仇,我也會以個人的名義,向蘇奕宣戰,斷不會和宗族牽連上任何關系,現在你們這么做,豈不是要陷我于不義?”

  一番言辭,響徹天地之間。

  眾人都不由動容。

  誰也沒想到,第一個反對東郭海命令的,竟會是東郭風!

  蘇奕都不由多看了東郭風一眼。

  而聽到這番話,則讓東郭海等人皆有些錯愕。

  “風兒,你性情如此,我等自然理解。”

  東郭海神色淡漠道,“不過,你終究還是太年輕,仇恨之事,怎能兒戲?別忘了,這蘇奕殺害了你弟弟,他是我們東郭氏必須滅殺的仇敵!對付這樣的卑劣東西,又怎能談什么信諾?”

  頓了頓,他眸光冰冷地掃了聞心照等人一眼,“還有她們,身為云天神宮之人,卻勾結蘇奕這等仇敵,自當予以嚴懲,以儆效尤!”

  “不錯,自當如此!”

  那些東郭氏大人物紛紛附和出聲。

  眾人心中發寒。

  誰能聽不出,東郭海這是鐵了心要趁此機會滅掉蘇奕?

  東郭風臉色鐵青,罕見的徹底怒了,道:“大長老!你……”

  東郭海長嘆一聲,打斷道:“風兒,你是一個癡心于劍道的好孩子,但卻不懂多少人情世故,你內心或許很委屈和不解,等滅殺了這蘇奕,我會親自跟你道歉。”

  東郭風怒極而笑。

  他猛地深呼吸一口氣,一字一頓道:“我說了,我弟弟的仇,以后自有我來報,而今日,你們若陷我于不義,他日我成為族長時,定一一找你們清算!”

  擲地有聲。

  那些東郭氏大人物都不由微微皺眉。

  “你這孩子,劍道造詣雖厲害,卻終究太不懂事了。”

  東郭海一聲喟嘆,“不管如何,今日這蘇奕,必須死!以后風兒你當上族長時,真要清算我們這些老骨頭,我們也無話可說。”

  說到最后,他神色間已經一片決然。

  在場眾人心中皆沉入谷底,東郭海的態度太強勢了,根本不給東郭風任何情面!

  “你這老家伙,太不是東西,之前對決時,蘇奕哥哥可是手下留情,饒了那東郭風一命!”

  這時候,清芽憤然出聲。

  此話一出,在場那些曾目睹之前一戰的東郭氏強者,神色皆有些不自在。

  東郭海卻淡淡說道:“若不是蘇奕這混賬擔心被我們東郭氏清算,焉可能會手下留情?”

  頓了頓,他慢條斯理道:“不過,這也算是一個人情,這樣吧,我饒恕你這小丫頭的言辭詆毀,不與你計較,就當償還這個人情了,否則,就憑你之前那番話,就必死無疑!”

  “無恥!”

  清芽氣得直咬牙。

  見此,蘇奕不由笑起來,道:“丫頭,別生氣,我摘了他腦袋,給你當球踢好不好?”

  眾人皆有些懵。

  這都什么時候了,蘇奕則還能笑得出來?

  清芽脆聲道:“蘇奕哥哥,我不喜歡踢這種老不要臉的腦袋,我只想他趕緊爆炸,徹底死掉,省得臟了我的眼睛。”

  眾人:“……”

  東郭海等大人物的臉色,都陰沉起來。

  “也好。”

  蘇奕點了點頭。

  聲音響起時,他已邁步虛空,朝東郭海等人走去,儀態閑散,一副要動手的架勢。

  “我來看住風兒,不讓他做出一些不應該的事情,你們一起去拿下這狂徒。”

  東郭海吩咐道。

  “好!”

  那六個東郭氏的靈相境大人物皆答應。

  而東郭海則一步邁出,便來到東郭風身邊,滿臉疼惜道:“風兒,你受傷太重,好好養傷吧。”

  東郭風悄然攥緊雙手,額頭青筋爆綻。

  這位極為驚艷出眾的劍道絕才,可以看淡生死,可以赴死而戰,可此時,內心卻陷入一種說不出的悲憤中。

  人生第一次,感到那般無力!!

  東郭海輕語,安撫道:“孩子,經歷今日之事,你肯定會蛻變成熟的。”

  東郭風默然。

  遠處天穹下。

  六位靈相境大修士,聯袂封堵在蘇奕的前方,一個個面露殺機,身上氣息恐怖滔天。

  強大者,有靈相境后期修為。

  最弱的都有靈相境初期道行!

  這樣六位來自東郭氏的老輩人物一起出手,僅僅是身上釋放出的威壓,便讓在場眾人渾身發僵,亡魂大冒!

  “蘇奕怕是徹底完了……”

  玉九真暗嘆。

  寒煙真人悄然攥緊雙手,臉色蒼白。

  聞心照櫻唇緊抿,將蘇奕所贈的蝶變九霄秘符握在掌心。

  唯有清芽,似渾沒有任何擔憂,反倒兩眼發光地看著蘇奕,小臉上盡是期待。

  “殺!”

  一聲暴喝,拉開戰斗的序幕。

  六位靈相境大修士,各自催動寶物,以圍攏之勢,朝蘇奕一人殺去。

  轟隆!

  天地皆顫,山河失色。

  道印、寶瓶、玉尺、飛劍、拂塵……諸般寶物裹挾著滔天的毀滅洪流,籠罩向蘇奕一人。

  其光熾盛,鋪天蓋地!

  那等一幕,足以讓當世任何化靈境大修士膽寒和絕望。

  “怎么會這樣……”

  東郭風心中悲愴,目眥欲裂。

  他負傷太重,且身旁有東郭海盯著,根本無力阻止這一切!

  東郭海則微笑看著這一幕。

  猛地,一道清越激昂的劍吟響徹九霄。

  也是在這一瞬,東郭風看到了蘇奕的佩劍。

  那是一柄若夜色般空靈漆黑的道劍,靈性盎然,光影明凈,薄如蟬翼的劍身上,隱約有一頭曠世兇禽的虛影浮現。

  “他怎會還不曾把此劍祭煉為本命靈寶……”

  東郭風眼神泛起一絲疑惑。

  此劍,談不上神異,品相甚至遠不如他的殺心劍!

  不過,當察覺到蘇奕身上的氣息時,東郭風不由被驚到。

  一劍在手,蘇奕神色淡然如舊,可卻有一股睥睨諸天般的威勢,從其峻拔的身影擴散而開。

  那等威勢,比之前和自己對決時強大了不知多少!

  根本不等東郭風反應,蘇奕已揮劍出擊。

  一道如若匹練般的劍氣橫空,燦若朝霞,光耀九霄。

  當這一劍斬落。

  轟隆——

  那片虛空直似炸開,天地震蕩。

  在一一道道驚悚目光注視下,蘇奕這一劍,直似天神搬起的一座亙古神山砸落人間。

  六位靈相境大修士的聯手一擊,轟然爆碎,四分五裂!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