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六百八十三章 火樹銀花耀九天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千丈云海潰散,天光傾灑而下。

  原本如煙似霧的春雨,驟然被明亮的光取代,陰沉的天地驟然變得瑰麗多彩。

  眾人眼神下意識瞇起來。

  此刻的東郭風,筆挺如槍的瘦削身影,仿似一下子變得巍峨高大,若神人凌空九霄之上。

  劍意沉凝,壓蓋千丈山河之間。

  眾人皆心生一種壓抑之感,幾欲窒息。

  那是一種真正的威懾,不戰而屈人,撼動身心!

  “這也太強了……”

  聞心照眼神飄忽。

  “當初,我派太上長老,就是因為在戰斗中,面對東郭風大人那無可撼動般的磅礴威勢,不得不主動認輸……”

  玉九真眼神復雜,有震驚,有欽佩。

  任誰遇到東郭風,就如面對一座堅不可摧、無可撼動的亙古神山,憑生渺小無力之感。

  “族長曾言,他日,少主定有機會于劍道成皇,鑄不朽之劍途,這蘇奕與少主相比,氣勢上便遜色一大截!”

  那些東郭氏強者,無不面露驕傲自豪之色。

  至于曾和蘇奕一路同行的中年文士和那些少年少女們,皆呆滯在那,就如在看傳說中的神人臨世,幾如做夢。

  東郭風動了,他步伐不疾不徐,每一步落下,皆輕盈若羽。每一步的距離,皆精準得像標尺量出來,分毫不差。

  而隨著他邁步,其一身氣勢,就如拔地而起的大山,不斷攀升,不斷變強,壓迫得那片虛空都開始顫抖。

  虛空中的氣流,隨之產生尖銳刺耳的爆鳴。

  似承受不住東郭風那一身的偉力!

  “不動則已,動如神山橫移,勢貫乾坤,此人之劍道,已和自身精氣神融為一爐,著實不俗。”

  蘇奕暗暗點頭。

  便是擱在大荒九州之地,東郭風也足可去和那些頂級勢力中的真傳弟子一較長短。

  這帶給蘇奕不少意外。

  原本,他根本沒把東郭風這等名列群星榜第七的同境角色放在心上,此刻云天神宮,無非是為了接走聞心照而已。

  可現在,當感受到東郭風身上的劍道造詣,讓蘇奕也不由興起一絲手癢的感覺。

  到了他這等境界,要在同境之中遇到一個可堪入眼之輩,的確太難太難了。

  每遇到一個,都值得珍惜。

  當距離蘇奕只剩十丈距離時。

  東郭風神色平靜,揮劍斬出。

  那一瞬,厚重無鋒的殺心劍,驟然泛起一抹耀眼奪目的光,劍吟如風雷,裹挾著一股磅礴無量的威勢,驟然斬下。

  這片虛空一顫,山河皆搖晃。

  這一劍,撼天動地!

  眾人神魂悸動,幾有窒息崩潰之感。

  恰似螻蟻面對崩塌于前的神山,惶惶不安,絕望而無助。

  便是強大如玉九真這等人物,也都背脊生寒,額頭直冒冷汗。

  他曾和東郭風交手,雖然三招便潰敗,可也算領教過東郭風的厲害。

  然而,當目睹這一劍時,玉九真才深刻意識到一件事——

  當初自己和東郭風對決時,對方明顯保留了太多!

  “這等驚天一劍,你蘇奕該如何擋!?”

  那些東郭氏強者,皆露出期待之色,腦海中,仿似已看到蘇奕被挫敗鎮壓的一幕。

  聞心照一對玉手悄然攥緊。

  她同樣是劍修,有小劍妖之稱,更曾得到過蘇奕的指點。

  可捫心自問,換做是她面對東郭風這一劍,注定是毫無勝算……

  云海中。

  隨著東郭風那一劍斬下,蘇奕那一襲青袍獵獵作響,長發飛揚,一對深邃的眸悄然泛起一絲亮澤。

  有點意思!

  他身影屹立不動,唯有右手探出,白皙修長的手指于虛空一拂。

  似佛祖拈花,如仙人撫琴。

  不帶一絲煙火氣息。

  可卻有一道清色劍氣倏爾掠出,于虛空一閃。

  喀嚓!!

  一道震耳欲聾的巨響在天穹下響起,震得人們耳朵嗡嗡作響,眼前直冒金星。

  便見東郭風那撼天動地的一道磅礴劍氣,在蘇奕身前三尺之地,猛地從中間斷裂開。

  那一瞬,就似擎天石柱,斷為兩截,壓得附近虛空轟然塌陷,掀起的狂暴毀滅洪流,肆虐而開。

  偌大云海,就此徹底潰散。

  天光大盛,映在蘇奕那一襲青衫上,讓其身影也帶上一抹讓人無法直視的光。

  全場震顫。

  “這……”

  那些東郭氏強者神色間的興奮凝固。

  玉九真等大人物皆瞠目結舌。

  他們自然清楚,蘇奕絕非尋常之輩,他的強大,早傳遍大夏十三州,引起不知多少轟動。

  可打破腦袋他們也沒想到,東郭風那等一劍,會被蘇奕在輕描淡寫之間便化解掉!

  聞心照、寒煙真人、清芽她們皆眸光發亮。

  寥寥一擊,便讓她們皆意識到,沉寂數月之久的蘇奕,早已是今非昔比!

  云海之上,東郭風神色平靜如舊,似并不意外,唯有眼神愈發銳利沉凝,周身氣息愈發雄厚磅礴。

  “蘇道友好手段!”

  他輕嘆道,“可惜,今日我不得不殺道友,否則,真想在劍道之上,與君把酒對談。”

  蘇奕淡然道:“把酒對談不至于,趁現在,拿出你全部手段便可,否則,僅憑這一劍之力,還不足以讓我拔劍。”

  “好。”

  東郭風點頭。

  他一身氣息猛地發出隆隆轟鳴聲,仿似一下子凝縮了無數倍,原本厚重磅礴的氣勢,隨之一變。

  給人的感覺,就如千丈神山,凝縮成了一柄丈許神劍。

  其鋒耀眼,足可撕裂天宇長空!

  而在其手中,殺心劍驟然爆綻無量劍威,璀璨如日,獨照山河萬象!

  場中轟動,人們皆震撼嘩然。

  “這,才是少主真正的劍道威勢!”

  “這蘇奕能讓少主施展出真正實力,倒也厲害。”

  那些東郭氏強者,皆感慨出聲。

  “這才是東郭風真正的實力?”

  玉九真等人悚然一驚。

  他們皆清楚記得,當初東郭風迫使太上長老靖海神君認輸的時候,并未動用這等力量……

  而此時,場中絕大多數修士,都已眼前刺痛,心神顫栗,再無法去觀望那天穹下的東郭風。

  他整個人,耀眼而鋒利,殺伐氣貫沖天地山河,太過可怕!

  “不錯,不錯,劍道之路,就如世事浮沉,在極盡璀璨中洗盡鉛華,縱使返璞歸真,亦可光芒無量。”

蘇奕油然感慨,“我倒是沒想到,在當今世上,竟  還能碰到你這樣一個已經勘破虛妄,洞真通幽的劍修。若給你機會,不出百年,這世上當可多出一個走出一條屬于自己劍途的皇者。”

  他的確沒想到,東郭風已在劍道上,求索到這等地步。

  這番話,就如長輩在點評晚輩后生。

  讓那些東郭氏強者,皆很不舒服,一個少年,卻大言不慚點評他們東郭氏年輕一代的領軍人物,這何其可笑,何其滑稽?

  可東郭風卻瞇了瞇眼眸,神色愈發鄭重和認真,道:“道友好眼力!”

  蘇奕對劍道的認知,讓他也感到吃驚。

  尤其是“窺破虛妄,洞真通幽”八字,讓東郭風都有些不自在,有一種渾身上下被看穿般的感覺。

  不過,東郭風心境極為堅韌強大。

  僅僅剎那間,他便恢復波瀾不驚,道:“就是不知道,我這等劍道造詣,是否值得道友拔劍?”

  蘇奕笑了笑,道:“還差一點點。”

  眾人:“……”

  東郭風此時之氣勢,貫沖這片天地山河,何等耀眼,何等凌厲,讓人遠遠看著,都如劍鋒抵喉,憑生驚懼惶恐。

  可蘇奕卻還認為不夠,不愿拔劍出鞘,這就太讓人無法理解了。

  那些東郭氏強者都差點氣笑了。

  “罷了,我不欲在此事上較真,接下來,自當全力以赴,了斷這一樁宿仇,以告慰我弟弟在天之靈。”

  東郭風搖了搖頭。

  蘇奕拔劍與否,再無法影響他的心神。

  這一刻的他,內心篤定如一,恰如其劍,只為殺人!

  鏘——

  驚天的劍吟響徹,東郭風大步凌空,持劍殺來。

  其人如日,橫移天穹之下,光耀十方。

  而其劍,則帶著那無量般極盡鋒利的劍意,橫空殺來。

  剎那間,萬千劍芒映現虛空,絢爛如火樹銀花。

  每一點劍芒,皆有無堅不摧般的凌厲之意,在虛空中,劃出萬千道交錯縱橫的狹長裂縫。

  眾人都差點懷疑,這一劍之下,那片虛空被撕裂成無數裂縫!

  其鋒利之意,恐怖無邊。

  這一劍,名喚“火樹銀花耀九天”!

  面對這一劍——

  蘇奕一身氣機悄然運轉,內心沉寂已久的戰意似遇到烈火,在這一刻被點燃。

  此等劍道,的確已值得他動用真正力量。

  他袖袍鼓蕩,眉梢之間,浮現疏狂張揚之意。

  右手五指虛張,仿似仙人拍案,在身前三尺虛空一拍。

  十方虛空,驟然塌陷。

  萬千璀璨若火樹煙花般的劍芒,仿似遭受鋪天蓋地的天風海雨席卷,驟然間暗淡、顫抖、寸寸崩散。

  仿似極盡璀璨綻放后的煙花,黯然凋零于天穹之下。

  又仿似,一夜東風來,吹落星如雨!

  東郭風這堪稱犀利絕世的一劍,就此煙消云散。

  虛空動蕩,狂風肆虐。

  當目睹這一剎那間的絢爛和凋零景象之后,云天神山上下所有人,皆呆若泥塑。

  為之震撼失神!

  ps:這一章金魚個人很滿意,寫出了所想的畫面感,明天會爭取多寫一些,把這個劇情寫完。

另外,今晚12點雙倍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