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六百八十二章 劍勢、劍意、劍心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玉九真穩了穩心神,拱手見禮道:“數月不見,蘇道友風采更勝往昔。”

  一句話,打破場中沉悶。

  中年文士等人神色皆變得復雜。

  一路同行,可笑可嘆的是,神人在旁,卻不自知!

  “你們忙碌著布設禁陣,莫非是要專門對付我用的?”

  蘇奕目光看向遠處那些在云天神山上下忙碌的修士身影。

  “我等怎敢?”

  玉九真苦笑,“不瞞道友,修繕這些禁陣,無非是擔心若道友和東郭風大人開戰,讓云天神山遭受到波及罷了。”

  蘇奕哦了一聲,道:“這么說,我這次要接走心照姑娘,就必須得先打敗這東郭風了?”

  玉九真遲疑了一下,這才說道:“道友有所不知,兩天前的時候,東郭風大人已明確表態,心照若要離開,隨時都可以,斷不會遭受任何阻攔。是心照自己選擇留下來的。”

  蘇奕一怔,道:“這是為何?”

  玉九真喟嘆道:“這丫頭得知蘇道友為了她,而選擇前來赴戰,她又怎會選擇提前離開?歸根到底,還是因為擔憂道友。”

  蘇奕不由笑起來,道:“也罷,你去告訴東郭風,我給他一個向我挑戰的機會。”

  說著,他一指天穹云海處,“我在那里等他。”

  玉九真渾身一震,肅然道:“好!”

  “另外,去告訴心照姑娘,讓她收拾一下行囊,等此戰結束之后,我便帶她離開。”

  蘇奕吩咐道。

  玉九真:“……”

  他哪會看不出,蘇奕似乎根本就沒把東郭風放在眼中?

  斟酌了一下,玉九真道:“蘇道友,東郭風大人絕非尋常之輩,依我看,道友還是小心一些為好。”

  蘇奕道:“我倒希望他真的足夠強大。”

  玉九真怔了怔。

  他沒有再多說,當即吩咐身邊之人,前往傳達消息。

  而蘇奕則邁步虛空,扶搖而起,幾個眨眼而已,便來到天穹之下的云海中。

  目睹這一切,綠衣少女面露一絲羞愧,吶吶道:“原來,咱們之前都看走眼了……”

  那些少年少女皆默然。

  中年文士和那些老輩人物,則苦笑搖頭不已,他們內心深處,甚至有慶幸之感。

  慶幸這一路上,沒有輕慢蘇奕這位宛如傳奇般的曠世人物。

  “不管如何,咱們這次來的正是時候,恰可以目睹蘇奕大人和東郭風大人之間的對決,這可是莫大的幸事!”

  一個華袍少年激動道。

  此話一出,其他人也都精神一振,心生期待,目光齊齊望向天穹下方。

  雨云翻騰,煙霞洶涌。

  茫茫山河在無垠般的云海中若隱若現,波瀾壯闊,

  蘇奕憑虛而立,欣賞著這如畫江山,拎出酒壺,自顧自暢飲起來。

  與此同時——

  云天神山之巔。

  “少主,蘇奕已經抵達。”

  一個東郭氏老人,悄無聲息地出現,低頭恭敬開口。

  茅廬前。

  東郭風悄然睜開眼眸,將橫陳膝前的殺心劍收入劍匣,從打坐中起身之后,將劍匣背負在身后。

  而后,他目光看向極遠處的云海中,道:“我知道了。”

  聲音還在回蕩。

  極遠處云海中,蘇奕似有所感應般,目光遙遙看過來。

  兩人的目光,在虛空中碰撞。

  這一瞬,東郭風古井不波般的眸子中,悄然迸射出一抹亮澤,直似劍鋒般明耀。

  根本不用想,他就知道,那立足云海之中,青袍如玉的少年,便是蘇奕!

  仿似身為劍修的直覺,東郭風意識到,自己修行至今,終于等來了一個同樣在劍道上有著極恐怖造詣的“同類”!

  這讓他內心甚至涌起一絲多年未曾有過的喜悅。

  “蘇奕,我等你很久了!”

  東郭風開口。

  字字沉凝,如悶雷響徹于萬壑之間,隆隆激蕩而開。

  云天神山上下,所有人皆停下手中動作。

  就見一股凜冽、沉凝的劍意沖起,如若神虹般扶搖而起,沖散云霞,驚動霄漢。

  那一瞬,如煙如霧的綿綿春雨中,忽地多出一份肅殺刺骨的寒意。

  “好強!”

  山門外,中年文士等人無不震驚,如視劍神出世。

  “此等氣勢,無愧是名列群星榜第七的絕代劍修……”

  玉九真油然感慨。

  他身邊那些大人物,無不瞇著眼眸,望向天穹處。

  雨霧中,東郭風那瘦削的身影,邁步虛空,來到云海之上。

  其所過之處,虛空似漣漪起伏,云霞如柳絮飛散!

  他身上那澎湃磅礴的沉凝劍意,似要壓塌虛空。

  “劍勢雄渾如山,劍意沉凝如鐵,這東郭風在劍道上的造詣,分明已臻至‘心隨意動’的地步。”

  蘇奕不由露出訝然之色。

  劍道之威,一看劍勢,二看劍意,三看劍心。

  劍勢是一種氣機運轉時,由劍意所呈現出的威勢。

  就如這東郭風,氣機一動,劍勢如山,磅礴沉凝,有壓蓋虛空,震懾神魂般的氣勢。

  而劍意,便是由自身所掌握大道奧義所磨礪出的劍道力量。

  至于劍心,則是劍修一身精氣神的體現!

  劍心磨礪得越強大,對劍意和劍勢的掌控和御用就越恐怖。

  對蘇奕而言,最看重的,無疑是劍心。

  畢竟,無論劍勢、劍意,皆算得上是劍修的術和法,而劍心,才是劍修強大與否的根本。

  無疑,東郭風是一個極強大耀眼的劍修。

  他的劍勢、劍意,已隨心而動,自然而然,根本不必張揚,舉手投足便可流露出睥睨迫人的氣概。

  云海中。

  距離蘇奕三十丈之地時,東郭風佇足。

  頓時,云天神山上下,所有目光都齊齊凝聚在兩人身上。

  一個是早在數月前,就已名動天下的少年傳奇,雖然消失沉寂多日,可當他再次出現,無人敢忽略其存在。

  楚云柯等六位云隱劍山化靈境大修士的死,就是最有力的證明!

  一個是在當今大夏如日中天的古代妖孽,曾以一己之力,鎮壓云天神宮上下,躋身群星榜第七之列!

  而現在,這樣兩位皆堪稱曠世的強者,即將在這云天神山之上,天穹云海之中上演對決!

  這讓誰能不關注?不期待?

  “蘇兄終究還是來了……”

  聞心照星眸如水,泛著欣喜、擔憂、緊張等神色。

  云海中,那青衫少年一如當初,飄然如謫仙。

  寒煙真人和清芽皆立在聞心照身旁,目光看著蘇奕,兩者內心也翻騰不已。

  “也不知,他會否是東郭風的對手。”

  寒煙真人眉梢帶著深深的憂色。

  東郭風的強大,天下矚目!

  便是強大如云天神宮太上長老靖海真君這等靈相境人物,都不是其對手。

  這讓寒煙真人如何能不擔憂?

  “蘇哥哥肯定會贏的!”

  清芽卻很自信,兩眼發光,“要知道,蘇奕哥哥至今可根本沒有任何敗績!”

  似受到清芽那樂觀的情緒感染,聞心照和寒煙真人都不禁笑了笑。

  的確,從前的蘇奕,從無敗績!

  云海之上。

  東郭風微微稽首,神色平靜道:“東郭氏后裔東郭風,劍修,化靈境后期修為,見過道友。”

  蘇奕點頭道:“以你的劍道造詣,的確有資格與我一戰,難得的是,你不曾以心照姑娘的性命來要挾,這樣吧,待會動手,我可以給你一條活路。”

  此話一出,玉九真等大人物皆面面相覷,蘇奕……果然還是一如傳聞中那般狂啊……

  放眼當今天下,何人敢這般和東郭風說話?

  “哼!天欲其亡,必令其狂,這蘇奕死到臨頭,猶不自知!”

  云天神山分布的那些東郭氏的強者,皆冷笑不已,毫不掩飾對蘇奕的仇恨。

  “我是東郭云的兄長,他死了,我自當為其報仇。”

  東郭風神色平靜,“道友當清楚,這一戰并非只分勝負,還要分出一個生死來。我可以答應,這一戰無論最終誰生誰死,我東郭氏和道友之間的恩怨,就此一筆勾銷。”

  蘇奕笑了笑,道:“于你而言,是復仇,要分生死,于我而言,無非是遇到一個可堪入眼的對手,殺不殺你,全看我的心思。”

  東郭風眉頭微皺,旋即恢復平靜。

  在其背后,劍鳴于匣,倏爾掠出一柄道劍。

  三尺二寸,厚重無鋒。

  “劍名殺心,請道友賜教。”

  一劍在手,東郭風氣息愈發沉凝,劍勢磅礴如山,附近云海,皆轟然翻騰,潰散如潮。

  “殺人誅心?”

  蘇奕挑眉。

  東郭風搖頭道:“不,此劍殺敵,更殺我心中之賊。”

  “好名字。”

  蘇奕不由露出一絲欣賞。

  真正的劍修,最重心境磨礪。

  由此劍之名,便可看出,東郭風在劍道之上,已不是世間絕大多數劍修可比。

  說話時,蘇奕抬手作出一個請的動作,“出劍吧。”

  東郭風卻皺了皺眉,道:“我聽聞道友在劍道之上有著極不可思議的造詣,卻為何不拔劍?”

  蘇奕隨口道:“那就要看你是否有能耐逼我拔劍了。”

  “這小子,著實狂妄!”

  那些東郭氏強者皆很不爽,蘇奕那等姿態,讓他們格外看不順眼。

  玉九真等大人物眼神飄忽,也都沒想到,面對東郭風這等恐怖妖孽,蘇奕竟還敢這般輕慢。

  唯有東郭風神色平靜如舊,寵辱不驚。

  他沒有再廢話。

  一股蓄勢已久的凜冽劍意,從東郭風身上驟然釋放。

  千丈云海猛地一震。

  天地皆驚。

  ps:感謝兄弟“散香烤魚”的盟主賞!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