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六百八十一章 別人笑我太瘋癲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中年文士此話一出,一些少年少女都看向蘇奕。

  在他們眼中,這青袍少年看似和他們相似的年齡。

  可他舉止之間,卻沒有少年人那種飛揚、蓬勃的氣息。

  反倒時常給人一種格格不入的感覺。

  有人感覺這家伙實在太傲了,故意拿捏架子。

  也有人感覺,這家伙老氣橫秋,雖是少年,卻暮氣沉沉,一點都不招人喜歡。

  甚至還有人揣度,這個孤零零一個人行走的少年,是不是太過自卑了,以至于無法融入他們的群體之中……

  不過,這一路上沒有人去招惹蘇奕。

  因為中年文士曾提醒這些少年少女,這個和他們格格不入的青袍少年,非一般人物可比。

  也告誡他們,不可隨便招惹對方。

  “大人物的引薦?”

  蘇奕一怔。

  一個綠衣少女語聲清脆道:“你不知道么,要成為云天神宮的弟子,第一需要資質和根基能夠通過云天神宮的考驗,二則需要大人物的引薦。”

  蘇奕頓時明白過來,笑著搖頭,“我不是去拜師修行的。”

  “那你是去做什么的?”

  眾人皆不由意外。

  蘇奕道:“去接人。”

  接人?

  便是中年文士也不由怔了一下。

  “難道說,公子在云天神宮有親戚么?”

  那綠衣少女脆聲問。

  蘇奕搖頭道:“沒有。”

  綠衣少女疑惑道:“那你要接的人是誰?”

  蘇奕道:“聞心照。”

  聞心照!

  眾人皆是一怔。

  這可是名滿大夏的小劍妖,更是他們天陽州境內最耀眼的絕代仙子!

  誰能不知道?

  只是……他們卻根本無法把聞心照和眼前這青袍少年聯系在一起。

  “聞仙子是何等人物,怎能容你這般開玩笑?”

  一個銀袍少年不悅,冷著臉,不再理會蘇奕。

  其他人也搖頭不已,認為蘇奕在吹牛,虛榮心太強了,明顯故意想和聞心照攀上關系。

  隊伍中那些老輩人物,彼此對視,都不由笑起來。

  這世間,哪個少年能不愛慕如聞心照這般的絕代仙子?

  沒有人再理會蘇奕。

  便是那綠衣少女,都輕嘆了一聲,道:“公子,聊天歸聊天,你可不能拿聞仙子開玩笑,并且,你這玩笑一點也不好笑。”

  說罷,也不理睬蘇奕了。

  蘇奕不由啞然。

  他倒沒想到,聞心照的在這些少年少女心中的聲望,會如此之高。

  甚至都到了不能隨便談論的地步……

  為首的中年文士則若有所思,笑道:“小友,冒昧問一句,你去接聞心照作甚?”

  蘇奕眺望著遠處煙雨朦朧的山河,道:“如今的云天神宮,歸順在東郭氏的麾下,而我和東郭氏有仇,自不能讓心照再留在云天神宮。”

  以中年文士的心性,都不禁愣住,滿臉錯愕。

  好半響,他才笑說道:“原來如此。”

  而后,也不再搭理蘇奕了。

  “那家伙居然說和東郭氏有仇……哈哈,依我看,東郭氏怕是根本就不知道這家伙是誰。”

  “哎,這家伙簡直太可惡,竟然直接稱呼聞仙子為‘心照’,真想去教訓他一下啊……”

  “算了,一個喜歡吹牛,拿腔作勢的家伙罷了,莫要理會,畢竟,和咱們不是一路人。”

  那些少年少女在竊竊私語。

  尤其是綠衣少女,憤憤不平嘀咕道:“長得這么好看的一個人,怎么會這般虛榮呢,簡直是金玉其外,敗絮其中,太讓人失望了。”

  那些老輩人物,都笑呵呵的,渾沒在意這個小插曲,自然也不相信蘇奕之前說的那些話。

  蘇奕不由笑了笑,沒有在意這些。

  世事向來如此,真真假假,人們寧愿相信自己所能認知的。

  半個時辰后。

  這支隊伍抵達云天神宮的山門前。

  山門恢弘,云霧繚繞。

  往深處看,群峰林立,古老的建筑錯落分布,成群的白鶴在天穹下翩躚翱翔,灑下嘹亮的清啼。

  隨著天地靈氣復蘇,云天神山也隨之發生顯著的變化,云蒸霞蔚,靈氣氤氳,堪稱是世間一等一的名山福地。

  當蘇奕他們這支隊伍抵達時,正有成群的修士駕馭遁光,在云天神山上下忙碌著,一派熱鬧的景象。

  “這就是仙家氣象么?”

  “以后若能在此修行,該是何等驕傲的一件事……”

  那些少年少女,皆露出憧憬期待之色。

  不過他們的行動,則變得拘謹起來,不敢亂說話。

  在云天神宮這等龐然大物面前,他們那些來歷和出身,也根本不夠看的。

  “任老弟,你們可算來了。”

  一個身著羽衣,手握拂塵的男子,從山門中走出,大步迎過來。

  為首的中年文士抱拳見禮,笑道:“韋兄,好久不見!”

  韋霆。

  云天神宮內門長老。

  說著,中年文士朝那些少年少女們招了招手,笑說道:“快來見過韋長老,這次你們能否通過考核,進入云天神宮修行,就要看能否過韋長老這一關了。”

  少年少女們皆上前,恭恭敬敬見禮。

  “任老弟,你們來的可有些不巧。”

  韋霆苦笑道,“最近一段時間,可沒辦法進行宗門考核。”

  眾人皆是一怔。

  中年文士道:“這是為何?”

  韋霆一指遠處那些正在忙碌的修士身影,道:“如今,我云天神宮上下正在為一場大戰做準備,無論是掌教,還是門中強者,皆在全力修繕宗門的護山大陣。”

  中年文士驚詫道:“大戰?莫非最近將有大敵來犯?”

  韋霆眼神異樣,搖頭道:“談不上是大敵,也不是我云天神宮的敵人,而是東郭氏眼中的一個仇敵。”

  “誰?”

  “蘇奕。”

  這個名字仿佛有魔力般,讓場中氣氛頓時寂靜下來。

  中年文士和那些少年少女皆愣住。

  “蘇奕不是早消失不見了么?”

  中年文士忍不住道。

  “任老弟沒聽說嗎,兩天前,蘇奕曾出現在玲瓏鬼域,以一己之力斬殺楚云柯等六位云隱劍山化靈境大修士。”

  韋霆沉聲道,“也就是當天,蘇奕曾答應,會前來云天神宮,與東郭風大人對決!”

  場中響起一陣倒吸涼氣的聲音。

  眾人皆被驚到。

  這消息太過驚人,讓他們只想一想,便感到一陣心驚肉跳。

  ,無論是蘇奕,還是東郭風,皆是名滿大夏的傳奇人物。

  誰能想象,他們兩者之間,就將在這云天神山之上展開一場曠世對決?

  “你說錯了。”

  這時候,忽地一道淡然的聲音響起。

  當看到說話的是蘇奕時,中年文士等人皆臉色微變。

  “小友,休要妄言!”

  中年文士低聲呵斥了一聲。

  那些少年少女也一陣不滿,這浮夸又虛榮的家伙,難道又要“語不驚人死不休”?

  “我說錯了?”

  韋霆不由一怔,笑問道,“那敢問小友,我錯在哪里?”

  蘇奕糾正道:“我此來云天神山,只為接走心照,而不是專門為了和東郭風對決而來。”

  此話一出,眾人皆心生荒謬之感,他……他這是在冒充蘇奕?

  綠衣女子禁不住生氣道:“公子,你之前吹牛說要來接走聞仙子,本就很過分,怎么現在又冒充起蘇奕蘇大人,這已經不是開玩笑,而是作死,知道嗎?”

  其他少年少女也都皺眉不已。

  蘇奕啞然失笑道:“我何至于冒充我自己?”

  中年文士卻感覺有些不對勁,禁不住拿眼睛重新去打量蘇奕。

  “任老弟,這位朋友難道真的是……”

  韋霆則嚇了一跳,連忙問詢。

  中年文士苦笑道:“韋兄,我和這位……也是在路上相識,可并不清楚他的身份來歷。”

  韋霆神色陰晴不定。

  便在此時,一道沉渾的聲音在遠處響起,“韋長老,何故在山門外耽擱?”

  聲音響起時,一道高大身影出現在遠處。

  此人一身玄袍,氣質儒雅。

  身后,還擁簇著一群強者,愈發襯托得他身份不凡。

  當看到此人,中年文士等老輩人物,皆渾身一震,齊齊露出敬畏之色,躬身見禮:

  “見過九真上人!”

  那玄袍儒雅身影,赫然正是云天神宮掌教,玉九真。

  這一幕,讓那些少年少女們都不禁驚呆了。

  玉九真!

  對他們而言,韋霆這等存在就已經是只能仰望的大人物,而云天神宮掌教,簡直就和天上神人無異!

  “還愣著做什么,爾等還不快快拜見九真前輩!?”

  中年文士低聲提醒。

  那些少年少女皆如夢初醒,慌忙躬身見禮,一個個拘謹忐忑。

  如此一來,立在那紋絲不動的蘇奕,恰似鶴立雞群,顯得尤為惹眼。

  玉九真等大人物的目光,皆下意識看了過來。

  而當看清蘇奕模樣,玉九真先是一怔,旋即吃驚道:“蘇奕!?你……是何時抵達的?”

  這位云天神宮的掌教,顯得很失態,一副受驚的樣子。

  他身后那些大人物們,也都一陣騷動,無法淡定。

  誰能想到,蘇奕就這般冷不丁地忽然來了?

  一點點預兆都沒有!

  而見到玉九真等人的反應后——

  韋霆:“……”

  中年文士:“……”

  那些少年少女:“……”

  都傻眼了。

  氣氛,也是在這一刻變得微妙而沉悶。

  天地間,春雨綿綿,如煙似霧。

  少年負手于背,立在雨霧中,青衫如玉,平添一抹神秘色彩。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