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六百八十章 殺心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天陽州。

  大夏十三州之一。

  云天神宮所盤踞之地,便位于天陽州境內的云天神山上。

  夕陽晚照。

  半山腰的崖坪上。

  一口犀利如電的紫色飛劍,在虛空中飛旋閃爍,忽明忽滅,灑下一道道明耀奪目的紫色劍氣。

  重重劍影中,映現出一道綽約修長的少女倩影。

  簡樸長裙,秀發高挽,眉目絕美,如仙如妖。

  正是聞心照。

  半響后,少女探手一招,紫色飛劍化作一道流光落入手中,附近虛空中那忽明忽滅的重重劍影,隨之悄然消散。

  聞心照長吐一口濁氣,抬頭看向天邊晚霞,怔然不語。

  這已經是蘇兄離開的三個月十二天了。

  他離開時,天寒地凍,萬里雪飄,而今已是仲春之初,草長鶯飛,萬物萌生于勃勃生機之中,連這崖畔上的花兒都開得格外絢爛……

  就是不知道……

  他何時才會再來大夏。

  默默駐足片刻,少女正要離去。

  遠處忽地傳來一道沉渾的聲音:“心照。”

  聞心照抬眼望去,便見一個身著玄袍,氣質儒雅的中年男子走來。

  正是云天神宮掌教玉九真。

  “掌門師叔找我有事?”

  聞心照訝然。

  “我來是通知你一件事情。”

  玉九真神色微微有些不自在,道,“從今天開始,你莫要再離開云天神山。”

  說到這,玉九真嘆了口氣,繼續道:“其實不止是你,你師尊寒煙真人、師妹清芽,從今天開始,都不能離開云天神山半步。”

  聞心照黛眉一擰,道:“掌門師叔這是何意?”

  玉九真沉默片刻,道:“蘇奕出現了。”

  蘇奕!

  聞心照星眸一亮,可旋即就意識到不對勁,道:“掌門師叔,難道說,東郭氏打算拿我來要挾蘇奕?”

  玉九真搖頭道:“這談不上要挾,東郭氏之所以下令,不讓你和你師尊以及清芽離開,無非是希望,蘇奕會主動前來,以解決他和東郭氏之間的恩怨。”

  聞心照俏臉驟變,聲音變冷,“這難道還不要要挾!?”

  玉九真神色復雜,道:“心照,東郭氏不會傷害到你們的,他們這么做,的確只是為了讓蘇奕主動來見,我可以保證,哪怕蘇奕不來,東郭氏也不會拿你們怎么樣。”

  說到最后,他神色已變得堅定起來。

  聞心照露出一抹嘲弄之色,道:“掌門師叔,他們東郭氏這么做,和軟禁可沒有區別,更何況,蘇奕若知道這些事情,焉可能不來?”

  少女很生氣,眉梢間盡是慍怒。

  玉九真禁不住又嘆了口氣,道:“心照,這是蘇奕和東郭氏之間的恩怨,你覺得,我們云天神宮能阻止么?”

  少女頓時默然。

  一種說不出的無力感涌上心頭。

  這時候,一陣腳步聲忽地從遠處響起。

  這腳步聲不疾不徐、落地輕微,帶著一種獨特的韻律,就仿佛每一步落下的時間、距離皆精準到分毫不差。

  聞心照和玉九真齊齊看去,就看到遠處晚霞光影下,一道身影筆直如槍般的瘦削身影,朝這邊走來。

  這是一名青年,身著陳舊麻衣,背負一口厚重青銅劍匣,五官棱角分明。

  其氣息,如鐵般堅凝。

  其氣勢,則如劍般厚重。

  東郭風!

  東郭氏年輕一代最耀眼的古代妖孽,戰力逆天,名列群星榜第七。

  前不久時,正是他一人一劍,鎮壓整個云天神宮!

  “我可以保證,你們不會受到任何傷害。”

  東郭風神色平靜,聲音不大,卻自有令人信服的力量。

  玉九真笑道:“有少主這句話,我等自不會再擔憂什么了。”

  這位云天神宮掌教,神色間隱隱帶著一抹敬色。

  可聞心照卻皺了皺黛眉,冷冷道:“你若真要為你弟弟報仇,就堂堂正正去和蘇奕對戰,而不是拿我來進行要挾。”

  東郭風略一沉默,道:“我剛得到消息,蘇奕已答應前來云天神山,相信以他的為人,定不會出爾反爾。”

  蘇奕要來!?

  聞心照心中一震,絕美的俏臉明滅不定。

  她哪會不清楚,蘇奕極可能是因為擔憂自己的安危,才會選擇前來這早已被東郭氏掌控的云天神山?

  一時間,聞心照又是憤怒又是擔憂。

  而此時,東郭風目光看向聞心照,道:“若心照姑娘覺得受到威脅,大可以現在就離開云天神山,并且還可以帶著你師尊和清芽一起離開,我保證,不會有人阻攔。”

  聞心照一呆,差點不敢相信自己耳朵,“真的?”

  東郭風神色平靜如舊,道:“心照姑娘覺得,我東郭風是那等說話不算話的人?”

  聞心照搖了搖頭。

  雖說云天神宮上下,被東郭風一人打敗,可連她都不得不承認,此人性情坦蕩磊落,骨子里根本不屑去做卑劣下作的事情。

  簡而言之,哪怕是對手,東郭風也是一個足以讓人尊重的對手。

  “我已經交代過我族那些強者,心照姑娘何時想離開都可以。”

  東郭風說著,就要離開。

  “我不走!”

  聞心照猛地開口,做出決斷,“我會等蘇奕前來,然后和他一起離開!”

  “倘若他能殺了我,自可以帶你離開。”

  “當然,無論此戰孰勝孰負,只要他敢來應戰,以前的恩怨,便可一筆勾銷。”

  東郭風道,他神色就如堅硬的巖石般,平靜而堅凝,沒有任何的情緒波動。

  看到他這般模樣,聞心照內心莫名一陣發寒,忍不住道:“你就真的不擔心自己會輸?”

  東郭風不假思索道:“我輩劍修,死都不怕,又怎會在意輸贏。”

  “更何況,輸的并不一定是我。”

  說罷。

  他轉身而去,步伐不疾不徐,瘦削如槍般的身影,漸漸消失在夕陽暮色之中。

  目睹這一切,玉九真不由感慨道:“這東郭風,絕對是我修行至今,所見到最可怕的一個劍修,寵辱不驚,篤定沉凝,遠不是這世上那些一般意義上的天才可比。”

  聞心照怔怔,心中不可抑制地涌起一股說不出的擔憂。

  這一刻,她忽地希望,蘇奕不要來應戰……

  “心照,你莫要擔心,我之前也得到消息,蘇奕這次出現時,一口氣殺了楚云柯等六個云隱劍山的化靈境大修士,據說,如今的蘇奕,早已踏足化靈境中!”

  玉九真忽地傳音道,“你可別忘了,早在聚星境時,蘇奕都能以一己之力,斬殺桓少游等九位化靈境古代妖孽,如今他踏足化靈境,其實力早不是以前可比。”

  聞心照星眸發亮,內心的憂慮頓時消散不少。

  原來,蘇兄如今已是化靈境大修士了!

  深夜。

  一座搭建在山巔的茅廬前。

  東郭風橫劍膝前,閉目枯坐。

  每逢大事有靜氣,而每當有大戰之前,東郭風就會橫劍身前,枯坐煉心。

  劍長三尺二寸,寬四指,通體如墨般漆黑,厚重無鋒。

  劍柄處鐫刻兩個蠅頭小字:殺心。

  殺敵容易,殺心中賊難!

  東郭風了解過蘇奕過往戰績,也得知了蘇奕在玲瓏鬼域斬殺楚云柯等六位化靈境大修士的細節。

  直覺告訴他,蘇奕是一個極危險的對手!

  不過,越是如此,越讓東郭風期待。

  正如他對聞心照所言,他是劍修,以前不怕死,現在不怕死,以后也不怕死!

  他的劍道,之所以強大,就在磨礪出了一顆大無畏的道心!

  時間點滴流逝。

  兩天后。

  清晨十分,一場綿綿春雨傾瀉天地間,絲雨如煙亦如霧,籠罩在山河萬象之間,帶著初春料峭的一抹寒意。

  斜風細雨中,一群少年少女在一眾長輩的護送下,朝云天神山的方向行去。

  這些少年少女,衣著打扮皆很不俗,乃是來自天陽州境內一些大宗族的后裔,清一色都有著辟谷境修為。

  護送他們的長輩,有的是元府境,有的是聚星境。

  其中有一個身著明黃長袍,中年文士模樣的男子,更有著化靈境層次的道行!

  蘇奕也在隊伍中。

  他抵達天陽州后,打探了一下云天神山的位置,便徑直前來。

  而在半途中的一座驛站中歇腳時,便遇到了這樣一支隊伍。

  得知蘇奕也要前往云天神山,那領隊的中年文士便邀請蘇奕一起同行起來。

  有人引路,蘇奕自然不會拒絕。

  “你們看,遠處便是云天神山!”

  中年文士指著遠處,笑著開口。

  那些少年少女精神一振,紛紛抬眼望去。

  便見煙雨朦朧中,極遠處的天地間,屹立著一座極為巍峨雄渾的大山,勢若臥龍,綿延于大地之上。

  “雖說云天神宮如今只算二流勢力,可別忘了,云天神宮已歸順在古老巨頭東郭氏麾下,背靠大樹好乘涼。”

  中年文士說道,“你們這次若能拜入云天神宮修行,自然也能得到東郭氏的庇護。”

  “并且,當那一場璀璨大世來臨,足可以讓你們更容易獲得大道造化。”

  那些少年少女皆露出期待憧憬之色。

  他們此來,為的就是拜入云天神山中修行!

  中年文士忽地想起什么,將目光看向一直不做聲的蘇奕,道:“對了,小友此來云天神宮,可有大人物的引薦?”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