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六百七十八章 約戰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章蘊滔身邊的修士共有七人。

  五男兩女。

  為首的是一個肩膀上立著一只銀雀的火袍青年。

  當蘇奕目光掃過來,火袍青年第一時間察覺到,微微抬頭,一對蔚藍色的眸看了過去。

  目光如劍,肆無忌憚。

  “咦!”

  火袍青年微微一怔,訝然道:“蘇奕?”

  蘇奕!

  聽到這個名字,火袍青年身旁的其他強者皆停止交談,紛紛把目光看了過去。

  章蘊滔暗呼不妙,飛快傳音道:“蘇道友,快走!這些是東郭氏的強者!”

  東郭氏。

  蘇奕恍然。

  當今天下七大古老巨頭勢力中,便有東郭氏。

  蘇奕清楚記得,當初在須彌仙島上,曾殺過一個名叫東郭云的古代妖孽,就是來自這東郭氏中。

  據說東郭云還有一個名叫東郭風的兄長,乃是一個極其變態的古代妖孽。

  早在三萬年前時,此人就已踏入靈道層次,號稱年輕一代最耀眼的絕代天才之一。

  只是,讓蘇奕不解的是,章蘊滔怎會跟在了東郭氏強者的身邊?

  不等蘇奕詢問,遠處一片遁光掠起。

  就見那肩膀上立著一只銀雀的火袍男子已和其他人一起,掠空而來。

  而見到蘇奕沒有任何撤離的跡象,章蘊滔內心不由暗嘆,沒有再勸。

  距離蘇奕十丈之地時。

  火袍男子佇足,饒有興趣道:“蘇奕,不是說早已從這大夏逃走避禍去了,怎么會忽然出現在這里?”

  蘇奕沒有理會。

  他可沒有和陌生人扯淡的習慣。

  “章道友,能否單獨聊一聊?”

  蘇奕目光看向章蘊滔。

  “這……”

  章蘊滔渾身一僵,目光下意識看向那火袍男子。

  火袍男子卻把目光看向蘇奕,笑道:“容我猜猜,蘇兄想聊的事情,是不是和聞心照有關?”

  蘇奕眉頭微皺,深邃的黑眸泛起一絲冷冽光澤。

  這一瞬,火袍男子臉上笑容微滯,肌膚刺痛,心神憑生一股壓抑驚悸的危險感。

  一側的章蘊滔連忙道:“道友莫擔心,心照無恙!”

  “真的?”

  蘇奕問。

  章蘊滔連忙點頭,“老朽可以用性命保證!”

  蘇奕哦了一聲。

  頓時,火袍男子內心的壓抑和驚悸消散,那股刺骨的危險感也隨之不見。

  他莫名地暗松一口氣,只不過當面對蘇奕時,已經收斂許多,再沒有之前的輕佻和瀟灑。

  “們聊。”

  火袍男子穩了穩心神,帶著其他人離開這片區域,立在不遠處等待。

  這時候,章蘊滔也暗松一口氣,擦了擦額頭冷汗,傳音說道:“蘇道友,剛才實在太冒失了,我都差點以為,那些東郭氏的家伙會對動手。”

  蘇奕隨口道:“若動手,死的注定是他們。”

  章蘊滔:“……”

  他心中泛起一種久違的熟悉感覺。

  因為在他印象中,蘇奕就是這樣的性格。

  那看似極其睥睨囂張的話語,實則代表著他對自身實力擁有著絕對的自信!

  當初和蘇奕剛認識的時候,章蘊滔也看不慣蘇奕的行事做派,認為這少年太傲了,還為此發生過沖突。

  結果……

  章蘊滔暗自搖了搖頭,不愿再回想那不堪回首的慘痛經歷。

  “說說吧,這究竟是怎么回事。”

  蘇奕道。

  章蘊滔穩了穩心神,道:“蘇道友有所不知,最近數月時間,大夏早已不是當初的大夏……”

  說著,他把事情娓娓道來。

  兩個月前,古族東郭氏年輕一代頂尖人物東郭風,獨自踏上云天神宮拜山。

  以一己之力,闖護山大陣,敗云天神宮十六位長老聯手!

  云天神宮掌教玉九真親自出手,卻在三之間,被東郭風挫敗,不得不服輸。

  之后,云天神宮太上長老靖海真君,以靈相境中期修為,對陣東郭風,卻在上百回合之后,主動認輸。

  至此,東郭風僅憑一人之力,力壓整個云天神宮!

  此事一出,天下皆驚。

  東郭風之名,也隨之傳遍天下,掀起莫大轟動。

  這一戰,讓東郭風躋身由青云樓所編撰的群星榜第七名!

  自此之后,云天神宮向東郭氏臣服,成為其附庸勢力之一。

  “果然不出我所料,云天神宮以前再厲害,在當今世上,終究不免淪為他人附庸。”

  蘇奕感慨。

  之前他就了解到,天樞劍宗、云天神宮、摩訶禪寺、青乙道宗這四個原本堪稱頂尖的大勢力,在當今天下中,如今都已淪為二流勢力。

  可唯獨沒想到,僅僅只是一個東郭氏的古代妖孽,就打下了整個云天神宮。

“蘇道友有所不知,自從我云天神宮被東郭風打敗后,就像掀起了一場風潮般,在接下來的那段時間里,天  樞劍宗、青乙道宗等勢力,也陸續被人打敗。”

  章蘊滔飛快道。

  按照他的說法,天樞劍宗,敗在了云隱劍山當代“七大驕陽”傳人之一的許劍凜手中。

  青乙道宗,敗在了天璣道門當代首席弟子花想容手中。

  而摩訶禪寺,則在一場論道之中,敗在凈空禪宗年輕一代僧人“悲葉”手中。

  無論許劍凜、還是花想容、悲葉,和東郭風一樣,如今皆是名動天下的風云人物,名列群星榜前十之中!

  聽罷,蘇奕卻并不在意,只不過心中卻有些微妙。

  早在元府境時,他就曾告訴白問晴,若云天神宮執意與他為仇,他不介意親自去云天神宮走一遭。

  不曾想,他還沒去,反倒是被東郭風捷足先登了。

  至于什么許劍凜、花想容、悲葉之流,或許是化靈境中的逆天人物,在當今大夏極負盛名。

  可蘇奕如今連靈相境都不甚放在心中,哪會在意這些同境之人?

  “說說心照姑娘。”

  蘇奕直接道。

  他最在意的,自然是那有著小劍妖之稱的明秀少女。

  章蘊滔輕嘆道:“蘇道友,說來其實并不復雜,那東郭風早已知道,在須彌仙島時,殺死了他的弟弟東郭云,所以,一直等著找機會向宣戰。”

  蘇奕皺眉道:“心照姑娘難道被他挾持了?”

章蘊滔連忙搖頭,道:“這倒沒有,不管  蘇道友如何作想,依老朽來看,那東郭風的確是一個極了不得的存在,難得的是行事磊落,堂堂正正。”

  “哪怕我云天神宮敗在他手中,也從不曾遭受過他的欺辱。”

  說到這,他面露一絲感慨,“若非如此,我云天神宮上下,又怎甘心就這般向東郭氏臣服?”

  蘇奕點了點頭,道:“只要心照沒事就好。”

  想一想也是,當初他離開大夏時,曾將夏皇所贈的“蝶變九霄”秘符,贈予聞心照防身。

  這可是一塊皇級秘符,力量或許殘損許多,可也足以讓聞心照無懼東郭風。

  猶豫了一下,章蘊滔這才說道:“蘇道友,依我看,若有可能的話,還是盡快想辦法去云天神宮,把心照接走吧。”

  蘇奕道:“此話怎講?”

  章蘊滔道:“那東郭氏上下都清楚,心照和道友關系匪淺,雖然東郭風不屑于脅迫心照為人質,可難保東郭氏其他人不會這么做。”

  說著,他嘆了口氣,“到如今,心照雖然沒有受過任何傷害,可她的一舉一動,一直被東郭氏的強者盯著,根本無法離開云天神宮半步。”

  蘇奕眉頭頓時皺起,這和軟禁又有什么區別?

  章蘊滔道:“道友,我可不是勸去冒險,我的意思是,若有辦法的話,能把心照帶走最好,若是不行,就等以后再說,可千萬莫要沖動。”

  按照他的說法。

  如今的云天神宮,除了有東郭風這個逆天妖孽坐鎮之外,還有一眾屬于東郭氏的強者駐守其中。

  若冒然前往,殊為不智。

  “覺得我不是他們的對手?”

  蘇奕似笑非笑。

  章蘊滔頓時尷尬,解釋道:“老朽只是認為,面對東郭氏這等龐然大物,道友還是小心謹慎一些為好,絕沒有任何看輕道友的意思。”

  “行了,這件事交給我了。”

  蘇奕不以為意道,“對了,和那些東郭氏強者此來,又是為了什么?”

  章蘊滔連忙道:“最近一段時間,有傳聞說陰煞冥殿的強者在這玲瓏鬼域發現了一樁大造化,引起了那些東郭氏的強者,所以讓老朽一起陪著來看看。”

  蘇奕這才恍然,神色微微有些異樣,道:“依我看,們這次行動,怕是會竹籃打水一場空。”

  章蘊滔一怔。

  這時候,火袍男子等人已靠近過來。

  “兩位是否談完了?”

  火袍男子笑道。

  “有事?”

  蘇奕問道。

  火袍男子深呼吸一口氣,道:“蘇奕,我族兄東郭風一直在等待出現。”

  “并且,我族兄說過,只要敢站出來和他一戰,最終無論是什么結果,和我東郭氏之間的恩怨,可一筆勾銷!”

  說到這,他目光緊緊盯著蘇奕,道:“就是不知道,敢否應戰?”

  蘇奕心不在焉道:“我正好要去云天神宮走一遭,到時候那族兄若在,我倒不介意給他一個挑戰我的機會。”

  說罷,他負手于背,轉身而去。

  火袍男子怔了怔,旋即望著蘇奕離去的背影大聲叫道:

  “蘇奕,我今日就會向族兄傳達這個消息,可不能言而無信,不敢赴約!”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