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六百七十六章 當斬之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葬身之地……”

  葉遜臉色一陣變幻,喃喃自嘲道,“當年,那獄卒在此地都沒能殺死老子,到如今,反倒是那些個徒子徒孫,威脅要在此地殺了老子……”

  他眼神恍惚,情緒明顯有些失控。

  這番話,讓道袍男子等人一陣皺眉。

  那赤袍老者更是一臉嫌棄道:“這老東西怕不是瘋子吧?”

  “古長老,快解決掉他們,否則,影響了對祖師遺骸的煉化,我們之前付出的一切,必將前功盡棄!”

  有人大喝。

  道袍男子點了點頭。

  他冷眸如電,高大的身影驀地彌漫出屬于靈相境的滔天威勢,令得附近虛空都隆隆顫抖不已。

  “我數三聲。”

  道袍男子神色淡漠,“三聲之后,不離開,就死。”

  氣氛,在這一剎猛地變得壓抑無比。

  璇芷俏臉大變,提醒道:“蘇公子,你們快走吧!”

  葉遜置若罔聞,神色怔怔,似對眼前發生的一切渾然不覺。

  蘇奕神色平淡,道:“在這世上,我最恨的人當中,欺師滅祖者,可算其一。”

  話語隨意,毫無情緒波動。

  道袍男子面無表情,唇中輕吐一個字:“一!”

  聲震虛空,殺機盈野。

  蘇奕沒有再廢話。

  他邁步上前。

  青袍飄曳,一身氣機悄然運轉。

  道袍男子眉頭微皺,似沒想到,在這等局勢之下,蘇奕竟敢不顧一切要動手!

  不過,道袍男子并未在意。

  他知道蘇奕,也了解過蘇奕過往戰績,很清楚對方是何等耀眼的一個年輕人。

  可惜,這些還不足以讓他這等靈相境存在忌憚。

  “二!”

  他聲如炸雷,震懾神魂。

  數十丈外,蘇奕身影沒有絲毫停頓的跡象,自顧自走來,神色愈發淡然。

  道袍男子眉頭皺得愈發厲害。

  他一身氣息洶涌,殺機如潮般般肆虐,就如一座隨時會爆發的火山。

  璇芷欲言又止。

  她看得出,蘇奕自始至終根本沒有任何退避的意思。

  這時候說什么也是徒勞。

  只是,她內心卻感到無比疑惑,他怎么就……敢?

  “三!”

  驚雷般的聲音中,道袍男子毫不猶豫動手。

  他高大的身影一晃,若一座橫移的小山嶺般,揮拳砸出。

  寥寥一拳,充斥無邊暴戾氣息。

  血色拳勁貫空,直似一條血河長驅直入,有千百個猩紅的骷髏虛影在血河中浮沉,發出尖銳刺耳的嘶叫聲。

  血煞煉靈拳!

  以血河道意為引,充盈屬于靈相境層次的莫大偉力,一拳之下,若血煞冥河臨世,攝魂奪魄,侵吞血肉。

  敵人一旦中招,就如身陷血河煉獄中,無法掙脫!

  璇芷心中一顫。

  她哪會看不出,道袍男子是打算在一拳之間,將蘇奕徹底轟殺?

  十丈外,蘇奕身影不閃不避,繼續前行。

  當那一道如若血河般的拳勁殺來,他看也不看,身上驀地涌現出一個渾圓的大道光輪。

  如若五行輪轉,半陰半陽,風雷交匯于其中。

  轟隆!

  當那血河般的拳勁轟來,就如遭受到大道磨盤的碾壓,在震耳欲聾的爆鳴聲中,被摧枯拉朽般碾碎磨滅!

  道袍男子瞳孔一縮,消失沉寂數月之久,這小子原來已經踏足化靈境!!

  “怪不得他這般有恃無恐……”

  璇芷也露出異色,看出蘇奕身上的修為,早已和以前完全不一樣了。

  數月前,蘇奕以聚星境修為,便能鎮殺桓少游等九位化靈境古代妖孽的聯手。

  而今,他已邁入靈道之路,其實力自然不可同日而語!

  “哼!化靈境罷了!”

  道袍男子冷哼,探手一抓,一柄血淋淋的丈二蛇矛掠出。

  話雖這般說,可看得出來,這位陰煞冥殿的靈相境存在,沒有任何大意。

  他揮動丈二蛇矛,猛地隔空刺來,矛鋒所過,虛空都被碾出一道觸目驚心的裂縫。

  狂暴的殺伐氣息,令那片天地猛地一顫。

  天幽蛇矛!

  道袍男子的本命靈寶,以三萬斤天幽玄鐵所煉,汲取地煞之氣,熔煉于自身大道靈宮之內,至今已三百六十載。

  此寶一出,道袍男子一身威勢也變得恐怖無邊。

  任誰都能看出,他這一擊,窮盡全力!

  然而——

  當丈八長的天幽蛇矛碾碎長空,刺在蘇奕身前的大道光輪時,就如被蛛網黏住的蟲子般,再無法寸進。

  轟隆!

  隨著大道光輪旋轉,天幽蛇矛上所充斥的毀滅威能,隨之被摧毀磨滅。

  “怎可能!?”

  道袍男子徹底色變,心中發寒。

  他這一擊,都足以轟殺同境界的對手!

  可誰曾想,卻連一個化靈境少年周身的大道力量都無法破開,這任誰能不驚,誰能不懼?

  而此時,距離道袍男子之間已只剩三丈距離的蘇奕,終于動手了。

  他右臂探出,隨手一拍。

  一道清光流溢,大道氣息氤氳的掌印,從天而降,朝道袍男子鎮壓而下。

  “破!”

  道袍男子揮動蛇矛,當空刺出。

  砰!!!

  驚天動地的碰撞響起。

  肉眼可見,隨著蘇奕的掌印壓迫而下,天幽蛇矛猛地彎曲,發出劇烈的哀鳴。

  道袍男子更是被震得氣血翻騰,閃避已來不及。

  那掌印從天而降,籠罩八方,鎖定四極,充斥無法撼動的恐怖威能,讓人逃無可逃,避無可避。

  只能硬抗!

  “開!”

  道袍男子目眥欲裂,渾身血光翻滾,如沸騰一般,窮盡一身所有的力量,一如拼命。

  然而——

  喀嚓!咔嚓!咔嚓!

  一道爆鳴,天幽蛇矛終究沒能承受住那等掌力的鎮壓,一節節炸開。

  緊跟著,道袍男子那高大巍峨的身影,砰的一聲狠狠砸在地上,濺起漫天煙塵。

  他渾身骨頭都不知斷裂多少根,血肉模糊,發出凄厲的慘叫。

  輕描淡寫一掌,鎮壓道袍男子!

  璇芷嬌軀僵硬,瞠目結舌。

  道袍男子名喚古遠修,陰煞冥殿四位靈相境后期長老之一,位高權重,威能滔天。

  在當今天下,絕對是頂尖級的大人物!

  可現在,卻不堪一擊,被蘇奕輕飄飄一掌鎮壓重傷!

  “踏足化靈境之后的他,未免也太可怕了……”

  璇芷內心顫栗,喃喃自語。

  “怎會……”

  “不好!”

  “此子怎會如此強大?”

  驚呼聲響起,正在遠處煉化遺骸的赤袍老者等四位靈相境人物,皆齊齊色變。

  誰也沒想到,古遠修這等存在,會敗在一個之前根本不被他們放在眼中的少年手中。

  并且,還是被一掌鎮壓!

  而此時,蘇奕踩著古遠修的身軀,繼續朝前行去。

  古遠修頭顱爆碎,鮮血迸濺,軀體猛地顫抖了一下,便徹底沒了動靜。

  竟是活生生被蘇奕一腳踩死!

  對于這一切,蘇奕看也沒看。

  葉遜的遭遇,讓他想起了轉世前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幕幕荒誕可悲事情。

  或許是同病相憐,也或許是轉世至今,內心深處一直積攢著一股恨意。

  當從開始動手那一刻開始,蘇奕便已懶得再多說一個字。

  對待這等欺師滅祖之輩,自當殺之!

  “快,一起動手!滅殺此獠!!”

  赤袍老者厲聲長嘯。

  根本不必提醒,其他三位靈相境大修士早已展開行動,分別祭出各自寶物。

  一個骨瘦如柴的老嫗,催動一柄血光艷艷的玉尺,幻化出密密麻麻的兇魂虛影,遮天蔽日。

  “咄!”

  一個身負重甲,須發灰白的男子,張口吐出一口黑色骨劍,黑煙滾滾,兇厲氣息滔天。

  鏘!鏘!

  一個矮小如孩童的侏儒,雙手各握一柄銀色短戟,敲打時,雷音激蕩,電弧流竄。

  而赤袍老者手中,則多出一塊四四方方的灰色道印,道印底部,以古老冥文鐫刻兩個蠅頭小字:

  孽獄!

  一時間,這片天地震蕩,血光洶洶,黑煙滾滾,雷霆與電弧激射彌漫,毀滅般的氣息,席卷十方。

  璇芷俏臉煞白,不得不遠遠避開。

  蘇奕卻似渾然不覺。

  他繼續邁步上前,神色淡然如舊。

  “殺!”

  四位靈相境大修士毫不猶豫出擊。

  轟隆!

  那一瞬,天翻地覆,日月無光。

  道印、玉尺、短戟、骨劍一起橫空,掀起一片浩浩蕩蕩的力量洪流,裹挾著鋪天蓋地的毀滅神威,一起朝蘇奕轟殺而來。

  這等一幕何等可怕?

  偌大的黑魔山,都隨之震顫,附近山峰搖晃,巨石傾塌,虛空紊亂!

  遠處,心神恍惚的葉遜也被驚到,下意識抬頭望去。

  而后,就看到一幕震撼人心的畫面——

  便見蘇奕那頎長的身影上,驀地有一道璀璨耀眼的清色劍氣掠出。

  劍氣貫沖長空,煌煌無量。

  這一瞬,天地為之黯然,萬物齊齊失聲。

  所有人眼前刺痛,心神驚悸。

  無邊的劍意和威壓,隨之充斥這片天地的每一寸虛空中。

  而當這一劍斬落。

  轟——!

  那由四位靈相境大修士聯手施展的浩浩蕩蕩的力量洪流,就如一張鋪在虛空中的畫布,在這一劍之下,被輕而易舉地裁成兩半。

  而后,兩半畫布隨之四分五裂,化作漫天瑰麗的光雨轟然炸開。

  四位靈相境大修士,皆如遭受風暴席卷的落葉,狠狠震飛出去。

  有的重傷咳血,有的慘叫震天,有的皮開肉綻,有的遍體鱗傷。

  到最后。

  千丈山河,轟然顫動。

  ps:感謝老兄弟過客的盟主賞!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