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六百七十五章 欺師滅祖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黑裙女子抿了抿唇,幽幽輕嘆道:“誰能想象,似冥羅靈皇大人那等存在,竟會隕落于此?”

  眉梢間,帶著一抹感傷。

  道袍男子道:“這都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我們作為陰煞冥殿傳人,自當按照殿主的吩咐,把冥羅靈皇大人的遺體帶回。”

  黑裙女子眸光閃動,道:“然后呢,入土為安?”

  道袍男子一怔,面無表情道:“這就得看殿主的安排了。”

  黑裙女子沉默片刻,道:“古長老,你即便不說,我也清楚,這次殿主特意派遣四位靈相境護法和您一起行動,斷不可能僅僅只是想接回冥羅靈皇大人的遺骸,予以厚葬。”

  道袍男子皺眉道:“你這是何意?”

  黑裙女子搖頭道:“沒什么,我只是不希望,有人視冥羅靈皇大人的遺骸為機緣,做出一些欺師滅祖的過分事情,若如此,冥羅靈皇大人若在天有靈,怕是非為此雷霆震怒不可。”

  道袍男子冷哼道:“璇芷,你這番話說給我聽可以,若傳出去的話,可就不好了!”

  黑裙女子心中一顫,聽出了道袍男子話中的威脅之意。

  她心中不由一陣悲涼,默然不語。

  “成了!”

  驀地,一道驚喜的聲音響起。

  就見那四座青銅道壇前,分別盤膝坐著的四位靈相境大修士,在這一刻齊齊起身,身上光霞暴涌,雙手朝前虛托。

  “這么快?”

  道袍男子不由訝然。

  他本以為,還需要半日功夫,才能把那遺落在溝壑深處的冥羅靈皇遺骸大佬出來。

  可不曾想,竟提前了!

  “說來巧了,之前那遺骸上覆蓋的封印力量,忽地產生一陣波動,隱隱有瓦解的跡象,對我等的抵抗力量也就此銳減,這才讓我等有了可趁之機。”

  一個赤袍老者笑道。

  道袍男子道:“原來如此。”

  冥羅靈皇的遺骸,位于那溝壑最深處,覆蓋著一股極神秘晦澀的封印力量,根本無法讓人靠近。

  無奈之下,他們才會在此布設四座青銅道壇,由四位靈相境大修士一起聯手,進行打撈。

  并且,那每一座青銅道壇上,皆擺設有冥羅靈皇所遺留的神物碎片。

  正是利用這些神物碎片的氣息,才讓他們在打撈冥羅靈皇的遺骸時,避開了那一股封印力量的抵抗。

  那巨大溝壑深處,猛地一陣劇烈晃動,有熾盛的玄色神輝涌現。

  當道袍男子和黑裙女子的目光看過去時。

  就看到一片若大網似的玄色神輝,托著一具殘破的遺骸緩緩從溝壑中浮現出來。

  道袍男子呼吸變得急促,喃喃道:“古來至今,我們陰煞冥殿都以為,冥羅靈皇大人極可能返回了幽冥之地,可誰能想到,他老人家……卻是隕落在了這玲瓏鬼域?”

  黑裙女子也看到了那具遺骸。

  縱使已過去數萬年之久,那具遺骸依舊不曾有腐化的跡象,他身著羽衣玄袍、頭戴峨冠,劍眉星目,面龐俊朗。

  一層晦澀神秘的封印力量,在他遺骸四周氤氳,徐徐出現在人們視野之中。

  “的確是冥羅靈皇大人!”

  黑裙女子一眼就認出來。

在陰煞冥殿的祖地,至今還保存著屬于開派祖  師冥羅靈皇的畫像,和眼前這具遺骸的模樣一模一樣!

  “古兄,祖師遺骸上的封印力量就將瓦解,以我們的力量,恐怕無法把祖師遺骸完整地帶回去了。”

  那赤袍老者沉聲開口。

  道袍男子略一沉默,道:“那就按照殿主的吩咐,立刻進行煉化,只要將祖師遺骸的本源力量帶回去便可。”

  “好!”

  赤袍老者和其他三位靈相境存在皆點了點頭。

  他們一起將遺骸虛托半空,隨著雙手掐訣,四座青銅道壇驟然轟鳴發光,分別沖出四道血色神虹,將遺骸籠罩其中。

  黑裙女子俏臉驟變,道:“住手!你們怎么能干出這等欺師滅祖的事情!!”

  赤袍老者等人置若罔聞,渾不理會。

  道袍男子則神色莊肅道:“璇芷,祖師若在天有靈,肯定也希望他所遺留的大道本源,為我們陰煞冥殿所用。”

  “你也看到了,遺骸上的封印力量就將瓦解,一旦沒了這等封印力量,不止遺骸會很快化作灰燼消失,連遺骸內的本源力量,也會就此流失消散。”

  “這等情況下,我等焉能無動于衷?”

  說到這,道袍男子目光看向黑裙女子,道:“你……也不希望看到這樣的事情發生,對吧?”

  他眸光深沉,一股迫人的威勢涌現,讓黑裙女子心中發緊,渾身發僵。

  她深呼吸一口氣,兀自堅持道:“可……可這么做,就是對冥羅靈皇大人最大的褻瀆!”

  道袍男子猛地一聲冷哼,道:“不可理喻!”

  說罷,再不理會黑裙女子。

  黑裙女子內心一陣悲涼,喃喃道:“為了所謂的皇境本源力量,連祖師的遺骸……都可以肆意糟踐么……這若讓冥羅靈皇大人知道,該會何等憤怒啊……”

  猛地——

  場中響起一陣尖銳劇烈的轟鳴聲。

  便見那四座青銅道壇上擺放的神物碎片,此刻忽然劇烈顫抖起來,一起掠空飛起,朝同一個方向掠去。

  不好!

  無論是道袍男子,還是正在煉化遺骸的赤袍老者等人齊齊色變,被這突發的一幕搞得措手不及。

  眼睜睜看著那些神物碎片朝遠處掠去。

  與此同時,在遠處血色霧靄中響起一道喟嘆聲:

  “人心不古,當如是。”

  那聲音,透著濃濃的無奈和失落。

  誰!?

  在場眾人目光下意識望去。

  就見那血色霧靄中,有著兩道身影走來。

  一個青袍少年,一個邋遢老道。

  讓道袍男子等人吃驚的是,那十一塊神物碎片,此刻皆飛繞在那邋遢老道身邊,發出一陣陣仿似歡愉激動的清吟!

  來人正是蘇奕和葉遜。

  只是,此刻的葉遜,滿臉皆落寞,情緒低沉,再不像之前那般跋扈和跳脫。

  任誰見到自己遺留的道軀,被自己的徒子徒孫視作機緣來煉化,心中怎可能好受了?

  蘇奕心中也是一嘆。

  他想起轉世前,在為自己準備的靈堂中,所見到的一幕幕畫面。

  當初,他那些傳人,何嘗不也如此?

  便是自己最疼愛的小徒弟青棠,也為了九獄劍,不惜撬開了為他所準備的棺槨!

葉遜現在的遭遇,倒也  有些相似。

  這讓蘇奕很明白葉遜此刻的心情,那是一種極為復雜的心情,有驚詫、有悵然、有無奈、有憤怒……

  大概,皆是沒想到,“死亡”之后,會發生如此荒誕諷刺的事情。

  而當看到蘇奕時,黑裙女子先是呆了一下,旋即失聲道:“蘇公子,怎么是你?”

  蘇奕一眼就認出,黑裙女子乃是陰煞冥殿璇芷圣女。

  說起來,有關葉遜的來歷,他還是通過此女才知道的。

  “璇芷,你認得這兩人?”

  道袍男子皺眉問道。

  這片區域,早已被他們陰煞冥殿的力量封鎖,且看守此地的,皆是化靈境存在。

  可現在,這兩人卻闖了過來,這無疑證明,這一老一少來歷不簡單!

  深呼吸一口氣,璇芷圣女道:“古長老,那位便是蘇奕蘇公子!”

  蘇奕!

  這個名字,讓道袍男子和赤袍老者等人皆露出意外之色,明白那青袍少年是誰了。

  “那老道又是誰?”

  道袍男子再問。

  “我是誰……”

  不等璇芷回答,葉遜已喃喃出聲,笑了起來,只是那笑容卻分明有些悲愴。

  旋即,他猛地挺起身軀,抬起頭,掃視道袍男子等人,厲聲大喝道:“我是你們祖師!”

  聲音盡是怒意。

  眾人皆錯愕,面面相覷。

  旋即,道袍男子臉色一沉,冷冷道:“你算個什么東西,也敢大放厥詞!”

  他猛地一指不遠處那一具遺骸,“看到了嗎,那才是我陰煞冥殿祖師冥羅靈皇大人,只不過,他老人家早在數萬年前就已仙逝!”

  赤袍老者臉色陰沉道:“你這混賬,竟當著我等的面,來詆毀我陰煞冥殿祖師,未免也太放肆!”

  葉遜怔住,一時無言。

  世間最滑稽之事,莫過于此。

  “行了,他們不認得你也正常。”

  蘇奕道。

  葉遜苦澀道:“其實,我也早料到會如此,這也是為何這些年來,我縱使再落魄和蹉跎,也從不肯去找陰煞冥殿傳人幫忙的原因。”

  “只不過,當看到這些混賬東西竟要煉化我的道軀時,終究……還是沒忍住。”

  他搖了搖頭,不再多語。

  眼前這一幕,帶給他的刺激太大了。

  “那就交給我來解決便可。”

  蘇奕輕聲道。

  “你們這是何意?難道打算強搶我陰煞冥殿祖師的遺骸?”

  不遠處,道袍男子眉頭皺得愈發厲害。

  赤袍老者等人也神色不善。

  璇芷圣女心中一緊,則連忙道:“古長老,莫要誤會,蘇公子絕非壞人,他……”

  道袍男子冷哼打斷道:“不是壞人?難道你忘了我們陰煞冥殿圣子涅風和墨星哲,是死在何人手中?”

  璇芷圣女登時語塞。

  道袍男子話鋒一轉,目光看向蘇奕,道:“不過,我可以給你們一個機會,現在就離開,我可以當做什么也沒發生。”

  “否則,這里便是你們的葬身之地!”

ps:第五更送上!雙倍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