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六百七十四章 黑魔山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天地寂靜。

  有嗆鼻的血腥氣息在蔓延。

  蘇奕有些悵然。

  在元道層次時,這些化靈境修士,勉強也可堪對敵。

  可如今,當他同樣佇足化靈境中的時候,哪怕強大如云隱劍山這等古老勢力中的化靈境角色,也已完全不堪入眼了。

  唯一值得欣慰的,或許就是,在渡過那一場堪稱禁忌的化靈之劫之后,他在此境的戰力,的確早非以往可比!

  “當初,大荒九州第一道門九極玄都的圣女燕素霓,在化靈境中所筑道基,號稱冠絕諸天,無可匹敵。”

  “可她若在我面前,也已遜色太多。”

  蘇奕暗道。

  思來想去,蘇奕忽地意識到,以他前世閱歷來看,現在的自己在化靈境中,竟已經找不到可堪對比的角色了!

  在此境無敵或許難說。

  但在大荒九州、蒼青大陸這等地方,蘇奕自忖,若自己在化靈境認第二,怕是沒人敢認第一了。

  “看來,以后要尋找可堪對決者,只能從靈相境強者、或者靈輪境的強者中入手了……”

  蘇奕想到這,便不再多想。

  這時候,葉遜急匆匆跑來,指了指自己那一直被秘術封印的嘴巴,滿臉祈求。

  對他而言,有話不能說,簡直和遭受酷刑沒什么區別。

  “先去收拾戰利品。”

  蘇奕吩咐。

  葉遜連忙點頭,行動起來。

  直至葉遜收拾完戰利品,蘇奕道:“前邊帶路,去找你遺落在此地的尸體。”

  葉遜哀求似的指了指自己的嘴巴。

  蘇奕不予理會。

  這次,他必須得讓葉遜這個話嘮體會一下,什么叫沉默是金!

  葉遜見此,不由露出幽怨之色。

  可他也沒辦法,只能憋著滿腔的話語,老老實實在前邊帶路。

  很快,兩人的身影消失在天邊。

  自始至終,直接把岳行山、孫尚柳等人無視了。

  “那些云隱劍山的強者,竟就這般死了……”

  關鐵山渾身一個激靈,如夢初醒般,喃喃失聲。

  之前,他還在為自己能夠為楚云柯等人跑腿而沾沾自喜,得意洋洋。

  可此時,滿心都是驚懼和不安。

  “原來,那少年就是蘇奕……”

  岳行山怔怔,“可傳聞中,不是說蘇奕擔心遭受清算,早在數月前就從大夏逃走避禍去了?”

  “那個傳奇……又回來了……”

  孫尚柳沉聲道,眼神飄忽。

  再看蟒袍男子等人,也都一副震撼、恍惚的模樣。

  最近的數月時間里,隨著天地靈氣復蘇,蘇奕這個宛如傳奇的人物,幾乎已經被人們遺忘。

  在當今大夏,最受關注的是群星榜上那些耀眼人物,是七大古老巨頭和三大異界修士的一舉一動。

  蘇奕,在世間修士心中,早已成了被風打雨吹去的角色。

  可現在,蘇奕再度重現世間!

  就在剛剛,親手屠殺云隱劍山六位化靈境大修士!

  所有人都預感到——

  今日之事,必將傳遍天下!

  蘇奕之名,必將重新讓大夏修行界震顫!

事實上,就在  當天,有關這一戰的消息,已如若長了翅膀般,傳遍玲瓏鬼域。

  黑魔山。

  一片近乎枯竭荒蕪的山脈,綿延起伏的山體凋零破碎,寸草不生,似在很久以前,曾遭受到嚴重的破壞。

  而在黑魔山深處,有著一片宛如大兇禁地的區域。

  這里的天地籠罩在厚重濃郁的血色煞霧中,時常有詭異可怖的灰白色閃電閃爍,忽明忽滅。

  前不久的時候,陰煞冥殿的一眾強者曾進入黑魔山,疑似從這片詭異滲人的大兇之地發現了一樁大造化。

  于是將這片區域封鎖了起來。

  “姐夫,就在前邊!”

  當遠遠地看到黑魔山,葉遜登時激動起來。

  蘇奕已經解除了葉遜身上的“禁言術”。

  有了這次教訓,葉遜明顯意識意識到,在蘇奕身邊行走時,惜字如金才是最寶貴的品德。

  “當初,你就是在此地和那個獄卒戰斗的?”

  蘇奕問。

  “不錯。”

  葉遜喟嘆道,“若不是那家伙能夠掌控暗古之禁力量,我哪可能會被殺得只剩一縷殘魂僥幸逃生……”

  “那獄卒是何等模樣?”

  蘇奕問。

  “模樣看起來很年輕,不過最引人矚目的是,那家伙眉心之地,有著一個金色圖騰印記,形似一只豎瞳,極為邪乎。”

  葉遜露出追憶之色,“當時我和他廝殺時,此人在動用暗古之禁力量時,眉心的金色圖騰印記,就會化作一個旋轉的金色漩渦,對神魂有著極可怕的震懾力量。”

  “與之對抗時,就如和上蒼對抗,讓人會憑生壓抑、絕望、渺小的感覺,以至于一身修為,也遭受到極大影響。”

  說著,他眉梢間已盡是忌憚和驚悸,似想起了當年和那獄卒廝殺戰斗時的慘烈景象。

  “形似豎瞳的金色印記……并且還能震懾和壓制神魂,影響對手的戰力……”

  蘇奕若有所思,“看來,這等力量并非是天生,而是修煉某種傳承力量,所掌握的獨特秘術。”

  他暗暗記住了這些線索。

  打算等以后那隕星淵深處的生靈找來時,進行印證,看看對方是否就是當初差點殺死葉遜的那個獄卒。

  交談時,兩人已經來到黑魔山深處。

  遠遠地,看到了那一片籠罩在血色煞霧中的大兇禁地。

  “姐夫,我感受到了!”

  這時候,葉遜猛地狂喜叫道,“我當初遺落在此的道軀,尚有一股不曾散去的本源氣息!!”

  也不怪他這般激動。

  這數萬年來,他蹉跎狼狽,處境凄慘,連現在的軀體,還是一具他人所遺留的尸骸。

  可若能收回他當年遺留的道軀本源氣息,便可重塑屬于自己的軀殼,從而擁有重回往昔巔峰時的可能!

  “我勸你最好別太高興,哪怕重塑道軀,以你的狀況,要恢復到巔峰時的道行,也是困難重重。”

  蘇奕提醒道,“畢竟,你僅僅只是一縷殘魂,往昔所擁有的道行、力量都早已被毀掉。”

  葉遜:“……”

  便在此時,一道大喝聲響起:

  “這里已被我陰煞冥殿封鎖,你們兩個,速速離開,否則定斬不饒!”

  遠處血色霧靄中,出現兩道身影。

  一個是白袍男子,他周身黑霧彌漫,眼眸碧綠,如若妖鬼般。

  一個是肌膚干癟,頭發稀疏的麻衣老者,手握一根白骨煉制的煙袋,正吧嗒吧嗒吞云吐霧,眼神陰冷懾人。

  兩者,皆有化靈境修為!

  讓兩位化靈境大修士來駐守此地,由此也可以看出,陰煞冥殿對這片區域何等重視。

  “看來,你那些徒子徒孫,也早已發現了你當初所留的道軀,甚至很可能正在給你‘斂尸’。”

  蘇奕調侃了一句。

  葉遜臉色垮下來,道:“姐夫,這玩笑可一點都不好笑。”

  “走吧,去看看。”

  蘇奕邁步走過去。

  “說了讓你們離開,還敢闖過來,真打算找死不成?”

  白袍男子不悅開口,碧綠的眼瞳掃視蘇奕和葉遜,渾身涌動著如潮般的殺機。

  蘇奕沒有理會,而是把目光看向葉遜,道:“畢竟是你的徒子徒孫,你覺得,該如何處置?”

  葉遜神色復雜,聲音低沉道:“世事浮沉數萬年,如今的陰煞冥殿,早和我沒多少瓜葛了,不過……”

  說到這,他遲疑了一下,道,“我倒不希望他們因此而死。”

  蘇奕點了點頭。

  遠處,麻衣老者吧嗒吧嗒抽著煙袋,面無表情道:“你們快走吧,這玲瓏鬼域多的是機緣,兩位可莫要把自己的性命丟在這里。”

  蘇奕哦了一聲,抬起右手,隔空一拍。

  噗通!

  麻衣老者的身影如受到神山鎮壓,狠狠砸在地上,隨著軀體狠狠以抽搐,直挺挺暈厥了過去。

  “這……”

  白袍男子渾身一僵,驚得差點蹦起來。

  這是何方神圣,怎會如此強大?

  可還不等他回神,蘇奕已再次出手,又是輕飄飄一掌隔空拍出。

  噗通!

  白袍男子隨之暈厥在地。

  自始至終,這兩位陰煞冥殿的化靈境存在,連掙扎抵抗的余地都沒有!

  而蘇奕就像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道:“走吧。”

  葉遜連忙在前帶路。

  與此同時,這片血色煞霧覆蓋的區域深處。

  一個身著道袍,身影高大巍峨的男子,負手立在一座巨大的溝壑前。

  溝壑兩側,矗立著四座剛剛修建的青銅道壇。

  每一座道壇上,分別擺放著數塊被封印起來的寶物碎片。

  四個陰煞冥殿的靈相境大修士,分別盤膝坐在一座道壇前,雙手掐動法訣。

  一道道玄色神輝從青銅道壇上沖起,像一張大網似的,覆蓋在那巨大溝壑深處。

  道袍高大男子看著這一幕幕,神色間浮現出難以掩飾的期待和熾熱。

  “古長老,我們還要等多久?”

  道袍男子身旁,一個身著黑裙,肌膚勝雪的美麗女子輕聲問道。

  “莫慌。”

  道袍男子想了想,說道,“依我看,不出半日,便可將冥羅靈皇大人遺落在此的道軀打撈上來!”

ps:2連更送上!等金魚吃過飯,會繼續寫第五更童鞋們有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