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六百七十二章 劍斬韓飛官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劍道第一仙第六百七十二章劍斬韓飛官一拂袖,輕松如拂去蒼蠅般。

  可來自那華袍青年的凌厲一劍,卻寸寸炸開!

  這一幕,當即震撼全場。

  “原來,那少年是個深藏不露的高手!”

  岳行山、孫尚柳等人皆吃驚,臉色驟變。

  之前時候,他們也曾以神識打量蘇奕,可在他們的感知中,蘇奕的氣息平淡無奇。

  再加上蘇奕模樣年少,這讓他們下意識認為,蘇奕這樣的角色談不上厲害。

  可現在他們才意識到,自己走眼了!

  “這曾跟自己討教事情的小子,竟是個高手?”

  關鐵山愕然。

  “咦!”

  與此同時,遠處的楚云柯等人,也頓感意外。

  華袍青年名喚韓飛官,云隱劍山真傳弟子。

  他雖不像楚云柯那般,躋身群星榜之中,可他本身也是一位古代妖孽,在化靈境中有著極精湛深厚的造詣。

  可現在,他的一劍卻被輕易間就擊潰了!

  這讓楚云柯等人,都不禁多看了蘇奕一眼,意識到這個青袍少年非尋常角色。

  “韓師弟,當心一些,莫要陰溝里翻船。”

  楚云柯淡淡提醒了一句。

  “我明白。”

  華袍青年韓飛官點了點頭。

  這時候,葉遜大聲道:“姐夫,他們說你是陰溝。”

  眾人:“……”

  誰還能看不出,這邋遢老道唯恐天下不亂?

  蘇奕唇角抽搐了一下,面無表情道:“你再多嘴,我保證從今日起,你會變成一個啞巴。”

  葉遜渾身一哆嗦,乖乖閉嘴。

  只是,他目光卻挑釁似的看著遠處的韓飛官,還伸出手指,朝對方勾了勾。

  一副輕蔑戲謔的姿態。

  不得不說,葉遜的確是一個拉仇恨的一把好手。

  簡單一個眼神和一個動作,直接把韓飛官刺激得臉皮陰沉,眸子中殺機暴涌。

  一聲劍吟。

  一口明晃晃的金色飛劍出現在韓飛官手中。

  “我必殺你們二人!”

  韓飛官唇中輕輕吐出一句話,一字一頓,殺伐氣震天。

  這一刻的韓飛官,再不掩飾身上那屬于化靈境界后期的恐怖修為,一襲衣衫鼓蕩,氣沖霄漢。

  那凌厲強橫的威勢,讓得眾人呼吸皆是一窒,臉色也隨之齊齊變了。

  無疑,這位云隱劍山的真傳弟子,已然動怒!

  可看到這一幕,蘇奕卻有些失望似的,微微搖頭道:“如你這般角色,完全不堪一擊,你還是退下,換更厲害的人上吧。”

  韓飛官很強,起碼擱在當今蒼青大陸,已是足以橫行一方的厲害角色。

  可在蘇奕眼中,擁有化靈境后期的韓飛官,也僅僅和當初剛晉級化靈境時的桓少游、墨星哲、燕驚云等人相當。

  似這等角色,早在聚星境時,蘇奕都能輕松斬殺,更何況是現在?

  可他這番話落入其他人耳中,卻極盡輕蔑和羞辱。

  岳行山等人都不禁呆滯在那。

  若說葉遜的挑唆,是煽風點火看熱鬧不嫌事大。

  那蘇奕這番話,完全就是對韓飛官這位云隱劍山傳人最大的羞辱!

  “這家伙,簡直比那猥瑣的老道士還囂張!”

  墨裙女子露出不悅之色。

  楚云柯等人也面面相覷,差點懷疑自己聽錯了。

  在當今天下,何人膽敢這般詆毀他們云隱劍山的真傳弟子?

  而此時,原本就被葉遜氣得臉色陰沉的韓飛官,在聽到蘇奕這番話之后,額頭青筋都一根根凸顯起來,渾身氣息翻騰。

  好死不死的,葉遜還趁機火上添油,撫掌贊嘆道:“姐夫之風采,一如往昔,似這等不堪入目的角色,的確不夠資格成為您的對手。”

  一下子,韓飛官氣急而笑,他渾身殺機肆虐,道:“是嗎,那我倒要領教一下,什么叫不堪一擊!什么又叫不堪入目!”

  透著震天怒意的聲音還在回蕩。

  韓飛官已悍然出擊。

  在他周身,映現出澎湃浩蕩的金色光霞,整個人如果火山爆發般,威勢節節攀升。

  而他身前懸浮的金色飛劍,則在一道激昂的清吟聲中,倏爾騰空而起,怒斬而下。

  那一剎,直似有一把金色的剪刀撕開長空,鑿出一條觸目驚心的筆直裂痕。

  那劍柄鐫刻著“金騰”二字的靈劍,帶起滔天劍意,當斬下時,直似金色的熔漿洪流從天而落。

  長天一劍!

  那些云隱劍山強者,眸子齊齊一亮。

  那恐怖的劍意,驚得在場其他人無不膽顫心驚,背脊生寒。

  實力稍弱者,更是兩股顫顫,幾欲癱瘓在地。

  而面對這等一劍,蘇奕看也不看,屈指一彈。

  一道凌厲的劍氣激射而出。

  鐺!!!

  驚天動地的爆鳴響徹。

  金騰靈劍劇烈顫抖,旋即狠狠震飛出去,劍身傳出的哀鳴之音響徹天地。

  轟隆!

  緊跟著,那如絕帝熔漿般的金色劍意,也隨之在蘇奕不遠處轟然炸開,似堆積的泡沫在一起破滅,迸濺出無數細碎的光雨。

  “這……”

  眾人皆被驚到,頭皮發麻。

  一彈指,就破掉了恐怖滔天的一劍!?

  而不等眾人反應,便見蘇奕那一彈指的凌厲劍氣,余勢不減,如若無堅不摧的一道光,刺向韓飛官。

  不好!

  韓飛官臉色徹底變了。

  他根本沒想到,自己這動用全力的一劍,會被人如此輕易地破掉,以至于當蘇奕的劍氣斬來時,他已來不及閃避。

  只能硬撼!

  “云隱扶風,力士護身!”

  韓飛官猛地發出暴喝,

  他周身金光洶涌,掠出一尊足有丈八高的金甲力士,軀體燦然若黃金澆筑而成。

  剛一出現,便舉臂橫擋韓飛官身前。

  這是一門極為神妙的防御秘術。

  可在蘇奕這一劍之下,卻也和紙糊沒什么區別。

  就見金甲力士的雙臂炸開,胸膛被鑿出一個窟窿。

  都沒能阻擋分毫!

  而蘇奕這一劍,已輕而易舉洞穿韓飛官的眉心之地,留下一個血淋淋的洞口。

  這位云隱劍山的韓飛官滿臉驚愕,似難以置信,顫抖著唇要說什么。

  可終究沒能發出一絲聲音,他的身軀便轟然倒地。

  蘇奕這一指的力量,太過凌厲和霸道,在洞穿他眉心的同時,早已將其一身生機震碎,連神魂都被抹殺掉。

  便是神仙在此,也救不回來。

  全場死寂。

  一股無言的震駭似山崩海嘯般,席卷在場每個人心頭。

  屈指一彈,破長天一劍,碎漫天劍意,滅金甲力士,斬韓飛官!!

  一位來自七大古老巨頭勢力之一的化靈境古代妖孽,就這般被一擊誅殺!

  這無疑太震撼人心。

  岳行山、蟒袍中年、孫尚柳等人,驚得腿肚子直哆嗦,神色呆滯,失魂落魄。

  他們情不自禁想到,之前在試圖搶奪那塊神物碎片時,一旦真的動手了,那下場……怕是不會比韓飛官好到哪里去了!

  “他他他……”

  關鐵山眼珠瞪的滾圓,嚇得肝膽欲裂。

  而再看楚云柯等人,也一個個呆若泥塑,似不敢相信般。

  “剛才這小子還不自量力地想試試什么叫不堪一擊,什么叫不堪入眼,喏,他死了。”

  葉遜唏噓道,“人吶,為什么就不聽勸呢?”

  那聲音中幸災樂禍的味道,根本就掩飾不住。

  旋即,他意識到什么,連忙道:“姐夫,我只是有感而發,你可不能把握變成啞巴了。”

  蘇奕直接無視了。

  葉遜這小子,從來就是記吃不記打,改不掉的。

  “好狠的年輕人!”

  楚云柯身邊,那白發老者臉色鐵青,厲聲開口,“你究竟是誰,竟敢這般殺害我云隱劍山傳人?”

  這時候,誰還能不清楚,那看起來平淡無奇的青袍少年,實則是一個極恐怖的狠茬子?

  “老東西,說出這番話不害臊嗎?難道就憑你們是云隱劍山的人,就不能還手?”

  葉遜冷笑,“就是你們開派祖師七絕劍皇在此,也不敢說出這般荒唐的屁話了!”

  “你……”

  白發老者面露殺機。

  “王師叔,讓我來。”

  楚云柯開口了,他目光盯著蘇奕,神色冷峻道,“之前的確是我們有錯在先,冒犯了朋友,可你卻僅僅因為一些言辭爭鋒,就殺害我韓師弟,是否太過分了?”

  “過分?”

  葉遜張嘴吐了一口唾沫,鄙夷道,“之前那小賤人可說了,你這韓師弟不出手則已,一出手必殺人,如今他死了也是活該,怎么談得上過分?”

  那墨裙女子臉色難看起來,這番話,正是之前她說過的。

  蘇奕則有些不悅地掃了葉遜一眼,“一些不相干的角色罷了,何須這般廢話?”

  葉遜頓時訕訕,道:“哎,我也只是義憤難平而已,姐夫你莫生氣,我保證不在跟他們扯淡了,沒必要,一群不開眼的混賬罷了,簡直為他們開派祖師蒙羞,若七絕劍皇在此,肯定會親自動手清理門戶,省得這些混賬再丟人現眼……”

  這番話,洋洋灑灑一大通。

  蘇奕不禁揉了揉眉,暗自決定,找個機會,一定要讓葉遜這混不吝的家伙深刻明白,什么叫沉默是金!

  而見到這一幕,楚云柯等人的臉色皆變得無比難看。

  可出乎人們意料的是,楚云柯深呼吸一口氣,似在強忍著內心的怒意和殺機,聲音冰冷如鐵道:

  “罷了,今日之事,到此為止!”

ps:晚上7點左右,爭取來個2連今天開始,是雙倍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