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六百六十四章 今晚留下來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蘇奕周身璀璨的光影漸漸斂去,一身氣息直似洗盡鉛華,化作極盡的平淡和質樸。

  “恭喜道友。”

  邋遢老道忙不迭湊上來,老臉上寫滿驚嘆和敬重之色。

  “你是專門來找我的?”

  蘇奕問道。

  被蘇奕那淡然的目光盯著,邋遢老道軀體發緊,內心涌起說不出的緊張和壓抑。

  他不敢遲疑,連忙道:“正是!”

  蘇奕道:“事情是否急迫?”

  邋遢老道遲疑了一下,這才說道:“倒是不著急。”

  他正要說下去,蘇奕就擺斷道:“既然不急,留著待會再說。”

  邋遢老道這次是有求于人,哪敢拒絕?

  他當即點頭道:“道友剛渡過大劫,正是鞏固境界,錘煉道基的關鍵時候,老道明白的。”

  蘇奕笑起來,“錯了,今日是我生辰,難得高興,自當痛飲,你若不嫌棄,便一起來飲酒吧。”

  說著,便大步朝群仙劍樓遺跡處行去。

  寧姒婳見此,抿嘴笑道:“今天的確值得慶賀,哪怕是深夜,也定要一醉方休,我這就去準備宴席。”

  說著,便帶人匆匆而去。

  邋遢老道呆了呆,也連忙追了上去,道:“多謝道友盛情邀請,那老道就不客氣了。”

  很快,一行人消失在群仙劍樓遺跡入口處。

  宴席上。

  言笑晏晏,觥籌交錯,其樂融融。

  蘇奕難得高興,與眾人痛飲,凡是敬酒,來者不拒。

  百年三萬六千日,一日須傾三百杯!

  所謂人生得意須盡歡,當如是。

  “蘇奕哥哥,化靈之劫都像你遇到那般可怕嗎?”

  文靈雪問道。

  少女也喝了酒,靈秀絕俗的俏臉,泛著一抹嫣紅,眸光盈盈,極盡妍態。

  不少人都露出好奇之色。

  蘇奕笑著搖頭,道:“化靈之劫,因人而異,不過,針對我的這一場劫,在以前從未有過,以至于威能有些厲害罷了。”

  眼見少女似懂非懂,蘇奕便耐心把有關化靈之劫的事情一一道來。

  所闡述的,是對此劫本質的一種認知。

  諸如化靈之劫每一重的威能和玄機、渡劫時要面臨的各種兇險、以及當如何在渡劫時實現最大的突破等等。

  以蘇奕前世那獨尊大荒十萬八千年的閱歷,對化靈之劫的了解,自然遠非這世間人可比。

  文靈雪等元道修士,皆聽得驚嘆連連,大有撥云見日之感。

  而對應闕這等靈相境人物而言,他這才明白,原來化靈之劫還有如此多玄機和奧秘!

  這讓他內心愈發感慨。

  世間大多數化靈境大修士,哪怕皆已經成功渡過化靈之劫,可對此劫的認知,也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而蘇奕,則是知其然,也知其所以然!

  很快,在座其他人陸續發問,虛心向蘇奕請教修行中遇到的一些困惑和難題。

  蘇奕一邊飲酒,一邊一一為之解答。

  以他的閱歷,指點在座這些人修行,自然毫不費力。

  邋遢老道一直在旁觀和聆聽,那些指點看似簡單隨意,可卻讓他心潮起伏,無法淡定。

  直至當看到蘇奕還為應闕這等靈相境大妖指點修行迷津,邋遢老道不由呆住,徹底失神。

  直至酒宴結束。

  蘇奕已有喝得有些熏熏然。

  喝酒這種事情,若用修為來化解酒勁,便是焚琴煮鶴,大煞風景。

  邋遢老道追上來,再忍不住道:“道友,我這次找來,是因為……”

  蘇奕瞥了他一眼,打斷道:“明天再聊。”

  邋遢老道:“……”

  蘇奕沒有理會他,徑自離去。

  一個身上帶著苦海濁氣的家伙專門找來,其所求的事情注定非同小可了。

  蘇奕現在心情不錯,不想被其他事情破壞了。

  “那就明天吧。”

  邋遢老道暗嘆。

  房間中。

  蘇奕松松垮垮坐在那,渾身酒氣,心情卻說不出的放松。

  這次踏入化靈境,就如沖破了修行路上一個關鍵的壁障,自此以后,很長一段時間內,不必再為破境的事情發愁。

  “按我如今的修煉速度,或許不用一年時間,便可修煉至靈輪境!”

  “不過,倒也無須著急,靈道之路,修的是道意,煉的是靈元,所筑的大道底蘊越雄厚,以后證道皇境時,所獲得的好處就越大……”

  “接下來,一是鞏固道行,二是凝練道意,三是……”

  蘇奕剛想到這,房門被推開。

  茶錦端著一碗熱粥走了進來,柔聲道:“公子,這是寧姐姐熬制的靈筍百寶湯,您嘗嘗。”

  她身著素色綴花長裙,如墨般的烏黑青絲隨意挽成發髻,鵝頸纖細,肌膚瑩白。

  興許是喝酒的緣故,那一張嬌媚絕艷的俏臉,在燈影下泛著醉人的紅暈光澤。

  在蘇奕所認識的女子中,茶錦姿容絕對堪稱頂尖,身段曼妙綽約,風情萬種。

  再加上她經常和蘇奕雙修,隨著修為的精進,一身神韻和氣質,也出落得愈發美麗。

  一顰一笑,一舉一動,無不極盡妍態,活脫脫一個絕世尤物。

  佳人如酒,愈品愈醇。

  “喝什么粥,睡覺。”

  蘇奕起身,施施然朝床榻走去。

  茶錦呆了呆,期期艾艾道:“公子,你是不是忘了一件事情?”

  “何事?”

  蘇奕問。

  茶錦呃了一聲,低著螓首,有些不好意思道:“您以前不是經常說,等踏足化靈境時,就要和傾綰妹妹……那個……嗯,以鞏固道行么?”

  說罷,她俏臉發燙,有些窘迫。

  談起雙修之事,終究還是極難為情的,更何況,所談論的還是別人的雙修之事,這感覺總感覺怪怪的。

  蘇奕訝然道:“你是如何知道的?”

  茶錦訕訕道:“今晚傾綰也喝了很多酒,我跟她閑聊時,她……她跟我說的。并且還跟我討教經驗……”

  蘇奕眼神古怪。

  他認真想了想,今晚酒宴上,傾綰的確喝了不少酒,清麗的小臉都紅撲撲的。

  而依照傾綰那嬌憨單純的性情,定然是一直牢記著自己曾說過的雙修的事情,再加上酒勁的刺激,才會一股腦都說給茶錦聽。

  “她還向你討教經驗?”

  蘇奕不由笑起來。

  茶錦神色忸怩,愈發有些難為情了,輕咬紅唇,道:“傾綰說,以前妾身和公子在一起雙修時,都被她聽到了耳中……”

  說到這,她惱火地跺了跺腳,“這丫頭也真是的,竟從來都不跟我說這些事情,若早知道,肯定不能讓她這般偷聽。”

  蘇奕:“……”

  旋即,他禁不住大笑起來。

  這等事情,他本來從沒放在心上,可當想到傾綰在以往那些時候,經常被動地要聽那些旖旎歡愉的動靜,就禁不住想笑。

  “公子,你還笑!”

  茶錦美眸圓睜,很是羞惱。

  蘇奕擺擺手道:“雙修本就是修行的一種,讓我輩能夠在男歡女愛之中,體會陰陽交泰、龍虎交匯的妙諦,由此促使彼此道行精進,這有什么不好意思說的?”

  茶錦早習慣了蘇奕聊起雙修時那坦坦蕩蕩的姿態,倒也不覺得意外,道:“公子,傾綰畢竟是完璧之身,從不曾歷經過這等事情,所以,她才會跟我討教這些事情。”

  頓了頓,她繼續道:“不過,依我看,傾綰早已做好了準備,否則,今晚不會主動跟我聊起這些。”

  蘇奕道:“她人呢?”

  茶錦道:“正在沐浴洗漱。”

  蘇奕揉了揉眉尖,道:“你去告訴她,等時候時候她踏足化靈境了,再談雙修之事。”

  茶錦:“……”

  她滿臉意外,試探道:“公子就……一點也不想?”

  蘇奕不悅道:“我是那種饑不擇食的人?”

  茶錦輕嘆一聲,道:“公子,傾綰都已做好準備了,您現在拒絕,對她而言何嘗不是一種傷害?”

  蘇奕認真道:“當她踏足化靈境時進行雙修,才能讓我和她在道途上皆有收獲,若現在就雙修,反倒不會有多少好處。”

  茶錦:“……”

  她總算看明白了,在自家公子眼中,雙修并非是為了單純的歡愉和享樂,其最終目的還是為了修行!

  只是,公子不明白的是,當一個堪稱絕色的美少女已決定投懷送抱時,那怎可能僅僅只是因為雙修的好處?

  “茶錦姐姐,主人說的對。”

  這時候,一道怯生生的清甜聲音響起。

  伴隨聲音,傾綰走了進來。

  蘇奕不由一怔。

  就見傾綰一頭烏黑長發挽起,身著寬敞貼身的淡白色裙袍,她明顯剛沐浴過,清麗絕美的小臉泛著淡淡的紅暈,一對靈秀深邃的眸顧盼時,別有一番風韻。

  裙擺之下,露出一截纖細晶瑩的小腿,以及一對軟玉般潤白的赤足。

  少女的確和以前的確不一樣了,雖然換了一身簡單的裙袍,可俏生生立在那,卻美麗得令人心顫。

  “我聽主人的,等以后……以后再……也行。”

  傾綰說著說著,便低下螓首,聲音也變得如若蚊蚋,低不可聞,那如雪般的肌膚都泛起粉紅色光澤。

  茶錦輕嘆一聲,笑道:“傾綰,你家主人可是全心全意為你好,你可千萬別難過。”

  傾綰連忙搖頭道:“姐姐,主人待我向來極好,我哪會難過了。”

  不遠處,蘇奕看著這一幕,心思頓時就變了,道:“罷了,你今晚留下來便是。”

  茶錦:“???”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