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六百六十二章 破而后立 生生不息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劫云翻騰,雷光飛灑,天地在震顫。

    虛空中,蘇奕憑虛而立。

    一個渾圓的大道光輪在他周身運轉,超然出塵。

    “這第三重雷劫的威能,大概和我前世所經歷的化靈之劫的最后一重威能相當。”

    蘇奕暗道。

    還不等他多想。

    轟隆!

    第四重雷劫來了,劫云深處,有一大片火焰般的劫雷垂落。

    直似熔漿雷海,傾天而下。

    那等恐怖的威能,遠超之前的第三重雷劫!

    這一瞬,蘇奕眉梢微挑,露出一抹凝重之色。

    他感受到了真正的威脅!

    身心之地,皆有壓抑之感。

    可這時候,他卻笑起來,身影猛地迎沖而上。

    唰!

    他身影伸展,由五行、陰陽、風雷三種絕品道韻所衍化的大道光輪,驟然間大放光明,隆隆運轉。

    這一次,蘇奕依舊選擇硬撼!

    不過,這第四重雷劫委實過于恐怖,充斥超乎想象的焚化毀滅氣息。

    哪怕以蘇奕肉身的強悍,當最終抗下這一重雷劫之后,終究不可避免的負傷了。

    在他身上,一條條肌肉炸裂開來,鮮血流淌,露出其中晶瑩剔透如青玉般的筋骨。

    那等傷勢,讓得寧姒婳等人無不揪心不已。

    可對蘇奕而言,這點傷勢,根本算不得什么。

    之前時候,天地劇變,大道本源力量如光雨流星般,垂落蒼青大陸上,蘇奕也借此機會,收集到了足夠的“大道本源力量”。

    而此時,隨著他運轉一身道行,原本蓄積在體內的“大道本源力量”擴散而開。

    眨眼間而已,那一身傷勢便愈合消失!

    而在接下來的時間中,陸續又有兩重雷劫垂落。

    第五重雷劫,呈燦然奪目的金色,凝結為一朵朵瑰麗繽紛的雷霆之花,飄灑而下。

    每一朵雷霆之花的威能,足以讓靈相境人物負傷!

    如今成百上千一起轟下,讓得蘇奕在抵擋時,也不可避免地遭受到創傷。

    第六重雷劫,則化作漆黑如墨的雷電洪流,所掀起的雷霆巨浪,專門攻擊神魂。

    不過,蘇奕的神魂本就無比強大,反倒在這第六重雷劫之中,輕松硬撼到了最后。

    然而——

    足足六重雷劫之后,那天穹深處的劫云不僅沒有散去,反而更加洶涌恐怖了!

    一條條雷龍翻滾,悄然化作了五色雷球,在虛空中盤旋,似在醞釀至強一擊。

    “等等,怎沒還有!?”

    應闕發現不對勁,瞪大眼睛。

    須知,古來至今,無論是人族,還是其他生靈,所面臨的“化靈之劫”皆只有六重。

    而雷劫的威能,則因人而異。

    天賦越逆天,道行越雄厚,所遇到的化靈之劫就越恐怖。

    可現在,蘇奕明明已經硬扛下六重雷劫,可那天穹上的劫云深處,卻兀自有雷劫在醞釀!

    這無疑太不可思議。

    “還有!?自古以來,何曾有過如此化靈之劫?”

    邋遢老道也被驚到,難以置信。

    “果然,這一場化靈之劫,根本是無法預料的,由此也可稱得上是亙古未有了……”

    蘇奕則露出欣慰之色。

    此時,雷劫已至。

    “轟隆!”

    這一次的雷電,比之前的六重,要強大的多得多。

    璀璨耀眼的劫雷,凝聚成一個繽紛瑰麗的雷球,從空中砸落,蘊藏著毀天滅地的氣息。

    轟!

    雷劫砸下。

    蘇奕直接被從空中砸落,硬生生砸的墜下數十丈。

    他渾身無數肌肉,直接在劫雷之下,被轟裂開來,原先愈合的傷口,再次破碎。

    那等模樣,簡直慘不忍睹。

    “便是這世上的任何對手,還都不曾讓我這般狼狽過……”

    蘇奕擦掉唇角血漬。

    他長發披散,軀體殘破,渾身傷口觸目驚心。

    可隨著蓄積在體內的大道本源力量擴散,一身的傷勢則以驚人的速度飛快愈合。

    他沒有后退,身影凌空,迎沖而上。

    轟隆!

    劫光絢爛,雷霆如怒。

    從遠處望去,蘇奕那頎長的身影,征伐于雷劫之中,看起來渺小之極,讓人都不禁擔心,他隨時會被徹底抹殺掉。

    可隨著時間推移。

    那漫天劫雷,卻盡數被他一一轟碎、抵消、吞噬!

    然而,讓人們無法想象的是,在擋下第七重雷劫之后,這一場化靈大劫竟還沒有結束。

    給人的感覺,就仿佛不把蘇奕劈殺,便誓不罷休般!

    就是蘇奕自己,也都沒想到,這一場雷劫會如此詭異和難纏。

    “那就試試,誰能笑到最后。”

    蘇奕笑了笑,黑眸中泛起一抹傲意。

    從這一刻開始,他摒棄雜念,沒有再多想。

    視這一場雷劫為大敵,沖霄殺伐。

    從不曾退縮一次!

    劍修,本當如此,天劫又如何?

    若阻我路,也當斬之!

    接下來的時間中,便見那天穹劫云之中,傾落諸般不可思議的恐怖劫雷。

    勢若颶風舞動九天的“八風劫雷”,化作漫天灰白色霧靄覆蓋虛空的“天湮劫雷”,光影重重如若幻境的九霄劫雷……

    每一種,皆是罕見無比的絕世劫雷,萬千年難得一見,而今卻陸續在這片天地上演。

    應闕都已傻眼,完全懵掉。

    作為渡過化靈之劫的角色,他已完全看不懂,認知都快要被顛覆,根本無法想象,世上怎會有如此大劫。

    而寧姒婳等人,同樣也如此。

    當超出認知的恐怖力量上演,對他們而言,內心只有惘然、敬畏、恐懼和擔憂。

    便是那來歷蹊蹺的邋遢老道,此刻也已呆滯在那。

    這樣的大劫,他同樣沒見過,連聽都沒聽說過!

    不過——

    便是在這等聞所未聞、見所未見的恐怖雷劫之下,蘇奕并未落敗,反倒一次次化解滅頂之災!

    他負傷不知多少次,軀體破碎之后,才剛修復過來,便又被轟碎……

    簡直就像壓不垮、殺不死般!

    并且,他還不曾退縮過一次。

    或者說,根本不知道,何謂退縮!

    哪怕負傷再重,他的眉頭也不曾皺一下。

    這看得人們心都在顫栗,憑生一種說不出的震撼。

    這該有多強大的毅力和氣魄,才能擁有如此風范?

  只是,沒有人知道,對蘇奕而言,在渡劫時所經歷的這一切,讓他自身的神魂、修為    、軀體、乃至于心境,皆得到了一次次的錘煉和蛻變!

    漸漸的,在渡劫中的蘇奕身上,悄然涌出一股難以形容的凌厲氣息,而在他頭頂之上,則有清色道光氤氳,漸漸勾勒出一座道宮虛影。

    道宮虛影流淌著如若混沌般的大道氣息。

    有五行光雨飛灑。

    有陰陽道氣繚繞。

    有風雷之音激蕩。

    很快,眾人就看到一副奇景。

    蘇奕頭頂的“道宮”,在雷劫的轟殺之下,開始逐漸變得凝視,變得厚重,變得璀璨……

    “大道靈宮!蘇先生恐怕要突破化靈境了!”

    應闕激動大叫。

    化靈境,筑大道靈宮,聚大道真意,參天地玄機,容大道本源!

    當臻至此境,丹田內的元府,就會蛻化為“靈宮”,將一身修為和大道力量盡數融于其中。

    所筑的靈宮越恢弘堅固,就代表著修為和大道力量越雄厚!

    “大道靈宮……”

    寧姒婳等人也頓時激動起來。

    以前的蘇奕,還在聚星境時,便能橫掃同境,殺化靈境如殺雞,他若是踏足化靈境,又該展露出何等蓋世的風采?

    “居然要借天劫來錘煉大道靈宮……”

    邋遢老道渾身哆嗦,語無倫次,“他姥姥的,這蒼青大陸上怎會有如此變態的家伙?”

    這等雷劫,亙古未有,充滿詭異禁忌的氣息,都足以輕松弄死靈相境角色。

    可蘇奕,卻在渡劫之時,實現自身修為的蛻變不說,還在借雷劫之力,錘煉大道靈宮!

    這就太不可思議了。

    轟隆!

    劫雷愈發狂暴,天地亂顫。

    蘇奕一邊與滾滾劫雷硬撼廝殺,一邊借此機會錘煉大道靈宮。

    而他的軀體、修為、神魂、精氣神,同樣也在飛速蛻變著。

    這是一種毀滅與新生循環交替的變化。

    每一次被重創,就會迎來一次重塑。

    破而后立,生生不息!

    不過,這種過程卻堪稱兇險莫測,稍有差池,便是灰飛煙滅的下場!

    “積累已足夠,我蘇玄鈞,當于此時化靈!”

    當又抗下一重雷劫之后,蘇奕驀地仰起頭,深邃的眸中閃過一抹明亮懾人的光。

    他每吐出一個字,身上的氣息就攀升一截,肉身、修為、神魂就凝練一分。

    而在他頭頂,早已變得凝練厚重,璀璨奪目的“大道靈宮”,在此刻發出轟鳴,聲震九天十地。

    這一刻,蘇奕渾身散發出一種澎湃無量的威勢,就如一座蓄積已久的火山,即將徹底爆發。

    可就在這一瞬——

    轟!

    頭頂的雷云,忽的劇烈震動。

    一股難以言喻的禁忌劫難氣息,驟然充斥天地間。

    嗯?

    蘇奕瞳孔驟然收縮。

    就見那劫云深處,出現了一道詭異的白光。

    那光芒,雖只有一抹,卻明亮璀璨到極致,照徹千里劫云,帶著不朽、超脫、至高無上般的神韻。

    當它從劫云深處涌現出來,那一瞬,一股難以形容的劫難禁忌氣息,隨之降臨人間。

    也是這一刻,蘇奕臉上浮現出一抹陰沉之色。

    他徹底看出來了,這次所遇到的化靈之劫,完全不打算給自己任何破境的機會!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