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六百六十章 此劫,才配我蘇玄鈞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亂靈海上。

  夜色晦暗陰沉,陣陣沉悶雷音隆隆激蕩在天穹深處。

  蘇奕憑虛而立,一邊飲酒,一邊眺望星穹深處,一襲青袍在海風中獵獵作響。

  不遠處,寧姒婳等人佇立,目光皆看向天穹。

  沉悶的雷音激蕩,就像一座座神山在天穹深處狠狠的碰撞,一股令人心神壓抑的天威充斥天地間。

  每個人都有心驚肉跳,幾欲窒息的感覺。

  “這是發生了什么?”

  “誰知道呢。”

  “天變了……”

  一陣竊竊私語聲響起,人們彼此交談,皆驚疑不定。

  “莫要驚慌,這可是難得一見的一樁大造化,待會就看你們能抓住多少了。”

  蘇奕悠然出聲。

  他早推斷出今夜這一場變故的緣由,意識到蒼青之源出現劇變,將會有一股無比澎湃的大道本源力量,在今夜涌現!

  “造化?”

  眾人眸子發亮,露出期待之色。

  時間點滴流逝。

  天穹深處,悶雷般的大道轟鳴之音隆隆作響,愈發激烈,天地間充斥的壓抑氣息也隨之愈發濃郁。

  整個蒼青大陸上,無論是修士,還是世俗生靈,皆早已被這樣一場劇變驚動。

  便是那深山老林中棲居的陰魂妖獸之屬,也都躁動不安,等待著,渴望著。

  猛地——

  一道難以言喻的轟鳴在蒼青大陸天穹上空響徹。

  那一瞬,世間所有生靈皆心中一顫,臉色微變。

  而在修為高深之輩眼中,則看到在那天穹深處,澎湃如潮的大道本源氣息,仿似璀璨的星辰光雨般,朝蒼青大陸上垂落而下。

  密密麻麻,浩浩蕩蕩,如墨般的夜空,都被照得一片明亮。

  仿似黑暗被驅散,光明降臨人間!

  “老天!”

  “這……”

  “難道那一場璀璨大世要來臨了?”

  天下各地,嘩然聲無數。

  不知多少人被這不可思議的一幕震撼到。

  仔細看,那些大道光雨就像大小不一的流星,璀璨耀眼,瑰麗奪目。

  有的煌煌如烈日。

  有的則暗淡如熒光。

  有的如一字長蛇,足有千丈長。

  無疑,那些大道光雨所蘊積的本源力量,也各不相同。

  可即便如此,這世間修士簡直瘋了般,紛紛出動,動用各種手段,開始獵捕造化!

  而一些古老的勢力,則直接動用早已準備好的大陣,祭出不世秘寶,去收集那從天而降的造化。

  正如蘇奕所言,這一場造化,屬于蒼青大陸上的蕓蕓眾生,而不可能讓誰獨占。

  “這樣的造化,可不能白白浪費了,去!”

  蘇奕一手拎酒壺,一手驀地祭出玄吾劍,抬手一拋。

  玄吾劍橫空而去,劍身之上驀地浮現出一頭龐大的兇禽虛影,赫然正是冥焰魔雀的精魂。

  幾個眨眼間而已,玄吾劍便掠上天穹深處,而冥焰魔雀則開始瘋狂吞噬那些宛如流星般的大道光雨。

  與此同時,蘇奕則張口一吐。

  一團氤氳著本源氣息的力量浮現,如若混沌,莫可名狀,光雨流轉時,彌散出驚人的大道氣息。

  蒼青之種!

  “咄!”

  蘇奕運轉修為,舌綻春雷,將蒼青之種舉起。

  那一瞬,寧姒婳等人眼前刺痛。

  只覺舉起了一輪大日,光芒萬丈,煌煌無量!

  緊跟著,不可思議的一幕發生了——

  便見天穹深處,無數宛如流星般的大道光雨,這一刻如受到召喚和牽引般,降落的軌跡忽地發生改變,朝亂靈海這邊沖來!

  一眼望去,光雨如星,灑落大海之上!

  那是一幅震撼人心的畫面。

  大道光雨繽紛瑰麗、浩瀚璀璨,偌大亂靈海,都被染上一片明亮如晝的光影。

  寧姒婳他們都呆滯在那,心神震撼。

  這……何異于神跡!?

  “還愣著做什么,快收集大道本源。”

  虛空中,響起蘇奕那淡然的聲音。

  眾人這才如夢初醒,紛紛展開行動。

  文靈雪掠空,探手一抓,將一片足有丈許范圍的大道光雨抓攝過來。

  “好舒服啊……”

  少女靈秀明凈的俏臉浮現一抹陶醉之色,只覺通體內外,被暖洋洋的大道洪流浸潤,渾身每一寸地方都得到一種滋養,連一身的修為都得到洗練和升華。

  “好神奇的力量!”

  “我……我的修為瓶頸竟然消失了……”

  “老天,這究竟是何等力量?”

  嘩然聲響起,正在搜集大道本源力量的寧姒婳、應闕、元恒、白問晴、茶錦等人,皆露出震撼激動之色,欣喜若狂。

  虛空中,蘇奕看著這一幕,不由笑了笑。

  蒼青大陸的世界本源,本就蘊積著最為純正原始的大道氣息,那等力量,自然遠不是天地靈氣可比。

  別說的是修士,便是這世間的凡夫俗子,也能夠從這等力量中得到莫大的好處!

  那山野間的花花草草,在這等本源力量的滋養下,都會煥發出澎湃驚人的生機。

  “今夜之后,這世間還不知道會涌現出多少破境者,更不知會有多少人由此實現大道上的突飛猛進……”

  蘇奕自語。

  他一手托舉蒼青之種,漫天大道光雨從四面八方呼嘯而來,有的灑落海面,有的被寧姒婳等人收集。

  但大部分皆被蒼青之種所吞納!

  而在天穹深處,玄吾劍清吟不斷,歡呼雀躍,伴隨著冥焰魔雀的虛影,不斷吞噬大道光雨,高興壞了。

  想了想,蘇奕又將魔胎取出,“小烏龜,此等造化雖大,但莫要貪婪,適可而止,否則,對你重修道行有害無益。”

  魔胎內傳出玄凝恭敬莊肅的聲音“弟子謹遵師尊之命!”

  魔胎發光,一呼一吸之間,牽引四周大道光雨飛掠而來,不斷涌入魔胎內。

  蘇奕飲了一口酒,默默等待著。

  一片又一片大道光雨灑落在他身上,旋即便無聲無息地消失不見。

  這種大道本源力量,被他積蓄在了體內,沒有煉化。

  事實上,哪怕煉化也沒什么用。

  他現在的修為,早已臻至大圓滿地步,根本不需要這等大道本源的滋養。

  不過……

  沒人知道的是,也就在今夜,蘇奕感受到了破境的契機!

  “二月二,龍抬頭,天地驚蟄,萬物復蘇,而今夜對我蘇玄鈞而言,何嘗不是一個在大道之上實現蛻變的轉折?”

  “我的心境已了無掛礙,圓滿無漏,我的道行也已臻至此境最極盡之地,早非前世同一時期可比。”

“如今又有天降造化之助,便是  這次來的化靈大劫再恐怖,也可無懼了……”

  蘇奕暗道。

  他一身氣息愈發閑適和從容了。

  時間流逝。

  僅僅半刻鐘,天穹深處爆發傾瀉的大道光雨便驟然變得稀少起來。

  對此,蘇奕并不意外。

  真正的璀璨大世終究沒有真正來臨,眼下僅僅只是蒼青之源的一股龐大力量,反哺于世間罷了。

  可即便如此,這一場覆蓋蒼青大陸的大道光雨,也足以影響和改變天下許多生靈的命運!

  忽地,蘇奕目光挪移,看向極遠處天邊。

  就見一抹如墨般的陰影悄然蔓延而來,幾個呼吸時間,就以遮天蔽日之勢,覆蓋大半個天宇。

  那是厚重的劫云!

  那不斷從天穹灑落的大道光雨,都遭受到遮蔽,被那厚重的黑色劫云所阻擋。

  與此同時,一股毀滅般的恐怖劫難氣息,彌漫亂靈海上空。

  偌大天地,仿似一下子墜入末日黑暗之中!

  “這……”

  寧姒婳等人悚然一驚,齊齊停下手中動作。

  他們渾身發僵,臉色大變。

  那天穹上的劫云,看似無聲無息,可那種無形的毀滅劫難氣息,卻壓迫得他們神魂和身心皆震顫不已,渾身發寒。

  “這是我的劫,無須慌張,你們且躲進群仙劍樓遺跡內。”

  虛空中,蘇奕淡然開口。

  說話時,他探手一抓。

  正在天穹上捕獵大道光雨的玄吾劍倏爾化作一道流光,落入蘇奕掌中,收了起來。

  見此,寧姒婳等人皆匆匆返回,不敢怠慢。

  “小烏龜,回來吧。”

  蘇奕吩咐道。

  “弟子預祝師尊破劫而上,證道化靈之境!”

  魔胎內傳出玄凝恭敬的聲音。

  蘇奕笑了笑,張口一吞。

  魔胎倏爾化作一道光,和蘇奕手中的蒼青之種一起,重新返回丹田元府之內。

  而后,他遠眺天穹,繼續等待,

  天穹之上,劫云不斷匯聚,越來越厚重,就如堆積的黑色大山,將這片天宇重重封鎖。

  無邊的毀滅劫難氣息,壓迫得虛空亂顫,偌大的亂靈海都陷入一種大恐怖的氛圍中。

  天穹之下,蘇奕衣袍獵獵作響,深邃的眸中泛起一絲意外之色。

  旋即,這一絲意外,就被欣喜和期待之色所取代。

  這一場化靈之劫,的確堪稱亙古未有!

  在他前世十萬八千年的閱歷中,也沒聽說有誰在渡劫時,會迎來如此一場浩劫。

  那劫難氣息之中,甚至帶著一絲絲禁忌般的詭異味道!

  這無疑超出了蘇奕的認知。

  不過,這也正是他所期待的!

  早在離開大夏時,他就意識到,自己所面臨的化靈之劫,根本無法預測。

  而今所上演的一切,無疑印證了他之前的推斷并沒錯。

  “若是此劫太尋常,又有什么可期待?”

  蘇奕仰頭將壺中酒一口飲盡,隨手丟掉酒壺。

  “唯有如此大劫,才配得上我蘇玄鈞,也不負我轉世重修走這一遭!”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