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六百五十五章 玲瓏繭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光明無量,梵音浩蕩。

  這片充斥著灰暗、血腥、腐壞氣息的地下世界,變得神圣而祥和。

  那如潮水般沖殺過來的尸靈,一個個頓足在原地,腐朽不堪的軀體沐浴在煌煌熾盛的佛光之中。

  每個尸靈神色皆變得惘然。

  而他們身上那兇厲、血腥的尸煞氣息,則在佛光的凈化之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失……

  這是一幕不可思議的畫面。

  蘇奕跏趺而坐,直似傳聞中的地藏王坐鎮地獄,立不朽宏愿,施無量佛法,只為滌蕩罪愆。

  寧姒婳呆呆地看著這一幕,內心涌起說不出的震撼情緒。

  這世間萬法,還有蘇奕不會的嗎?

  “……智慧音里,吉祥云中,為閻浮提苦眾生,作大證明功德主……”

  蘇奕誦經至此,悄然睜開眼眸。

  那若雷音般宏大的誦經聲,兀自在這片天地間回蕩不休。

  而在遠處,那些尸靈的軀體皆像被洗干凈般,充盈著一股祥和的氣息,再沒有一絲污濁邪祟之氣。

  在這一刻,這些尸靈似回想起了生前的一切,眼神齊齊迸發出解脫般的釋然光澤。

  而后,那尸靈兇禽感激出聲:“多謝道友施展妙法,為我等解脫!”

  緊跟著,其他尸靈皆齊齊朝蘇奕見禮:“多謝道友施展妙法,為我等解脫!”

  充滿感激的聲音中,那些弒靈的身影撲簌簌化作了灰燼,消散一空。

  目睹這一幕,寧姒婳內心一顫,涌出說不出的感觸,怔然出神。

  世間最痛苦之事,莫過于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眼下,這些生前原本是群仙劍樓傳人的尸靈,看似徹底消散于世間,可這何嘗不是一種真正的解脫?

  “道友此舉,堪稱功德無量。”

  寧姒婳美眸望向蘇奕,輕聲開口。

  蘇奕不以為意地搖了搖頭,道:“功德之事,最為虛妄,我為他們超度,只不過是在償還恩情罷了。”

  說話時,他已邁步朝遠處那一座宮殿行去。

  宮殿恢弘,由一塊塊煉制得整整齊齊的巨石堆砌而成,極為古老壯觀。

  宮殿的大門緊閉,大門上鐫刻著繁密的禁制陣圖,雖歷經歲月侵蝕,依舊給人撲面而來的壓迫氣息。

  “又是一道防御禁陣。”

  蘇奕佇足石階處,略一端詳,不由想起之前那尸靈兇禽曾說過的那句話。

  “掌教下令,凡闖入‘歸寂之地’者,殺無赦!”

  歸寂之地!

  難道說,這地方是群仙劍樓為門中強者所準備的……坐化之地?

  坐化,便是壽元耗盡,就此逝去。

  對修士而言,只要無法突破到皇境層次,壽元哪怕再綿長,也終究并非真正的長生不死!

  更別談什么與日月同壽。

  思忖時,蘇奕袖袍一揮。

  嘩啦!

  一片清色霞光席卷而出,分別擊在那緊閉大門的不同位置上,而后一陣沉悶厚重的轟鳴聲響起。

  那塵封不知多少歲月的古老大門,在蘇奕和寧姒婳面前徐徐開啟。

  放眼望去,那大殿之內,并沒有任何擺設和裝飾,反倒是矗立著足足七十二座道臺。

  每一座道臺,足有九丈高,寬三丈,通體漆黑,覆蓋著神秘的禁陣圖案。

  而在道臺之上,則拱著一個個蠶繭似的物品。

  當看到這一幕,蘇奕怔了一下,頓時徹底明白了。

  這里在最初時候,或許是群仙劍樓為壽終正寢者準備的歸寂坐化之地。

  但后來,則變成了為其傳人準備的“沉寂之地”!

  “道友莫非看出了什么?”

  寧姒婳忍不住問道。

  “那些道臺,可稱作是封禁之臺,而道臺上那形似蠶繭的東西,當是由群仙劍樓皇境人物煉制的‘玲瓏繭’。”

  蘇奕隨口道,“封禁之臺,可視作一種封印力量,可隔絕外界之力干擾和破壞。”

  “而這玲瓏繭,則可以讓修士在其中沉寂,讓其一身的修為、生機皆被禁錮起來,永葆青春,無懼漫長歲月的侵蝕。當有朝一日時機成熟時,修士自然有機會破繭而出。”

  寧姒婳震驚道:“這世上還有這等神物?”

  “神物?談不上。”

  蘇奕指點道,“你如今也知道,這世間出現了不少古代妖孽,你以為他們是如何從三萬年暗古之禁中活下來的?”

  寧姒婳怔了一下,頓時明白過來,道:“道友是說,當世那些古代妖孽,皆是通過在‘玲瓏繭’這等寶物中沉寂,從而避開了三萬年暗古之禁力量的侵蝕,最終在今世活了過來?”

  “不錯。”

  蘇奕點頭,“不過,歲月更迭,世事浮沉,置身玲瓏繭內,若發生一些意外狀況,也很可能再活不來。”

  說著,他已走進大殿。

  寧姒婳下意識跟了進去。

  來到距離最近的封禁之臺前,當蘇奕目光看向那足有丈許范圍的玲瓏繭時,眼皮不由微微一跳。

  玲瓏繭表面,有著一道觸目驚心的劍痕!

  這一道劍痕,和剛才一路所見的那些尸靈身上的劍痕如出一轍!

  蘇奕神念擴散,看向大殿其他封禁之臺。

  無一例外,那些靈瓏繭皆被一道劍痕毀掉!

  “怪不得至今也不見群仙劍樓的古代妖孽橫空出世,原來早在很久以前,就有人將此地的玲瓏繭徹底毀掉了。”

  得知這個真相,讓蘇奕也不由動容。

  可以推斷出的是,三萬年前暗古之禁爆發之后,群仙劍樓并非沒有做準備。

  相反,他們在這歸寂之地修建封禁之臺,留下了七十二個玲瓏繭,為的便是讓七十二個挑選出的傳人,有機會在以后的歲月中橫空出世。

  可這一切后手和布局,皆被一個人毀掉!

  究竟是誰做的?

  蘇奕思忖時,忽地一怔,看到在大殿深處,有著一具干癟的尸骸。

  靠近過去,就見這具尸骸身著紫袍,身影瘦削,縱使歷經無盡歲月侵蝕,并未出現腐朽的跡象。

  尸骸跌坐在地,頭顱低垂,右手指尖觸地。

  當蘇奕目光看過去,就見那地面上,是一行由鮮血寫就的古老妖文字跡,早已變得灰暗和模糊。

  不過依稀還是能夠辨認出來。

  “神咎噬主,毀我群仙劍樓千古基業,白長恨愧對列位祖師!”

  當看到這,蘇奕心中一震,露出恍然之色。

  這具尸骸,乃是群仙劍樓第三代掌教白長恨!

  當初蘇奕進入群仙劍樓遺跡之后,曾從一塊玉簡中,見到過三萬年前所留下的一幕幕烙印畫面。

  畫面中,就有白長恨和渾天妖皇的身影!

  “神咎噬主……看來那把名喚神咎的妖劍,原本是白長恨的本命道劍……”

  蘇奕暗道。

  兩個月前,他曾在群仙劍樓遺跡前,斬殺青雒,并由此得知,青雒只是一個以身飼劍的劍奴罷了。

  而主宰青雒命運的,則是藏在他的脊梁骨內的一柄名喚“神咎”的妖劍!

  當時,蘇奕便曾揣測,青雒之所以出現在群仙劍樓遺跡前,極可能是受了神咎妖劍的影響。

  畢竟,群仙劍樓乃是妖道勢力,且名字中帶一個“劍”字。

  而神咎妖劍明顯是一件妖道至寶,擁有一條完整的妖靈,當時又出現在了群仙劍樓遺跡前。

  這一切無疑表明,神咎妖劍和群仙劍樓之間很可能有著某種關聯。

  而現在,當看到白長恨的尸體,以及他臨死前所留的這一行血淋淋的潦草字跡,蘇奕哪還會不清楚?

  “道友,你莫非認出了這具尸骸的身份?”

  寧姒婳問道。

  蘇奕點了點頭,并把自己推斷出的一些事情,告訴了寧姒婳。

  三萬年前,暗古之禁爆發,群仙劍樓人人自危,其掌教白長恨率領宗門內的強者,在這歸寂之地修建七十二座封禁之臺。

  打算留一個后手,希望沉寂在玲瓏繭內的傳人,有朝一日能夠蘇醒過來。

  可白長恨自己恐怕都沒想到,在他在此安排后手時,其本命道劍神咎會突然噬主!

  此地的七十二個玲瓏繭,以及大殿外那數百個化作尸靈的群仙劍樓強者,明顯也都是被神咎妖劍所殺害!

  蘇奕陳述的很簡單,可得知這樣一個真相之后,卻驚得寧姒婳背脊生寒,俏臉都變了。

  她失聲說道:“一把劍而已,怎會……怎會如此恐怖和惡毒?”

  “這就是‘以身飼劍’之法所帶來的風險。”

  蘇奕道,“這等秘法,以自身精氣神和修為來供養本命道劍,以此來提升本命道劍的品相和威能。”

  “這么做,的確可以讓本命道劍爆發出超乎想象的恐怖威能。”

  “可弊端就是,若鎮壓不住此劍的性靈魂體,注定會面臨噬主的風險,到那時,修者自身的記憶、道行、生命皆會被劍靈剝奪和吞噬。”

  說到這,蘇奕目光看向白長恨的尸體,繼續道,“若我猜測不錯,此人當年在布設封禁之臺和玲瓏繭之后,心神和道行必然消耗極大,如此,才給了神咎妖劍可趁之機從而,釀成了這一樁彌天大禍。”

  寧姒婳聽得心驚肉跳,手腳發涼。

  一把劍,竟在當年殺了群仙劍樓的掌教,毀掉了群仙劍樓應對暗古之禁力量的一切布局!

  這無疑太不可思議。

  而更讓寧姒婳心悸的是,神咎妖劍還活著!

  并且在前不久的時候,若不是蘇奕及時趕到,差點就讓這把大兇妖劍闖入群仙劍樓遺跡內!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