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六百五十四章 地藏菩薩經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枯井不大,只有丈許范圍。

  一縷縷猩紅的血霧從井口冒出,讓附近虛空都染成血色。

  應闕守在不遠處,當看到蘇奕時,連忙提醒道:“蘇先生,這枯井極詭異,那些血霧充斥腐蝕氣息,沾染不得。”

  蘇奕點了點頭,邁步上前,探手一抓。

  一團血霧涌入其掌間。

  端詳片刻,蘇奕隨口道,“這是尸煞之氣,看著品相,這枯井深處,很可能誕生有堪比靈道大修士的‘尸靈’。”

  應闕和寧姒婳對視一眼,皆露出驚色。

  尸靈!

  這可是一種極恐怖的生靈。

  一般而言,當強大的修士被殺,若尸體內還留有怨念殘魂,在靈氣的蘊養之下,便有可能蛻化為尸靈。

  這和世間鬼物相似,只不過卻是由尸體所化的一種活物。

  “你們在此守著,我去看看。”

  蘇奕說道。

  這里是群仙劍樓遺跡,可這枯井下方,卻彌漫著尸煞之氣。

  這無疑意味著,在以前時候,必然有修士喪命于其中!

  說著,蘇奕已來到枯井前。

  “道友,能否也帶我一起去看看?”

  寧姒婳禁不住說道。

  蘇奕一怔,“你不怕危險?”

  寧姒婳嫣然一笑:“有道友在,天塌了我也不怕。”

  話都說到這份上,蘇奕哪還會拒絕?

  當即,兩人一起掠入那枯井下方。

  枯井內是一條層層而下的石階,由厚重的玄鐵澆筑而成。

  每一層石階上,皆鐫刻有不同的符陣云紋,只不過似歷經無盡歲月的侵蝕,那些符紋都已斑駁模糊。

  可蘇奕還是一眼看出,這是一座極強大的防御禁陣!

  “群仙劍樓為何要在此地布設防御禁陣?”

  蘇奕察覺到不對勁的地方。

  若這枯井之下有兇險,當布設封印禁陣來進行鎮壓才對。

  可此地的禁陣,明顯是要防御外界之人闖入進來!

  “小心一些。”

  很快,蘇奕眉頭微挑,提醒了一句。

  這石階似沒有盡頭般,越往下空氣中充斥的尸煞之氣就越濃重。

  到最后,連蘇奕也不得不運轉修為,才將那如潮般彌漫的猩紅煞氣一一抵消化解。

  忽地,一道刺耳的破空聲在石階下方的血煞之氣深處響起。

  蘇奕探手取出一盞青銅燈,燈盞如蓮,燈芯如蛇,釋放出一陣詭異滲人的碧綠色光影。

  鬼蛇冥燈!

  一件極強大的鬼道靈寶,專門克制和鎮壓世間鬼物,若用來對敵,也你很夠侵蝕和影響敵人的神魂。

  這件寶物,是蘇奕當初在須彌仙島時,從陰煞冥殿古代怪胎墨星哲手中得到的一件戰利品。

  嘩啦!

  隨著鬼蛇冥燈的光影擴散,石階下方籠罩的尸煞之氣如潮般潰散。

  與此同時,一道凄厲的嘶叫響徹。

  仔細看,就見數十丈外的地方,一個身影被鬼蛇冥燈的神輝掃中,軀體上燃燒起碧油油的火焰,慘叫不已。

  “這是?”

  當靠近過去,寧姒婳吃驚看到,那身影渾身腐爛,形似一只丈許長的獸類,由于頭顱破碎,渾身盡是腐蝕殘破的痕跡,很難辨認出這是何等兇獸。

  “一個元道層次的妖修,其本體應當是走獸之屬,只不過如今的它,早已化作一具尸靈,稱其為尸妖也不錯。”

  蘇奕打量了一番,忽地探手,隔空將那尸靈的頭顱擰了一下。

  “你看它的頭顱眉心之地,雖腐蝕嚴重,但仔細辨認,不難看出,那里有一道劍傷。”

  蘇奕道,“也就是說,當初這元道層次的妖修,是死在一道劍氣之下。”

  寧姒婳倒吸涼氣,“此地是群仙劍樓的地盤,而在三萬年前的時候,群仙劍樓乃是三大妖修勢力之一,這豈不是意味著,眼前這尸靈極可能是群仙劍樓的一位傳人?”

  蘇奕點頭道:“應當如此。”

  “那兇手竟敢闖入群仙劍樓行兇,未免也太大膽了。”

  寧姒婳驚疑。

  蘇奕眼神微微有些異樣,道:“你懷疑當初是有外敵殺入此地?”

  “難道不是?”

  寧姒婳一怔。

  “這枯井位于群仙劍宮后方,入口覆蓋有無比森嚴的防御禁陣,擱在當初,便是皇境人物要闖進來,也要付出很大的代價。”

  蘇奕說道,“同樣,若是皇境人物出手,隨手一道劍氣,輕松就可以讓這元道層次的妖修魂飛魄散,尸骨無存,根本沒有機會化作尸靈。”

  寧姒婳隱約明白了,難以置信道:“道友的意思是,那兇手本身就是群仙劍樓的強者?”

  “有這種可能。”

  說話時,蘇奕繼續朝下行去。

  鬼蛇冥燈懸浮在前,灑出碧綠的霞光,驅散沿途的尸煞之氣。

  一路上,陸續又有一些尸靈沖出,試圖襲擊蘇奕和寧姒婳。

  但無一例外,皆被鬼蛇冥燈的力量輕松鎮壓。

  “這些尸靈,生前只有元道層次的修為,到如今也沒能蛻化出神智和意識,談不上多大威脅。”

  蘇奕隨口道,“有意思的是,他們皆是死在同一把劍之下,那種劍痕和力道,如出一轍。”

  蘇奕道。

  寧姒婳一陣感慨,內心油然生出欽佩之意。

  她如今早已踏入元道之路修行,有著辟谷境大圓滿道行。

  可是相比蘇奕,早已是天壤之別。

  若換做是她自己,僅僅是對付這沿路的尸靈,注定會險象環生,甚至不得不退避。

  可在蘇奕手底下,僅憑一件寶物,就將那些尸靈輕松鎮壓!

  當然,寧姒婳對此早見怪不怪。

  她欽佩的是,蘇奕簡直像無所不知般,不知了解尸煞之氣,還能夠從從一些不易察覺的蛛絲馬跡中,推敲出許多有價值的線索!

  比如,這些尸靈生前是如何死的。

  半刻鐘后。

  蘇奕和寧姒婳終于抵達石階底部,映入眼簾的,是一片廣袤的地下世界。

  這里尸煞之氣反倒變得稀少起來,極遠處,矗立著一座巨大古老的殿宇。

  而此時,在那殿宇大門附近,匯聚著許許多多的尸靈!

  那些尸靈幾乎都呈現妖獸的形態,渾身腐爛,彌漫著驚人的尸煞氣息。

  一眼望去,當有數百之眾!

  “這……”

  寧姒婳美眸收縮,“難道說,那些尸靈皆是群仙劍樓的傳人所化?”

  “很可能。”

  蘇奕眸光閃動,“并且,在很久以前,此地當埋藏著一條先天靈脈,蘊生著無比精純雄厚的靈氣,否則,不可能會蘊生出如此多的尸靈。”

  說話時,他邁步前行,“走,我們去那座宮殿中看一看。”

  他注意到,那密密麻麻的尸靈,皆試圖闖入那座宮殿內,但無一例外,皆被阻擋住了。

  “誰!?”

  猛地,一道嘶啞干澀的暴喝聲響起。

  便見遠處的尸靈群內,一頭羽翼殘破腐朽的尸靈兇禽,轉身朝蘇奕這邊看來。

  它雙瞳猩紅,渾身氣息暴戾血腥,竟似擁有一定的智慧!

  伴隨著這頭尸靈兇禽轉身,附近其他尸靈皆齊齊扭過頭來。

  那一瞬,寧姒婳嬌軀一僵,毛骨悚然。

  這些尸靈奇形怪狀,渾身腐爛,簡直似從地獄中爬出的惡鬼!

  “果然,此地有著一個堪比化靈境層次的尸靈。”

  當看到那尸靈兇禽時,蘇奕不由露出異色。

  似這等尸靈,極為罕見,生前當有著不弱于靈相境的道行,才有機會在死亡后,讓尸體在靈氣的漫長歲月滋養之下,蛻變到這等地步。

  “掌教下令,闖入‘歸寂之地’者,殺無赦!快,去殺了那兩個外來者!”

  那頭尸靈兇禽發出大吼。

  轟隆!

  密密麻麻的尸靈動了,仿似血腥的潮水般沖來。

  “殺!”“殺!”“殺!”

  這些尸靈,唇中皆發出兇厲的咆哮,眼神猩紅,盡是瘋狂暴戾的氣息,明顯沒有多少神智,只是在本能地聽從調遣。

  見此,蘇奕不由輕聲一嘆。

  既然知道這些尸靈在生前,乃是群仙劍樓的傳人,蘇奕哪還有什么戰斗廝殺的興致。

  不管怎么說,如今他們這些人定居在群仙劍樓遺跡內,總歸是承了群仙劍樓的恩情。

  更別說,蘇奕當初第一次進入群仙劍樓時,還曾得到渾天妖皇所留的白骨印璽,以及群仙劍樓的至高傳承“萬靈劍經”。

  “也罷,今日我蘇某人便以佛門小西天‘地藏菩薩經’,為爾等超度,就此從困頓苦難中解脫,也算……償還你們群仙劍樓的恩情。”

  蘇奕自語。

  他身影憑空而起,跏趺坐于虛空,雙手于身前結印,靈臺空明,寶相莊嚴。

  隨著道行運轉,周身上下驟然大放光明。

  寧姒婳一怔。

  便見在蘇奕身上,無量梵光擴散,煌煌光明,照亮這片灰暗血腥的地下世界,虛空中都彌漫上一股莊重祥和的氣息。

  寧姒婳眼神恍惚,只覺此刻的蘇奕,直似傳聞中的佛陀臨世,光明萬丈,照徹十方,讓人甚至忍不住心生虔誠膜拜的沖動!

  與此同時,一陣陣梵音禪唱般的誦經聲,從蘇奕唇中響起。

  初開始低不可聞,漸漸變得瑯瑯如鐘鼓,直至后來,則如浩蕩雷音般,響徹四方,宏大無量。

  “……慈因積善,誓救眾生,手中金錫,振開地獄之門,掌上明珠,光攝大千世界……”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