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六百四十九章 九頭兇禽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蘇奕這一拳,名喚“攬星錘”。

  是前世摯友絕武皇所開創的絕武八極經中的“絕武九式”之一。

  出拳如攬星,落拳如炮錘。

  大開大合,至剛至霸,直似神人攬著星辰,捶打人間,求的就是一個無所不破。

  這一招也是絕武皇最鐘意的,他在廝殺戰斗時,向來喜歡一拳錘爆對手,霸道無邊。

  而經由蘇奕施展,這一式攬星錘,同樣展露出無比霸烈的威能。

  起碼換做聚星境層次的絕武皇,怕也施展不出這等威能了。

  畢竟,蘇奕今世所筑的大道底蘊,擱在大荒九州的同境中,也找不出一個可堪比肩的。

  “這才是蘇道友真正的實力么?”

  孟靖海他們這些大人物徹底失神。

  之前時候,他們就被蘇奕的手段所震撼,可直至此時,目睹這一拳之威后,他們才發現,自己還是低估了蘇奕的強大!

  或者說,他們之前時候所見到的,僅僅只是蘇奕一部分的實力!

  “這若換做是我面對這一拳,非被打爆不可……”

  與此同時,虬髯老者和朔蒙也徹底色變,膽顫心驚。

  “蘭娑姑娘,現在你看到了吧,當我家主人動真格,那什么螟蛉什么圣子的家伙,也不過如此罷了。”

  元恒很淡定,言辭間盡是驕傲。

  蘭娑下意識道:“那……你家主人究竟強大到了何等地步?”

  元恒登時語塞。

  他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哪怕他曾伴隨蘇奕一路闖蕩到大夏,歷經不知多少戰斗,可直至如今,都無法判斷,蘇奕究竟有多強。

  原因很簡單,到目前為止,蘇奕從無敗績,這讓誰能判斷出,他強大到了何等地步?

  這是什么拳法!?

  銀袍青年驚疑,幽冷的眸盡難以置信。

  這一拳,力道之霸道,讓他身軀四肢百骸、血肉內腑皆遭受到創傷,哪怕此刻站穩腳步,通體內外也無一處不在顫抖,無一處不痛。

  若不是他以自身本源秘法全力化解,僅僅這一拳,都能將他軀殼砸碎,神魂轟滅!

  這無疑太可怕了!

  “主上,您怎樣了?”

  寶輦上,黃裙少女大驚失色,美麗的俏臉上盡是擔憂。

  “沒事!”

  銀袍青年倔強地擦拭掉唇角血漬,深呼吸一口氣,眸泛可怖的寒芒,“小意思罷了!”

  一字一頓,聲音還在回蕩,他一身氣勢驟變。

  便見這位螟蛉神教圣子身上,有一對虛幻般的黑色羽翼浮現而出,仿似垂天之云,繚繞著晦澀神秘的烏光,令他所在那片虛空都蒙上一層灰暗壓抑的毀滅氣息。

  而他一身的威勢,隨之節節攀升,驚天動地。

  眨眼間而已,便比之前強大了一大截!

  “這……”

  孟靖海等大人物心頭震顫,這才意識到,不止蘇奕保留了實力,連這銀袍青年之前也有所保留。

  也是這一刻,銀袍青年才徹底豁出去,將自己一身的底蘊和力量完全顯現出來!

  見此,蘇奕眉頭微挑,目光不經意掃了那黃裙少女一眼。

  黃裙少女敏銳察覺到了,一對紫眸微瞇,嚇得花容失色,玲瓏曼妙的嬌軀都在瑟瑟發抖。

  銀袍青年直接出手了。

  在他背后,一對虛幻般的黑色羽翼一閃,他身影憑空消失,下一刻就出現在蘇奕身前三丈之地。

  快若瞬移!

  而后,就見那一對黑色羽翼像一對雙刀般猛地揚起。

  嗤啦!

  虛空如布帛,被撕出兩道筆直裂縫,狂暴晦澀的黑色神輝,匯聚在如刀鋒般雙翼之中,從天斬下。

  恰似天上神祇揮動雙刀,怒劈人間!

  僅僅那等威勢,便讓遠處觀戰的孟靖海等人眼前刺痛,心神都有被撕裂的感覺。

  好可怕!!!

  人們當即色變。

  而面對這一斬之力,便見蘇奕身影一展。

  嘩啦!

  在他頎長的身軀內,浩浩蕩蕩的真元如若汪洋大海般洶涌奔騰,發出隆隆如風雷般的轟鳴之音。

  這是一身道行僅僅運轉的體現。

  而蘇奕的右臂則如長鞭般,揮動拳頭,猛地摔砸出去。

  撕天鞭!

  絕武九式之一。

  出拳如鞭,殺敵如撕畫布,凌厲霸絕。

  啪!!

  音爆震天,百丈虛空亂顫。

  一道清色的拳勁如長鞭般狠狠抽出。

  當砸在那斬下的一對雙翼時,頓時產生密集刺耳的爆鳴。

  神輝迸射中,那一對鋒利雙刀般的黑色羽翼四分五裂,轟然潰散,掀起的毀滅洪流,將那片虛空淹沒。

  銀袍青年徹底色變,亡魂大冒。

  當要閃避時,已來不及。

  如鞭般的拳勁余勢不減,抽在銀袍青年身上。

  他身上的防御寶物和護體力量皆在砰砰砰的爆碎聲中炸開,身軀像被神龍之尾砸中,狠狠倒射出去。

  能夠清晰看到,銀袍青年的軀殼如瓷器般龜裂出一道裂痕,皮開肉綻,殘損不堪,鮮血止不住的汩汩流淌而下。

  當他站穩身影時,模樣已變得面目全非,凄慘狼狽。

  第二拳,螟蛉神教圣子遭受重創!

  全場為之震撼,目瞪口呆。

  “怎會……”

  虬髯老者和朔蒙手腳冰涼,驚懼不安。

  他們都看出,在這一擊中,銀袍青年已動用全部威能,那等力量,動輒能將他們這等靈相境存在輕易劈殺。

  可現在,卻依舊被蘇奕一拳破之!!

  “你究竟是誰?”

  遠處,銀袍青年劇烈咳嗽。

  他披頭散發,滿面鐵青,目光望著蘇奕,神色有驚怒,也有說不出的忌憚和懼意。

  以聚星境修為,僅僅在寥寥兩拳之間,便將自己重創!

  這大秦境內,何時出了這樣一個逆天角色?

  “擋住我第三拳,便告訴你。”

  蘇奕淡然開口。

  他正要動手——

  就見銀袍青年猛地一咬牙,拿出一塊黑色獸骨,張口朝其上噴出一口精血。

  黑色獸骨爆碎,倏爾在虛空中構建出一個數丈范圍的血色漩渦,直似通往地獄的門戶般。

  一股令人心悸的氣息,也隨之彌漫在這片天地間。

  這是?

  孟靖海等人瞳孔一縮,皆意識到不妙。

寶輦上,黃裙少女美眸發亮,激動道:“主上這是要請教主  親自出手么……”

  虬髯老者、朔蒙以及那熔金獅獸皆齊齊松了口氣,露出狂熱之色。

  “就知道這小子來歷不簡單,身上肯定藏有殺手锏。”

  元恒皺眉,嘀咕出聲。

  這次不等蘭娑開口,元恒就傳音道:“蘭娑姑娘放心吧,真沒事的。”

  之前,蘭娑一緊張就像受驚小鹿似的,這讓元恒都已習慣,搶在之前寬慰蘭娑。

  蘭娑:“……”

  而此時,原本打算出拳的蘇奕,當看到這一道血色漩渦時,卻是露出果然如此的神色。

  “慶元,為何驚擾本座?”

  血色漩渦中,驀地傳出一道透著不耐的威嚴聲音。

  “徒兒遇到了不世大敵,重傷垂死,迫不得已之下,只能請師尊救命!”

  銀袍青年低頭,苦澀出聲。

  血色漩渦內,那威嚴的聲音透著震怒,“是哪個不開眼的東西,敢為難本座的關門傳人?”

  伴隨聲音,血色漩渦洶涌飛旋,彌漫出驚人的力量波動,那片虛空震顫晃動,搖搖欲墜。

  緊跟著,一道虛幻般的龐大虛影,從血色漩渦中掠出。

  這是一頭巨大足有千丈范圍的兇禽,生有九顆巨大如房屋般的頭顱,灰暗的羽翼張開,遮天蔽日!

  它身影雖虛幻模糊,可那等氣息卻恐怖滔天,直似一尊兇惡暴戾的神祇臨世!

  在場眾人皆呼吸一窒,臉色大變。

  這該是何等恐怖的存在!?

  “拜見教主!”

  此刻,虬髯老者、朔蒙、黃裙少女皆躬身見禮,神色無不恭敬莊肅,透著深深的敬畏。

  便是那熔金獅獸也屈伏前肢,匍匐在那,如虔誠的信徒在進行膜拜。

  這一幕,讓孟靖海等人心中發涼,如墜冰窟,這難道是螟蛉神教的教主?

  大事不妙!!

  “這應該是一位皇境人物的意志力量所化。”

  元恒也感到莫大的壓力,渾身僵硬,可他眉梢之間并無懼色。

  跟隨蘇奕在大夏闖蕩的那一段時間,元恒什么大風大浪大兇險沒經歷過?

  似眼前這等景象,他也曾目睹過,早見怪不怪。

  “本座時間寶貴,耽擱不得,之前是哪個混賬東西欺辱本座弟子,現在就給本座站出來!否則,本座不介意把在場所有人都殺了!”

  那九頭兇禽冷冷開口,殺氣騰騰,驚擾風云。

  虬髯老者等人的目光,都齊齊看向遠處的蘇奕。

  “師尊,便是那家伙!”

  銀袍青年抬手一指蘇奕,滿臉的怨毒,以及掩飾不住的亢奮。

  “一個聚星境少年?”

  那軀體足有千丈范圍的九頭兇禽一呆,很是錯愕,“慶元,這等螻蟻般不堪的小角色,怎會傷得了你?”

  銀袍青年登時露出羞愧之色,低聲解釋道:“師尊,此人戰力逆天,便是靈相境存在,都極可能不是他的對手。”

  “是嗎。”

  九頭兇禽冷然道,“那本座倒也試試,這小東西有多厲害了。”

  而此時,將這一切盡收眼底的蘇奕,已再忍不住笑起來,語氣隨意道:

  “孽畜,你確定要試一試?”

ps:第三更晚上8點左右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