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六百四十三章 環顧群雄 無人敢語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漩渦橫空,徐徐旋轉。

  就像一個無底深淵,將斬來的狂暴雷霆力量不斷吞噬,飛灑的瑰麗光流,映得那片虛空一片絢爛。

  便是松長鶴那一柄松紋道劍,都像被無形的大手牽引和撕扯,在半空中嗡嗡顫抖。

  宛如哀鳴。

  早已躲避遠處的眾人皆瞠目結舌,滿臉難以置信,直似看到一幕不可思議的奇跡發生。

  “就這樣……擋住了!?”

  顧山都瞪大眼睛。

  “這不是抵擋,而是絕對的壓制!”

  曹瀛喃喃。

  松長鶴這一劍,都足以威脅到靈相境人物。

  但在蘇奕面前,威能卻完全被克制,讓得這一劍的威能根本都沒能釋放出來,就被那神秘莫測的漩渦力量壓制!

  這就像遇到了天敵,一物降一物!

  故而看起來,就像蘇奕不費吹灰之力,就化解了這恐怖的一劍。

  “這是何等妙法?”

  孟靖海內心動蕩。

  他自忖換做是他,要擋住這等一劍,也需要動用全力。

  可蘇奕卻在輕描淡寫之間,就將這等可怕的一擊化解于無形!

  再看在場其他人,無不為之震駭,失態連連。

  而此時的松長鶴,簡直如遭雷擊,臉色大變,根本顧不得多想,發出一聲長嘯:

  “回來!”

  他袖袍鼓蕩,須發狂舞,動用渾身解數。

  那一口松紋古劍爆綻神輝,終于掙脫壓制,倒飛回來,落入松長鶴的手中。

  可這位五雷靈宗掌教身影卻一個踉蹌,臉色猛地變得蒼白,顯得有些狼狽,神色間已滿是凝重和驚疑。

  不遠處,蘇奕舉起左手的酒葫蘆飲了一口,微微搖頭道:“五雷之道,不是這么修煉的。我有一劍,且讓你開開眼。”

  說話時,他駢指如劍,在虛空中一揚。

  動作似拔劍出鞘,干脆利索。

  那足有十丈范圍,吞噬掉松長鶴一劍之威的漩渦力量,在這一刻產生恐怖的爆鳴,眨眼間化作了一道耀眼無匹的劍氣。

  橫空而起!

  就見這一道劍氣,僅僅不過三尺長,五彩繽紛,光焰煌煌,分別流動著庚金、青木、壬水、丙火、戊土五種雷霆神輝。

  每一種雷霆神輝,皆勾勒成一幅玄奧晦澀的敕令,分別呈現出金、青、黑、赤、黃五種道光。

  仔細看,每一道敕令內似有神靈虛影呈現,雖無比模糊,可所彌散出的氣息,卻強大到足以令鬼神膽寒。

  轟隆!

  天穹之上,風云激蕩。

  一劍橫空,五雷之氣伴生,化五雷敕令,奪天地之威!

  這是道門天師一脈的秘傳——

  五雷辟魔令!

  那一瞬,眾人眼前刺痛,心神顫栗,皆被這一道劍氣所彌漫的氣息震懾。

  不遠處,松長鶴瞳孔擴張,臉色徹底變了。

  面對這一劍,他那一身的道行遭受到極大的壓制,渾身汗毛倒豎,心生抑制不住的恐懼。

  在這等致命威脅刺激下,松長鶴如若拼命般,嘶聲大喝:

  “起!起!起!”

  一重又一重狂暴雷霆力量,從他瘦削的身上沖出,全都融入他手中的松紋古劍內。

  此劍神輝爆綻,雷霆如怒,于虛空中一轉,衍化出一圈圈宛如漣漪般的渾圓雷霆劍幕。

  五雷天塹術!

  劍幕如天塹,橫亙身前,可擋八方風雨,拒敵于天塹之外。

  任誰都看出,松長鶴這位五雷靈宗的掌教,徹底豁出去了,和拼命也沒區別,動用的力量之盛,遠超之前。

  幾乎同時——

  “去!”

  蘇奕指尖在虛空一點。

  三尺劍氣,拱衛五雷敕令,轟然斬落而下。

  一重雷霆交織的劍幕,似琉璃瓦片般,轟然炸開。

  緊跟著第二重、第三重、第四重……足足九重劍幕,皆隨之被那三尺劍氣勢如破竹般摧垮,天地間隨之響起一陣震耳欲聾的破碎爆鳴之音。

  迸濺紛飛的耀眼光雨,如瀑似的席卷而開。

  五雷天塹術,完全不堪一擊!

  松長鶴驚得亡魂大冒,他已來不及閃避,只能拼盡全力舉劍硬撼。

  鐺!!!

  驚天動地的爆鳴響徹。

  所有人心神一顫,被那碰撞聲震得耳膜刺痛,氣血翻騰。

  而在人們視野中,就見在那三尺劍氣壓迫下,松紋古劍劇烈顫抖哀鳴。

  而手握松紋古劍的松長鶴,雖死死地抵擋住這一劍,可他額頭青筋爆綻,臉色越來越蒼白,唇角處更有殷紅的血止不住流淌而下,染紅胸襟。

  松長鶴腳下,地面轟然塌陷,他軀體如篩糠般顫抖搖晃,終究沒能承受住這一劍的壓迫。

  雙膝砸地!

  他手中松紋古劍,隨之被震飛出去。

  三尺劍氣余勢不減,朝其頭頂斬下。

  “我認輸!”

  跪倒在地的松長鶴驚恐大叫。

  三尺劍氣在其頭顱三寸之地停頓。

  若是斬下,必然有死無生!

  即便如此,三尺劍氣釋放出的鋒銳氣息,還是刺破松長鶴肌膚。

  就見一縷鮮血從松長鶴腦門滑落,順著眉心、鼻梁蔓延而下。

  猩紅刺目。

  全場皆寂,落針可聞。

  “一劍,就敗了!?”

  顧山都、曹瀛這些大人物皆頭皮發麻,倒吸涼氣。

  之前那一幕幕發生太快,從蘇奕揮劍斬下,到松長鶴被鎮壓跪地,直至松長鶴大叫求饒,看似緩慢,實則皆在眨眼間發生。

  一些人甚至都來不及反應,勝負已分!

  “好強……”

  孟靖海艱難地咽了一口吐沫,心生驚濤駭浪。

  再看在場其他人,皆被驚得呆滯在那。

  誰能看不出,若非最后一刻蘇奕收手,松長鶴這位五雷靈宗掌教,注定會被一件分尸?

  “這也強的太離譜了吧……”

  蘭娑神色恍惚,吶吶道。

  “離譜嗎?”

  元恒不由笑起來。

  他曾親眼目睹,蘇奕是如何壓制靈相境女劍修青霜的。

  相比起來,松長鶴的落敗,就遜色不少,自然也完全談不上離譜。

  場中——

  三尺劍氣無聲無息消散。

  松長鶴如從鬼門關前走了一遭,渾身衣衫被汗水浸透,老臉蒼白無血,頹然失神。

  一劍之下,便被蘇奕鎮壓跪地!

  這對他這等大人物而言,打擊無疑太沉重了。

  “現在,你覺得你們五雷靈宗還需要我蘇某人來道歉么?”

  蘇奕拎著酒壺走上前,問道。

  眾人神色變得復雜。

  之前,不少大人物都認為,蘇奕只需退步一下,向五雷靈宗賠個不是,一場紛爭自可以迎刃化解。

  甚至,像顧山都、曹瀛等人,早打算借此機會,配合五雷靈宗狠狠敲打蘇奕一番。

  可現在,誰還敢這般認為?

  甚至,顧山都、曹瀛他們都驚出一身冷汗,內心暗自慶幸之前沒有著急跳出來去針對蘇奕。

  否則,他們的下場或許沒有松長鶴那般慘,但肯定也沒什么好果子吃了!

  看一看單云奇、華亭夫人這些推波助瀾之輩的下場就知道了。

  松長鶴神色一陣變幻不定。

  半響之后,他低下頭苦澀道:“之前,是我五雷靈宗不知天高地厚,冒犯蘇道友之尊威,松某自知鑄下大錯,自今日起,自會卸去掌門之職。”

  眾人皆是一驚!

  誰也沒想到,松長鶴會做出這般決斷,這付出無疑太大了。

  而接下來,更讓人不可思議的一幕發生了。

  便見松長鶴忽地彎腰伏地,叩首道:“松某多謝道友不殺之恩,若是可以,也請道友莫要敵視我五雷靈宗,松某可以用性命起誓,自今以后,五雷靈宗上下所有人,再不敢視道友為敵!”

  氣氛寂靜,松長鶴那斬釘截鐵的聲音回蕩不休。

  一些大人物隱約已明白過來,神色皆變得愈發復雜。

  無疑,松長鶴已徹底意識到,若就此得罪蘇奕,他們五雷靈宗極可能會重蹈天獄魔庭的覆轍!

  故而,他才不惜跪地俯首,只求蘇奕能夠網開一面!

  不遠處,目睹松長鶴此舉,朱坤陽和袁爍內心皆悲慟不已,神色黯然。

  在前來赴會時,他們可根本沒想到,僅僅只是敲打蘇奕一番,讓對方道歉而已,卻會招惹來這等潑天大禍!

  可現在,說什么都晚了。

  “我向來不相信誓言,不過你大可放心,我蘇某人還不至于因為今日之事,就將你們五雷靈宗一舉踏滅。”

  蘇奕淡然開口。

  松長鶴徹底松了口氣,俯首感激道:“多謝蘇道友寬宏大量!”

  “蘭娑姑娘你看,這就叫殺雞儆猴,經此一事,在場之人,哪個還敢再放肆?”

  元恒輕聲傳音。

  蘭娑怔怔,看了看負手立在場中的蘇奕,又看了看跪伏在他面前的五雷靈宗掌教松長鶴,回想起之前那一幕幕戰斗,只覺就像做了一場夢似的,久久無法回過神來。

  蘇奕沒有再理會松長鶴。

  他目光一掃在場眾人,語氣隨意道:“今日天煞玄宗召開云臺大會的目的,乃是為了避免爾等所在修行勢力相互傾軋,對天下蒼生而言,也是一樁大好事。”

  但凡被蘇奕目光掃中者,皆下意識地下頭顱,不敢與之對視。

  “廢話我不再多說。”

  蘇奕淡然道,“只問一句,誰反對?”

  聲如晨鐘暮鼓,響徹松濤崖坪之上。

  在場大人物心中皆是一顫。

  誰還能不清楚,若要反對,其后果意味著什么?

  場中群雄,皆斂眉低目,久久無人敢語。

  少年青袍飄曳,拎酒壺暢飲。

  他目光遠眺,便見云海翻騰,落日熔金,陣陣松濤聲如若天籟。

  這一天是正月十九。

  蘇奕于云臺靈山之巔松濤崖坪之上,劍壓五雷靈宗掌教松長鶴,震懾群倫!

ps:感謝江州天天等童鞋的捧場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