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六百四十二章 泥牛入海 吞化無形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松濤崖坪一片騷亂。

  那些或是一方勢力執牛耳者,或是一方勢力頂梁柱的大人物們,皆驚怒交加。

  像凌霄劍閣閣主傅云空這等態度中立之輩,此刻也不由皺了皺眉。

  這是云臺大會,大家來是商討大事的。

  可蘇奕卻根本不講規矩,直接動手了!

  若這般鬧下去,今日這一場大會,還要不要開了?

  但,傅云空等人雖然排斥蘇奕這等做法,可最終都沒說什么。

  蘇奕太強勢了。

  完全就是一個橫行無忌,無法無天的角色,這時候,他們可不想去觸霉頭。

  君不見,青虹宗掌教單云奇,都被拂袖之間擊潰?

  “各位,你們難道要眼睜睜看著這家伙行兇?”

  華亭夫人鐵青著臉,冷冷開口。

  她也被驚到了,驚怒交加,說話時,她早戒備警惕起來,似擔心蘇奕突然出手。

  事實證明,華亭夫人的擔心并沒錯。

  她聲音還在回蕩,蘇奕已隨手一掌隔空拍來。

  華亭夫人作為百花靈宗大長老,本身便是一位極強大的化靈境修士,實力甚至要在單云奇之上。

  當面對這一掌時,她一對素手橫空交錯,十指如絞絲般猛地一拉。

  一片大道力量波動,凝結為一朵瀲滟瑰麗的巨大青花,橫擋在華亭夫人身前。

  青花花瓣層層疊疊綻放,泛著金屬般的光澤,似一層層的盾牌般,神輝流轉。

  青花千御盾!

  一門極神妙的防御之法,三十六層花瓣交疊,足可在硬撼中抵消掉任何同境人物的全力一擊。

  當看到這一幕,不少大人物眸子發亮,無愧是華亭夫人,這一手防御妙法,明顯已臻至爐火純青,信手拈來的地步!

  然而——

  就聽砰的一聲爆鳴。

  在一眾錯愕目光注視下,那層層疊疊的巨大青花,竟是如紙糊般,被蘇奕那一掌拍得稀巴爛!

  迸濺飛灑的耀眼光雨中,

  華亭夫人那曼妙的嬌軀一個趔趄,砰的一聲蹲坐在地,斜插鬢角的發簪都被震碎,滿頭長發凌亂披散而下,襯得很狼狽。

  這一巴掌,雖最終被華亭夫人擋住,可那恐怖的沖擊力,震得她臟腑翻騰,軀殼劇痛,難受得差點咳血!

  那一張端莊美麗的俏臉,也隨之徹底變了。

  “這……”

  在場一眾大人物眼皮直跳,一個個心中直冒寒氣。

  一方面是被蘇奕那強勢的姿態驚到。

  另一方面也是因為,此時此刻,他們才總算深刻意識到,有關蘇奕的一切傳聞,并不夸張。

  這修為僅僅在聚星境層次的少年,有著足以輕松鎮壓化靈境強者的逆天戰力!

  “土雞瓦狗,自取其辱。”

  元恒不由冷笑,在場之中唯有他最淡定。

  “是么……”

  蘭娑心神顫栗,眼神飄忽。

  她忽地生出一股強烈無比的沖動,想去了解這一段時間里,蘇奕身上究竟發生了什么。

  “還好從一開始,我便對蘇奕以禮相待,不曾有任何一絲怠慢……”

  孟靖海暗自抹了一把冷汗。

  而此時,眼見蘇奕邁步而來,五雷靈宗的大長老朱坤陽再也忍不住,厲聲道:

  “蘇奕!你這么做,等于在破壞這次云臺大會,就不怕引起天下修士共憤?”

  聲傳全場。

  “你一個來自異界的混賬東西,有什么資格代表這天下修士?”

  蘇奕哂笑,屈指一點,“滾遠點。”

  輕飄飄三個字,輕描淡寫一道之力。

  卻見朱坤陽這位化靈境大修士,直似被遠古神山砸中軀體,在一道沉悶的碰撞聲中,軀體凌空飛出去,滾落在數十丈外,狼狽不堪。

  “師尊!”

  袁爍驚得亡魂大冒,直接癱坐在地,完全被這一幕嚇到了。

  這無疑顯得很丟臉。

  可此時,誰也沒心思理會他這樣一個小角色了。

  所有目光,都震撼地看著蘇奕那頎長的身影。

  凌霄劍閣閣主傅云空等態度中立之輩,也都軀體發僵,徹底無法淡定。

  蘇奕太強了!

  在他手底下,那足以傲視當今天下修士的化靈境存在,完全就是不堪一擊!

  須知,似單云奇、華亭夫人、朱坤陽這等角色,都是一方頂尖修行勢力的頂梁柱。

  正因為有這些化靈境坐鎮,他們所在的勢力,才能夠在當今天下威懾一方!

  然而在蘇奕面前,他們卻顯得太不堪了!

  而這樣一幕幕,讓在場其他大人物,如何不驚,如何不懼?

  五雷靈宗掌教松長鶴臉色鐵青難看。

  他之前也聽說過蘇奕是何等強大。

  也正因如此,在得知蘇奕插手云瑯上人的事情后,他也僅僅只是想借此機會,敲打一下蘇奕,殺一殺蘇奕的威風罷了。

  可松長鶴卻沒想到,他只是想要蘇奕一個道歉而已,對方非但不答應,并且直接掀桌子了!

  完全就不講武德!

  而眼前這樣的局勢,已讓松長鶴騎虎難下,想后悔都不行,畢竟蘇奕把桌子都掀了,哪還有再談判斡旋的地方?

  此時,蘇奕距離松長鶴已只僅僅有三丈距離。

  他舉起左手拎著的酒壺,飲了一口,步伐沒有任何停頓。

  可他這般隨意的做派,在此刻眾人眼中,卻帶著一種難言的壓迫力量。

  “蘇奕!你欺人太甚!”

  松長鶴再也按捺不住,猛地發出一聲大喝,出手了。

  一道龍吟虎嘯般的劍鳴響徹云臺山巔。

  眾人眼前刺痛。

  就見松長鶴手中,多出一口雷霆繚繞的松紋道劍。

  劍長僅二尺,劍身分別烙印青乙、庚金、丙火、戊土、壬水五種耀眼奪目的雷霆力量。

  光焰繽紛,直射斗牛!

  五雷松紋劍!

  一口被松長鶴以心血淬煉蘊養三百年之久的靈道神兵,也是他最強大的本命靈寶。

  一劍在手,松長鶴氣勢驟變,雙修鼓蕩,須發飛揚,渾身彌漫一股狂暴若雷霆的威勢,震撼全場。

  不知多少大人物,被松長鶴的威勢驚到。

  “這家伙在化靈境大圓滿層次的底蘊,已不遜色于靈相境初期的角色了……”

  孟靖海眸光閃動。

  他自身就是靈相境存在,自然能分辨出松長鶴那一身威勢是何等強盛。

  而放眼當今大秦境內,能夠讓孟靖海忌憚的角色寥寥無幾,五雷靈宗的松長鶴,無疑便是其中之一!

  唯獨蘇奕露出一絲不屑之色。

  五雷之道,當以道門天師一脈為正統,馭五雷之氣,奪天地之威,最是至剛至霸,毀滅氣息驚世。

  以陰魂鬼物為本源的魂修之輩,最忌憚的便是道門天師一脈的傳人,因為這個流派的修士,最喜歡也最擅長做的,便是斬鬼除妖。

  松長鶴同樣修煉的五雷之力,且融入劍道造詣之中,聲勢恐怖。

  但在蘇奕眼中,卻遠遜色于道門天師一脈。

  “應該是不曾掌握煉化‘五雷之氣’的傳承奧秘,才會讓他的氣息遜色了一些。”

  蘇奕暗道。

  “起!”

  說時遲那時快,松長鶴舌綻春雷。

  天地一顫,云層崩塌潰散。

  便見松長鶴的五雷松紋劍掠空而起時,掀起一片由五種神雷光焰所化的力量洪流。

  直似一片浩浩蕩蕩的劍氣雷海!

  那恐怖的一幕,讓云臺靈山山腳下匯聚的無數修士,皆下意識抬頭,便看到一幕不可思議的奇觀——

  天穹之上,雷霆斑斕,五彩繽紛,讓那片天宇都呈現出一種令人心悸的瑰麗光影!

  “此等一劍,著實了不得啊!”

  顧山都倒吸涼氣,他同樣也是靈相境,可這一刻,明顯感受到了一種撲面而來的壓力。

  “的確很厲害。”

  曹瀛瞳孔閃爍,眉梢間浮現一抹驚意。

  這一刻,在松濤崖坪上,那一眾大人物皆毛骨悚然,下意識遠遠退避。

  便是元恒也第一時間帶著蘭娑避開。

  因為這等層次的力量,那片僅僅只是擴散出的余波,一旦被波及到,后果不堪設想!

  砰砰砰!

  附近區域陳設的蒲團、案牘、以及案牘上盛放的杯盞酒水、瓜果點心,皆一起轟然爆碎。

  “這老東西簡直瘋了!”

  孟靖海臉色驟變,暗罵一聲,毫不猶豫運轉覆蓋在云臺靈山上下的護山大陣。

  隨著禁制力量如潮水般涌現,這才將松長鶴這一劍所彌散出去的威勢堪堪抵擋住。

  否則,任憑這一劍威勢肆虐,這云臺靈山非遭受到嚴重的破壞不可!

  “斬!”

  伴隨松長鶴一聲大喝,漫天五色神雷如天降瀑布,斑斕耀眼,浩浩蕩蕩,在那一口松紋劍牽引下,斬向蘇奕。

  轟!!!

  虛空紊亂,日月無光。

  那一瞬,在場之輩皆驚悚難安,心神壓抑。

  這一劍的威能,狂暴到極致,毀滅氣息恐怖無邊!

  這讓人們都不由替蘇奕捏了把汗。

  可在此時,蘇奕卻笑了笑,自語道:“這一劍對付其他人,的確堪稱強橫,可遇到我,活該你倒霉……”

  聲音剛響起,就見——

  他右手在虛空隨意一劃。

  風雷涌現、五行輪轉、陰陽交融,三種絕品道韻,化作十丈范圍的力量漩渦,橫空而起。

  轟隆!

  那從天斬來的狂暴雷霆,何等恐怖?

  足以給孟靖海、顧山都這等靈相境存在帶來壓力。

  可讓人瞠目結舌的一幕發生了——

  就見那狂暴無邊的璀璨雷霆力量,甫一斬在蘇奕身前那十丈漩渦之上,頓時像失去全部威能,被源源不斷地吞噬。

  直似泥牛入海,化解于無形!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