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六百四十一章 霸道如神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劍道第一仙第六百四十一章霸道如神到了此時,便是不明所以之輩,也都看出,松長鶴這是在以云臺大會為契機,向蘇奕發難!

  氣氛愈發沉悶了。

  元恒傳音道:“主人,看來今天那松長鶴是不會善罷甘休了。”

  卻見蘇奕輕嘆道:“可惜,立規矩的時候,殺雞儆猴也需要個有分量的角色,這松長鶴終究是有些不堪入眼。”

  元恒:“……”

  而聽到松長鶴那番話,坐在中央主座上的孟靖海眼皮跳了跳,斟酌道:“那……道友又是什么打算?”

  松長鶴道:“孟兄放心,我五雷靈宗還不至于因為這樁事,而破壞了這次云臺大會,我的要求很簡單,讓說出那番話的人,把那番話收回去!”

  頓了頓,他淡淡說道:“然后,向我五雷靈宗道歉,如此,我自不會再計較此事。”

  話音剛落下,不少人目光都已看向蘇奕。

  卻見蘇奕神色自若,似對此置若罔聞,不見一絲反應。

  這讓一些老家伙都很無語,話都說到這份上了,怎還能裝作沒事人?

  一個華袍老者干咳一聲,笑說道:“若能就此化干戈為玉帛,的確不錯。”

  單云奇。

  大秦青虹宗宗主,化靈境大修士。

  “該道歉的人,還是站出來吧,大家的時間都很寶貴,莫要耽擱了云臺大會的進行!”

  一個云鬢霧鬟,儀態端莊的女子開口,美麗的臉龐上浮現一絲不耐。

  華亭夫人。

  大秦百花靈宗大長老!

  眼見單云奇、華亭夫人陸續發聲,并且態度鮮明地配合松長鶴一起發難,在座大人物神色變得愈發微妙起來。

  顧山都和曹瀛內心也是愈發振奮。

  這么多勢力的頂尖人物一起聯手,他蘇奕難道還敢不低頭?

  這時候,便是身為東道主的孟靖海,也終于看明白了。

  他意識到,松長鶴此舉,看似在為難蘇奕,但何嘗不是聯合在座其他勢力一起,在向他孟靖海施壓?

  畢竟,這次云臺大會是由他親自召集。

  蘇奕若不答應松長鶴的條件,那么松長鶴等人斷不可能會答應遵守規矩,平息天下戰亂了!

  如此一來,這次云臺大會的召開,也就沒有了意義。

  “這些老混賬,竟借此機會來興風作浪,分明是對我的提議心存抗拒……”

  孟靖海心中暗嘆。

  他提議讓各大修行勢力遵守規矩,避免出現相互傾軋的下場,本來是一樁對任何勢力都有利的好事。

  可很顯然,有些勢力并不想這么做!

  至于原因,孟靖海也猜得到,那些勢力無非是想趁天下大亂時,繼續擴張地盤和自身勢力!

  可讓孟靖海錯愕的是,到了此時,蘇奕依舊一副無動于衷的姿態,自顧自飲酒。

  似渾然不知道,自己早已是眾矢之的。

  何止是孟靖海,在座其他大人物都沒想到,蘇奕會如此沉得住氣。

  終于,朱坤陽終究還是沒忍住,道:“蘇奕,這等情況下,你只需向我五雷靈宗低頭賠個不是,這件事就算過去了,而我等自不會再去跟符云瑯一般見識。”

  他是第一個當眾點破蘇奕名字,讓蘇奕道歉的人!

  場中氣氛,也隨之變得寂靜壓抑。

  所有人目光都齊齊看在蘇奕身上,似要看他如何決斷。

  這時候,就連坐在蘇奕一側的蘭娑,也壓力倍增,如坐針氈,心都懸在嗓子眼。

  卻見蘇奕拎著酒壺,為自己斟了一杯酒,這才抬起頭,目光一掃在座眾人,道:

  “除了剛才說話的那幾個,還有誰也認為,我蘇某人需要向五雷靈宗低頭道歉的?”

  少年神色平淡如水,話語波瀾不驚。

  可當被他那深邃的眸掃中,一些大人物心中忽地一陣發寒,不敢與之對視。

  當蘇奕目光看向松長鶴時,這位五雷靈宗的掌教眉頭微皺,道:

  “年輕人,我五雷靈宗已表露出足夠的善意,只要你道歉,便既往不咎,勸你莫要因為沖動,而破壞了這次云臺大會。”

  話語綿里藏針,威脅十足。

  蘇奕沒有理會。

  他目光挪移,從朱坤陽、袁爍二人身上掃過,最終看向了坐在主座上的孟靖海。

  “這次云臺大會,由你來召集,我本以為你作為東道主,面對這等紛爭,該有一些氣魄和決斷,可你的表現,卻著實有些讓我失望。”

  蘇奕輕嘆。

  一番話,讓在座眾人皆頓感驚詫。

  誰也沒想到,被松長鶴矛頭所指的蘇奕,會在這時候,去質問和訓斥孟靖海!

  松長鶴瞇了瞇眼睛,道:“蘇奕,你這是想借孟道友的手,來干涉此事嗎?”

  就見孟靖海神色神色一陣明滅不定,旋即臉色猛地一沉,道:“松兄,你莫要太咄咄逼人了!”

  全場皆驚。

  松長鶴臉色驟變,道:“孟道友,你這是何意?”

  孟靖海冷冷道:“何意?孟某召集此次云臺大會,還不是為了各大修行勢力著想,不希望看到大家相互傾軋,流血不斷?可你松長鶴倒好,借此機會,聯合其他人一起興風作浪!”

  氣氛死寂。

  一眾大人物皆坐不住了。

  “孟道友息怒。”

  許多人紛紛出聲相勸。

  松長鶴都沒想到,孟靖海會因為蘇奕那一番話忽然發飆,這完全出乎他意料。

  “之前,若我松長鶴有得罪的地方,還望孟兄莫怪,也最好不要意氣用事。”

  松長鶴淡淡說道,“更何況,符云瑯打傷我五雷靈宗傳人,而蘇奕卻要為符云瑯出頭,不惜為此而威脅我五雷靈宗,現在我要的僅僅只是蘇奕的一個道歉而已,這要求……不過分吧?”

  氣氛愈發緊繃了。

  誰都看出,面對孟靖海反怒,松長鶴并不打算就此退步。

  孟靖海眉頭皺起,剛要說什么。

  蘇奕擺手道:“行了,我只需知道你的態度便可。”

  孟靖海一怔。

  在座眾人也疑惑不已,蘇奕此話是何意?

  便見蘇奕一手拎著酒壺,長身而起。

  而后,他目光看向松長鶴旁邊的袁爍,道:“我當初對你說的話,可如實告訴你家掌教?”

  被蘇奕那深邃的眸盯著,袁爍心中發憷,臉色頓時變了,道:“我袁爍斷不會在這等事情上犯糊涂!”

  他還要說什么,蘇奕已挪移目光,看向松長鶴,道:“看來,你已經做出了決斷。”

  松長鶴露出不悅之色,道:“你這是何意?難道還打算在此地動手不成?”

  不少大人物也皺眉不已。

  像之前曾開口的青虹宗宗主單云奇,百花靈宗大長老華亭夫人等大人物,更是冷笑不已。

  蘇奕這小子也不看看這是何地,真以為曾掃蕩天獄魔庭勢力,就可以無法無天了?

  孟靖海心中預感到不妙,連忙道:“蘇道友,莫要置氣,今日之事,孟某自不會眼睜睜看著……”

  蘇奕隨口打斷道:“這是我和他們五雷靈宗的事情,你還是袖手旁觀為好。”

  說著,他一手拎著酒壺,邁步朝松長鶴的位置行去。

  步履悠閑。

  在座大人物意識到不對勁,皆從坐席上起身,驚疑不定,這蘇奕究竟想做什么?

  “元恒大哥,蘇公子他……”

  蘭娑擔憂極了,心都懸在嗓子眼。

  元恒氣定神閑道:“蘭娑姑娘莫緊張,主人只不過是要殺雞儆猴罷了。”

  蘭娑:“???”

  “蘇奕,這可是云臺大會,你真打算行兇不成?”

  當蘇奕路過單云奇身邊,這位青虹宗的掌教人物,不由厲聲開口,進行質問。

  他華袍博帶,威勢不凡,本身就是一位化靈境后期存在。

  當他發怒時,一身威勢也變得懾人之極,一般的元道修士,注定會被嚇得身心失守,癱瘓在地。

  可蘇奕不是一般的元道修士。

  他的修為早已磨礪到聚星境大圓滿層次,連一顆無塵無垢的道心,也在這兩個月的閉關枯坐中,達到無缺無漏的圓滿地步!

  當初的青雒何等強大,輕松能擊殺靈相境的應闕。

  可在蘇奕手底下,青雒終究難免一死!

  這等情況下,又豈可能會被單云奇嚇到?

  “聒噪。”

  就見蘇奕看也沒看,袖袍一拂。

  砰!!

  先是單云奇身前的案牘轟然爆碎,化作木屑飛灑。

  緊跟著,單云奇那枯瘦的身影像斷了線的風箏般,狠狠倒飛出去。

  噗通!

  單云奇在數十丈外跌落時,口鼻噴血,一張老臉剎那間變得蒼白無血色,軀體都因痛苦而狠狠抽搐起來。

  全場死寂,鴉雀無聲。

  所有人都被這一幕驚到,目瞪口呆。

  一拂袖而已,單云奇這等化靈境大修士,便如不堪一擊的小蟲子似的飛出去!

  這讓誰能不驚?

  更讓人膽寒的是,蘇奕根本就不在意這是什么場合,也根本沒有任何顧忌,直接就動手了。

  這,完全出乎那些大人物預料!

  須知,似他們這等層次的角色聚在一起商討大事,若非到了迫不得已的時候,誰也不會主動掀桌子。

  因為掀桌子付出的代價太大,會犯眾怒,成為眾矢之的!

  可蘇奕明顯根本不在意這些,更不在意這么做,會引發何等后果!

  只是,他們沒有弄清楚一件事。

  當有擁有掀翻桌子的能耐時,誰又會顧忌什么后果?

  “蘇公子他……”

  蘭娑呆滯在那,腦袋發懵,只覺此刻的蘇奕,霸道如神!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