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六百三十九章 滿座無人不識君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修改個人名錯誤,東華劍宗宗主名叫邱天尺。)

    通往山巔的路上,眼見蘭娑傷心悲慟,元恒都看不下去了。

    “蘭娑姑娘,似這等宗門,不留也罷!”

    元恒勸慰道。

    蘇奕點頭道,“等解決了這件事,你和云瑯上人若是愿意,可以前往群仙劍樓遺跡中修行。”

    布凡見此,欲言又止。

    他想起蘭娑和王麓庸的對話中,談到了五雷靈宗。

    似這等事情,在不明緣由的情況下,他也不好表示什么。

    若僅僅只是東華劍宗的事情,根本就不必驚動其他人,他布凡出面,就能搞定東華劍宗宗主!

    很快,一行人抵達山巔。

    此地極為開闊,云海翻滾,霞光氤氳,在崖畔位置生著一片茂盛參天的青松古樹。

    隨著山風吹來,陣陣松濤之音響起,直似天籟,令人胸間為之一蕩。

    這里便是松濤崖坪。

    此時,足有千丈范圍的巨大崖坪上,鋪砌著一方光滑如鏡的玉石道場。

    道場上,擺放著案牘和蒲團。

    由于云臺大會將在晌午時進行,已經抵達松濤崖坪上的一些大人物們,三三兩兩聚在一起,正在聊天。

    抵達這里后,蘭娑一眼就看到了東華劍宗宗主邱天尺!

    邱天尺身著長衫,頭戴峨冠,面白無須,儒雅雍容。

    可此時,這位東華劍宗之主,卻侍奉在一名赤袍老者前,一邊為赤袍老者斟酒,一邊滿臉謙恭地說這些什么。

    那點頭哈腰的諂媚姿態,讓蘭娑差點不敢相信自己眼睛。

    這……還是當年名震大秦,威懾一方的掌教大人?

    哪怕蘭娑早清楚,如今天下早已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也清楚東華劍宗歸順在了天煞玄宗麾下,早不是當初威震大秦的三大修行勢力之一。

    可當看到這一幕時,依舊帶給蘭娑極大的沖擊!

    幾乎同一時間,邱天尺也看到了蘭娑。

    他先是一怔,旋即臉色微變,低頭跟那位赤袍老者告了一聲罪,便匆匆而來。

    邱天尺壓低聲音呵斥道:“蘭娑,不管你是來做什么的,趕快離開,這不是你該來的地方!”

    “我……”

    蘭娑剛要說什么,蘇奕瞥了這東華劍宗宗主一眼,道:“是我帶他來的。”

    之前,邱天尺只顧訓斥蘭娑,并未注意到蘇奕。

    當看清對方容貌后,邱天尺不由倒吸涼氣,蘇奕!!?

    與此同時,一側的布凡也出聲介紹道:“莫道友,這位是蘇奕蘇大人,是咱們天煞玄宗一等一的的尊貴客人,你可莫要失了禮數。”

    邱天尺臉色一陣變幻不定。

    他哪會不清楚眼前這青袍少年是何等強大的存在?

    他不敢再遲疑,面露出歉然,躬身見禮道:“原來是蘇大人,之前是在下莽撞了,還望大人莫要見怪!”

    蘭娑:“……”

    她只感覺眼前這一切簡直像做夢般不真實,心中又是震驚又是惘然。

    掌教他……怎會變成這個樣子?

    蘇奕呢,如今的他又該有著何等大的威勢,才會讓掌教只聽其名,便誠惶誠恐,畢恭畢敬?

    蘇奕沒有理會邱天尺。

  得知云瑯上    人就是被邱天尺剝奪太上長老身份,驅逐出東華劍宗的事情后,蘇奕哪可能會待見此人?

    故而直接就無視了。

    他扭頭對布凡說道:“我的席位在何處?”

    布凡連忙道:“蘇大人請隨我來。”

    說著,在前邊帶路。

    “走吧,先去歇一歇。”

    蘇奕招呼了蘭娑一聲,朝前行去。

    蘭娑徑直跟上。

    這一刻,她已徹底看明白,蘇奕既然有資格列席在這松濤崖坪上,那他的身份和地位,注定早和以前完全不一樣了!

    君不見,連東華劍宗宗主,在這等場合都只能當一個侍奉人的角色?

    見到蘇奕時,更是恭敬有加!

    很快,在布凡的安排下,蘇奕坐在了臨近崖畔不遠處的一張案牘前。

    從此地望去,遠處云蒸霞蔚,云海翻騰,風景煞是壯觀。

    “你們也坐吧。”

    蘇奕招呼蘭娑和元恒一起落座。

    可兩人皆下意識搖了搖頭。

    無疑,在他們兩人看來,以他們的身份,在這等場合落座明顯不太合適。

    蘇奕眉頭微皺,只說了一個字:“坐。”

    元恒和蘭娑看出蘇奕有些不悅,這才連忙坐下。

    蘇奕道:“此地自有仆從之輩,而我們是來做客的,你們兩個今天就坐在這,陪我飲酒便是。”

    元恒咧嘴笑起來,拿過酒壺,幫蘇奕和蘭娑斟酒,道:“蘭娑姑娘,你也莫要拘謹,主人最不喜那些繁文縟節。”

    蘭娑點了點頭,可心中又哪可能像蘇奕那般泰然處之?

    不過,一想到自己也坐在了這松濤崖坪之上,列席在一眾頂尖人物之間,蘭娑內心也是感慨萬千。

    而在遠處,當看到蘭娑也列席場中,東華劍宗宗主邱天尺神色一陣變幻不定。

    他只能侍奉那些大人物。

    可蘭娑卻在享受著貴賓般的待遇。

    如此一比,讓邱天尺心中很不是滋味。

    “嗯?布凡道友,你怎地帶了一些小家伙上來?”

    忽地,有人發出爽朗的笑聲。

    那是一個麻衣中年,膚色黧黑,儀態疏闊,斜靠在案牘后飲酒。

    頓時,在場一些大人物的目光,皆看向蘇奕他們所在的席位。

    布凡微微抱拳,道:“回稟傅前輩,這位乃是蘇奕蘇大人,其他二人,乃是蘇大人的好友。”

    蘇奕!

    這個名字仿似有魔力般,讓在場所有人停止交談,每個大人物臉上,皆露出異色。

    在當今天下,誰能不知道,那個名叫蘇奕的少年,曾孤身一人,一舉將大周境內的天獄魔庭強者掃蕩一空?

    誰又能沒聽說過,這個少年擁有著輕松鎮殺化靈境大修士的恐怖戰力?

    “原來他就是蘇奕。”

    一些大人物恍然。

    “果然如傳聞中那般年輕。”

    也有人暗自感慨。

    這時候,便見之前那麻衣中年收斂一身疏狂儀態,坐直身軀,朝蘇奕微微拱手道:“之前是傅某孟浪了,若有不敬,還望蘇道友莫怪。”

    布凡連忙在一側低聲介紹道:“蘇大人,這位是大魏靈霄劍閣閣主,傅云空前輩。”

    蘇奕點了點頭,道:“不知者無罪。”

    在寧姒婳所贈的玉簡中,也記載有和靈霄劍閣的消息。

    這是一個來自異界的劍修勢力,麾下高手眾多,底蘊很強。

    到如今,儼然已是大魏最頂尖的勢力之一。

    其閣主傅云空,有著化靈境后期修為。

    但據說此人劍道造詣極為可怕,足以去和靈相境初期的角色一較高低。

    當然,這些僅僅是傳聞。

    但盛名之下無虛士,由此也可以看出,這傅云空何等不凡。

    聽到蘇奕那句話,傅云空微微一笑,沒有再多說什么。

    他心中卻暗自感慨,果然如傳聞那般,這蘇奕看似年少,實則極為自負驕橫。

    一般的角色,哪敢用那等口吻和自己說話?

    與此同時,蘇奕心中也一陣感慨。

    這世道的確徹底變了。

    短短兩個月時間而已,就冒出這么多來自異界的修行勢力。

    像當今大周、大魏、大秦三大世俗國度內,最頂尖的修行勢力,幾乎都來自蒼青大陸之外的其他世界位面!

    這三個世俗國度如此,可以想象,在整個蒼青大陸上百個國度中,必然也在上演類似的情況。

    這就是天下大勢。

    隨著天地靈氣漸漸復蘇,蒼青大陸的世界壁障逐漸失去作用,異界勢力必會趁機跨界而來,角逐天下。

    這是誰也擋不住的時代洪流。

    但蘇奕相信,以后的蒼青大陸,不見得會被異界勢力掌控。

    因為在這一場天地大變中,還有諸多沉寂了三萬年之久的古老勢力,陸續走到臺前!

    就連分布在蒼青大陸上的蕓蕓眾生,同樣有機會在靈氣復蘇的時代背景之下,抓住機會,快速崛起!

    最終又有誰能主宰天下浮沉,那就要看誰能在那一場璀璨大世之中,笑到最后。

    “曹兄,你也看到了,那就是蘇奕,一個在大周崛起的傳奇人物,他那過往經歷,相信不必我來介紹了吧?”

    不遠處席間,一個白發蒼蒼,肌膚如嬰孩般光滑的老者傳音開口。

    顧山都。

    寶焰靈宗掌教,一位名副其實的靈相境存在!

    “顧道友有話請直說。”

    旁邊席位上,曹瀛聲音沙啞。

    他身著黑色獸袍,膚色黧黑,身軀干瘦,一對眼窩凹陷,雙耳掛著一對造型詭異的骨環。

    他是千幻宗宗主,一位精通古老巫道秘傳的化靈境存在。

    無論是寶焰靈宗,還是千幻宗,如今已是大周境內最頂尖的修行勢力。

    寶焰靈宗盤踞青藤妖山,乃是魂修門派。

    千幻宗盤踞萬蠱妖山,一個巫門一脈的道統。

    在如今的大周,這兩個來自異界的修行勢力,儼然已成為天下武者心中的修行圣地!

    “蘇奕在大周的影響力太大了,有他這樣一個無法無天的狠茬子在,總讓人心中不踏實。”

    白發蒼蒼的顧山都輕嘆一聲,“天獄魔庭勢力的覆滅,便是前車之鑒,我很擔心,類似的災禍會在你我所在的宗門……重新上演!”

    曹瀛瞳孔微凝。

    顧山都這番話,說中了他的心事!

  ps:月初第一天,跟大家求一下免費的保底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