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六百三十八章 云臺靈山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大秦,青桐靈山。

  五雷靈宗盤踞之地。

  一座大殿內。

  “這蘇奕態度未免也太蠻橫!”

  一個蟒袍中年沉聲開口。

  朱坤陽。

  五雷靈宗大長老,袁爍的師尊。

  在座其他人的臉色也都很陰沉。

  他們剛得到袁爍傳來的消息,得知蘇奕摻合進抓捕云瑯上人的事情中。

  “蠻橫?人家是有恃無恐。”

  中央主座上,五雷靈宗掌教松長鶴淡淡開口。

  他須發如銀,仙風道骨,身著道袍,氣度雍容。

  眾人皆默然。

  以他們的身份,又焉會不清楚蘇奕的強大?

  天獄魔庭勢力的覆滅,便是前車之鑒!

  并且據他們所知,蘇奕雖然年少,僅僅只聚星境修為,可其戰力卻無比逆天,輕松能斬殺化靈境大修士。

  “掌教,難道此事就這般算了?”

  朱坤陽問道。

  “抓捕云瑯上人這件事,本就談不上什么大事,不過,因為他蘇奕一句話,便讓我們就此讓步,傳出去的話,終究有損我們宗門的威望。”

  松長鶴語氣緩慢,道,“蘇奕此子不是也要參加云臺大會嗎,到時候,我先找機會殺殺他的威風,然后再退一步,將此事揭過,化干戈為玉帛,如此既保全了我們五雷靈宗的顏面,也算出了口氣。”

  “若如此,可真是便宜了那小子。”

  有人冷然道,心有不甘,認為松長鶴此舉,終究還是不解氣。

  也有人說道:“掌教,我聽聞蘇奕此子性情孤傲,無法無天,什么事情都做得出來,若他在云臺大會上,不惜和我們撕破臉怎么辦?”

  眾人眼眸齊齊一凝。

  卻見松長鶴笑了笑,道:“他不敢!別忘了,這次天煞玄門召開云臺大會,乃是為了平息戰亂,避免各大修行勢力之間相互傾軋。這等情況下,蘇奕若敢不顧一切和我們撕破臉,豈不等于在破壞此次云臺大會?”

  大長老朱坤陽捻須點頭道:“掌教所言極是,這次云臺大會,牽動著天下修士的心,若是被破壞了,他蘇奕必犯眾怒,成為天下修士之敵,這樣的后果,他注定承受不起!”

  頓了頓,他笑道:“不說其他,僅僅是參加云臺大會的那些修行勢力,都注定不會眼睜睜看著蘇奕亂來。”

  眾人聽罷,皆點了點頭。

  的確,這次云臺大會,規模空前,誰要破壞,誰便會成天下人的為公敵!

  “事情就這么辦吧,到時候,我和大長老一起去云臺靈山走一遭。”

  松長鶴做出決斷。

  正月十九。

  清晨。

  云臺靈山。

  這里原本是大秦境內的大兇之地。

  隨著天地靈氣復蘇,這座兇山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到如今已成為修行人眼中名副其實的名山福地。

  此時,云臺靈山腳下,已是一派熱鬧景象。

  早在前些天,得知“云臺大會”的消息后,便有許許多多來自天下各地的散修、武者紛至沓來,匯聚于此。

  倒并非完全是為了看熱鬧。

  而是希冀借此機會,能近距離觀摩那些頂尖大勢力的風采。

  甚至不乏一些強者,希望能被那些頂尖勢力看中,從而實現魚躍龍門的目的。

  “晌午時候,云臺大會就將在山巔‘松濤崖坪’上拉開帷幕。”

  有人輕語。

  “據聞此次足有八個分別來自大秦、大周、大魏三國境內的最頂尖的修行勢力參與進來,堪稱是盛況空前!”

  有人面露憧憬之色。

  “只希望在這次云臺大會上,如天煞玄宗掌教孟靖海前輩所言,可以讓各大修行勢力達成一致意見,平息天下戰亂,還世間一個太平。”

  有人感慨。

  此話一出,引起許多人共鳴。

  最近兩個月時間,天下各地劇變不斷,世事浮沉動蕩,到處是流血漂櫓,生靈涂炭的景象。

  誰會想在這亂世中掙扎浮沉?

  當蘇奕抵達時,遠遠地就看到這樣一番景象。

  “走吧。”

  蘇奕沒有耽擱,信步朝前行去。

  在云臺山腳下,是天煞玄宗的山門所在,此地早鎮守著一批天煞玄宗的強者。

  當蘇奕拿出自己的請帖之后,很快就有一個熟悉身影匆匆而來。

  正是天煞玄宗執事,布凡。

  “蘇大人快請!”

  布凡滿臉含笑,迎了上來,為蘇奕等人帶路。

  對于蘇奕等前來赴會,他顯得極高興。

  “蘇大人,此次云臺大會將在晌午時召開,在此之前,參與大會的賓客,可以在松濤崖坪上稍作歇息。”

  布凡一邊在前邊引路,一邊說道,“若有招待不足之處,還望蘇先生莫要介懷。”

  蘇奕嗯了一聲,沒有多說。

  布凡則似有些不好意思,歉然道:“蘇大人,原本我玄煞玄宗掌教大人打算在今日親自接待蘇大人,可今日賓客太多,以至于掌教實在騰不出空暇出來……”

  蘇奕擺手道:“小事而已,不必多說。”

  布凡當即收住,他看出蘇奕并不想聽這些客套寒暄的廢話。

  這一幕幕,看得蘭娑暗暗吃驚不已。

  她之前還對蘇奕前來赴會將信將疑,可現在已總算敢確定,那天煞玄宗的確極重視蘇奕!

  “也不知道這一段時間里,在蘇兄身上究竟發生了什么,竟能夠讓天煞玄宗都對他這般敬重和客氣……”

  蘭娑心中疑惑,“等以后有機會了,一定要好好打探一下大周那邊的消息!”

  當一行人抵達半山腰位置時,就見這片區域中,匯聚著不少身影,三五成群,彼此談笑聊天。

  當蘇奕目光看過去時,布凡在一側低聲解釋道:“今日前來赴宴的修行勢力眾多,不過只有最頂尖的勢力和像蘇大人這般的頂尖人物,才有資格前往山巔‘松濤崖坪’商議大事的。”

  言外之意就是,其他勢力的大人物,就只能在這半山腰處聚會。

  蘇奕點了點頭,正打算繼續前行。

  遠處忽地有一個金袍中年匆匆來到蘭娑身前,神色緊張道:“蘭娑,你怎會在這里?難道不知道你師尊闖出的禍是何等之大?”

  蘭娑俏臉微變,旋即深呼吸一口氣,道:“王師兄,我此來云臺大會,正是要幫師尊化解危機。”

  金袍中年沒好氣道:“胡鬧!你也不看看這是何等場合,更何況,得罪了五雷靈宗,誰又能幫得了你師尊?”

  蘭娑俏臉蒼白,道:“王師兄,我師尊乃是東華劍宗太上長老,更是你的師伯,你……怎能說出這種話?”

  金袍中年神色變幻,喟嘆道:“蘭娑,你怎地還不明白,你師尊闖出的禍太大,根本不是咱們東華劍宗能夠摻合。”

  “并且掌教早已下令,剝奪你師尊太上長老的身份,驅逐出山門了!”

  蘭娑如遭雷擊,俏臉煞白,差點不敢相信自己耳朵。

  蘭娑氣得嬌軀顫抖,道:“你們……你們不幫忙倒也罷了,怎能……則能干出這等事情?”

  金袍中年面無表情道:“蘭娑,若不這么做,你師尊只會牽累到我們東華劍宗所有人!依我看,你若愿說出你師尊的下落,讓他自己去五雷靈宗請罪,或許……還有機會活命,否則別說是你師尊,恐怕就是你,也難逃一劫!”

  便在此時,蘇奕淡然開口:“她不會有事,云瑯上人也不會有事。”

  他都懶得去看金袍中年一眼,拍了拍蘭娑的肩膀,道:“莫要理會這些,走吧。”

  蘭娑點了點頭,失魂落魄。

  無疑,她的心神遭受到了沉重打擊,神色都變得恍惚起來,悲慟而失落。

  “你們又是何人,敢插手我東華劍宗的事情?”

  金袍男子不悅開口。

  布凡忽地上前,神色平靜地看著金袍男子,道:“你可知道我是誰?”

  金袍男子一怔。

  可當看到布凡腰畔懸掛的一塊銀色腰牌時,他渾身一僵,激靈靈打了個寒顫,連忙躬身見禮,“王麓庸,拜見執事大人!”

  懸掛銀色腰牌者,代表在天煞玄宗有著執事的身份。

  這等存在,就是歸順在天煞玄宗麾下的東華劍宗宗主見到,也得禮讓三分!

  布凡神色冷淡道:“蘇大人和那位蘭娑姑娘,皆是天煞玄宗尊貴無比的客人,你再敢不敬,別怪我不客氣。”

  說罷,他轉身匆匆上前,為蘇奕等人帶路。

  金袍男子呆滯在原地,渾身直冒冷汗。

  什么時候,蘭娑成了天煞玄宗尊貴無比的客人!?

  還有那蘇大人,又是何方神圣?

  等等!

  忽地,金袍男子想起一件事,他們東華劍宗的宗主莫弘霄,如今正在那山巔松濤崖坪上。

  只不過,莫弘霄這次是作為天煞玄宗迎賓的角色出現,和其他一些天煞玄宗的大人物一起,接待那些頂尖勢力的大人物。

  “若讓宗主見到蘭娑,怕是非鬧出幺蛾子不可!”

  金袍男子暗呼不妙。

  他邁步就要追上去,可抬眼看去時,蘇奕一行人早已走遠。

  而以他的身份,根本不夠資格前往山巔的松濤崖坪。

  “這……這可怎么辦!?”

  金袍男子傻眼了,像熱鍋上的螞蟻似的,束手無策。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