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六百三十四章 送上門的請帖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蘇奕一眼看出,應闕不止是傷勢愈合,其修為也已徹底恢復過來。

  由此可見冰魄血金的強大之處。

  “先生但請吩咐便是。”

  應闕起身,再度恭敬見禮。

  “不必這般拘謹和客氣。”

  蘇奕兀自在祭煉禁陣法器,頭也沒抬,“先進來坐。”

  應闕這才邁步走進大殿。

  眼見蘇奕專注于手中事情,他猶豫了一下,這才在不遠處的一個蒲團上盤膝而坐,腰脊筆直,神色莊重。

  “原來,蘇先生已經是聚星境大圓滿修為了。”

  應闕內心感慨。

  猶記得當初在斷龍崖之畔第一次見到這個宛如謫仙般的青袍少年時,對方僅僅只是辟谷境修為。

  這才不到三個月時間,就已經連破兩個境界,距離靈道之路只一步之遙!

  不過,應闕可不敢把蘇奕當做聚星境看待。

  他已聽寧姒婳談過蘇奕滅殺青雒那一戰的經過,他自己更是被蘇奕以“起死回生”般的手段救活。

  這一切,讓蘇奕在他心中的地位,已和真正的仙人沒有區別!

  “也不知道,蘇先生煉制這么多禁制法器做什么。”

  應闕注意到,在蘇奕身邊,煉制好的陣旗和陣盤堆積著小山,靈光閃閃,極為惹眼。

  就這般思忖著,蘇奕已經把手中最后一桿陣旗煉好。

  他長身而起,舒展了一下身體,隨手拿出酒壺飲了一番,這才說道:

  “待會你帶著這些禁制法器前往大周走一趟,去那血荼妖山地下世界中布設陷阱。”

  應闕起身肅然道:“是,應某定不負先生所托!”

  蘇奕不由笑道:“別慌,我還沒說完。”

  應闕眉梢不由浮現一絲訕訕之色。

  “這些禁制法器,共計三百六十件,可組成一座由十八種禁陣構建而成的巨型禁陣,名喚‘都天化血陣’。”

  蘇奕道,“你在布陣時……”

  接下來,蘇奕一一為應闕講述布陣訣竅。

  聽罷,應闕不由倒吸涼氣,了解這都天化血陣的奧秘之后,他才意識到此陣一旦運轉,是何等恐怖。

  便是化靈境強者誤入其中,幾乎都很難有機會脫身,更大的可能是被活活困殺!

  最令應闕膽寒的是,此陣運轉時,除了能夠溝通天地之勢和周虛靈氣,還能夠煉化修士的精血!

  并且,煉化的修士精血越多,此陣的威能就越強大!

  這無疑很不可思議。

  “可記清楚了?”

  蘇奕問。

  應闕點頭道:“回先生的話,記清楚了。”

  蘇奕道:“把那一座佛像留下,你現在便啟程前往大周。”

  “是!”

  應闕從袖袍中取出一尊佛像,雙手呈過去,而后這才帶著一眾禁制法器大步而去。

  蘇奕目送應闕身影消失,低頭看了看那一尊佛像。

  這尊佛像,來自寶剎妖山般若禪庭遺跡。

  當初在斷龍崖之畔時,蘇奕曾將此物交給應闕暫時保管,為的是讓應闕觀摩佛像背上盤繞著的真龍之形。

  說起來,這尊佛像也算大有來歷。

  蘇奕還記得,當初在般若禪庭遺跡中,曾機緣巧合之下,見到一幕白衣僧騎乘真龍遨游于星空中的宏大景象。

  當時蘇奕就推斷出,作為三萬年前蒼青大陸第一佛修圣地的般若禪庭,極可能存在著真龍后裔!

  就如眼前這尊佛像,跏趺而坐,雙手締結蓮印,背后盤繞一條真龍,本身便是由一截真龍本命骨煉制而成。

  “當年,暗古之禁爆發之后,般若禪庭的佛修應當都已經離開蒼青大陸,前往那星空深處尋找修行之地,否則,其留下的山門遺跡中,不可能什么后手都沒有留下。”

  蘇奕暗道。

  不過現在,蘇奕打算將這一尊佛像徹底煉成骨粉,等應闕回來后,交由其吞噬。

  這樣一來,應闕既可以繼承白澤本命骨的本源天賦力量,又可以借助真龍本命骨來淬體,以后化龍成皇的機會,必然會提升許多。

  時間流逝。

  一天后,護送文長泰夫婦返回大周的元恒歸來,并帶回了吞海王葛長齡。

  這是受葛謙所托,希冀他的師尊也能夠在群仙劍樓遺跡內修行。

  蘇奕自不會拒絕。

  三天后。

  應闕順利完成蘇奕所囑托的任務返回。

  蘇奕將白澤本命骨和煉制好的真龍本命骨粉末,以及一部名喚“雷螭化生訣”的傳承,交給了應闕。

  白澤天生掌控雷霆和云霧之道,而雷螭化生訣,本身便是神獸雷螭一脈的鎮族傳承,內蘊雷霆一道的妙諦。

  以后應闕擁有白澤的一部分天賦力量后,再修煉雷螭化生訣,也顯得上是相得益彰。

  得到如此豐厚的饋贈,應闕都不由失神許久,內心翻滾,徹底失態了。

  他哪會不清楚,這絕對稱得上是他化龍路上可遇不可求的大造化?

  “應某定不負先生期望!”

  應闕跪地叩首。

  “這便是緣法,也是你應該得到的。”

  蘇奕隨口道。

  應闕曾以性情餞行信諾,蘇奕自不會虧待這條黑蛟。

  其實,這些天里,蘇奕已不止一次傳授妙法,贈予寶物。

  像寧姒婳、茶錦、文靈雪等人,皆都得到過蘇奕的饋贈。

  就連陶青山、黃乾峻等人,也各有所獲。

  對蘇奕而言,那些寶物談不上多珍貴,那些妙法他也有的是,故而并不甚在意。

  可對那些得到饋贈的人而言,意義自然非同尋常。

  時光飛逝。

  匆匆兩個月時間過去。

  已是來年一月份。

  外界,隨著天地靈氣不斷復蘇,天下間風起云涌,各大世俗國度,皆陷入紛亂動蕩之中。

  數不盡的耀眼人物,在亂世中崛起,在動蕩中揚名,以殺戮和鮮血,書寫著各自的傳奇。

  天下間諸多名山靈水,成了兵家必爭之地。

  諸如大周的八大妖山、大秦的三大禁地等等,如今儼然已成為世間最一等的靈秀寶地。

  除此,尚有其他世界位面的勢力跨界而來,在這動蕩的亂世之中攻占地盤,廣收門徒,壯大自身實力。

  大大小小的修行勢力,也是隨之如雨后春筍般冒出。

  這就是天地靈氣帶來的變化。

  隨著天地間的靈氣越來越濃郁,幾乎是時時刻刻地改變著整個蒼青大陸。

  這既是一場盛世來臨前的征兆。

  也是一場波及天下的血腥動蕩,徐徐拉開帷幕的注腳。

  天地在變,世事在變,一切都在變。

  身處這等劇變中,無法適應者,注定將被逐漸淘汰,敢于激流勇進者,往往可搏取一番魚躍龍門的變化。

  不止是世俗中的人族,便是深山老林中的草木精怪之屬、妖獸陰魂之類,皆在這樣的天地變化中,不斷蛻化。

  這便是天下洪流,順之者昌,逆之者亡。

  同樣也是修行之輩謀奪機緣,尋求突破的絕佳時機!

  不過這一切,皆和蘇奕無關。

  兩個月以來,他一直在群仙劍樓遺跡內閉關潛修,不問世事。

  “只差一線契機了……”

  這一天,蘇奕從枯坐中睜開眸子,氣息平淡如璞玉,質樸無形。

  這算得上是他轉世至今閉關時間最長的一次。

  不過,他此次閉關很不一樣,沒有刻意求索道途,而是一直在梳理今世過往經歷,沉淀本我心境。

  就如佛門的參禪坐忘之法、道門的觀照洞玄之術。

  最終目的,是為了讓心境實現真正的無缺無漏。

  而此時,蘇奕已做到這一步!

  “契機之事,冥冥天定,就如蓮池花開,蜂蝶自來,若刻意強求,反倒落了下乘。”

  蘇奕起身,負手于背,走出了閉關之地。

  “道友,總算等到你了。”

  剛走出大殿外,就見寧姒婳似已經等待多時,迎了上來。

  “莫非發生了什么事情?”

  蘇奕注意到,寧姒婳眉梢間帶著一絲焦灼。

  寧姒婳當即說道:“五天前,天煞玄宗派人前來,點名邀請道友在正月十九當天,參加‘云臺大會’。”

  蘇奕一怔,什么天煞玄宗、云臺大會,他可完全都沒聽說過。

  寧姒婳連忙解釋道:“道友有所不知,在你閉關這兩個月里,外界局勢早已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按照她所言,這天煞玄宗,是來自異界的一個修行勢力,底蘊強大,強者如林。

  天煞玄宗從大秦境內崛起,至今儼然已是大秦境內首屈一指的頂尖勢力。

  而在五天前,天煞玄宗發出請帖,邀請大周、大魏、大秦三國境內最頂尖的勢力和強者,一起參加這云臺大會,共商大事。

  “道友這兩個月雖在閉關,可當初在大周境內橫掃天獄魔庭強者的事跡,至今還在天下傳頌,這次天煞玄宗邀請道友前往參加云臺大會,倒也不奇怪。”

  寧姒婳道。

  蘇奕聽罷,卻興趣乏乏,擺手道,“你拒絕了便是。”

  寧姒婳苦笑道:“若是好拒絕,我也不至于在此等候道友了。”

  蘇奕挑眉道:“這是何意?”

  “那個前來遞送請帖的天煞玄宗使者,這些天一直等候在群仙劍樓遺跡之外,言辭和儀態恭敬謙遜,彬彬有禮,并無出格之舉,但性子卻很執拗,說必須要當面將請帖交給道友,否則,就是殺了他,他也不會離開……”

  寧姒婳無奈道。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