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六百三十三章 叩心自問 了無掛礙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那是個少女。

  身著淡紫色長衣,青絲如瀑,清冷如雪,眉梢眼角帶著一股與生俱來的冰冷孤峭氣息。

  文靈昭。

  曾經,她是蘇奕名義上的妻子,是廣陵城年輕一代的天之驕女,是天元學宮最耀眼的弟子之一,受到不知多少才俊愛慕。

  可自從當初蘇奕毫不客氣地斬斷和她之間的關系之后,她就極少再出現在蘇奕視野中。

  蘇奕也再不曾留意過她的事情。

  也是偶爾會聽到文靈雪談起,文靈昭曾為當初做的一些事情,感到愧疚。

  至于愧疚什么,蘇奕也清楚,但他并不在意。

  就如他當初交給文靈昭那幅字所寫:一別兩寬,各自歡喜,足矣。

  但蘇奕卻沒想到,這次宴會上,文靈昭卻主動來了。

  須知,以前時候,但凡他出現的地方,文靈昭必會有意避開。

  “姐姐怎地來了……”

  文靈雪也很詫異。

  大殿其他人也察覺到氣氛有些不對勁,紛紛把目光看向文靈昭。

  便見這清冷孤峭的少女,來到大殿中央之地頓足。

  而后,面對坐在前方的蘇奕,她緩緩低下螓首,道:“多謝你救我父母,此等恩情,以后有機會,我定會報答。”

  聲音很低弱,似鼓足全身一切力氣才說出。

  說完,她一對白玉似的手緊緊捏著衣袖一角,螓首則一直低垂著,嬌軀發僵。

  全場氣氛悄然寂靜下來。

  看著這一幕,文靈雪心中一陣酸楚,感到一陣莫名的難過。

  在她心中,蘇奕是極好的,姐姐也是極好的,可偏偏造化弄人,兩人卻無法在一起。

  到如今,已形同陌路之人!

  文靈雪清楚,她的姐姐只是抱負極大,性情要強,之所以在當初成婚時離家出走,并非是瞧不起蘇奕,而是排斥這門婚事,不愿任由命運被這般擺布。

  文靈雪也清楚,蘇奕從不恨文靈昭,甚至很清楚文靈昭為何要那么做。

  可同樣的,理解并不代表接受。

  蘇奕的性情,同樣極自負和驕傲,斷不會嘗試去維系和修復和文靈昭的關系。

  以至于,一對名義上的夫妻,就此形同陌路!

  “不必謝我。”

  蘇奕抬起頭,看著遠處低著頭的文靈昭,神色平淡,“你是靈雪的姐姐,便是你遇到危險,我也不會見死不救。”

  文靈昭一怔,似難以置信。

  可仔細品味蘇奕話中的意味,她隱約明白了。

  歸根到底,蘇奕救她的父母,終究是看在靈雪的面子上。

  甚至也因為靈雪的緣故,他才會說萬一自己遇到危險時,不會見死不救……

  “當初的事情,于我心中如浮云,早不曾放在心上。”

  略一沉吟,蘇奕道,“我希望,你也可以如此。”

  文靈昭沉默許久,點了點頭,“多謝。”

  說罷,她轉身而去。

  蘇奕目送對方離開,不以為然地搖了搖頭。

  當初那點恩怨和矛盾,根本就不曾放在他眼中,可很顯然,文靈昭至今還不曾真正徹底放下此事。

  今晚他之所以多說那兩句,無非是不想讓這件事,再讓文靈雪為之擔憂罷了。

  至于文靈昭是否能真正看開,那就是她自己的事情。

  蘇奕還不至于因為文靈昭主動低頭,就心腸一軟,主動去緩和彼此關系。

  那不是他的性格。

  接下來,酒宴氣氛很快恢復熱鬧。

  每個人都在向蘇奕敬酒,說著一些當初的事情,感慨唏噓者有之,開懷大笑者有之,悵然若失者有之……

  可誰都清楚,他們和蘇奕,終究不是一個世界的人。

  他們之中,絕大多數都還是凡俗武者,還在武道層次求索。

  而蘇奕,早已是聚星境的大人物,宛如神仙般的存在。

  哪怕他們現在能夠在一起宴飲談笑,可這樣的聚會注定之會越來越少。

  甚至以后想和蘇奕見一面,注定都會很難……

  猛虎不會與羊群為伴。

  修為境界越高,對大道的求索之路,也注定和他們在場這些人完全不同。

  這一切,都早已注定,以后的歲月中,他們和蘇奕的距離將會越來越遠。

  蘇奕倒沒有那么多想法。

  故人無恙,可觥籌交錯,其樂融融,足矣。

  酒席結束后。

  蘇奕看到茶錦還在逗弄懷中的魔嬰,不由皺了皺眉,“把她交給寧道友。”

  茶錦一呆,“可我想……”

  話沒說完,她似意識到什么,嬌媚絕艷的俏臉登時變得通紅,霞飛雙頰,聲若蚊蚋地嗯了一聲。

  寧姒婳露出一絲異樣的笑容,主動上前抱走魔嬰,低聲在茶錦耳畔說道:“記得告訴蘇道友,讓他布設個隔音的禁陣。”

  茶錦:“……”

  一下子,她晶瑩的耳根都紅透了。

  小別勝新婚,久旱逢甘霖。

  這一晚,自然是說不出的旖旎,道不盡的纏綿悱惻。

  翌日一早。

  蘇奕從床榻上爬起來時,茶錦還在酣睡,鴉青色的鬢發散亂,嬌潤細膩的鵝蛋臉上,殘留著一抹疲色。

  昨晚她太累了,也不知折騰了多久,也忘卻了時間流逝,身心都沉浸在宛如洶涌浪潮般的一波波歡愉中。

  恍恍惚惚,極盡通透。

  蘇奕精神很不錯,起床洗漱后,便一如從前般,錘煉道行。

  他如今已是聚星境后期修為,距離圓滿也僅僅只差一線距離,用不了多久,足可以將修為徹底臻至圓滿極盡地步。

  “接下來,等忙完了那些瑣屑事情,便閉關一段時間,磨礪道行,自省己身,為沖擊化靈境做準備。”

  蘇奕早做出決定。

  與其說他這次重返大周,是重游故地,沉淀道心。

  不如說是為了沖擊化靈境做準備!

  化靈境是靈道之路的第一個大境界。

  一入此境,便等若開啟了一條更高的道途,修士的神魂、軀體、修為,乃至于自身性命,皆會產生破繭成蝶般的蛻變。

  可在踏入此境前,卻需要渡一場化靈之劫!

  蘇奕早推斷出,自己將面臨的這一場大劫,注定和世上任何修士都不同。

  甚至,以他前世的閱歷,也無法揣度此劫會恐怖到何等地步!

  原因很簡單,他在元道路上所鑄的大道根基,便是在大荒九州以往歲月中,也根本不曾出現過。

  稱得上亙古未有,而這一切也就意味著,他將要面臨的化靈之劫,極可能是以前不曾出現過的!

  正因如此,自離開大夏之后,在返回大周的途中,蘇奕一直思忖,當如何面對此劫。

  最終他的出一個答案,只能從本我道心入手!

  所以,他才會重游故地,將轉世至今的路重走一遍,梳理過往經歷,以此沉淀道心。

  所以,無論是幫杏黃小居那一株老槐樹成靈,還是幫廣陵城化解妖獸禍患,亦或者是掃蕩天獄魔庭修士,挽救大周天下于水火之中,對蘇奕而言,實則皆是在了斷塵世之因果。

  “修行問道,絕非無情,因緣際會,皆有玄機,到如今,回顧過往道途,叩心自問,當可無愧,再無掛礙。”

  蘇奕暗道。

  他身心徹底放空,一身氣息愈發淡然。

  也是從這天起,蘇奕在群仙劍樓遺跡內隱居潛修,再不理會外界的紛攘。

  閑暇時,便指點寧姒婳、文靈雪、茶錦等人修行,清閑自在。

  一天后。

  元恒、白問晴、葛謙三人抵達群仙劍樓遺跡。

  之前,他們三個曾被蘇奕分別派往銀焰妖山、寶剎妖山、天陷妖山滅殺天獄魔庭修士。

  直至前往血荼妖山和蘇奕匯合時,才從吞海王葛長齡口中得知,蘇奕早提前一步前來亂靈海,當即啟程趕來。

  元恒他們的到來,也是引發一場轟動。

  尤其是元恒,變化之大,讓寧姒婳、陶青山、茶錦等人都吃驚不已。

  數月時間,元恒從一個剛剛化形的辟谷境妖修,變成一個聚星境修士,這任誰能不感到驚艷?

  這也讓人們深刻意識到,能夠伴隨在蘇奕身邊修行,和一人得道雞犬升天也沒區別。

  也是在當天,蘇奕讓元恒護送文長泰夫婦返回大周。

  一起離開的,還有一些武者,像木晞、申九嵩等等。

  眼下大周境內的天獄魔庭修士,幾乎已經被蘇奕被掃蕩一空,他們也不甘心再一直躲藏于群仙劍樓內,打算前往世間歷練。

  對此,蘇奕自沒有意見。

  他可以庇護這些人一時,卻不能庇護一世,以后的路,終究還是要由他們自己去走。

  值得一提的是,文靈昭也和文長泰夫婦一起離開了,打算返回廣陵城定居。

  對此,蘇奕并不在意。

  不過因為文靈雪的緣故,他還是拿出了一個秘符,贈予文靈昭。

  又過了三天。

  蘇奕正在煉制一組禁陣法器時,忽地一道身影大步來到大殿之外,跪地叩首。

  正是應闕。

  “黑蛟后裔應闕,叩謝蘇先生救命之恩!”

  他滿臉盡是感激,以及發自內心的敬畏。

  應闕本以為自己已經死了,直至醒來時,差點以為自己是在幽冥地府。

  直至從寧姒婳那里了解到前因后果,應闕才知道,是蘇奕憑借不可思議的神通手段,幫他起死回生!

  蘇奕瞥了應闕一眼,隨口道:“起來吧,我恰好有一件事需要你去做。”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