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六百三十一章 起死回生?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當初在鬼母嶺見到青雒時,蘇奕還曾揣測,對方極可能是第二批出世的古代妖孽之一。

  可當看到那一柄神咎妖劍,他徹底明白了。

  青雒,終究只是個以身飼劍的劍奴罷了!

  他的記憶早已被神咎妖劍抹除,又怎可能想起他自己是誰?

  蘇奕敢肯定,對方所擁有的傳承、道術,定然都來自那一柄神咎妖劍!

  甚至,青雒這個名字,都極可能是神咎妖劍所賜……

  “這家伙曾言,見到自己的第一面,就感受到了危險和壓抑的氣息,故而在當時會心生一線殺機,這恐怕也是受了那柄妖劍的影響。”

  蘇奕暗道。

  不過,讓蘇奕琢磨不透的是,這神咎妖劍又是何等來歷?

  “青雒此次前來亂靈海,試圖闖入群仙劍樓遺跡,難道說,也是受到這柄妖劍的影響?”

  “若如此,是否意味著,這妖劍和群仙劍樓存在某種聯系?”

  蘇奕沉吟。

  在三萬年前,群仙劍樓和須彌圣閣、焚陽教一起,并稱為天下三大妖宗。

  其祖師乃渾天妖皇。

  群仙劍樓名字中帶有一個“劍”字,這無疑證明,這個妖宗道統乃是以劍道聞名于世。

  神咎妖劍,明顯是一件妖道至寶,擁有完整的妖靈,明顯極為契合群仙劍樓的一些特征。

  “可惜了,之前沒有將其阻截留下,否則倒是可以知曉,它是否和群仙劍樓有關聯。”

  搖了搖頭,蘇奕不再多想。

  “蘇道友!”

  遠處,響起一道透著歡喜激動的聲音。

  就見遠處那片海域,禁制力量翻滾,涌現出一個漩渦通道,寧姒婳從中走了出來,清稚若少女般明凈的玉容上,盡是笑意。

  “我就說了,公子定然不會有事的!”

  “太好了!”

  緊跟著,茶錦和文靈雪也沖出來。

  相比當初,茶錦清減不少,身著淡綠色裙裳,鴉青色的長發挽成發髻,肌膚勝雪,身影綽約。

  當看到蘇奕那峻拔的身影完好無損地立在海面之上,茶錦那嬌媚絕艷的臉龐上,盡是喜色。

  至于文靈雪,已控制不住內心的激動,飛快迎上來,似如燕歸巢似的,一把緊緊抱住蘇奕。

  少女眉目如畫,靈秀靚麗,一如當初。

  只是當抱緊蘇奕時,文靈雪水靈靈的眸中卻噙滿淚霧,道:“蘇奕哥哥你沒事,真是太好了,太好了……”

  少女激動得語無倫次。

  原本,茶錦也有沖上前的念頭,可看到這一幕,最終還是忍住了。

  她哪會不清楚,蘇奕心中最疼愛的,便是文靈雪?

  “好了,已經沒事了。”

  蘇奕抬手輕輕拍著文靈雪的背部,眉梢間泛起柔和之色,這丫頭,剛才肯定擔心壞了,才會這般失態。

  再看遠處的茶錦、寧姒婳,蘇奕不由笑起來。

  久別重逢,故人安好,自是人生難得的歡喜事。

  只是……

  一想到被殺的應闕,蘇奕內心的喜悅頓時被沖淡許多。

  “你們暫且稍等。”

  蘇奕說著,邁步來到不遠處海面上。

  他探手一撈,兩截巨大的黑蛟軀體掠出了水面。

  看著黑蛟軀體上那密密麻麻的拳印和裂口,蘇奕眸子不由泛起一絲感傷之色。

  說起來,他和應闕談不上有多深的交情。

  當初在斷龍崖之畔,他也僅僅只幫對方斬掉了心魔罷了。

  可蘇奕卻沒想到,這黑蛟竟如此仗義和血性,鎮守于此,寧死不退!

  “這段時間,正因為有應闕前輩在,才沒有讓楚修那些人闖進群仙劍樓,可如今,他卻……”

  寧姒婳說到這,幽然一嘆,神色黯然。

  茶錦和文靈雪皆默然。

  這一刻,看著應闕那血肉模糊的殘軀,她們內心皆一陣悲慟和難過。

  沉默片刻。

  蘇奕分出一縷神念,探入黑蛟冰冷的殘軀內。

  黑蛟負傷太重了,內腑都被震碎,軀體血肉已沒有任何生機。

  這讓蘇奕心中不免沉重。

  若自己之前早來半刻鐘,也不至于會發生這等慘事!

  就在蘇奕打算收起神念時,忽地一怔。

  在黑蛟頭顱之地,有著一顆龜裂的血色妖丹,這是應闕一身道行所在。

  雖然這一顆妖丹已經破裂,可蘇奕卻察覺到,妖丹內有著一道虛弱的意識!

  蘇奕長長吐了一口濁氣,笑起來。

  整個人徹底輕松。

  這樣的傷勢,或許嚴重到神仙難救的地步。

  可卻難不倒他蘇玄鈞!

  寧姒婳敏銳察覺到了蘇奕神情的變化,禁不住道:“蘇道友,難道說你有辦法救應闕前輩?”

  茶錦和文靈雪一怔,也都下意識抬眼看向蘇奕。

  “你們且看著便是。”

  蘇奕笑了一下。

  他掌心一翻,取出一個羊脂玉瓶,揭開其上的封印,頓時有一片金燦燦的神光映出,光霞流轉,煞是美麗。

  寧姒婳等人的目光皆不由被吸引,感受到撲面而來的濃郁生機,僅僅嗅上一口,便讓她們渾身舒坦,周身氣機活潑通達,很是不可思議。

  玉瓶內封印的是三滴血,名喚冰魄血金,乃是蘇奕當初在第九星墟,從阿蒼手中得到。

  阿蒼本身是誕生于蒼青之源內的一縷先天冰魄性靈,天生掌控冰魄神力,而她的鮮血,也被稱作“冰魄血金”,有生死人肉白骨的妙用。

  便是擱在大荒九州,冰魄血金也是可遇不可求的瑰寶,在那些頂級道統內,只有重要人物重傷垂死時,才會動用。

  當然,當初蘇奕雖要了阿蒼的三滴血,但同時也贈予了對方一部專門為先天性靈準備的至高法門,這樣的回報可遠不是那三滴血可比。

  而現在,蘇奕決定取出一滴冰魄血金,來救應闕!

  “凝!”

  蘇奕雙手虛托,應闕那斷成兩截的軀體徐徐粘合在一起。

  而后。

  一滴金燦燦的冰魄血金從玉瓶中掠出,隨著蘇奕指尖在這滴鮮血上一點。

  鮮血似碎裂的水珠似的,化作一捧金燦燦的血霧,涌入應闕體內。

  僅僅幾個呼吸而已,在寧姒婳等人震撼的目光注視下,應闕軀體斷裂的地方,傷口悄然消失不見,恢復如初。

  很快,他軀體表面的拳印和傷痕,都隨之愈合消弭。

  而在蘇奕的神念感應下,冰魄血金的力量正在重塑應闕那破碎的內腑、筋骨、血肉……

  那不可思議的修復變化,讓蘇奕不由露出滿意之色。

  無愧是冰魄血金,修行人眼中一等一的救命至寶!

  須知,當初便是在大荒九州的頂級道統中,冰魄血金也屬于那種可遇不可求的大道寶藥!

  很快,應闕那龐大的蛟龍軀體內,涌出澎湃如潮的生機波動,其鱗甲覆蓋的肌膚,都蘊生出沛然的生機。

  “這……這算起死回生么?”

  寧姒婳她們皆睜大眼睛,被這一幕震撼,神色恍惚。

  這實在不可思議,本來她們都以為應闕被殺,內心悲慟難過,誰曾想,在蘇奕手底下,應闕卻又死而復生!

  這等手段,無疑太不可思議了。

  “不,應闕并未真正逝去,他尚殘留一股神魂意識,正因如此,憑借冰魄血金的力量,才能將其救回來。”

  蘇奕說道,“若非如此,便是以我的能耐,都不可能再讓他活過來。”

  冰魄血金再逆天,也不可能改變生與死的間隔。

  所謂“生死人,肉白骨”,終究只是一種形容罷了。

  “蘇奕哥哥,可應闕前輩何時才能真正醒過來?”

  文靈雪不禁問道。

  “這得看他的神魂何時能修復過來。”

  蘇奕說道,“走吧,我們去群仙劍樓遺跡。”

  說話時,他一手虛托,將應闕那龐大的蛟龍軀體托起。

  寧姒婳當即在前邊帶路。

  很快,一行人消失在這片海域。

  這一天,是十一月二十六。

  從血荼妖山抵達亂靈海深處的蘇奕,于群仙劍樓遺跡前,斬楚修等一眾天獄魔庭修士,殺劍奴青雒,驚退神咎妖劍!

  這一天,蘇奕以冰魄血金救治黑蛟應闕,與當年故友重逢團聚。

  不過,就是蘇奕自己也不知道,這些天來,連續奔波在大周玉京城、血荼妖山、亂靈海上的他,已幾乎將來自玄都大陸天獄魔庭的強者趕盡殺絕!

  也是這一天。

  亂靈海上,一群武者正在一片零散的群島上探尋機緣。

  忽地,一柄絕世妖劍天而降,將這些武者屠戮滅殺,只有一個十多歲的灰袍少年還活著。

  “孩子,你叫什么名字?”

  妖劍流淌銀色神輝,靜靜懸浮在灰袍少年身前。

  少年心神如被震懾,眼神空洞,木然回答道:“王柳。”

  “錯了,你叫青雒。”

  妖劍內傳出一道冰冷威嚴的聲音,“記清楚了,從今以后,你就是本座的奴仆,本座會賜你傳承、予你秘法,你要做的,就是活到那一場璀璨大世來臨時……”

  聲音還在回蕩,妖劍憑空一閃,涌入灰袍少年脊梁骨內。

  少年面露痛苦之色,軀體不斷顫抖,渾身都被冷汗浸透。

  許久——

  當灰袍少年直起腰桿時,一對眸變得幽邃若漩渦,泛起絲絲銀色神芒。

  旋即,他皺了皺眉,“奇怪,我為何只知道自己名叫青雒,卻想不起以前的事情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