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六百二十九章 萬法隨心 無所不能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天穹陰沉。

  血腥兀自在海面上彌漫。

  青雒看了看手中拎著的黑蛟尸體,輕嘆道:“之前我還說,以蘇道友你的智慧,定不會干蠢事,不曾想,我終究還是高估了你。”

  他甩手一拋,兩截黑蛟尸體似垃圾般被拋飛出去。

  而后,青雒目光重新看向蘇奕,微笑道:“不過說實話,我也想趁此機會,殺了你!”

  一股危險可怖的氣息,悄然從他身上彌漫而開。

  這片海域隨之變得壓抑而肅殺。

  群仙劍樓內,寧姒婳等人心中發緊。

  之前她們皆曾親眼目睹,擁有靈相境修為的應闕,是如何被青雒揮拳鎮殺,自然清楚,青雒實力是何等恐怖。

  “不自量力。”

  蘇奕唇中輕輕吐出四個字。

  他邁步上前,不疾不徐,一襲青袍在海風中飄曳鼓蕩。

  一股難言的恐怖殺意,也是在這一瞬牢牢鎖定在青雒身上。

  這來歷蹊蹺神秘的白袍青年眸子微瞇,旋即笑著伸了個懶腰,道:

  “我最擅長的殺人術,便是這一對拳頭,倒要試試,是你的劍鋒利,還是我的拳夠硬!”

  蘇奕收起玄吾劍,淡然道:“你還不配死在我劍下。”

  青雒怔了一下,那漩渦似的眸泛起一絲絲懾人的冷芒,道:“呵,莫非你還打算和我拼拳頭?”

  蘇奕道:“試試?”

  說話時,他和青雒之間已只有十丈距離。

  “那就試試!”

  青雒發出清朗的笑聲,縱身上前,揮拳打出。

  拳勢霸道,一如之前,帶著肆虐滔天的妖氣。

  虛空炸開,海面掀起狂濤水浪。

  這一拳的力量,完全不像是化靈境后期能夠打出來,換而言之,此拳之威能,已超出化靈境的范疇!

  也正因如此,在之前廝殺之中,青雒才能將靈相境的應闕鎮殺。

  面對這一拳,蘇奕不閃不避,雙手虛托在前,一手劃陰,一手化陽,風雷激蕩于其中,交織為一尊黑白分明的拳印。

  拳印甫一凝聚,便牽引漫天風雷,聲勢磅礴。

  混洞震天印!

  一門傳承自道門的至高絕學。

  當青雒那一拳打來,頓時如陷入陰陽力量交織的漩渦混洞之中,無法寸進不說,其拳勁還被狠狠撕扯、削弱、吞噬。

  原本有十成的威能,一下子銳減大半!

  眨眼間,便轟然潰散。

  “好!”

  青雒眸子發亮,贊嘆出聲。

  他長發飛揚,邁步上前,氣勢貫沖天海之間,舉拳轟殺。

  每一拳打出,天地隨之一顫,海水爆鳴席卷,隆隆若雷霆滾蕩。

  那等威能,足可輕松轟殺當世任何化靈境存在。

  便是桓少游那等踏足化靈境的古代妖孽,都要遜色一大截!

  而面對這等殺伐,蘇奕神色平淡如舊,演繹混洞震天印的奧義,所凝結的拳印,抱陰負陽、牽動風雷,充盈著神妙莫測的撕扯、吞噬之力。

  給人的感覺,蘇奕就如執掌著一方星空漩渦,任何力量攻來,皆會遭受到可怖的撕扯、碾壓和吞噬,極其不可思議。

  之前在血荼妖山,蘇奕就曾以混洞震天印,一擊之下,滅殺在場一百二十六個天獄魔庭修士,威能無邊!

  而此刻,這等拳道秘法,被他用在對付青雒上。

  轟隆!轟隆!

這方天海之間  ,徹底亂了,被恐怖的毀滅力量洪流充斥。

  青雒出拳如狂風暴雨,迅猛霸烈。

  虛空之中,拳影重重,道音轟震如雷,兇悍到極致。

  然而,當這等恐怖的拳勁靠近蘇奕身前十丈之地時,就如陷入泥沼漩渦之中,被不斷撕扯、擠壓、吞噬……

  別說傷到蘇奕,便是要進入蘇奕四周十丈之內都不可能!

  并且,隨著吞噬的拳勁越來越多,蘇奕身前所演繹運轉的混洞震天印的氣息,也隨之節節攀升,變得愈發恐怖。

  這一幕,讓青雒不由皺眉,眸子閃動不已。

  連他都沒想到,一個聚星境后期的少年,會擁有這等匪夷所思的力量!

  須知,聚星境后期和化靈境后期之間,相差可不止一個境界。

  嚴格而言,相差的應該是兩條道途!

  一者是元道層次,一者是靈道層次,完全是天壤之別,根本就沒有對比的可能。

  可偏偏的,這等不可思議的事情卻發生了!

  這讓青雒如何不驚訝?

  “果然,你這家伙根本不是世上其他角色可比。”

  青雒感慨了一聲。

  也就在此時,蘇奕雙手間涌現五行道韻的力量,身前所凝聚的混洞震天印,驟然發出一聲轟鳴,橫空而去。

  青雒瞳孔一縮。

  這哪里是一道拳印,簡直就是一道碾壓虛空的磨盤,陰陽之力彼此輪轉,五行神輝飛灑其中,更有風雷在其中咆哮激蕩!

  所過之處,虛空都承受不住那等威能,哀鳴動蕩。

  下方的海水都硬生生壓塌出一個凹陷的巨大溝壑,兩側海水朝遠處翻涌擴散。

  那等恐怖的威能,讓青雒神色間也浮現一抹凝色。

  “涅神血焰殺!”

  青雒驀地大喝,揮拳打出。

  其白皙如玉的拳頭,悄然間變成漆黑如墨,燃燒著一股詭異懾人的血色透明火焰。

  青雒所在的那片天地似被焚化,血色光焰鋪天蓋地。

  隱隱約約,似有妖神冰冷的呢喃聲響起。

  無疑,這是青雒所掌握的一門妖道絕學,威能之盛,遠超之前!

  轟隆!

  當兩種截然不同的拳道之力碰撞,那一瞬,直似兩輪大日在虛空中狠狠撞在一起,爆綻出恐怖無邊的毀滅洪流。

  群仙劍樓內的寧姒婳等人皆被震撼到,為之失神。

  這等層次的爭鋒,已完全超出他們的認知和想象!

  毀滅般的力量碰撞中,青雒的身影猛地一晃,在虛空中倒退出數步,一張俊秀的臉龐變得微微蒼白。

  “好!好!好!”

  青雒連說三聲好,神色隨之變得冰冷可怕,渾身氣息洶涌,整個人似在這一刻被激怒。

  “道友,待會我一定把你活剝生吞了!”

  冰冷肅殺的聲音中,青雒長發飛揚,如若妖神出行,凌空踏步,帶著滔天的妖氣,朝蘇奕殺去。

  他漩渦似的眸隱隱泛起詭異的銀白色。

  連那飄揚的長發上,都帶上絲絲縷縷的銀白色焰火。

  整個人的氣息,比之剛才愈發恐怖了。

  蘇奕沒有廢話。

  或者說,從這一場戰斗開始之后,他便一語不發。

  既是不屑,也是懶得多費口舌。

  當青雒殺來,他同樣踏步凌空,迎了上去。

應闕的遭遇,讓蘇奕罕見的動怒,再不像以前那般,遇到一個可看對決之輩,就視之為磨劍石,抱著磨煉的心思動手  現在的他,只想殺人!

  對擁有前世十萬八千年閱歷和無數戰斗經驗的蘇奕而言,青雒或許是他重修行至今所遇到最強的一個對手。

  但要殺死對方,也并非難事!

  蘇奕神色淡漠,峻拔的身影上,有沖霄般的凌厲氣息涌現,整個人行動時,周身氣機的運轉,直似長江大河在奔騰咆哮。

  一身道行,也隨之在此刻極盡釋放!

  “殺!”

  青雒殺來了,一拳打出,天搖地晃,銀色神焰肆虐長空。

  蘇奕掌指捏印,于虛空一叩。

  虛空泛起金色漣漪,似金色的汪洋,有一輪大日和皓月浮沉其中,勾勒出一幅壯闊浩瀚的日月星空圖。

  佛門一脈至高傳承,大日月輪轉印!

  轟隆!

  青雒的拳勁,在掠入那金色汪洋之后,便被浩大煌煌的日月鎮壓,轟然爆碎炸開。

  而青雒整個人,則被狠狠震飛出去,負傷雖談不上嚴重,卻顯得極為狼狽。

  他臉上露出難以置信之色,再不像之前那般淡定了。

  之前蘇奕所施展,乃是道門傳承。

  而現在,居然又施展出佛門之力!

  并且無論哪一種,皆恐怖無邊,明顯是頂尖級的古老傳承!

  “道友,你究竟是什么人?道門的術士、佛宗的僧眾?”

  青雒皺眉。

  蘇奕不答,一語不發,凌空殺來。

  強勢如舊。

  “不說算了,等殺了你,抽取你的神魂記憶,自可一清二楚。”

  青雒冷哼。

  話雖這般說,他并未大意,相反變得比之前更警惕和認真,眉梢間都浮現出一抹凝色。

  妖氣洶洶,青雒再度出手,拳勢撼天動地,璀璨無匹的銀色光焰,幾乎要將這片海域淹沒。

  似這等攻伐,隨便一擊都能輕松滅殺世上任何化靈境修士。

  可對蘇奕而言,卻根本不夠看。

  接下來的廝殺中,就見在他手底下,施展出一種又一種堪稱至高的恐怖絕學。

  浮虛化魔引。

  八部浮屠。

  九焰冥光破。

  黃泉潮生掌。

  極道焚神法!

  ……一種種傳承絕學,不止拘泥于道門和佛宗。

  還有魂修、魔道、妖門等等傳承,無一不堪稱是玄妙無邊的道藏秘法,尋常之輩修煉一種,便足以獲益終生。

  而現在,這些妙法被蘇奕信手拈來。

  而那等恐怖多變的威能,完全讓青雒琢磨不透,防不勝防,也別殺得措手不及,不斷潰敗,

  以至于僅僅片刻,青雒便被完全壓制!

  他已完全處于下風,被打得披頭散發,皮開肉綻,遍體鱗傷,任憑他如何發怒發狂,都無力扭轉頹勢。

  再看蘇奕,淡漠如舊。

  可那種平靜的儀態,在此刻的青雒眼中,卻顯得無比恐怖!

  他無法想象,這該是怎樣一個人,才能在聚星境層次擁有如此逆天恐怖的道行。

  又該擁有怎樣的來歷,才能掌握如此多不可思議的術法神通。

  簡直就像把諸天萬道的傳承,盡數掌控于手,無所不能!

ps:第五更送上!非常感謝各位童鞋投的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