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六百二十五章 我想吃了你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海風習習。

  白袍青年手握釣竿,坐姿悠閑愜意。

  看著這個不速之客,楚修穩了穩心神,道:“閣下倒是好雅興,神不知鬼不覺的,就跑來此地垂釣。”

  白袍青年背對楚修,面朝大海,笑說道:“世俗有個繞口令,叫釣魚要到島上釣,不到島上釣不到,所以就來試試。”

  楚修:“……”

  這家伙竟把繞口令當真,腦子有問題不成?

  “閣下此來,真的僅僅只是為了釣魚?”

  楚修試探道。

  白袍青年道:“垂釣之樂,就在于琢磨不透,誰也不知道,能否釣到魚,現在你琢磨我的來意,就和那魚兒有何區別?”

  楚修皺了皺眉,道:“我可沒工夫和閣下打啞謎,既然閣下不愿說,那楚某便告辭了。”

  說罷,轉身而去。

  走出十多丈后,楚修卻禁不住頓足,扭頭看過去。

  卻見白袍青年老神在在地坐在崖畔前,對于自己的離開,渾然沒有一絲反應。

  可越是這樣,越讓楚修感覺不對勁。

  他是化靈境修為,可卻沒有察覺到,這白袍青年是何時出現的。

  這無疑證明,對方道行起碼不弱于化靈境!

  而這樣一個強者,怎可能僅僅因為一個繞口令,就跑到這亂靈海上來釣魚?

  并且還好巧不巧地出現在自己的地盤上?

  沉默片刻,楚修深呼吸一口氣,折身返回,道:“閣下這般人物,此來定有深意,若閣下愿說,楚某必洗耳恭聽。”

  白袍青年手腕一抖。

  海面掀起浪花,一條魚兒破空而來,落入白袍青年手中。

  這是一條金色海魚,足有尺許長,靈性十足。

  白袍青年拎著魚尾,笑說道:“你看,這就叫愿者上鉤。”

  “愿者上鉤……”

  楚修眸光閃爍。

  而此時,白袍青年一口咬在金色海魚的肚子上,撕下一塊魚肉,大口咀嚼起來,牙齒和嘴唇間盡是鮮血。

  這生吃活魚的血腥一幕,看得楚修心中一緊。

  便見白袍青年旁若無人似的,大快朵頤,沒多久就將一整條魚吃得一干二凈。

  而后,他擦了擦唇角血漬,長身而起,轉身看向楚修,笑道:“沒嚇到你吧?”

  楚修搖頭。

  也是這時候,他看清楚了白袍青年的面容,唇紅齒白,俊秀非凡。

  尤其一對眼眸,似一對幽邃漩渦般,令人心悸。

  “我在抵達亂靈海之后,聽說這大兇之地中,最有名的便是群仙劍樓遺跡。”

  白袍青年說道,“可我卻找不到這遺跡在何處。”

  楚修怔了一下,道:“你……該不會是讓我帶你去群仙劍樓遺跡吧?”

  白袍青年笑了笑,道:“你覺得行不行?”

  楚修斟酌道:“冒昧問一句,道友前往那里做什么?”

  白袍青年一指自己腦袋,道:“在我聽到群仙劍樓四字時,腦海中忽地蹦出渾天妖皇這個封號,所以就來看看。”

  楚修:“……”

  他很想說一句,這算什么狗屁理由?

  可最終,他還是忍住,道:“不瞞道友,我的確知道群仙劍樓遺跡的入口在何地,但如今,那地方早已被人占據,并且在那片海域附近,蟄伏著一條擁有靈相境修為的黑蛟……”

  楚修這般說,本是要試探一下對方。

  誰曾想,剛說到這,白袍青年那幽邃若漩渦般的眸一亮,直似通往地獄的大門被打開般,泛起妖異懾人的光澤。

  那一瞬,楚修都有不寒而栗的感覺。

  卻見白袍青年興致勃勃道:“靈相境的黑蛟?那這家伙的肉一定鮮美極了!”

  說著,他揉了揉肚子,舔了舔唇,一副很餓的樣子。

  楚修暗吸一口涼氣,心神震顫。

  這家伙,竟敢視靈相境黑蛟為……食物!?

  “怎么樣,你是否答應?”

  白袍青年問道。

  楚修想了想,道:“楚某倒是不介意為道友引路,只是,到了那里后,若道友遇到什么麻煩,可莫要怪責到楚某頭上。”

  白袍青年露出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道:“這是自然,你我合作,各取所需,可謂兩全其美。”

  楚修臉色微變,半響才說道:“原來,道友早知道楚某的圖謀了。”

  白袍青年道:“這孤島上那么多人,交談時難免會走漏一些風聲,偏偏我經過此地時,不小心給聽到了,你說巧不巧?”

  楚修暗罵,巧個屁!

  若不是你動用秘法窺聽,焉可能得知這些?

  而在嘴上,楚修笑道:“這或許就叫冥冥中自有天意,對了,敢問閣下尊姓大名?”

  白袍青年道:“青雒,萬古青冥的青,天玄雒鳥的雒。”

  “好名字!”

  楚修贊道,心中卻很疑惑,這家伙渾身透著古怪神秘的味道,難道也和自己一樣,不是這蒼青大陸的修士?

  “何時出發?”

  青雒問道,他似有些迫不及待了。

  “還請道友稍等。”

  楚修道。

  “等那兩個人質?”

  青雒問。

  楚修瞳孔一縮,這家伙果然什么都知道了!

  “不錯。”

  楚修點了點頭。

  青雒哦了一聲,道:“對了,你們口中的蘇奕是誰?”

  楚修眉梢間浮現抑制不住的恨意,道:“一個遲早要完的混賬東西!”

  青雒聞言,不由搖頭道:“恨意會蒙蔽心神和雙眼,你既然這般恨那個蘇奕,對方定然非尋常之輩,你可莫要大意了。”

  楚修笑道:“多謝道友提醒,不過,那蘇奕如今應該還在大夏境內,我就是再恨,一時半刻也沒機會去收拾他。”

  “大夏……”

  青雒輕語,“有機會,我也去走一遭。”

  半個時辰后。

  兩名天獄魔庭的元府境修士押解著文長泰夫婦破空而來,降落孤島之上。

  見此,楚修沒有再耽擱,當即率領麾下一眾強者,朝群仙劍樓遺跡掠去。

  青雒也在隊伍中。

  當看到楚修身邊那四位聚星境、二十位元府境和三十九位辟谷境修士組成的陣容時,青雒不由搖了搖頭,再懶得關注。

  時間點滴流逝。

  足足兩刻鐘后。

  極遠處海面上,出現一片籠罩在天海之間的霧靄。

  “道友,那霧靄深處,便是群仙劍樓遺跡的入口,尋常時候,那地方籠罩在禁陣力量之下,一般人根本發現不了。”

  楚修望著遠處,飛快說道。

  “哦?”

  青雒精神抖擻,道,“這么說,那條黑蛟也蟄伏在那片海域中了?”

  楚修點頭道:“正是!”

  交談時,他們一行人已掠入那片霧靄中,朝前行去。

  僅僅片刻——

  猛地一道溫醇渾厚的聲音在天地間響起:

  “混賬東西,你們竟還敢來,真當應某不敢殺人?”

  聲音隆隆,滾蕩海面之上。

  楚修身后,那些天獄魔庭修士皆渾身一僵,露出警惕之色。

  便是楚修也露出凝重之色,道:“道友,是那頭老黑蛟!”

  這段時間來,他們曾不止一次闖入這片海域,自然很清楚,那蟄伏在這片海域的老黑蛟何等可怕。

  “是嗎,這可著實讓人期待的很呢。”

  青雒眸光明亮,似漩渦般緩緩涌動。

  遠處海面上,一道身影踏浪而來。

  那是一個身著儒袍,博帶廣袖的中年,行走海面之上,氣勢之盛,令天地色變,風云紊亂。

  正是黑蛟一脈的應闕!

  他身上彌散出的屬于靈相境的恐怖威壓,讓楚修等人神色愈發凝重。

  可此時,青雒卻笑起來,“云從龍,風從虎,這黑蛟能夠在靈相境中擁有這般精湛雄厚的根基和道行,定是修煉了某種古老傳承。”

  他聲音透著贊嘆的意味,眸子則像看到了世上最美味的獵物,明亮如火炬。

  應闕眉頭微皺,目光看向青雒,“閣下也是天獄魔庭修士?”

  青雒搖頭道:“我啊,孤魂野鬼一個,覺醒意識至今,連自己的來歷都還沒弄清楚。”

  應闕面無表情道:“那你為何要來此地?”

  “我要去群仙劍樓遺跡看看。”

  青雒笑說道,“另外,我對你也很感興趣。”

  應闕一怔:“我?”

  “對。”

  青雒點頭道,“嚴格來說,我想吃了你。”

  楚修眼皮一陣跳動,這家伙……可真是不客氣啊!

  他身邊那些天獄魔庭修士,也都倒吸涼氣,被青雒這番話驚到。

  語不驚人死不休!

  遠處,應闕也怔了一下,禁不住重新打量了青雒一番,道:“我和你有仇?”

  青雒搖頭:“這世上的事情,并非事事皆有緣由和動機,我和你無冤亦無仇,只是為了滿足我的口腹之欲罷了。”

  楚修等人皆默然。

  青雒看起來眉目俊秀,儀表非凡,可他的話語和舉動,卻給人一種瘋狂般的氣質。

  “滿足口腹之欲……”

  應闕眸中神芒涌動,道,“那我倒要看看,你是否有這等能耐了!”

  青雒微微一笑,露出整齊雪白的牙齒,道:“我現在的能耐,還談不上多厲害,但要收拾你這樣的孽畜,應該問題不大。”

  悠然的聲音中,他驀地踏步掠出,身上涌起一股滔天的黑色妖氣。

  海水翻騰,虛空紊亂。

  在眾人眼中,這一刻的青雒,直似化作一尊妖神,黑發飄揚,白袍鼓蕩,身影如一柄刺破天穹的長矛,鋒芒耀世!

  ps:感謝老兄弟過客無常又一次盟主賞!

今天第二更中午12點,不出意外,今天會補個5更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