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六百二十四章 海上孤島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葛長齡是葛謙的授業恩師。

  他的話,蘇奕自不會不信。

  “帶走他們夫婦的,是何等修為的強者?”

  蘇奕問。

  葛長齡道:“兩個元府境魔修。”

  蘇奕陷入思忖。

  昨天清晨離開,以兩個元府境魔修的實力,便是擅長飛遁之術,要想抵達大秦境內的亂靈海,也需要三天時間。

  并且,可以確定的是,楚修早已抵達亂靈海深處。

  此人當初曾潛入群仙劍樓遺跡,很清楚那地方早已被自己占據。

  當他抓不到和自己有關之人時,定然會想到,寧姒婳他們是躲藏在了群仙劍樓遺跡內。

  而現在,他卻需要讓人把文長泰夫婦送往亂靈海深處,這或許意味著,楚修還不曾打入群仙劍樓遺跡內!

  想到這,蘇奕心中稍安。

  群仙劍樓遺跡覆蓋有渾天妖皇親手布置的禁制力量,雖然歷經無數歲月侵蝕,那等禁制力量早已破損嚴重。

  可要擋住楚修這等化靈境角色,卻絕非難事。

  更何況,黑蛟一脈的應闕,奉自己之命,在暗中鎮守在群仙劍樓遺跡外,以應闕那靈相境的道行,也足可以給楚修造成極大威脅!

  或許,也正因如此,才逼迫得楚修不得不想盡辦法,試圖以文長泰夫婦為人質,去進行要挾!

  “看來,必須得抓緊時間前往群仙劍樓一趟了。”

  蘇奕思忖時,目光看了看懷中的魔嬰,心中一動,“有著小魔障在,又何愁無法讓楚修投鼠忌器?”

  魔嬰在天獄魔庭中的地位很超然。

  這從屠白震這等化靈境修士對待魔嬰那畢恭畢敬的態度中,就能看出端倪。

  而同樣身為天獄魔庭長老人物的楚修,若看到自己手中的魔嬰,焉可能不投鼠忌器?

  “沒想到,你這小魔障倒是還有點用處。”

  蘇奕欣賞地看了魔嬰一眼。

  他對魔嬰沒什么感情,畢竟只是隨便撿來的。

  若不是念在魔嬰天賦不錯,且還極年幼的份上,蘇奕都懶得理會。

  “你呢,為何會被囚禁于此?”

  蘇奕目光忽地看向洪參商。

  他清楚記得,這位曾經的大周國師,乃是一個來自異界的奪舍者!

  洪參商露出苦澀之色,低聲道:“我來自天冥大陸,和天獄魔庭并無任何關系。”

  天冥大陸!

  蘇奕露出思忖之色,很快就想起,當初在他的指點下,武靈侯陳征曾煉化過一縷來自異界強者的神魂力量,了解到了這天冥大陸的一些狀況。

  據說這天冥大陸有五大靈級宗門,但并沒有皇級道統。

  “若說起來,我們天冥大陸的修士,也都是受害者。”

  洪參商喟嘆。

  蘇奕道:“這是何意?”

  洪參商聲音低沉道:“這一條血荼妖山的空間隧道,原本掌控在天冥大陸的修行勢力手中,但在前不久的時候,天冥大陸發生了一場驚變,來自玄都大陸的天獄魔庭,侵入天冥大陸……”

  按照洪參商所言,作為玄都大陸的霸主勢力,天獄魔庭用了不到一個月時間,便陸續打敗天冥大陸上的五大靈級道統!

自然地,這一條通往蒼青大陸血荼妖山之下的空間隧道,便  被天獄魔庭所掌控。

  聽罷,蘇奕也不由意外,這天獄魔庭……很猛啊!

  不過,這些事情和他無關,他也懶得關心。

  “走吧,先離開此地。”

  蘇奕帶著葛長齡、洪參商等被俘虜的角色,離開了這座大殿。

  而后,他目光下意識望向遠處。

  那里的虛空中,懸浮著一個足有百丈范圍的血色漩渦。

  那是空間壁障,如今已出現不少破損的地方。

  就像一個完整的墻壁裂開了縫隙,讓來自玄都大陸的天獄魔庭有了可趁之機,派出一支打前陣的力量,跨界而來!

  蘇奕端詳片刻,最終判斷,除非擁有皇境層次的力量,否則,就是自己也無法去修復這一道世界壁障。

  并且可以預見,在接下來的時間,空間壁障會破損的越來越嚴重!

  “若不是時間緊迫,倒是可以在此地埋設陷阱,守株待兔,這樣以后說不準還能逮住幾條大魚……”

  蘇奕暗嘆。

  他需要抓緊時間去一趟亂靈海,不能耽擱。

  否則,在此布設陷阱,足可以在以后的時間里,等著魚兒鉆進來,坐享其成。

  返回外界時,夜色已悄然來臨。

  蘇奕找到葛長齡,叮囑道:“還請葛道友在此等候數天,等葛謙等人抵達,告訴他們我已前往亂靈海,讓他們前往亂靈海與我匯合。”

  “好!”

  葛長齡痛快答應。

  蘇奕沒有再耽擱,一手環抱魔嬰,身影化作一道流光,破空而去。

  目送他的身影消失在夜空中,葛長齡這才有機會去問青衿:“之前……是蘇道友殺了那些天獄魔庭的修士?”

  洪參商等人也都將目光看向青衿。

  青衿點了點頭。

  而接下來,李長凜主動上前,將之前發生在此地的那一場大戰一一說出。

  聽罷,葛長齡等人皆心潮澎湃,震撼不已。

  “這世上若真有神仙,那定然是蘇奕無疑!”

  洪參商喃喃。

  眾人皆下意識點頭。

  夜空下。

  蘇奕施展御流遁空術,身影似流光巽風般,在云層中閃爍飛馳。

  “自回到這大周之后,我便被諸般因果牽連,東奔西走,馬不停蹄,還不曾真正清閑過。”

  “甚至,連我的修行作息也受到干擾……”

  “歸根到底,一切禍端,皆出在那楚修身上!”

  蘇奕內心涌起凜冽殺機。

  他此次返回大周,本帶著一種故地重游,沉淀本我道心的目的。

  誰曾想天獄魔庭的出現,完全打亂了他的節奏,讓他不得不被動的卷入一次次奔波中。

  從云河郡城到玉京城,而今又要從血荼妖山趕往亂靈海……

  這種被動的感覺,讓蘇奕心中很是不爽。

  “以后,我遲早是要離開大周的,臨走前,必須把各種事宜安頓一番,省得以后再發生類似的波折。”

  蘇奕暗道。

  他轉世重修,一心修道,注定不可能在一個地方長久停留。

  甚至,以后若這蒼青大陸無法滿足他的修行需求時,自然會選擇前往其他地方。

除此,他還要重返大荒九州,去解  決前世的恩怨!

  而在這之前,他要做的一是變得更強大,二是為身邊那些人安頓一個足以遮風擋雨的地方。

  亂靈海深處。

  一座孤零零的島嶼上,修建了一個臨時營地。

  天色昏沉,孤島四面海水洶涌,浪濤拍岸,潮涌之聲如雷。

  楚修身著黑袍,立足孤島之巔。

  他一對碧油油的瞳,望向極遠處。

  近段時間,蒼青大陸上天地靈氣復蘇,讓亂靈海這大兇之地也發生了一場驚人的變化。

  那無垠般的海域中,靈氣復蘇的征兆更為猛烈,不少地方陸續出現了一些古老的遺跡,引發光怪陸離的天地異象。

  一些海域中,更浮現出許多靈氣漩渦,一些深埋在海底深處的寶物,隨之涌現于世間。

  遺跡、寶物、靈氣復蘇……

  這一切,引來了許多強者垂涎。

  有來自大秦境內的武者,也有一些跨界而來的異界修士。

  整個亂靈海上,變得混亂而動蕩,流血不斷。

  楚修并不在意這些。

  他此來亂靈海唯一的目的,便是抓捕和蘇奕有關之人!

  而早在前來時,楚修就已通過各種線索,打探到許多有價值的消息。

  比如,蘇奕當初在大周時,身邊最親近的是以天元學宮宮主寧姒婳為首的一群人,其中有文靈雪、茶錦、木晞、陶青山等等!

  而在抵達這亂靈海深處的這段時間,楚修曾多次試圖闖入群仙劍樓遺跡內。

  可最終皆以失敗告終。

  原因有兩個:

  一是群仙劍樓遺跡入口覆蓋著可怖的禁陣力量。

  二是在那片海域,蟄伏著一頭靈相境的老黑蛟!

  “以我手中的秘寶,要壓制那老黑蛟并不難,難的是如何殺入群仙劍樓遺跡中……”

  “不過還好,等把文靈雪的父母抓來,利用這兩個人質,或許便可抓住機會,一舉攻入其中!”

  楚修眸光閃動,“到那時候,只要將寧姒婳等人抓住,以后收拾蘇奕時,自可發揮巨大的作用。”

  他恨蘇奕。

  恨到了傾盡四海之水,也難清洗的地步!

  “楚長老,剛剛傳來消息,不出一個時辰,文長泰夫婦便會被押送過來!”

  忽地,遠處響起一道恭敬的稟報聲。

  楚修眸子一亮,道:“吩咐下去,等這兩個人質送到,我們便前往群仙劍樓遺跡入口處!”

  “是!”

  傳信的人匆匆而去。

  這孤島之上,有天獄魔庭的四位聚星境護法,十八位元府境執事,以及三十九位辟谷境修士。

  楚修自信,只要壓制住那頭老黑蛟,再以文長泰夫婦的性命來開道,憑借他們所擁有的力量,輕松就能拿下寧姒婳等人!

  就在此時,忽地一道輕嘆聲響起:“打打殺殺,活著多累啊。”

  楚修軀體一僵,霍然扭頭。

  就見不遠處臨近海面的崖畔上,不知何時出現了一道身影。

  他身著白袍,隨意坐在崖畔前,雙腿飄蕩在空中,手握一根由竹子削成的釣竿,正在垂釣。

  一副很愜意的樣子。

  可楚修卻背脊生寒,這家伙……何時出現的!?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