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六百二十三章 去向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地下世界。

  “戰斗結束了嗎……”

  一座樓閣前,青衿悄然握緊玉手,內心忐忑。

  這地下世界距離地表足有數千丈距離。

  佇足在此,只能聽到一陣陣斷斷續續的廝殺戰斗聲傳來。

  “那蘇奕能撐到現在才被殺掉,也算不容易了。”

  旁邊,火松真人輕語。

  他和青衿皆沒有離開這片地下世界,倒并非是不想去。

  而是馬成空離開前,命令駐守在此地的天獄魔庭修士盯著他們,不允許他們擅自離開。

  就像此時,樓閣不遠處地方,就駐守著四位辟谷境修士。

  “被殺掉?不可能!蘇奕既然敢來,又怎可能沒有依仗?他可從不會干出那等自尋死路的蠢事。”

  青衿辯駁道。

  她對蘇奕印象太深了。

  早在當初,無論發生多大的兇險,每當世人皆以為蘇奕必敗之時,結果往往是以蘇奕完勝而告終!

  細數過往。

  袞州西山茶話會如此。

  玉京城上空與蘇弘禮的對決也如此!

  正因有過往一次次堪稱逆天般的戰績,才讓蘇奕在當初的大周境內,成為一位宛如不敗傳奇般的人物。

  這等情況下,青衿根本不相信,蘇奕會被殺!

  “世事無常,更何況今時不同往昔,以天獄魔庭的力量,滅殺蘇奕這等角色,和捏死螻蟻也沒區別。”

  看著青衿玉容上的倔強神色,火松真人一陣搖頭,道,“青衿,你還是認了吧,等馬護法回來,你好好跟他賠罪道歉,以對方的身份和地位,自不會跟你計較了。”

  頓了頓,他說道:“以后,你侍奉在他身邊,就和撞到了仙緣沒區別,飛黃騰達,指日可待……”

  “夠了!”

  青衿氣得嬌軀顫抖,怒道,“我早說了,就是死,也不會委身于這樣一個無惡不作的老東西!”

  火松真人怔了怔,也不禁惱了,道:“青衿,為師還不是為了你好?不愿你被用強?”

  “為我好?”

  青衿俏臉蒼白,語氣說不出的失落。

  她已懶得再多說。

  這時候,遠處一陣腳步聲響起。

  火松真人精神一振,道:“難道是馬護法回來了?”

  青衿的心像被人狠狠攥住,俏臉微變。

  旋即她就意識到不對勁,之前天獄魔庭前往外界對付蘇奕的修士,足有數十人之多。

  其中還有屠白震這等恐怖無比的老怪物。

  若真的是得勝歸來,焉可能只有馬成空一人?

  想到這,青衿下意識抬眸,朝遠處望去。

  就見極遠處,一道峻拔頎長的身影走來。

  青袍如玉,淡然出塵。

  在這灰暗的地下世界,他的出現,就如一道光照進了青衿的心中,整個人一下子明亮起來。

  是他!

  真的是他!

  青衿心緒激蕩,嬌軀微顫,就如將要溺死之人,看到了乘風破浪而來的一艘大船。

  “你……你是……這怎可能!?”

  與此同時,火松真人也看到了蘇奕,驚得眼珠差點掉出來,滿臉的難以置信,徹底傻眼。

  蘇奕來了,而屠白震等天獄魔庭修士卻不曾回來,這意味著什么,無論是火松真人,還是青衿,自然都很清楚!

  駐守閣樓前的四個天獄魔庭修士,同樣發現了蘇奕,正欲有所動作,識海中忽地一陣劇痛,眼前發黑,失去了意識。

  身體隨之軟綿綿躺倒在地,生機如潮水般消失。

  他們的神魂,已被無聲息地鎮殺!

  這一幕,讓火松真人激靈靈打了個寒顫,道:“你……殺了屠長老他們?”

  “這就是你的遺言?”

  蘇奕問。

  火松真人一呆,艱難地咽了一口吐沫,道:“蘇大人這是何意?”

  蘇奕抬手一點,火松真人眉心出現一個血淋淋的窟窿,仰頭栽倒在地。

  青衿俏臉煞白,失聲道:“蘇公子,你為何要殺我師尊?”

  “他早該死了。”

  蘇奕道,“更何況,身為人師,卻逼迫弟子為他他人充當侍妾,似這等禽獸不如的東西,留著做什么?”

  青衿:“……”

  她這才意識到,之前她和火松真人的對手,都已被蘇奕聽到。

  “你可知道文長泰、琴箐夫婦被關押在哪里?”

  蘇奕問。

  青衿低聲道:“我雖不知道他們是誰,但卻知道被天獄魔庭抓來的人,關押在了哪里。”

  “帶我去。”

  “好!”

  青衿轉身帶路。

  這地下世界中,樓閣如林,宮殿成群。

  許多駐守在不同地方的天獄魔庭修士,都還不清楚外界發生的事情。

  一路上,青衿不免有些擔心,會被那些天獄魔庭修士察覺到。

  不過很快,她就發現自己的擔心很多余。

  因為還不等發現她和蘇奕的身影,那些天獄魔庭修士便一一倒地不起,無聲無息喪命。

  無一例外,皆是被鎮殺了神魂。

  這讓青衿內心也是一陣翻騰不已。

  雖然沒有看到蘇奕出手,可她哪會不明白,這是蘇奕所為?

  “無疑,之前在外界,屠白震等一眾天獄魔庭修士,皆是蘇奕所殺。可若如此,豈不是意味著,如今的蘇奕,都已能滅殺化靈境大修士?”

  青衿心神恍惚,“這也太不可思議了,才數月時間而已,他怎會變得如此強大?”

  情不自禁地,青衿又想起當初在前往云河郡城的樓船上,和蘇奕初次相見時的情景。

  那時候,才僅僅搬血境修為的蘇奕曾說,欲收她在身邊當侍女。

  這被青衿毫不猶豫拒絕了,甚至為此生氣不已,認為蘇奕此舉,明顯不自量力。

  還有一次是在云河郡城青樓浪淘沙內,因為她曾諷刺茶錦的緣故,蘇奕毫不客氣地抽了她一巴掌。

  那等羞辱的滋味,青衿至今都無法忘卻。

  可現在,青衿卻惘然了,不知道該恨蘇奕,還是該去感激,亦或者是后悔當初沒有答應去給蘇奕當侍女?

  半響,青衿暗自搖頭,摒棄那紛亂的念頭。

  她看了看蘇奕左臂環抱著的嬰孩,禁不住道:“這……是你的孩子?”

  “不是,剛撿來的。”

  蘇奕道。

  青衿一怔,道:“男孩女孩?”

  “女孩。”

  蘇奕道。

  青衿輕聲道:“那她長大后,定會生得極美麗。”

  嬰孩面孔天真無邪,肌膚晶瑩雪白,一看就讓人忍不住心生憐愛。

  “也會變得很可怕。”

  蘇奕想了想說道。

  這女嬰畢竟是天生的魔裔,擁有靈魔金血這等罕見的頂尖天賦。

  別看她現在只是個嬰孩,可哪怕就是不管她,憑借其本能,也可以頑強地存活下來!

  而擁有靈魔金血的她,以后哪怕沒人傳授她修煉之術,也可以憑借這等天賦,吞靈煉血,迅速蛻變得強大起來!

  “可怕?”

  青衿疑惑,明顯無法把這樣一個小嬰孩和可怕二字關聯在一起。

  “你若喜歡,送給你如何?她以后長大,肯定會變得很強大。”

  蘇奕道。

  他是認真的,對于養育嬰孩,他一來沒經驗,二來很難在修行路上,帶著這樣一個拖油瓶。

  青衿神色呆滯,本以為蘇奕是開玩笑。

  可當看到他眉梢間的認真之色,她心中一慌,連忙道:“這孩子既然被你得到,定是和你有緣,我可不能要。”

  蘇奕想了想,理解似的點頭道:“也對,你畢竟未婚,若帶著一個孩子在身邊,難免惹來流言蜚語。等以后,我再給她找個好歸宿。”

  說到這,懷中的女嬰忽地撇了撇嘴,似聽懂了般,委屈巴巴的,發出咿咿呀呀的聲音,奶聲奶氣。

  這看得青衿一陣憐惜,道:“她……是不是餓了?”

  蘇奕皺了皺眉,取出一塊靈石捏碎成小塊,取出其中一顆,塞進了女嬰的唇中。

  青衿愕然道:“你怎能讓她吃石頭?”

  “你能喂么?”

  蘇奕問。

  青衿俏臉登時漲紅,窘迫搖頭。

  蘇奕隨口道:“沒有奶,只能先將就一下了,更何況,對她而言凡是蘊含靈氣的物品,便是美味,統統可以拿來吃。”

  “還能這樣?”

  青衿一對漂亮的眸睜大,明顯不信。

  可下一刻,她就呆住,視野中就見那女嬰吮吸著那一塊靈石,吃得津津有味,粉嫩的小臉蛋上都浮現陶醉之色。

  片刻后,她張嘴一吐,似吐瓜子皮似的,靈石廢料就飛了出來。

  蘇奕順手又塞了一小塊靈石過去。

  這看得青衿一愣一愣的,這世上哪個嬰孩在剛出生不久,就喜歡吃靈石的?

  半響,她才感慨道:“這孩子……果然不是一般人。”

  交談時,他們來到一座通體由黑色巨石堆砌的巍峨殿宇前。

  駐守在殿宇附近的六個天獄魔庭修士,早在之前時,就被蘇奕以神魂之術擊殺已當場。

  “蘇公子,這殿宇深處,就是天獄魔庭關押俘虜的地方。”

  青衿說著,已和蘇奕一起進入其中。

  殿宇深處,開鑿著一座座牢獄,其內關押著許多武者,男女老少皆有,陰森黑暗。

  蘇奕找了一圈,也沒找到文長泰和琴箐夫婦。

  反倒是在找尋過程中,看到了一些熟悉的面孔,如大周國師洪參商、吞海王葛長齡等等。

  當把葛長齡救出后,蘇奕才從其口中得知,在昨天清晨時,文長泰夫婦便被人送走。

  據說是押送文長泰夫婦前往亂靈海,交由天獄魔庭長老楚修處置!

  當得知這個消息,蘇奕眼眸悄然一凝。

ps:這一章暫時擁有火松的名字,以后修改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