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六百二十一章 虛無之獄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凜冽的風在天地間刮過,卻吹不散場中濃稠嗆鼻的血腥。

  地面滿是瘡痍,尸骸碎肉遍布,不乏散落一地的寶物碎片。

  那些武者目光望著遠處憑虛而立的那一道峻拔身影,呆滯在那,震撼無聲。

  一擊,破魔煞掠天陣,一百二十六位天獄魔庭強者無一生還!

  這本就帶給人們極大震撼。

  而當看到在蘇奕手底下,屠白震這等化靈境大修士,也如草芥般不堪一擊時,人們已驚得說不出話來。

  才短短數月時間,當初的蘇帝師便強大到如此地步?

  他在大夏境內,又歷經了怎樣的奇遇和蛻變?

  “斯人如炬,光照大周!”

  李長凜喃喃,激動得唇角顫抖。

  那等感覺,就如在黑暗中看到的那一束微弱的光,卻在最后奇跡般劃破了天宇,照亮了世界!

  這些武者如何想的,蘇奕自始至終沒有在意。

  他看著遠處的魔嬰,若有所思道:“你好像……一點都不害怕?”

  卻見魔嬰收斂全身氣息,整了整衣冠,而后在所有人錯愕吃驚的目光之下,跪在了虛空中!

  魔嬰揚起天真無邪的小臉,可憐巴巴道:“大人,我還只是個涉世未深的小孩子,您能否發發慈悲,饒恕我一次?”

  他那原本蒼老沙啞的聲音,變得奶聲奶氣。

  ,猩紅的眸也隨之變得漆黑純凈,寫滿了無助、弱小、可憐。

  眾人:“……”

  人們惘然,這是什么情況?

  蘇奕似笑非笑道:“小孩子?”

  魔嬰眨巴著大眼睛,怯生生道:“大人,以您的能耐,該不會看不出,我從誕生到現在,才僅僅三個月時間而已,剛一醒來,就被那些喪盡天良、窮兇極惡的家伙當供養在那,這還是我第一次出現在外界。”

  頓了頓,魔嬰低下頭,聲音微弱道:“可憐我至今不知父母是誰,孤苦伶仃一個人,若是大人不嫌棄,我愿認大人為父!”

  眾人都不由倒吸涼氣,完全懵了。

  這魔嬰之前何等詭異妖邪,連化靈境大修士也對他畢恭畢敬,言聽計從。

  可現在,簡直像完全變了一個人!

  蘇奕神色平淡,卻似見怪不怪,淡然道:“給你一個機會,獻出你體內的魔血本源,我饒你不死。”

  跪在虛空的魔嬰渾身一顫,哀聲道:“大人,這樣的話,我真會死的。”

  “小孽障,真當我不了解魔嬰的底細?”

  蘇奕哂笑。

  說話時,他袖袍鼓蕩,右手駢指如劍,隔空斬去。

  百丈外,一道劍氣憑空斬下,燦然如虹,光沖斗牛。

  原本跪在那的魔嬰驀地發出一道尖叫,憑空一閃,險之又險地避開這一劍,在左側十多丈外佇足。

  “姓蘇的,本座已經足夠忍讓,你真要不依不饒?”

  魔嬰開口,聲音重新變得蒼老沙啞,純凈的眸變得殷紅如血。

  他身上血色道袍鼓蕩,天真無邪的小臉盡是妖邪詭異的狠戾之色。

  與此同時,在他身上有恐怖無邊的兇厲氣息,從他那尺許高的身影上擴散而開,附近虛空猛地紊亂,染上一層懾人的猩紅魔氣。

  這一刻的魔嬰,直似從地獄中走出的魔王,氣焰滔天!

  “我說了,交出魔血本源,我饒你不死。”

  蘇奕淡然開口。

  “你想的可真美!”

  魔嬰面露諷刺之色。

  蘇奕凌空踏步,再度出手,一掛劍氣若浩瀚星河席卷,氣勢磅礴。

  到了他這等修為,隨手一擊,便充盈道韻,盡顯劍道造詣的精髓,那等威能,足可輕松滅殺化靈境人物。

  像之前的屠白震,便是被這般滅殺。

  魔嬰似被激怒,道:“哈,真當本座怕你不成?”

  他猛地一揚手。

  一口三寸血色小劍掠空,鏘鏘劍吟聲中,無數燃燒著黑色火焰的血色骷髏浮現,匯聚在血色劍氣中,肆虐長天。

  轟隆!

  驚天動地的碰撞響徹。

  肉眼可見,蘇奕那足以輕松斬殺化靈境的一劍,竟是被輕而易舉化解,而那一道血色劍氣,則橫空朝蘇奕斬來。

  那一瞬,直似有無數血色骷髏籠罩而至,鋪天蓋地,聲勢恐怖無邊。

  “原來這魔嬰已經融合了一部分封印在識海中的意志力量,看這威能,那一股意志力量當來自一位皇境人物……”

  蘇奕暗道。

  思忖時,他動作可不慢。

  清越激昂的劍吟響徹,玄吾劍出現在掌中,一劍橫掃而出。

  轟隆!

  漫天血色骷髏爆碎。

  光雨飛濺中,蘇奕一步邁出,便抵達魔嬰身前,揮劍斬下。

  速度之快,如若巽風閃電。

  蘇奕沒有小覷這魔嬰。

  他很清楚,眼前這小魔障如今所擁有的力量和意識,皆被其識海中那一股屬于皇境人物的意志力量所掌控。

  換而言之,這小魔障所掌握的秘法和戰斗經驗,遠不是尋常可比!

  故而,蘇奕出手時,直接動用全力!

  “去!”

  魔嬰小臉一片肅殺,操縱血劍,與蘇奕硬撼。

  大戰爆發。

  便見蘇奕青袍獵獵,直似劍中仙,其劍氣時而大氣磅礴,時而迅疾如電,時而縹緲空靈,時而雄渾沉凝……

  陰陽、風雷、五行這三種絕品道韻,被他以奪盡造化般的劍道造詣演繹而出,所充盈的威能,也達到了駭人聽聞的地步。

  這時候,便是讓那來自天玄界的靈相境女劍修青霜在此,都勢必將被穩壓一頭!

  可這魔嬰極不尋常,看似年幼之極,所擁有的力量卻強大得離譜。

  他劍道談不上多恐怖,但卻對力量的運轉達到超乎想象的地步。

  尤其是他本就是天生的魔裔,體內流淌“靈魔金血”,一身力量之雄厚,完全不弱于化靈境大圓滿層次的角色!

  似這等怪胎,根本無法用修為境界的高低來衡量。

  并且,魔嬰精通諸般威能奇大的魔道秘術,諸如分身化影、口吐魔焰、掌中魔域、氣引玄雷等等。

  無一不是殺伐力驚世的傳承秘術!

  換做這世上其他化靈境修士,怕是早被魔嬰輕松滅殺。

  便是那些踏足化靈境的古代妖孽,比之魔嬰的本領也差了一籌。

在蘇奕修行至  今所遇到的對手中,這魔嬰的戰力,足稱得上數一數二!

  轟隆!

  就見天地間,劍氣縱橫,魔焰肆虐。

  偌大山河,皆被恐怖的力量洪流淹沒。

  遠遠看著這一幕幕,李長凜等武者身心皆顫,直似看到一位天上仙人,在和幽冥煉獄中的魔王廝殺爭鋒。

  那等層次的戰力,遠不是他們這些凡俗之輩能想象,一如傳聞中的仙魔之戰!

  “這家伙既不是從古代覺醒的妖孽,也不是奪舍者,可他卻怎可能掌控如此恐怖的劍道?”

  對戰中,魔嬰神色肅殺依舊,心中則翻江倒海。

  蘇奕展露出的道行和手段,讓魔嬰的認知都差點被顛覆,無法想象,這是元道路上的聚星境角色能夠擁有!

  “此子必然大有來歷,遠不是這蒼青大陸上那些土著可比,其傳承和戰斗手段,便是一般的皇境人物,都根本教不出來!”

  魔嬰越戰越是心驚。

  須知,他本身的意識便來自一道皇境人物的意志力量,自然清楚,能夠在聚星境中,便擁有這等逆天戰力,是何等不可思議的事情。

  而這種人,注定不可能隨隨便便冒出來的!

  換而言之,魔嬰無比懷疑,蘇奕有著不為人知的來歷!

  猛地,震耳欲聾的爆鳴中,魔嬰被迎面斬來的一劍狠狠震飛出去,難過得差點咳血。

  “你的力量,終究沒有真正融合,境界不穩,這樣下去,不出十個彈指,必敗無疑。”

  不遠處,蘇奕淡然開口,“我勸你趁現在,最好動用全部能耐,否則,你怕是再沒有機會了。”

  聲音還在回蕩,他出劍如電,剎那間而已,狂風驟雨般的劍氣密匝匝傾瀉而出。

  漫天皆劍氣,光耀山河間!

  “那就如你所愿!”

  魔嬰深呼吸一口氣,天真無邪般的小臉上浮現一抹狠戾之色。

  在其唇中,有晦澀古怪的音節響起。

  緊跟著,那一口由他操縱的血劍,一點點變得虛幻模糊起來,到最后,憑空消失不見。

  可與此同時,卻有一股恐怖無邊的毀滅氣息,在虛空中擴散,所過之處,蘇奕斬出的那些劍氣,竟似遭受到無形的阻擋,再無法寸進!

  蘇奕深邃的眸微凝,空間秘術?

  便在此時,魔嬰唇中發出一聲尖銳的嘯音:

  “虛無之獄,咄!”

  直似平地起驚雷。

  天地猛地一顫,就見以魔嬰為中心,虛空猛地掀起劇烈的波動,像洶涌的海面般。

  轟隆!

  驚天動地的爆鳴聲中,無數虛幻無形的劍氣,似席卷而起的怒浪狂濤,從四面八方朝蘇奕拍打而去。

  劍氣無形,可當發動時,給人的感覺,卻似將那片虛空攪亂碾碎,令得乾坤顛倒,陰陽逆亂。

  “這是何等力量?”

  李長凜等人皆瞪大眼睛。

  在他們視野中,蘇奕所在的那片天地,似乎在崩塌和凋零,被洶涌恐怖的無形力量擠壓、沖擊、震碎。

  那等一幕,不可思議到極致,也可怕到了極致!

  “果然是空間之力。”

  蘇奕恍然之余,卻是露出一絲不屑之色。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