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六百一十八章 圣嬰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地下世界。

  樓閣林立,殿宇重重。

  這些建筑,皆是天獄魔庭修士最近一段時間所修建。

  這個來自玄都大陸的魔道勢力,將此地視作了老巢,在那些樓閣和殿宇之間,還布設有極其強大的禁陣力量。

  其中一座樓閣內。

  “青衿,你考慮如何了?”

  火松真人神色復雜。

  對面,青衿輕嘆道:“師尊,我倘若不答應,你會如何?”

  火松真人是她的師尊,更是潛龍劍宗太上三長老。

  以前的火松真人,地位崇高,如若陸地神仙,受盡世人敬畏和仰慕。

  可現在,火松真人早已臣服在天獄魔庭麾下。

  并且,還打算把她這個徒兒,許配給天獄魔庭一個名叫馬成空的護法為妾!

  “青衿,世事變了。”

  火松真人輕聲道,“以后這大周天下,必當以天獄魔庭為主宰,這是任何人都無法扭轉的大勢,就像如今,我們潛龍劍宗也只能俯首稱臣。”

  頓了頓,他目光看向青衿,“認清這樣的局勢,我們才能做出最明智的抉擇,就比如現在,你有幸被馬成空長老看中,若和他結為道侶,以后飛黃騰達,指日可待!”

  他越是越激動,道,“這可是別人無法奢求的機會,若是錯過,這輩子必會后悔莫及!”

  青衿俏臉蒼白,白玉似的雙手悄然攥緊,慘然一笑,道:“師尊,我心中一直把你當父親對待,可你……卻要讓我去給一個嗜殺如狂的老怪物當妾……”

  她深呼吸一口氣,喃喃道:“我現在真后悔,后悔當初沒有選擇留在蘇奕身邊當侍女,這樣的話,或許就再不會發生現在這等事情了。”

  “蘇奕?”

  火松真人怔了怔,旋即冷笑道,“且不說蘇奕此子早已不在大周,便是他真的在,以他一人之力,在天獄魔庭力量之下,也和螳臂擋車無疑!”

  頓了頓,他說道:“更何況,最近一段時間,天獄魔庭的力量到處都在抓捕和蘇奕有關之人,青衿你當初若真當了他的侍女,今時今日焉可能會有什么好下場?”

  青衿唇角緊抿,透著一股倔強,道:“正因為蘇奕不在,他們才敢這般肆無忌憚,若他們天獄魔庭真的足夠強大,何須對蘇奕身邊之人動手?”

  火松真人狠狠一拍案牘,厲聲道:“青衿,莫要再幼稚了!你可知道,若你不答應去給馬護法當妾,下場會有多慘?”

  青衿俏臉煞白,眼神堅定道:“我就是死,也不會委身給一個無惡不作的糟老頭子!”

  “你……”

  火松真人氣得火冒三丈。

  這時候,一道沙啞的聲音忽地響起:“火松,我馬成空可不喜歡強人所難。”

  伴隨聲音,一個頭發亂糟糟的干瘦老者推門走了進來。

  他滿臉溝壑,眼瞳呈黃褐色,留著八字胡,佝僂著身影,渾身彌散著陰戾懾人的氣息。

  “馬大人,您怎地來了?”

  之前還滿臉怒容的火松真人,此刻卻噌地起身,笑著迎上前,點頭哈腰,盡是諂媚之態。

  青衿看在眼底,內心涌起說不出的厭惡和失望,這……就是自己視若父親的師尊!?

  干瘦老者馬成空瞥了火松真人一眼,道:“沒用的廢物,出去。”

  火松真人渾身一顫,低眉順眼道:“馬大人,再給小的一些時間,肯定會勸說青衿點頭的……”

  馬成空一巴掌甩在火松真人臉上,打得后者一屁股跌坐在地,臉頰紅腫,披頭散發。

  而后,馬成空黃褐色的眸望向青衿,皺紋密布的老臉上浮現出一抹饑渴似的淫邪貪婪笑容,道:“老夫已經沒有耐心了,花開堪折直須折,不聽話?那老夫就讓她在床上乖乖聽話!”

  青衿激靈靈打了個寒顫,意識到這相貌丑陋的糟老頭要用強!

  火松真人大急,道:“青衿,還愣著作甚,快答應啊!”

  馬成空一腳將火松真人踹出了房間,“別在這里礙眼,擾了老子興致!”

  說著,他邁步朝青衿走去,笑瞇瞇道:“別緊張,老夫保證待會你會享受到從未有過的歡愉滋味,那可比做神仙更美妙,以前時候,一些和你一樣倔強的小美人,在嘗到甜頭后,看到老夫時,那眼神都恨不得把老夫吞到肚子,哈哈哈……”

  那猥瑣下流的話語,配上他那丑陋的面容,讓青衿再難忍受內心的驚慌和絕望。

  她將早已藏在袖中的短劍握緊,抬手朝自己脖頸抹去。

  一聲脆響,短劍飛出去。

  青衿手腕劇痛。

  再看馬成空,已近在咫尺,眼神火熱,道:“沒有得到你之前,老夫怎可能會眼睜睜看著你死?”

  青衿那美麗絕艷的臉龐上不由浮現一抹絕望。

  而看到美人那無助彷徨的模樣,馬成空卻愈發亢奮了,體內邪火暴涌,正準備有所行動。

  便在此時——

  “大周蘇奕,前來拜山!”

  一字字,直似洪鐘大呂,猛地響徹,震得這座樓閣都顫抖了一下,桌椅擺設簌簌搖晃。

  馬成空渾身一哆嗦,明顯被驚到,滿腔邪火化作烏有,那皺紋密布的老臉則一下子變得陰沉下來。

  蘇奕!?

  難道便是楚長老所說那個小東西?

  馬成空驚疑不定。

  蘇奕!

  本就絕望的青衿,當聽到這一道熟悉的聲音時,一對眸子驟然泛起一絲亮澤,那灰暗的心神,似照進了一束光!

  “他……竟殺進了這天獄魔庭的老巢?”

  一股無法形容的激動情緒,涌上青衿全身。

  “哼!等老夫殺了那姓蘇的,再來收拾你這小賤人!”

  馬成空冷哼,轉身匆匆而去。

  他聽到樓格外已產生許多騷動,意識到因為蘇奕的到來,宗門其他強者都已行動起來,自然不敢再耽擱。

  “不行,我也要去看看!”

  這一刻,青衿完全不顧其他了,邁步沖出房間。

  “青衿!”

  房間外,火松真人剛要阻止,已晚了一步。

  他佇足在那,神色陰晴不定,“蘇奕……這小子竟然敢跑到這里撒野?難道就不怕被殺了?”

  猶豫了一下,火松真人一咬牙,也沖了出去。

  這片地下世界深處,虛空中懸浮著一個足有百丈范圍的血色漩渦。

  而在血色漩渦下方,是一座祭壇。

  祭壇上供奉著一尊爐鼎。

  爐鼎內,翻涌著猩紅的血液,一個粉雕玉琢的嬰孩盤膝坐在其中。

  嬰孩面孔天真無邪,雪白的身體浸泡在血液中,透著一絲絲詭異滲人的神圣氣息。

  他雙手交錯腹部,凝結一道古印,一縷縷妖異的烏光從祭壇四周涌起之后,像煙霧般涌入嬰孩的體內。

  一個身著黑袍,生著滿頭赤發的男子,手握羊脂玉瓶,神色虔誠地立在祭壇一側。

  屠白震!

  天獄魔庭長老,化靈境后期大修士!

  每當爐鼎內的血液快要被嬰孩汲取干凈時,黑袍赤發的屠白震就會恭敬上前,將玉瓶中的鮮血傾倒進去。

  這是從武者身上采集煉制的血食,堪比靈丹妙藥。

  “圣嬰大人,您身上流淌著我們天獄魔庭最為至高的‘靈魔金血’,識海內封印著屬于上古魔皇的一道意志本源力量,如今這蒼青大陸天地靈氣復蘇,用不了多久,便會迎來一場空前的黃金大世。”

  “您只需安心修煉,他日自有證道為皇之時!”

  屠白震眼神狂熱,面對那爐鼎內的嬰孩時,他神色既敬畏又虔誠。

  便在此時,一道洪鐘大呂般的聲音傳來:

  “大周蘇奕,前來拜山!”

  那座祭壇都被震得晃動起來,盤膝坐在爐鼎血液內的嬰孩悄然睜開眸。

  這是怎樣一雙眸?

  淡漠、猩紅、冰冷,深邃若通往地獄的一對大門。

  嬰孩原本天真無邪,粉雕玉琢,可這一對眼眸卻令他憑生一股詭異懾人的邪惡氣息。

  被這樣的目光盯著,屠白震心中一顫,神魂悸動,連忙低下頭,顫聲道:“圣嬰大人息怒!屬下這就去宰了那混賬!”

  爐鼎內,嬰孩起身。

  翻滾的鮮血涌起,在嬰孩身上不斷交織,最終化作一件赤色道袍。

  當他邁步從爐鼎內走出時,一股恐怖邪惡的氣息,也是從他身上彌漫而開,壓迫得屠白震呼吸一窒,臉色駭然。

  圣嬰大人的力量,都已強大到這等地步了?

  嬰孩探手,那盛滿鮮血的爐鼎轟鳴,倏爾化作一柄血劍,足有四尺長,劍身鮮紅淌血,劍身內直似一座煉獄,似有無數冤魂厲鬼在其中嘶鳴尖叫。

  嬰孩眉頭微皺,似有些不滿意,探出一只手,在血劍上一點。

  四尺長的血劍猛地一顫,倏爾化作三寸大小,落入嬰孩手中。

  嬰孩這才露出滿意之色,道:“我和你一起去看看。”

  聲音蒼老沙啞。

  這顯得極詭異,一個嬰孩,身著赤色道袍,掌握血劍,一對眸殷紅冰冷,連聲音也帶著歲月滄桑的氣息。

  “不可!”

  屠白震緊張道:“圣嬰大人,楚長老曾交代過,這蒼青大陸的璀璨大世來臨前,請您莫要離開血煉祭壇……”

  “再廢話一個字,本座殺了你。”

  圣嬰撂下這句話,便邁步虛空,朝遠處行去。

  屠白震神色變幻不定,又是驚懼又是焦灼,最終狠狠一跺腳,追了上去。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