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六百一十六章 明知必死 何其之蠢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夜晚。

  玉京城外。

  “和尚,你現在總該相信了吧?”

  元恒笑著開口。

  鴻濟和尚點頭如搗蒜,滿臉感慨道:“何止是相信,簡直佩服到五體投地!”

  之前,蘇奕一行人闖入皇宮時,他和葛謙一直守在暗中,既是觀察局勢,也是提防被天獄魔庭的修士逃掉。

  自然地,他也看到了蘇奕滅殺化靈境大修士化洪臺的那一幕。

  直至現在,他心中兀自殘留著震撼之意。

  蘇奕問道:“我聽說,天獄魔庭在這一段時間占據了八大妖山中的四座,除了血荼妖山之外,還有哪三座?”

  鴻濟和尚登時冷靜下來,飛快道:“還有寶剎妖山、銀焰妖山、天陷妖山。如今,這三座妖山之地,分別有天獄魔庭的聚星境修士坐鎮。”

  蘇奕點了點頭,道:“既然要收拾他們,自當將他們的據點連根拔除。”

  說著,他目光看向元恒、白問晴、葛謙三人,道:“現在開始,你們分頭行動,元恒去天陷妖山,葛謙去銀焰妖山,至于白姑娘……你和鴻濟和尚一起,前往寶剎妖山。”

  白問晴并非大周修士,對大周境內狀況不熟悉,由鴻濟和尚帶著,倒也不必擔心找不到地方。

  “是!”

  元恒、白問晴、葛謙皆答應下來。

  鴻濟和尚呆了呆,道:“蘇公子,您這是要把天獄魔庭連根拔了?”

  蘇奕道:“天獄魔庭的根可不在蒼青大陸,最多……也就把他們當前分布在大周的力量毀掉而已。”

  鴻濟和尚吞了吞口水,猛地一拍胸脯,正義凜然道:“蘇公子胸懷天下,欲解救蒼生于水火之中,和尚我雖不堪,也愿為此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元恒等人一陣好笑,只是帶路而已,這和尚卻表露出慷慨赴死般的派頭,太造作了!

  “行了,開始行動,我在血荼妖山等你們。”

  說罷,蘇奕拎著昏迷中的嬌艷女子破空而去。

  他現在已經知道,這女子名叫柳盈,聚星境修為,天獄魔庭的護法之一。

  更重要的是,這柳盈身世不簡單,乃是天獄魔庭掌門的妹妹。

  等抵達血荼妖山時,若萬一碰到棘手的局面,當可利用柳盈來進行破局。

  “元恒大哥,你可一定要小心一些。”

  目送蘇奕的身影消失在遠處夜空,白問晴目光看向元恒,柔聲叮囑。

  “你也是。”

  元恒咧嘴笑道,“若遇到危險,就用主人所贈的秘符防身。”

  “嗯。”

  白問晴乖巧地點頭。

  眼見兩人旁若無人地卿卿我我,葛謙只覺一陣牙酸,轉身就走。

  見此,元恒和白問晴又聊了片刻,這才分別行動起來。

  一天后。

  血荼妖山。

  蘇奕身影從遠處天邊飛掠而來。

  一眼望去,這片連綿起伏的山脈,籠罩在淡淡的靈氣之下,巖石草木之間,皆有靈性氣息在悄然復蘇。

  “和以前果然不一樣了。”

  蘇奕輕語。

  當初,武靈侯陳征的青甲軍,駐守于血荼妖山之外,抵御山中逃竄出的妖獸,護衛一方疆域的太平。

  當初蘇奕也是從這里進入血荼妖山,當時還有寧姒婳、申九嵩。

  也是在這血荼妖山,讓蘇奕見到了鎮岳王木晞、星崖學宮大長老濮邑、盧長鋒等人。

  如今回憶當初的點滴,蘇奕也不免有恍如隔世之感。

  時間如梭,最是無情。

  當初的他只是武道聚氣境修為。

  而如今,他則是元道聚星境修為,早不可同日而語!

  蘇奕一手拎著柳盈,邁步朝前行去。

  盞茶時間后。

  遠遠地,蘇奕的神念感知到了一群武者的氣息。

  “這就是天下大勢,要想在這等亂世中崛起,唯有歸順于天獄魔庭,否則,根本沒有我等立足之地。”

  “可天獄魔庭乃是魔道勢力,最近一段時間里,在大周境內殺害了不知多少無辜生民,我們以后為其效命,豈不也成了十惡不赦的邪魔外道?”

  “什么邪魔外道,這世道哪還有什么正邪之分,沒看到連大周皇室和潛龍劍宗都臣服了嗎?”

  “這……唉!”

  ……那些武者,有老有少,正聚在一處聊天。

  當蘇奕走過來時,頓時引起了他們的注意。

  “年輕人,這里乃是天獄魔庭的地盤,你來此地作甚?”

  一個白袍老者沉聲問道。

  蘇奕沒有回答,目光一掃這些武者,道:“給一個外來勢力當狗,這感覺如何?”

  眾人臉色齊齊一沉。

  一個中年厲聲喝斥:“小家伙,你怎么說話呢!”

  蘇奕笑了笑,道:“那就不聊這些,我現在去殺天獄魔庭的修士,你們是要阻攔,還是袖手旁觀?”

  什么!?

  眾人差點不敢相信自己耳朵。

  “瘋了,這家伙絕對瘋了!”

  一個黑衣青年禁不住嘀咕。

  其他人也神色怪異,一個少年忽地跑來這血荼妖山,說要殺天獄魔庭的修士,這……的確和瘋了沒區別。

  當今大周天下,誰不知道天獄魔庭的恐怖?

  “年輕人,你快走吧,天獄魔庭根本不是你能夠招惹,聽老夫一聲勸,莫要做出這等自尋死路的蠢事。”

  白袍老者嘆息道。

  見此,蘇奕頓感無趣,都懶得再說什么,邁步朝前行去。

  “站住!”

  驀地,那黑衣青年厲聲道,“你耳朵聾了嗎,這里是天獄魔庭的地盤,沒有命令,無論是誰,都不能擅自前往!”

  蘇奕頓足,道:“這么說,你打算替天獄魔庭賣命,阻止我了?”

  黑衣青年怒道:“蠢貨,你還看不出來嗎,我們這些人全都已經歸順天獄魔庭,怎可能會容忍你……”

  黑衣青年人頭落地,血灑當場。

  眾人皆是一驚,臉色大變。

  蘇奕淡然道:“實力不濟,為了活命而選擇臣服,談不上壞,而我今天是來殺人的,你們確定還要阻止?”

  眾人皆遲疑。

  蘇奕沒有再多說,繼續前行。

  目送他離開,久久無人敢阻攔。

  “這家伙,未免也太囂張,我們好心勸他莫要送死,他非但不領情,還敢殺人,簡直喪心病狂。”

  有人憤然。

  “等著吧,他此去定然兇多吉少。”

  有人冷冷道。

  那白袍老者沉默片刻,忽地神色復雜道:“我倒是希望,真的有人能滅了這天獄魔庭,這樣……不止咱們大家都可以解脫,這大周天下的蒼生,也再不必淪為任憑宰割的羔羊了。”

  這番話一出,眾人皆色變。

  “李老,小心禍從口出!”

  有人提醒。

  一個中年男人低聲道:“李老,說句不客氣的話,除非是天上仙人臨塵,否則,以后這大周天下,都將籠罩在天獄魔庭的陰影之下,無人可幸免!”

  “是嗎……”

  白袍老者苦澀喃喃道,“我李長凜,當初也是廬陽學宮宮主,坐鎮一方,名滿大周,可如今,卻如喪家之犬,淪落到這等地步……”

  眾人皆默然。

  以往大周那些風云人物,要么死了,要么歸順在了天獄魔庭麾下,要么早早逃出了大周。

  風流總被雨打風吹去,這世道……徹底變了!

  “站住,你是何人?”

  極遠處,驀地響起一道大喝聲。

  白袍老者李長凜等人下意識望過去。

  就見數百丈外,兩個身著玄色長袍的天獄魔庭傳人出現,阻擋在那青袍少年前路上。

  不好!

  李長凜等人臉色微變。

  這若讓那兩個天獄魔庭傳人發現,他們這些人沒有去阻止那青袍少年,必然不會輕饒他們了!

  可還不等他們反應,便見劍光一閃。

  噗!噗!

  那兩個有著辟谷境修為的天獄魔庭傳人,頭顱齊齊拋空而起。

  血灑如瀑。

  青袍少年悠然邁步,繼續前行,看都不看那兩具尸體一眼。

  “這……”

  李長凜等人驚得頭皮發麻,倒吸涼氣。

  對他們而言,辟谷境便是天上的陸地神仙人物,足以讓他們這些凡俗武者仰望。

  可現在,卻被一個青袍少年輕松斬殺,簡直和碾死螻蟻也沒區別!

  “那家伙是誰?”

  有人吃驚。

  “你們可看出他的修為?”

  有人驚疑。

  “好可怕!”

  有人震駭,背脊直冒寒氣,這才意識到,之前若他們去阻止那青袍少年,現在怕都早已化作一地尸骸!

  “我要去看看!”

  李長凜忽地開口,大步前去,“哪怕只有一線希望,可我也希望,真有人能殺得天獄魔庭人仰馬翻!”

  “哪怕,他最終是飛蛾撲火,蚍蜉撼樹,但也值得我輩去尊重,去敬仰,去為之吶喊!”

  “哪怕,他終究不免一死,我也要用盡所有,為其入殮,立碑銘志,要讓后世之人堅信,我大周天下,并非只有貪生怕死之輩!”

  他聲音初開始低沉,漸漸地變得沉凝、堅定、激昂。

  這位廬陽學宮的宮主,此刻變得慷慨從容。

  “李老他……他……”

  那些武者皆錯愕,可聽到李長凜那番話,他們內心也觸動不已,神色隨之也變得明滅不定。

  “走,我們也去看看!”

  有人咬牙,追了上去。

  “老子早受夠了給那些邪魔外道當狗的生活!”

  “走,一起!”

  很快,又有數人追了上去。

  但也有一些人佇足,沒有跟上去。

  “這些家伙明顯瘋了,那可是天獄魔庭,有化靈境大修士坐鎮,除非天上仙人下凡,否則,誰去了都得死!”

  這些留下來的武者,像看傻子一樣,看著那些和李長凜一起前往的人,滿臉的不理解。

  明知必死而為之,何其之蠢!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