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六百一十四章 生與死 選一個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太安殿內陳設九尊承載著血食的巨鼎。

  空氣本就濃郁血腥,可現在,隨著那七位辟谷境修士伏誅在地,血腥氣息也隨之愈發濃烈了。

  周知離最初時,強忍著作嘔的沖動。

  可現在,他卻感覺無比暢快,激動得恨不能手舞足蹈,仰天長嘯。

  這些天,這位大周皇室的掌權者,實在太壓抑,太憋屈,現在眼見那些天獄魔庭強者遭難,焉能不激動?

  “你們……你們究竟是誰?”

  段破甲艱難爬起身體,顫聲開口,他已恐懼到極致。

  “說了你也不知道。”

  元恒大步上前,那雄峻的身影,帶著迫人的威勢。

  “老子活不了,你們也休想活!”

  段破甲嘶聲大吼,在他手中,猛地捏碎一塊形似一截鎖鏈般的黑色秘符,就見一縷烏光沖霄而去。

  元恒沒有理會,抬手一巴掌拍下。

  本就遭受重創的段破甲,軀體如紙糊般四分五裂,血肉橫飛。

  “這來自玄都大陸的聚星境角色,也沒見有多厲害。”

  元恒暗自搖頭。

  周知離目睹這一幕,則震撼得無以復加。

  旋即,他深呼吸一口氣,整了整衣冠,躬身見禮道:“我名周知離,乃是這大周皇帝,見過兩位仙師,不知兩位仙師尊姓大名?”

  元恒道:“我可不是什么仙師,只是奉命而來罷了。”

  周知離一呆,問道:“那敢問前輩,是奉何人之命而來?”

  “待會你便知道了。”

  元恒笑了笑,轉身望向大殿外。

  周知離強忍著內心疑惑,道:“前輩,這天獄魔庭還有一個化靈境大修士藏于我皇宮深處,他……”

  剛說到這,一道雷霆般的聲音隆隆響徹在大殿之外——

  “是何人擅闖我天獄魔庭的地盤?滾出來!”

  一字字,震得太安殿瓦礫嘩啦啦顫抖,案牘桌椅隨之搖晃起來。

  “完了,那化老魔來了!”

  周知離軀體發僵,臉色煞白,心中的激動和喜悅一掃而空,渾身如墜冰窟。

  與此同時,大殿之外,虛空之上——

  一群遁光破空而至。

  為首的,是一個身著赤袍,身影枯瘦的男子,手握一柄拂塵,頭戴火羽冠,周身魔焰洶涌,威勢直沖霄漢。

  化洪臺!

  天獄魔庭長老之一,一位名副其實的化靈境大修士。

  而在化洪臺身邊,則是四個元府境修士,三男一女。

  當看到太安殿內的狀況,化洪臺等人的臉色一下子變得鐵青無比,渾身氣息也變得肅殺懾人之極。

  “是你們做的?”

  化洪臺眼眸如冷電,看向元恒和白問晴。

  “只要不是瞎子,大概都能看出這一點。”

  元恒咧嘴一笑。

  白問晴不由提醒他,“低調些,你可沒有對抗化靈境的實力。”

  元恒呆了一下,苦笑道:“這等時候,說這些作甚?”

  白問晴沒好氣道:“我擔心你飄了!”

  元恒尷尬不已。

  眼見他們兩個自顧自談笑,完全不把化洪臺等人放在眼中,周知離簡直都有懵掉的感覺。

  再看化洪臺等人,也氣得臉色一個比一個難看。

  “不管你們是誰,又是什么來歷,就憑你們現在這囂張的態度,本座今日也要將你們生吞活剝!”

  化洪臺言辭冰冷,一字一頓。

  他凌空踏步,渾身魔焰洶洶,一身化靈境威勢如鋪天蓋地般席卷而開。

  其他四個元府境修士則鎮守四周,一副提防元恒和白問晴逃走的架勢。

  “死!”

  化洪臺袖袍鼓蕩,隔空揮掌。

  一只十丈范圍的魔焰掌印凝結,其上涌動著肆虐洶涌的魔道奧義,恐怖無邊。

  周知離驚得六神無主,身心皆被震懾,甚至興不起去抵抗的念頭。

  可就在這一瞬——

  一道峻拔的身影憑空出現,探手一按。

  輕描淡寫的一個動作,卻見那十丈范圍的魔焰巨掌就像一塊豆腐似的,砰的一聲爆碎炸開。

  “這是……”

  周知離差點以為自己眼花了。

  遠處那四位天獄魔庭的元府境修士,也一個個如遭雷擊般,瞠目結舌。

  化長老的一擊,竟被擋住了?

  這怎可能!

  那可是屬于化靈境的力量啊!

  化洪臺眼皮也是狠狠一跳。

  可不等他反應,那一道峻拔身影一個邁步,便來到他身前,白皙修長的右手探出,輕飄飄按下。

  “滾!”

  化洪臺暴喝。

  他魔焰滔天,威勢恐怖,雙臂牽引著浩蕩的力量洪流,在十指間凝結出一尊古怪魔印,狠狠砸出。

  在眾人震駭目光中,化洪臺所凝結的魔印,在那輕飄飄的一掌之下轟然爆碎,完全就是不堪一擊。

  緊跟著喀嚓喀嚓一陣密集急促的爆鳴響徹。

  便見化洪臺舉起的雙手、雙腕、雙臂皆如遭受到天神之錘的轟砸,骨骼和血肉一寸寸爆碎迸濺。

  最終,當這一掌落在化洪臺胸膛,他整個軀體猛地一顫,砰的一聲四分五裂!

  血雨飛濺中,化洪臺的神魂搶先一步脫殼而出。

  可還沒來得及逃跑,就被那峻拔身影一把攥住,隨著掌指發力,這屬于化洪臺的神魂,也隨之爆碎。

  就此魂飛魄散!

  這一切,說來緩慢,實則一氣呵成。

  峻拔身影出現,先是一按之間,破十丈魔焰掌印,而后踏步上前,一拍一抓之間,便轟碎化洪臺這位化靈境大修士的軀殼,滅殺其神魂!

  那摧枯拉朽,勢如破竹的霸道一幕,當即震撼全場。

  那四位元府境魔修驚懼惶恐,嚇得六神無主。

  誰能想到,已擁有化靈境修為的化洪臺,會敗得這般快?

  “好強!!!”

  周知離已無法用語言來形容此刻心情,整個人呆滯在那,這該是何等恐怖存在,才能如此輕易就將一個化靈境老魔頭鎮壓?

  唯有元恒和白問晴神色平淡,見怪不怪。

  “閣下是何人,為何……為何要和我天獄魔庭為敵?”

  此時,一個元府境魔修顫聲開口。

  蘇奕沒有理會,袖袍一揮。

  四道清色劍氣呼嘯而出。

  噗噗噗噗!

  剎那間,便將那四個元府境修士斬殺當場。

  輕松的和拂去塵埃也沒什么區別。

  也是這時,蘇奕轉身,看向了太安殿處,問道:“都解決了?”

  元府肅然道:“回稟主人,無一生還。”

  “你……你是……蘇……蘇……”

  周知離眼睛瞪得滾圓。

  因為這時候,他終于看清了蘇奕的模樣,只是卻差點不敢相信自己眼睛,驚得連話都說不出來了。

  “怎么,才多久不見,就不認得我了?”

  周知離那呆頭鵝似的模樣,讓蘇奕不由一陣好笑。

  “蘇兄,真的是你!?”

  周知離激動大叫,聲音顫抖,透著哽咽,甚至連眼眶都泛紅了。

  這位年輕的大周皇帝,在這一刻徹底失態,只覺這段時間來所受到的委屈、憋悶、憤恨再不必隱忍在內心,在此時像決堤洪水般宣泄而出。

  看到他這般模樣,蘇奕眉頭微皺,旋即輕聲一嘆,道:“元恒,你且照看著他。”

  說罷,他身影一閃,破空而去。

  幾個閃爍,蘇奕便來皇宮深處。

  這里有著一座靈氣氤氳的孤峭山嶺,名喚隱龍山,乃是大周皇室隱龍者閉關潛修之地。

  之前時候,蘇奕早注意到化洪臺等人,是從這隱龍山中飛掠出來,趕往太安殿。

  如今最強大的化洪臺已被滅殺。

  蘇奕此來,就只剩下一個目的——救人!

  隱龍山地下深處,開辟著巨大的囚牢。

  通往囚牢的路徑只有一條,曲折蜿蜒。

  蘇奕雖是第一次前來,可憑借其強大的神念力量,早已將這一條路徑感知得清清楚楚。

  行走時,他忽地抬手一點。

  一縷劍氣憑空消失。

  百丈之外的路徑一側,有著一座道臺,一道身影原本盤膝而坐,正在修煉,可其咽喉卻無聲無息地出現一個血窟窿。

  旋即腦袋一歪,就此斃命。

  這是一個辟谷境角色,擱在大周也是陸地神仙般的人物,可被殺死的時候,甚至都沒來得及反應。

  當蘇奕的身影經過此地時,更是看都沒看一眼。

  很快,路徑前方豁然開朗,出現一片巨大的地下空間,其中開鑿著一座座牢獄,每一座牢獄前,皆點燃著青銅火炬。

  牢獄入口處。

  一陣急促嬌潤的喘息聲響起,蕩人心魄。

  在蘇奕神念捕捉下,就見牢獄入口的地面上,一個裙裳半褪,嬌艷妖嬈的女子,正在一個男子身上動作。

  起起伏伏。

  嬌艷女子星眸微瞇,紅唇半張,臉上盡是陶醉之色。

  可在她身下,男子則眼珠暴凸,軀體發僵,渾身的生機都在飛快流逝,膚色都變得灰暗下來。

  “在這等地方都能干出采陽補陰,盜竊生機的勾當,不覺得害臊?”

  蘇奕開口。

  一句話,讓嬌艷女子軀體一僵,旋即身影一縱,朝遠處閃避的同時,手中已多出一對藍汪汪的短刃,警惕起來。

  她反應速度不可謂不快,甚至連褪去大半的衣裳都顧不得穿整齊,就那般裸露著,明顯是身經百戰的狠茬子,很清楚相比保命,衣衫再不整齊,也根本不算什么。

  可就在嬌艷女子身影落地站穩那一瞬,一抹劍氣直似流光般抵在了其咽喉前。

  緊跟著,一縷淡然的聲音在她耳畔響起:

  “生與死,選一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