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六百一十三章 血食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我們去皇宮走一遭。”

  蘇奕從藤椅中起身,他看了看天色。

  正值黃昏,暮靄沉沉。

  鴻濟和尚臉色驟變,道:“公子,不可莽撞,那皇宮之地,如今有天獄魔庭的一位長老、兩位護法、四位執事以及十八位修士坐鎮,那等力量足以橫掃大周境內一切敵……”

  接著,他把這些人身份飛快介紹了一遍。

  坐鎮皇宮中那位天獄魔庭的長老,名叫化洪臺,乃是一位名副其實的化靈境大修士。

  那兩位護法,一個名叫柳盈、一個名叫段破甲,皆是聚星境修為。

  四位執事,則擁有元府境修為。

  其他十八位修士,皆是天獄魔庭傳人,皆是辟谷境修為。

  聽罷,蘇奕還沒說什么,元恒就冷笑道:“這點力量,在主人面前完全就不值一哂,和尚,你不必為此擔憂了。”

  白問晴也點頭道:“對蘇前輩而燕,的確遠遠談不上威脅。”

  就連性情謹小慎微的葛謙這一刻也松了口氣,道:“我還當這天獄魔庭多厲害,若僅僅只是這點陣容,的確不夠看的。”

  鴻濟和尚:“……”

  他完全懵了,這些家伙……竟敢不把靈境大修士放在眼中?!

  “走吧。”

  蘇奕負手于背,離開松風別院。

  鴻濟和尚張嘴要說什么,元恒善意提醒道:“和尚,耳聽為虛,眼見為實,你不妨和我們一起,就當看個熱鬧便可。”

  “這……”

  鴻濟和尚明顯猶豫,可當看到蘇奕一行人已經展開行動,他一咬牙,當即跟了上去。

  暮色下,恢弘古老的皇宮沐浴在一層橘紅的光澤中。

  太安殿。

  九尊青銅巨鼎呈九宮之狀屹立。

  此時正有一群修士,各自拿出寶瓶,朝九尊巨鼎內傾倒猩紅濃稠的血液。

  這是經由煉化之后的血食,蘊積著驚人的血氣。

  隨著這些修士不斷傾倒,青銅巨鼎表面也隨之泛紅,變得殷紅如血。

  而九座巨鼎內,血液濃稠,不斷翻騰,彌漫出嗆鼻的血腥氣息。

  周知離坐在大殿一側,遠遠看著這一幕幕,臉色蒼白,他雙手緊攥,努力克制著那種快要嘔吐的沖動。

  “些許血腥氣息而已,陛下這就受不了了?還真是個草包。”

  一個修士譏笑出聲。

  其他修士跟著笑起來。

  周知離露出尷尬之色,低頭不語,內心實則恨到極致。

  這些修士,皆身著玄色長袍,來自天獄魔庭,這些天來,一直在皇宮內胡作非為,完全不把他這個大周皇帝放在眼中。

  “快行動,煉制好的血煞靈丸還要送往化長老那里,可不能耽擱時間。”

  遠處龍椅上,斜躺著一個須發花白的瘦削老者,眼窩凹陷,氣質陰冷。

  段破甲!

  天獄魔庭的一位護法。

  聽到他出聲,那些修士皆不敢怠慢,抓緊時間行動起來。

  “這一段時間以來,你們天獄魔庭為了煉制這所謂的血煞靈丸,不惜驅使天下各地的妖獸,為禍世間百姓,以此來搜集血食。”

  周知離目光看向段破甲,禁不住問出聲,“我實在很好奇,你們究竟想做什么?”

  段破甲瞥了周知離一眼,笑呵呵道:“該你知道的,自然會讓你知道,不該知道的,還是不知道為好。”

  周知離沉聲道:“那你們究竟會在何時罷手?難道非要殺光這大周天下的生民不成?”

  段破甲神色古怪,道:“一個小小大周而已,便是把這世間生民全部殺光了,所煉制的血煞靈丸,也遠遠不夠。”

  周知離臉色驟變,差點不敢相信自己耳朵。

  “當然,我們雖是魔道門派,但也不會干出竭澤而漁的蠢事,再過一段時間,我們便會前往大魏、大秦這些國度,繼續收集血食。”

  段破甲慢條斯理說道,“按照我們估算,若每日能收集到十萬斤血食,不出三個月時間,所煉制出的血煞靈丸,應該足夠用了。”

  三個月!

  每天十萬斤血食!

  周知離手腳發涼,心都在顫抖。

  據他所知,滅殺十個青壯年,才能以他們的精血煉制出一斤血食。

  而每日搜集十萬斤血食,便意味著,每天都要滅殺百萬生民!

  若持續三個月時間,起碼要滅殺九千萬生民,才能讓天獄魔庭煉制出足夠的血煞靈丸!

  這等殘暴惡毒之事所蔓延之處,這天下又和血腥煉獄何異?

  “你們這么做,就不怕遭天譴?”

  周知離臉色愈發蒼白了,他都無法想象,這世上怎會有如此殘暴嗜殺,視生靈如草芥般收割的修士。

  這已不是殘忍,而是毫無人性!

  “天譴?”

  段破甲不禁大笑起來,“我輩魔修,逆天而行,何曾在意過這些?小家伙,你終究不是修行之輩,根本不清楚,只要實力足夠強大,所謂天譴,也無法奈何我等!”

  聲音透著睥睨和自信。

  周知離失魂落魄,他完全無法理解這種說辭。

  許久,他苦澀搖頭,道:“且不說這些,我只想問一問,你們天獄魔庭為何要抓捕和蘇帝師有關之人?他可從來都不曾得罪過你們。”

  段破甲想了想,說道:“這是命令。”

  “誰的命令?”

  周知離愈發惘然。

  “楚修。”

  一道沉渾的聲音,忽地在大殿外響起。

  伴隨聲音,兩道身影飛掠而至。

  一個身影雄峻高大,一個姿容秀麗端莊。

  正是元恒和白問晴。

  段破甲霍然從龍椅上坐直身影,那些正在往九座巨鼎中傾倒血食的修士,也紛紛停下手中動作,望了過去。

  周知離也噌地起身,可他并不認得元恒和白問晴,不由驚疑起來,這兩人是如何進入皇宮的,難道他們是陸地神仙不成?

  “你們是何人?膽敢擅闖我天獄魔庭的地盤?”

  一個天獄魔庭的灰袍男子大喝,神色不善。

  如今這大周天下,已然和被他們天獄魔庭霸占沒區別。

  可現在,卻有人敢擅自闖入此地,分明是不把他們天獄魔庭放在眼中!

  元恒抬手,隔空一掌抽過去,那有著辟谷境修為的灰袍男子腦袋頓時炸開,血漿飛灑,暴斃當場。

  輕松的像拍死一只蒼蠅似的。

  “小小辟谷境,也敢叫囂,死不足惜。”

  元恒不屑。

  白問晴怔了一下,敏銳察覺到,元恒此刻的舉動和神態,明顯受到了主人蘇奕的影響,皆強橫到骨子里。

  “你竟敢殺我天獄魔庭的人!?”

  大殿內,那些修士騷動,一個個驚怒交加。

  周知離也被驚到,但旋即內心就感到痛快無比,眉梢間都浮現出激動之色,殺得好!殺得好啊!

  這時,坐在龍椅上的段破甲猛地起身,厲聲道:“混賬東西,也不看看這是誰的地盤,就敢撒野,簡直活得不耐煩了!”

  “是嗎。”

  元恒咧嘴一笑,舒展了一下身影,那屬于聚星境中期的修為,也是猛地釋放出來。

  這座大殿都猛地震顫一下,那恐怖的威壓,壓迫得那些修士才只辟谷境的修士皆駭然失色,亡魂大冒。

  “聚星境!這家伙是聚星境存在!”

  有人倉惶尖叫。

  段破甲瞳孔也是一縮,臉色微變,道:“道友莫非也和我等一樣,不屬于這蒼青大陸?”

  據他所知,這大周境內的修士,別說聚星境了,便是元府境都罕見的很。

  可現在,卻有一個聚星境殺進來,這讓段破甲不得不懷疑,對方和自己一樣,不屬于蒼青大陸。

  “將死之人,屁話還這么多,真當我們是來聊天的?”

  元恒大步上前,“問晴,那些小螻蟻交給你了,我來收拾這老東西!”

  白問晴溫婉地點了點頭,“嗯。”

  “你們快去通知化長老,我來攔住他們!”

  見此,段破甲當即暴喝出聲。

  說話時,他直接出手,探手拔出一桿血淋淋的戰戟,掀起漫天血光,橫空朝元恒斬去。

  周知離呼吸一窒。

  這段破甲也是一位聚星境人物,修煉魔道傳承,戰力強橫。這讓周知離不由替元恒捏了一把汗。

  可僅僅剎那間,周知離就傻眼了。

  便見元恒大步上前,一道拳印打出,段破甲斬來的血色大戟,如若紙糊般一寸寸炸開,轟然迸濺飛射。

  而那等拳印余勢不減,狠狠砸在段破甲胸膛上。

  段破甲身影直接倒飛出去,將身后的龍椅砸爛,摔在墻壁上,軀體都嵌在其中,石屑橫飛。

  清晰可見,他胸膛凹陷出一個觸目驚心的拳印,口鼻噴血,臉色變得慘白如紙。

  一拳,重挫一位天獄魔庭的聚星境護法!

  那等一幕,當即震撼全場。

  周知離都驚得失神,下巴差點掉下來,這家伙是誰,這戰力未免也太霸道和恐怖了吧!?

  那些本打算逃出大殿去求援的辟谷境修士,一個個也被嚇到,頭皮發麻,肝膽欲裂。

  倒不是他們不想逃,而是段破甲敗得太快了,一拳而已,就被轟敗重傷,讓他們都沒有逃走的機會!

  而此時,守在大殿門前的白問晴出手了。

  她抬起如玉似的素手,在虛空一晃。

  一片晶瑩剔透的冰刃呼嘯而出,帶起刺骨般的凜冽寒意,當斬落時,那些辟谷境修士如若稻草般被斬殺當場。

  無一生還!

  這是實力上的絕對碾壓,和隨手捏碎螻蟻也沒區別!

  “又一個聚星境……”

  段破甲呆滯在那,失魂落魄,如喪考妣。

  周知離震撼之余,不由欣喜若狂!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