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六百一十二章 不對勁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黑色鬼霧蒸騰,化作一個身著黑色道袍的男子。

    他雙瞳赤紅,面容妖異,渾身煞霧翻騰,涌現出無數冤魂厲鬼虛影,直似一尊來自幽冥地獄的鬼王般。

    “被嚇退了?”

    道袍男子開口,聲音尖利刺耳。

    這片桃花林懸掛著的一眾鬼蝙蝠皆悄然睜開眸,像一對對猩紅的燭火點燃,密密麻麻,詭異懾人。

    “正是,那是一個極強大的妖修,一身氣息貫沖天地,奴婢遠遠望著,都感到恐懼不已。”

    女子戰戰兢兢開口。

    “妖修?難道是半山腰那個名叫青雒的家伙出手了?”

    道袍男子問。

    女子搖頭:“看起來……并不像青雒。”

    “奇怪,那廣陵城只不過是個尋常小城,城中武者沒有一個踏入真正的修行之路,怎會無緣無故冒出來一個妖修?”

    道袍男子皺眉。

    便在此時,一道淡然的聲音響起:“你一個小小鬼物,也和那青雒認識?”

    “誰?”

    道袍男子和女子皆是一驚,目光看向聲音傳來的方向。

    便見一個青袍少年,不知何時立在了桃林一側,雙手負背,淡然出塵。

    女子厲聲道:“你是何人,竟敢闖入我家……”

    “聒噪。”

    蘇奕屈指一彈。

    砰!

    女子身影炸開,化作黑色煙氣消散不見。

    道袍男子猩紅的眸驟然一縮,這是個狠茬子!

    想到這,他抬手抱拳,稽首見禮:“回道友的話,我和青雒剛認識不久,也算有一點交情。”

    蘇奕哦了一聲,道:“以他的為人,怎會和你一個不堪入目的小小鬼修結交?”

    道袍男子眉梢間怒色一閃,但最終還是忍住,道:“我對道友并無不敬,也請道友莫要這般詆毀我,免得傷了和氣!”

    “是么。”

    蘇奕唇中忽地發出一聲道音,直似佛陀之喝。

    轟!

    一道呈圓滿蓮花狀的金色音波漣漪,驟然擴散而開。

    所過之處,那懸掛在桃樹林中的一眾鬼蝙蝠,都來不及反應,軀體皆隨之炸開。

    一眼望去,直似上千個炮竹在桃林中炸響,迸濺出一團團血霧,猩紅刺目。

    道袍男子軀體一僵,渾身衣裳被冷汗浸透,毛骨悚然,完全被這一幕嚇到了。

    須知,那上千鬼蝙蝠若一起出動,足可給這天下間的元道修士造成致命的威脅,端的是狠辣歹毒之極。

    可現在,卻被人以一縷道音一舉轟殺!

    “你覺得現在算不算傷了和氣?”

    蘇奕問。

    道袍男子神色變幻不定,勉強擠出一個僵硬的笑容,深深鞠躬道:“之前是小的有眼不識神人在前,還望前輩贖罪。”

    就這么慫了?

    蘇奕怔了一下,不禁意興闌珊,道:“我問你答。”

    “是!”

    道袍男子連忙點頭,“小的定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說說你的來歷。”

    “小的師承陰煞門,修行至今一百三十余載,也是前不久時候,來到這鬼母嶺修行……”

    道袍男子飛快說了一遍。

    蘇奕聽得很是無趣,道:“你和青雒如何認識的?”

  道袍男子露出苦澀之色,道:“不瞞前    輩,半個月前,那自稱青雒的青年忽然出現,說小的若想活命,就幫他做事,否則,便殺了小的,為世間除害……”

    蘇奕這才露出一絲感興趣之色,道:“他讓你做什么?”

    “豢養鬼蝙蝠。”

    道袍男子低聲道,“據青雒說,他需要一批‘冥魂靈砂’,這種寶物便是鬼蝙蝠的一對眼珠所煉制。可前輩您應該也清楚,豢養鬼蝙蝠,需要大量的生魂,所以,無奈之下,我只能派遣弟子,驅使山中妖獸去獵殺世間生靈……”

    蘇奕若有所思道:“你這是把罪責推到青雒頭上,慫恿我去找他麻煩?”

    道袍男子渾身一顫,連忙道:“小的斷沒有這種念想!”

    蘇奕笑了笑,道:“不管你是否有此念想,這次你終究難逃一死。”

    道袍男子呆了一下,轉身就逃。

    轟!

    他化作一道黑色光焰,騰空朝遠處掠去。

    可僅僅瞬息,就被一道劍氣斬在身上,魂飛魄散。

    “天獄魔庭驅使妖獸為禍天下,是為了搜集血食,你們陰煞門也趁機興風作浪,搜集生魂,這天下眾生怎么就成了你們眼中任憑宰割的獵物了?”

    蘇奕自語。

    唰!

    下一刻,蘇奕身影破空而去。

    廣陵城城門之上。

    當蘇奕返回時,不止元恒等人在等待,傅山、聶北虎、聶藤等人同樣也等候在那,不曾離開。

    “主人,傅山城主說,欲設宴招待我們,您看?”

    元恒上前問詢。

    蘇奕搖頭拒絕,“不必了。”

    說話時,他目光看向文長鏡,道:“靈雪的父母在何處?”

    文長鏡呆了一下,旋即低聲道:“三天前,玉京城皇室來人,把文長泰夫婦接走了。”

    蘇奕眉頭皺起,道:“所為何事?”

    文長鏡搖頭道:“只說是請他們夫婦前往玉京城做客,具體我等也不甚清楚。”

    面對蘇奕時,這位文家之主顯得畏畏縮縮,惶恐忐忑。

    這和以前完全不一樣了。

    沉默片刻,蘇奕目光看向聶藤,道:“城外鬼母嶺,乃是靈氣匯聚之地,以后必會化作一方名山,以后你可前往其中修行。”

    聶藤恭敬道:“多謝蘇先生指點。”

    蘇奕點了點頭,轉身而去,“走吧,我們去玉京城。”

    對他而言,廣陵城并沒有什么可留戀的。

    這次重游故地,更多是為了沉淀自己的道心。

    不過,當得知文長泰和琴箐二人被大周皇室的力量帶往玉京城后,蘇奕頓時意識到了反常。

    最近一段時間,世間到處傳聞,說大周皇室和潛龍劍宗皆已經向天獄魔庭臣服。

    而天獄魔庭和楚修有關系,這讓蘇奕不得不懷疑,文長泰、琴箐看似是被大周皇室帶走,實則幕后是有天獄魔庭在指使!

    畢竟,世人皆清楚,文長泰夫婦曾是他蘇奕的岳父岳母,哪怕蘇奕早斬斷了和對方的關系,但敵人不見得會這般認為。

    原本,蘇奕可以不理會此事。

    可一想到文長泰夫婦乃是文靈雪的父母,蘇奕又焉能坐視不理?

    兩天后。

    玉京城外。

    蘇奕抬手將一枚秘符捏碎。

    沒多久,天穹之上忽地掠來一只疾光雀。

    蘇奕將早已準備好的一枚玉簡拋過去,疾光雀叼著玉簡破空而去。

    “走,我們進城。”

    蘇奕邁步朝前行去。

    對于玉京城,蘇奕自然不陌生。

    他自幼在此長大,當初更是在玉京城中,擊潰蘇弘禮,滅殺大周皇室的隱龍者,一舉名揚天下。

    只不過,這次返回后,蘇奕明顯發現了不一樣。

    作為大周皇都,以前的玉京城,繁華鼎盛,紫氣東來,氣象恢弘。

    可現在,城中卻一片肅殺蕭瑟的氣氛,街頭巷尾,很難再見到熱鬧喧囂的景象。

    一路所見,皆是行色匆匆的武者。

    沒多久,蘇奕來到了桃符巷子深處的松風別院。

    這是十方閣的一個據點,當初蘇奕返回玉京城報仇時,就曾居住其中。

    當蘇奕抵達時,松風別院前已立著一個體態肥胖,滿身油膩的和尚。

    正是鴻濟和尚。

    當初正是通過他,讓蘇奕得到了不少情報。

    “蘇公子,原來真的是您!”

    看到蘇奕,鴻濟和尚屁顛屁顛湊上來,驚喜開口,“數月不見,我還以為公子前往大夏之后,再不會回來了呢。”

    蘇奕笑了笑,道:“進去聊。”

    說著,走進了松風別院,拿出藤椅,舒服坐在其中,而后說道,“你們也坐吧。”

    鴻濟和尚看了元恒等人一眼,這才笑呵呵坐在蘇奕一側的一塊石凳上,道:“公子此次返回玉京城,又是為了何事?”

    蘇奕道:“我想從你那打探一些消息。”

    鴻濟和尚神色變得認真起來,道:“公子但講無妨。”

    蘇奕問:“大周皇室和潛龍劍宗都已經向天獄魔庭臣服?”

    鴻濟和尚點頭道:“不錯,七天前的時候,天獄魔庭的一群修士闖入玉京城,也是在當天,大周當今皇帝周知離和潛龍劍宗宗主一起對外宣布,向天獄魔庭臣服。”

    他神色復雜,感慨道:“這來自異界的天獄魔庭太強大了,足有上百位踏足元道層次的修士!”

    “目前已知道的是,他們有四位長老、九位護法、三十六位執事,僅僅是執事層次的角色,都擁有元府境修為!”

    “在這等力量面前,這大周境內,根本沒有哪個勢力是天獄魔庭的對手。”

    對于這些事情,蘇奕完全不感興趣。

    他直接問道:“你可知道,這一段時間以來,天獄魔庭的強者是否一直在搜捕和我有關的人?”

    鴻濟和尚軀體一僵,點了點頭:“的確如此,大概是五天前,在天獄魔庭的指使下,大周皇室對外宣布,在整個大周通緝和公子有關之人,只要提供有價值的線索,便可領取重賞。”

    蘇奕哦了一聲,神色波瀾不驚,道:“那你可知道,目前為止,他們找到了多少和我有關之人?”

    鴻濟和尚搖頭道:“這就不清楚了,不過據我所知,白州蘭陵蕭氏以蕭天闕為首的一批族人,在昨天的時候,被押解到了皇宮之地,據說他們之所以被抓捕,就是因為和公子您有關。”

    聽到這,蘇奕沉默了。

    場中氣氛,也悄然變得壓抑沉悶起來。

    眾人如坐針氈。

  ps:最近破事一籮筐,狀態也很糟糕,更新上有些力不從心,等金魚調整過來,就會繼續補5更的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