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六百零九章 當年故人今猶在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杏黃醫館外。

  當看到蘇奕的身影時,葛謙不禁問道:“蘇大人,之前那地方似乎有靈異的事情發生?”

  元恒和白問晴目光也看向蘇奕。

  他們都察覺到了杏黃小居中的變化。

  “我之前幫一株老槐樹成靈,了結了一樁因果。”

  蘇奕隨口說著,目光望向廣陵城西城門所在。

  那里有一陣陣蒼茫的號角聲響起,隱隱還夾雜著廝殺聲和妖獸嘶吼的聲音。

  “走,過去看看。”

  蘇奕邁步行去。

  一路上,街巷冷清,行人稀少。

  直至快要抵達西城門時,就見高高的城墻上,駐守著許許多多武者的身影。

  城門大開,能夠清楚看見,一支披堅執銳的武者隊伍,正在和一群妖獸廝殺奮戰。

  戰況很激烈,但規模不大,那些妖獸充其量只有百余頭,且實力談不上多強大。

  和云河郡城外所見的獸潮大軍完全沒法比。

  再看那一支武者隊伍,明顯訓練有素,彼此配合默契,廝殺在妖獸群中,雖偶有負傷,但談不上危險。

  尤其是為首一個持劍青年,恰似群龍之首,展現出極精湛的戰斗技巧。

  “李默云……”

  蘇奕怔了一下,才想起那持劍青年是誰。

  廣陵城有三大家族,李氏排名第一。

  很早之前,李默云便是廣陵城年輕一代的風云人物。

  不過,李默云當初極愛慕文靈昭,曾視蘇奕這個廢物贅婿為眼中釘,還曾欲將蘇奕除掉。

  直至后來在云河郡城,見識過蘇奕的種種強大之處后,李默云才最終打消了與蘇奕為敵的念頭。

  而對蘇奕而言,完全就沒有在意過李默云這等小角色。

  若不是他記憶一向極好,且在這時候再次見到了對方,怕是這輩子都不可能再想起此人。

  旋即,蘇奕目光望向城墻之上,辨認出了許多熟悉的身影。

  有城主傅山、胡衛統領聶北虎、李家之主李天寒、黃家之主黃云沖、文家之主文長鏡這等廣陵城的大人物。

  也有聶藤、文玨元、文少北這些年輕一代的武者。

  尤其是聶藤,氣息明顯要比其他人強大一截,已擁有宗師境的修為!

  “此子氣息沉凝,根基扎實,不錯不錯。”

  蘇奕暗道。

  他當年在廣陵城時,聶北虎曾上門祈求,希冀能夠讓聶藤跟隨在自己身邊做事。

  不曾想,聶藤自尊心極強,并不甘心接受這樣的安排。

  正因如此,反倒蘇奕對這個性情沉凝的少年頗為欣賞,贈予了對方一門修煉秘術。

  無疑,聶藤能夠在短短八個月時間,就踏足宗師之境,一是和修煉他所贈的秘法有關。

  二也是因為,聶藤自己爭氣。

  “都什么時候了,你們還在這里看熱鬧,快走快走,馬上下一波獸潮就要來了,到那時,便是有聶宗師在,萬一有妖獸闖入城中,你們哪還有命再看熱鬧?”

  一支武者隊伍巡弋而來,當看到蘇奕等人時,為首一個魁梧中年大聲喝斥,催促他們離開。

  蘇奕怔了一下。

  元恒則笑道:“聶宗師?就是城墻上站著的那個少年么?”

  魁梧中年頓時露出敬畏之色,道:“不錯,聶宗師可不簡單,乃是我們廣陵城年輕一代第一個踏足宗師境的強者,這一個月里,正是有他坐鎮,才阻止了一次次的獸群侵襲!”

  元恒一怔,道:“是嗎,可我記得這廣陵城中,第一個踏足宗師境的,應該……另有其人吧?”

  魁梧中年眉頭皺起,思忖片刻,才恍然道:“你說的是咱們大周的帝師蘇奕?他以前時候雖當過文家的姑爺,但認真說起來,他可不是我們廣陵城的人。”

  說到這,魁梧中年感慨道:“說起來,這都已經很久沒有聽說過蘇帝師的消息了,世間都傳言,蘇帝師前往了大夏修行,這輩子都不會再返回大周了。”

  旁邊一個武者兵卒禁不住道:“若是有蘇帝師在,憑他的手段,哪可能讓大周陷入這等兵荒馬亂的困境中?”

  談起蘇奕,這些武者皆唏噓感慨不已。

  元恒等人神色則有些古怪,禁不住都將目光看向蘇奕,這才知道,原來早在大周時,蘇奕便有“帝師”之稱!

  蘇奕渾似不覺,自顧自聽著。

  “便是蘇帝師在,又哪能擋得住那來自異界的天獄魔庭強者?我聽聞,就在最近一段時間,連大周皇室和潛龍劍宗都向天獄魔庭臣服了!”

  一個士卒喟嘆,“總之,這世道亂了,別說蘇帝師不在,就是他在,憑他一人之力,也難以改變大周天下的劇變。”

  這番話,讓元恒眉頭皺起。

  便在此時,一陣驚天的獸吼之聲從城門遠處傳來。

  緊跟著,大地震顫,轟鳴如雷,似有千軍萬馬正在從遠方靠近過來。

  魁梧中年色變,催促道:“第二波獸潮要來了,兄弟們跟我去守城!你們這些家伙也別愣著了,趕快離開!”

  說話時,魁梧中年就帶著身邊士卒全速朝城門處沖去。

  “難道說,又有天獄魔庭的角色在驅使妖獸大軍攻城?”

  蘇奕眉頭微皺,邁步走了過去。

  元恒等人跟隨其后。

  城門外。

  成百上千的妖獸,如潮水般從遠處沖來,獸吼震天。

  那等一幕,讓駐守在城墻上的眾人皆倒吸涼氣,徹底色變。

  這一波獸潮的規模之大,完全超出了他們的想象!

  “這可怎么辦?”

  文家族長文長鏡臉色發白,雙膝一陣哆嗦。

  傅山、李天寒、黃云沖也露出深深的憂色。

  廣陵城只是云河郡中的一座小城,整座城池中的武者數量加起來,也僅僅只上千之眾,其中大半都是最低層次的搬血境角色。

  而最強大的宗師人物,目前只有聶藤一人。

  這等情況下,一旦遠處那些妖獸沖來,以他們現在的力量,怕是根本難以守住城門了!

  而一旦防線失守,廣陵城必會徹底淪陷在妖獸的血盆大口之下!

  “還能怎么辦,我們的宗族、親友皆在城中,我們若退了,他們可就徹底完了。”

  聶藤沉聲開口,“所以,無論如何,這一戰也不能退!”

  言辭鏗鏘,斬釘截鐵。

  “不錯,我同意聶藤的意見!”

  李默云也來了,他剛經歷一場惡戰,渾身染血,氣息冷厲懾人。

  “好!就這么做!”

  聶北虎點頭答應。

  其他一些大人物還有些猶豫,可見到這一幕,皆咬牙答應下來。

  歸根到底,是他們預判出錯,根本沒想到,這下一波獸潮的規模會如此可怕,若早知道,或許還有機會讓城中的人們撤離。

  可現在說這些,明顯已經晚了。

  轟!轟!轟!

  妖獸大軍越來越近了,那兇厲的妖氣如滾滾狼煙般,遮天蔽日,大地在震顫,如若沉悶的雷鳴。

  一眼望去,妖獸如潮,成百上千,僅僅那等氣勢,便讓駐守在城門附近的武者士卒身心發寒,面露絕望。

  這……這還怎么打?

  便是城墻上決意赴死一戰的聶藤、李默云等人,斗志都在經受沖擊,神色空前凝重。

  而這時,文長鏡這位堂堂文家之主,竟是雙膝一軟,身影一個趔趄,差點沒站穩!

  可沒有人嘲笑他。

  一股壓抑、絕望、近乎讓人窒息般的氛圍,也是籠罩在城墻上下。

  聶藤抿了抿唇,深呼吸一口氣,拔出一桿戰矛。

  他眼神變得平靜而堅定。

  旁邊,李默云撣了撣衣衫的塵埃,手中則悄然握緊戰劍,眸泛決然。

  便在此時,一陣大喝聲響起:

  “你們來這里做什么?瘋了不是!?”

  城門附近,魁梧中年滿臉怒容,他看到蘇奕一行人靠近了過來,氣得直咬牙。

  見過找死的,沒見過這般找死的!

  聶藤等人下意識將目光望去,當看到那一個青袍如玉,淡然出塵的少年時,他們皆睜大眼睛,似難以置信。

  “蘇先生?”

  城主傅山更是失聲叫出來。

  “蘇……蘇先生,真的是您?”

  聶北虎顫聲開口,滿臉的激動。

  “哈哈哈,蘇先生來了,我們有救了!”

  黃云沖狂喜大笑。

  再看李天寒、文長鏡等大人物,一個個皆瞪大眼睛,神色明滅不定。

  他們……又何嘗不認得蘇奕?

  只不過,因為以前的一些恩怨,讓得他們面對蘇奕時,內心更多的是敬畏和害怕!

  “蘇先生……”

  聶藤怔怔,眼神恍惚,這個氣質沉凝的少年罕見地失態了。

  而當李默云看到蘇奕時,也怔了一下,旋即神色變得復雜,低頭不語。

  蘇先生?

  那魁梧中年和身邊的士卒皆愕然,蘇先生是誰?

  為何會讓那些大人物如此失態?

  對于這一切,蘇奕沒有理會,自顧自來到城墻之上,看著在場那些熟悉的面龐,目光最終落在聶藤身上,道:“還算有點出息。”

  如今已是宗師人物,性情向來要強的聶藤,聽到這句話時,眼眶卻莫名地微微泛紅。

  他內心激蕩,抱拳行禮道:“蘇先生,我從不敢忘記您當初的教誨!”

  “我記得,你當年視我為同輩,可不愿向我低頭見禮的,如今成了宗師,怎地變得這般客氣了?”

  蘇奕笑著打趣了一句。

  提起當初的事情,聶藤頓時有些窘迫,訕訕道:“當初,是我年少輕狂,不知天高地厚,直至如今踏足宗師境,方才明白我和蘇先生的差距,就似天壤之別,哪還敢對先生不敬。”

  “行了。”

  蘇奕擺了擺手,目光一掃遠處那些奔襲而來的妖獸大軍,道:“元恒,交給你了。”

  “是。”

  元恒肅然領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