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六百零八章 一飲一啄 皆有前因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黑色秘符造型獨特,形似一截鎖鏈,其上雕琢著奇異扭曲的魔紋。

  蘇奕將此物拿在手中略一端詳,頓時就判斷出,這是一枚求援所用的訊符!

  “找個機會捏碎此符,看能引來多少天獄魔庭的獵物。”

  蘇奕思忖時,將此符和招魂幡收起。

  至于魯崢的其他遺物,他都懶得再多看一眼。

  “走了。”

  蘇奕目光掃了袁武通等人一眼,便轉身邁步朝遠處夜色中行去。

  元恒等人緊隨其后。

  “蘇先生保重!”

  袁武通拱手。

  “蘇大人保重!”

  木倉圖等人也齊齊拱手。

  雖然,蘇奕離開的時候,連招呼都沒打一個。

  可誰又能不敬?

  須知,今日傍晚若無蘇奕一行出手,這云河郡城……怕是早已淪陷于肆虐的妖患之中!

  云河郡城外,大滄江之畔。

  深夜蕭瑟,四野寂寥。

  蘇奕佇足踟躕片刻,最終沿著大滄江逆流而上。

  逆流而行,便可抵達廣陵城。

  那里是蘇奕覺醒前世記憶的地方,承載著他諸多的回憶。

  “主人,我們這是去哪里?”

  路上,元恒不禁問。

  “以后這大周……我怕是不會再回來了,趁此機會,隨便看看。”

  蘇奕隨口道。

  大周,算得上是他轉世重修的“故土”。

  但終究不是真正的故土。

  以后求索大道,注定將和這個偏遠小國漸行漸遠。

  趁此機會,隨便走走看看,就當……一種辭別。

  至于以后,心所安處,即吾鄉。

  清晨十分。

  廣陵城外。

  蘇奕望著這座熟悉的城墻,腦海中不由浮現出一個個身影。

  活潑靚麗的文靈雪、精明市儈的琴箐、老實本分的文長泰、說一不二的老太君……

  除此,尚有城主傅山、護衛統領聶北虎、黃氏族長黃云沖、黃乾峻、聶藤……

  只是和當初相比,如今的廣陵城明顯也發生變化。

  城外地帶,到處可見遺留的妖獸殘骸、那厚重的城墻上,不少地方都已塌陷裂開,涂滿血漬。

  以往在清晨時候,城門內外熙熙攘攘,熱鬧非凡。

  可如今,只能看到一支支披堅執銳的武者隊伍,巡弋在城門四周,平添肅殺之氣。

  無疑,廣陵城也曾遭受妖患,但受到的影響并不大。

  蘇奕信步走進了城中。

  沿著熟悉的街道,他看見了松云劍府。

  還記得當初身為文家贅婿的他,曾有一段時間會天天來此接小姨子文靈雪放學。

  就這般一路閑逛著,不知覺間,遠遠地看到了杏黃醫館。

  當初,蘇奕曾定居于杏黃醫館后的杏黃小院。

  也是在那里,讓他從陰煞門傳人吳若水手中得到了一個養魂葫,從而見到了傾綰。

  清晨十分,杏黃醫館外,已經排起了長龍。

  和以往不同,看病的大多是武者,一個個衣袍染血,披頭散發,似剛經歷過一場血戰般。

  “你們在此稍等。”

  蘇奕吩咐了元恒等人一聲,便信步走進了杏黃醫館。

  醫館內一派忙碌的景象,管事胡銓也親自出手,在幫一個武者敷藥療傷。

  濃郁的血腥和藥草氣息混雜,略顯嗆鼻。

  蘇奕走進來時,一個小廝疑惑抬頭,道:“公子也要看病?”

  蘇奕搖頭,道:“你忙你的。”

  小廝雖感覺疑惑,但由于醫館內實在太忙碌,他也顧不得再搭理蘇奕,忙起手中的事情。

  蘇奕徑直邁步,從醫館后門,來到了杏黃小院。

  三間灰瓦房屋呈品字形錯落,一側還有菜畦和藤架,庭院中央是一株粗大蒼勁的老槐樹,槐樹旁是一口水井。

  清晨的光灑落庭院內,顯得格外清寧。

  庭院中的一切依舊和從前一樣,沒有任何改變。

  并且,應當是時常有人來清掃和整理,一切都干干凈凈,清爽整潔。

  蘇奕拿出藤椅,懶洋洋躺在了槐樹下,心神有一種說不出的平靜,腦海中,不由浮現起當初居住在這座院落時的一些回憶。

沙沙沙  清風徐來,老槐樹的枝椏搖曳,發出陣陣聲音。

  蘇奕抬眼看了看老槐樹,忽地一怔。

  這一株老槐樹,竟有了一絲靈性!

  “你這是在跟我蘇某人打招呼么?”

  蘇奕輕語。

  老槐樹枝椏搖晃,狀似歡愉雀躍。

  蘇奕笑了笑,他大概猜出了一些緣由。

  當年在杏黃小居時,他曾在庭院中指點傾綰修行,也曾在修煉時,引來天地靈氣的匯聚。

  以至于,讓得這一株老槐樹也得到了莫大好處。

  而今天地間靈氣漸漸復蘇,這株老槐樹扎根地脈,自然而然地開啟了一線靈性氣息。

  “以尋常槐木之本,卻能因我而生一線靈性,也算是你的一樁造化。難得的是,你我今日還能有緣相見,也罷,緣分既如此,我便再幫你一把。”

  蘇奕從藤椅中起身,抬手在虛空中勾勒起來。

  一縷縷木行道韻化作青色的光霞,在蘇奕指尖下噴薄而出,幾個呼吸之間,便勾勒出一幅玄妙繁密的敕令。

  “去。”

  蘇奕指尖輕輕一點。

  那一幅由木行道韻所勾勒的敕令,便化作一片青色光霞,涌入老槐樹體內。

  而后,蘇奕負手于背,靜靜凝望。

  如今已是寒冬時節,老槐樹樹皮皴裂,枝椏光禿禿的。

  可很快,天穹四周,有靈氣匯聚而至,化作涓涓細流,垂落而下,將老槐樹沐浴其中。

  肉眼可見,老槐樹那灰撲撲的枝椏上,忽地迸發出濃郁的生機,變得青翠欲滴,生出細密的嫩芽,而后,嫩芽瘋狂滋生……

  短短幾個呼吸之間,滿樹蒼翠,綠霞氤氳,濃郁的生機,匯聚在庭院之中,讓人呼吸間心曠神怡。

  “若世人善待你,便駐守于此,庇佑一方,如此,可食天地靈力、受人世香火氣息,以后不愁蛻化為一方祭靈,道行綿綿。”

  蘇奕隨口道,“若世人貪你之功,欲行伐木煉藥自事,你便自行離去,求自己的大道便可。”

  “不管如何,似你這等木魅妖靈,若能持篤定仁厚之心,他日自有撐起一方天地之時。”

  說罷,蘇奕轉身離開。

  在邁出庭院大門那一瞬,他心中忽地涌起一種莫名的感悟,唇角不由泛起一絲笑意。

  “化去一樁小小俗緣而已,卻令我道心沉淀,于此升華,這等緣法,倒也有點意思。”

  蘇奕悠然想著。

  在抵達大周之前,他的修為就已臻至聚星境后期。

  一路上,一直在思忖,該當如何在以后應對那一場無法預料的化靈之劫。

  最終,蘇奕琢磨出一條路——叩問本心!

  他的修為、道行根本無須多慮,只需夜以繼日淬煉打磨,便可臻至圓滿地步。

  唯有道心,極可能會在證道渡劫時出現破綻。

  畢竟,他如今所持道心雖堅,可畢竟沾染著前世的因果。

  一旦在渡劫時,心神受到一些詭異不可測的力量打擊,極可能成為致命的缺漏。

  正因如此,蘇奕返回大周之后,沒有著急趕往亂靈海深處,去和寧姒婳、茶錦等人匯合。

  而是選擇現在這種方式,重游故地,走走看看,回溯過往,沉淀自我,了結潛藏于心底深處那一絲最微妙的俗世羈絆。

  就如這次返回廣陵城,連蘇奕都沒想到,自己會在杏黃小居中,因為心有所感,賜予一株老槐樹機緣,而讓心境產生升華。

  “也對,當初我從杏黃小居離開時,曾說過,他日有緣再見,不介意贈予老槐樹一樁機緣,看似無心之語,實則,已是一場因果的開始。”

  “這就叫一飲一啄,必有來因。”

  蘇奕暗道。

  他很清楚,哪怕自己忘卻這件微小不起眼的小事,對自己的道途也沒有任何影響。

  可對老槐樹而言,這樣一場因果,堪比是一場逆天改命般的造化!

  當蘇奕走出杏黃醫館時,依舊無人注意到。

  可杏黃醫館內的人們,很快就被一陣沁人心脾的清香吸引。

  “好香!”

  “我怎地感覺,精神一下子好了許多?”

  “這是什么香氣?”

  人們議論,很快,管事胡銓和醫館中的藥師就發現了那一陣清香的來源,紛紛來到了杏黃小居。

  當看到那在凜冽寒風中生出滿樹綠葉,煥發出沛然生機的老槐樹時,人們都不禁愣在那。

  “這……”

  “這株老槐樹難道成靈了?”

  人們震驚,議論不已。

  當佇足在這老槐樹之旁,每個人都感覺心曠神怡,一呼一吸之間,渾身暖洋洋的舒泰通達。

  沒多久,老槐樹枝椏搖晃,一片雪白晶瑩的槐花飄落。

  當這些槐花落在一些負傷的武者身上,頓時像雪融于水般消失不見。

  而那些負傷的武者,皆吃驚發現,自己身上的傷勢竟在以一種驚人的速度愈合。

  幾個呼吸間而已,就完好如初!

  而那些沒有負傷的人們,也得到了好處,一個個氣機強勁,血氣旺盛,渾身充滿了力氣。

  “神跡!這絕對是神跡!”

  “老天,這株老槐樹怎會發生如此驚變?莫非,它真的成靈了?”

  嘩然聲響起。

  一些武者更是激動得跪伏在地,表達謝意,尊稱老槐樹為“樹靈大人”。

  管事胡銓呆滯片刻,神色恍惚喃喃道:“這老槐樹,莫非是當初受到了姑爺的點化,才有今日之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