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六百零六章 天獄魔庭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蘇奕!?

  幾乎同時,青河劍府府主木倉圖、長老周懷秋也都驚呆了。

  老黿忽地佇足。

  蘇奕從藤椅上起身,目光看向袁武通,道:“袁族長,好久不見。”

  袁武通是袁珞兮和袁珞宇的父親,袁氏族長。

  當年在云河郡城時,曾和蘇奕有過交集。

  “蘇先生,真的是你!?”

  袁武通露出激動之色。

  蘇奕笑了笑。

  他收起藤椅,帶著葛謙、白問晴一起,邁步走下老黿,道:“元恒,這里交給你了。”

  老黿正是元恒所化,頷首領命道:“是!”

  “袁族長,我剛返回大周,一路所見,皆是山河破碎,烽火連天的景象,不如我們進城聊聊?”

  袁武通連忙點頭:“好!”

  當即,一行人朝云河郡城行去。

  場中,萬獸匍匐,瑟瑟發抖。

  木倉圖、周懷秋等云河郡城的大人物們,皆注視著蘇奕等人的身影消失城門內,心緒激蕩,久久無法回神。

  元恒所化的老黿轉身,掃了那匍匐在場中的無數妖獸一眼,道:“自今以后,不得再靠近此城,否則,本座必踏滅爾等老巢,滾吧!”

  聲音沉渾,隆隆如雷霆般激蕩天地間。

  那匍匐在地的妖獸,皆如蒙大赦,倉惶逃竄而去。

  幾個眨眼間而已,便消失在遠處天邊,這云河郡城前的大地上,只剩下滿地的尸骸和血水。

  元恒恢復人身,看也不看那場中兀自陷入呆滯的人們,大步朝城門中掠去。

  “那個少年真的是蘇奕?”

  許久,青河劍府長老周懷秋失神喃喃。

  “除了這位大周帝師,還能有誰有如此風采?”

  青河劍府府主木倉圖感嘆,神色復雜。

  蘇奕!

  原本是青河劍府外門第一人,后因為修為被廢,被逐出青河劍府,淪為廣陵城文家上門女婿。

  誰能想到,在沉寂一年之后,這個廢掉的少年,卻在二月初二的龍門大比上一鳴驚人?

  也是從那時起,少年崛起于世,開啟了一場堪稱傳奇般的修行之路。

  用了僅僅數月時間,他便成為天下皆知的“大周帝師”,年輕一代最負盛名的曠世奇才。

  曾于袞州西山之巔的茶話會上,劍斬群雄,獨領風騷。

  曾于玉京城上空,鎮壓蘇氏之主,滅大周皇室隱龍者,飲盡風流。

  也曾只身前往大魏,一人一劍,迫使大魏第一圣地月輪宗低頭!

  那等傳奇事跡,至今還在大周天下流轉,誰……又怎可能忘卻?

  “世上傳聞,他不是早已離開大周,前往遙遠無比的大夏國了么?”

  章氏族長章知炎怔怔。

  從七月初開始,蘇奕便像人間蒸發了般消失在大周,這世上也再沒有他的消息傳出。

  誰能想象,這樣一個傳奇,會在今天如天神一般,降臨云河郡城前?

  “他回來了!并且變得比以前……更強大了!”

  木倉圖沉聲開口。

  看一看那頭老黿,一吼之力,便鎮壓妖獸大軍,輕輕松松挽救云河郡城于水火之中!

  那等神威,何等恐怖?

  可如今,卻僅僅只是蘇奕的坐騎。

  由此可想而知,消失數月之久的蘇奕,而今實力必然已變得強大之極!

  “走,我們去拜會蘇……”

  木倉圖說到這,沉默片刻,這才說道:“蘇大人!”

  聽到府主對蘇奕稱謂的變化,周懷秋心中一陣恍惚。

  一年多前,蘇奕還僅僅只是青河劍府的外門弟子,還曾因修為被廢而逐出師門,淪為笑柄。

  而現在,他已是一個連府主也只能去仰望的存在!

  當天晚上,云河郡城轟動。

  那個消失數月之久的“大周帝師”,年輕一代最負盛名的少年傳奇,僅僅憑其坐騎之威,便鎮壓妖獸大軍,化解持續三日之久的困城之戰!

  這樣的消息,以驚人的速度傳遍大街小巷,引來不知多少嘩然聲、歡呼聲……

  豐源齋,第九層。

  山河殿。

  坐在這熟悉的地方,蘇奕也不由一陣感慨。

  遙想當初,他帶著黃乾峻離開廣陵城,抵達云河郡城的第一天,便曾邀請風曉峰、風曉然兄妹前來豐源齋宴飲。

  當時,他憑著蕭天闕所贈的紫瑞信符,坐進了這位于第九層的山河殿內。

  也是在這山河殿,他殺了不少人。

  以至于現在想起這些往事,蘇奕又焉能不感慨?

  此時,殿宇燈火通明,桌上已擺滿珍饈美味。

  袁武通、木倉圖、周懷秋、章知炎等云河郡城最頂尖的大人物們,陪坐在一側。

  目光偶爾看向蘇奕時,皆帶上掩藏不住的敬色。

  “也就是說,大周境內的劇變,是在最近這一個月內發生的?”

  蘇奕若有所思。

  “正是。”

  袁武通連忙點頭,“除了為禍天下的妖獸禍患,還有異界修士入侵而來,如今大周境內,最強大的異界勢力,當屬天獄魔庭無疑。”

  天獄魔庭?

  蘇奕眉頭微挑,總感覺這個名字有些熟悉。

  很快,他就想起來了,楚修這個奪舍者便來自玄都大陸“天獄魔庭”!

  此人有著化靈境修為,煉制了一些魔偶分身。

  曾在亂靈海深處的群仙劍樓,被自己斬殺一道魔偶分身。

  而在大夏九鼎城的時候,楚修還曾聯合青乙道宗的勒峰、汀鶴兩個化靈境修士,試圖布局滅殺自己。

  結果,勒峰、汀鶴皆死,楚修則再損失了一具魔偶。

  也是在當時,大夏皇帝下令,在大夏境內通緝楚修。

  只不過直至蘇奕離開大夏時,憑借大夏皇室的力量,也沒有抓住這個狡猾無比的奪舍者。

  “天獄魔庭來自玄都大陸,其勢力如今都已入侵大周境內,這……會否和那楚修有關?”

  蘇奕眉頭微皺。

  楚修很清楚,他來自大周。

  當初在九鼎城時,正因為擔心,楚修這陰險譎詐的家伙會前往大周,對付他身邊的那些親友,蘇奕做了兩件事。

  第一件事,便是請翁九利用大夏皇室的力量,寫了一封信傳回大周天元學宮,讓寧姒婳帶著那些親朋,前往亂靈海深處的群仙劍樓內定居。

  第二件事,則是派遣元恒手持塵鋒劍前往斷龍崖,請黑蛟一族的應闕親自身前往亂靈海,在暗中保護寧姒婳等人。

  而今,聽聞天獄魔庭的力量,已分布在大周境內,這讓蘇奕如何能不在意?

  “還好,當初我安排了后手,讓寧姒婳他們提前前往群仙劍樓遺跡內定居,否則,若一直留在這大周境內,后果著實難料。”

  蘇奕暗道。

  “這天獄魔庭很厲害?”

  這時候,葛謙忍不住問。

  “不錯。”

  袁武通神色凝重,“這個異界勢力,僅僅用了不到半個月時間,便席卷大周天下,搶占八大妖山中的五座!”

  “他們搶占八大妖山做什么?”

  葛謙再問。

  “據說,這一場天地劇變中,八大妖山的變化最大,每一座妖山所在之地,皆涌現出驚人的靈氣,還有不少埋藏已久的古老遺跡和寶物出土。”

  回答的是青河劍府府主木倉圖。

  “他們倒是有眼光。”

  蘇奕道,“天地靈氣復蘇,最先受益的莫過于這大周境內的八大妖山,隨著時間推移,這八座堪稱大兇的妖山,遲早會化作足以讓任何修行者垂涎的名山福地。”

  他曾闖過血荼妖山、寶剎妖山,自然清楚,這些所謂的大兇之地,早在三萬年前的時候,乃是一些古老勢力盤踞的福地。

  像寶剎妖山,原本是般若禪庭的祖地!

  聽到蘇奕這般說,袁武通等人這才恍然。

  “蘇大人,最近有傳聞說,天獄魔庭的力量,已迫使大周皇室和潛龍劍宗臣服,以至于到如今,我輩皆擔憂,這大周天下,恐怕將淪為這異界勢力的地盤了……”

  木倉圖喟嘆。

  蘇奕對此并不意外,也沒多少感觸,道:“這是誰也無法阻止的變化,接下來一年中,天地間發生的變化只會越來越多。”

  “對每一個修行者而言,這既是一場無法預料的劇變,必伴隨著動蕩和血腥,但同樣,也有數不盡的機緣和契機。”

  說到這,他目光一掃袁武通等人,道:“就如你們,困頓在武道境界多年,若無機緣,此生很難踏足辟谷境,可隨著這一場天地劇變來臨,只要你們足夠努力,踏足辟谷境也絕非難事。”

  袁武通等人心中皆是一震,陷入沉思中。

  又閑談了片刻,蘇奕起身離開。

  最近一個月發生在大周的劇變太多,每一頭各種消息滿天飛。

  以袁武通他們的身份和力量,也很難了解到這大周天下發生的事情。

  自然無法讓蘇奕得到太多有價值的消息。

  當走出豐源齋,天色已黑。

  往日里繁華的街巷上,冷冷清清,便是有一些行人,也都行跡匆匆。

  無疑,這三天來,遭受妖患影響,讓這座往昔繁華熱鬧的城池,遭受到了極大的沖擊。

  這也讓蘇奕沒有了閑逛的興致,決定連夜啟程離開。

  “嗯?”

  就在蘇奕琢磨著,要不要趁此機會返回廣陵城看一看的時候,忽地心生感應,抬眼看向遠處夜色下的街巷中。

  那里,立著一個身著黑袍,手握招魂幡的老人。

  當蘇奕的目光看來,老人抬起頭,干癟的唇角泛起一絲詭異的弧度,一對渾濁的眸子悄然涌起碧油油的神芒。

  ps:有關楚修和天獄魔庭的伏筆線索,519520章有描寫,當時也寫過楚修的魔偶被殺之后,連夜從九鼎城逃走,前往大周。

感興趣的童鞋,可以翻翻看,當然不感興趣,也不影響接下來的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