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六百零四章 大荒天玄界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蘇奕說著,目光看向青霜,道:“你來自何地?”

  青霜猶豫了,不知該不該告訴蘇奕。

  “大荒,天玄界。”

  這時候,天穹下的空間隧道內,那威嚴的聲音響起。

  大荒!

  蘇奕瞳孔微凝。

  這是他轉世重修至今,第一次從一個陌生人口中聽到“大荒”二字。

  縱使蘇奕心性堅若磐石,也不免微微有些恍惚。

  大荒之地,九州并存。

  而在大荒天下,拱衛著足足三十三個世界位面。

  其中,便有天玄界!

  按照疆域劃分,天玄界距離大荒最北邊的北雪州最近,和其他五個世界位面一起,并稱為“北雪六界”!

  天玄界的修行勢力很復雜,儒家、佛門、魔宗三種道統并存,呈三足鼎立的格局。

  除此,還有兵家、道家、符陣一脈、鬼修一脈的一些勢力。

  當然,天玄界終究只是大荒天下三十三個世界位面之一,遠無法和九州之地相提并論。

  那等差距,就好像在蒼青大陸上,偏遠小國去和大夏這等霸主大國的區別。

  “這夜燼劍皇是玄幽境修為,而在天玄界,這等道行已稱得上是頂尖了……只是,以前我卻不曾聽過此人名號,這是否意味著,對方是在我轉世之后證道為皇的?”

  蘇奕有些拿捏不準。

  他不知道,夜燼劍皇是何時離開蒼青大陸,又是何時進入天玄界,在此過程中,其修為又處于何等層次,以至于也很難推斷出有價值的消息。

  沉默片刻,蘇奕搖了搖頭,沒有再多想。

  他邁步來到月詩蟬身邊,道:“取一滴鮮血給我。”

  月詩蟬一怔,心中雖疑惑,但還是照做了。

  她咬破指尖,浸出一滴鮮紅的血珠。

  蘇奕取出一個玉瓶,將這一滴血收起,道:“有了這滴血,以后我若要找你,便輕而易舉。”

  月詩蟬這才恍然。

  蘇奕又從袖袍中取出一塊玉簡,以神念在其中鐫刻出一道玄奧莫測的敕令。

  而后,他以神魂溝為引,從九獄劍截取一縷氣息,封印在玉簡內的敕令內。

  “把這枚玉簡收起來,若遇到致命的危險,就以自身修為,催動此玉簡。”

  蘇奕將玉簡遞給月詩蟬。

  “蘇兄,你的臉色……”

  月詩蟬吃驚發現,幾個眨眼間而已,蘇奕那清俊的臉龐變得蒼白起來,眉梢間涌起抑制不住的疲色。

  “無礙。”

  蘇奕隨口道。

  九獄劍的氣息太過恐怖和霸道,哪怕他以禁靈敕令的力量,也僅僅只能勉強封印一縷。

  可即便如此,也讓蘇奕的修為和神魂力量消耗極大,以至于臉色才會變得那般蒼白。

  “收下吧。”

  蘇奕將玉簡塞給月詩蟬,道,“以后我不再你身邊,也莫要在求索劍途上懈怠了。”

  月詩蟬玉手緊緊握住玉簡,嗯了一聲。

  這清冷如冰的少女,內心明顯不像表面那般平靜。

  想了想,蘇奕傳音道:“另外,抵達天玄界后,你若遇到化解不開的難題,可以前往大荒天下的西岳州,去那佛門第一圣地小西天走一遭,到了那里若有人問,你只需說一聲‘蓮臺猶在否’,自會有人來見你,到時候,你將難題說給他聽,必可得到解決。”

  月詩蟬一呆,心中也是震蕩不已。

  這番話,讓少女敏銳意識到,蘇奕是了解天玄界的!

  并且,對那地方的情況了如指掌!!

  而蘇奕所言的“小西天”、“蓮臺猶在否”,更讓月詩蟬愈發吃驚,蘇兄他……究竟是什么人!?

  “這些話,莫要和任何人說,否則,必會給你帶來殺身之禍。”

  蘇奕傳音叮囑。

  月詩蟬深呼吸一口氣,點了點頭。

  猶豫了一下,少女取出一枚色澤陳舊暗淡的木簪,遞給蘇奕,道:“蘇兄,這是我小時候,婆婆為我買的第一個簪子,雖然并非寶物,于我而言,卻有不一般的意義,你……能幫我保管么?”

  少女揚起小臉,眸子盡是希冀之色。

  “當然。”

  蘇奕笑了笑,接過木簪。

  見此,月詩蟬頓時輕松似的,露出笑容。

  那一瞬,直似冰雪在春日陽光下融化,那笑容之美麗,讓蘇奕只覺天地也為之黯然失色。

  “小姐,我們該離開了。”

  不遠處,青霜有些著急,天穹下的空間隧道,已隱隱有不穩的跡象,再不離開,極可能會就此崩滅。

  “去吧。”

  蘇奕輕聲道。

  月詩蟬沒有再耽擱,邁步上前,和青霜一起,掠入那天穹下的空間隧道內。

  “多謝道友成全,以后若有緣相見,我月長天定有所報答!”

  那威嚴的聲音還在回蕩,形似門戶的空間隧道已劇烈動蕩起來,幾個眨眼間而已,便化作瑰麗的光雨消失不見。

  天玄界夜燼劍皇月長天?

  蘇奕記住了這個名字。

  夜色深沉,萬籟俱靜。

  附近山河,早在之前的戰斗中千瘡百孔,滿目瘡痍。

  就連蘇奕他們之前打坐靜修的那一座位于半山腰的破廟,都已隨著山嶺的塌陷而覆滅。

  “蘇大人,您可聽說過天玄界?”

  這時候,葛謙、元恒他們走了過來。

  “沒有。”

  蘇奕心不在焉道。

  他自然是撒謊了,不愿多談和大荒九州有關的事情。

  “詩蟬姑娘此去,還不知何時才能再相見……”

  白問晴輕嘆。

  “走吧。”

  蘇奕沒有搭話,負手于背,朝遠處行去。

  月詩蟬的離開,并未讓他太感傷。

  反倒是這次想起月詩蟬前往的,正是大荒九州的三十三個世界位面之一,不免讓蘇奕有些悵然。

  “前世,我將玄凝托付給小西天硯心老和尚時,這老和尚就已猜出,我極可能要前往幽冥探尋輪回轉世之秘。”

  “若以后月詩蟬真遇到化解不開的難題,去小西天拜見時,老和尚定然會知道,我蘇玄鈞已轉世成功。”

  蘇奕暗自思忖,“不過,以老和尚的為人,以及他和我的交情,定不會做出對我不利的事情了。”

  前世的時候,蘇奕可以用性命托付的摯友,屈指可數。

  硯心佛主便是其中之一。

  這一天,是十一月十五。

  離開大夏九鼎城至今,已有近半個月時間。

  這一天,月詩蟬踏入其父親夜燼劍皇所開辟的空間隧道,離開蒼青大陸,前往天玄界。

  蘇奕一行人,則啟程繼續朝大周行去。

  ps:卡文嚴重,這一章少了一些,諸君姑且看之。

等劇情捋順了,金魚會多寫一些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