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六百零二章 拔劍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虛空中,青霜衣袂飄曳,光雨流轉。

  她姿容雖極出眾,可渾身散發出的氣息之凌厲,卻令人不敢逼視。

  葛謙、元恒、白問晴皆露出凝色。

  這少女無疑太可怕了!

  以前時候,他們也曾見識過靈相境元神的力量,可那終究只是元神。

  而眼前這少女,可是一位貨真價實的靈相境劍修劍修!

  擱在當今蒼青大陸,也已屬于最頂層的角色。

  不過……

  當聽到青霜要和蘇奕試一試的時候,葛謙他們內心緊張之余,眼神卻微微有些異樣起來。

  無疑,這少女下意識把蘇奕當做了尋常的聚星境角色對待……

  虛空中,青霜目光看向月詩蟬,道:“少主,此子詆毀主上,必須予以教訓,不過您放心,我會點到為止,只給他一些苦頭吃而已,不會傷到你這位朋友。”

  月詩蟬聞言黛眉微皺,道:“我勸你還是莫要這么做,否則,丟臉的注定會是你。”

  青霜一怔,內心生出說不出的荒謬。

  少主……怎會認為自己不是一個小小聚星境的對手?

  旋即,青霜微微一笑,道:“少主大概不清楚,奴婢雖跟隨在主上身邊不足十年,但一身劍道造詣,擱在靈相境層次,也不怵任何人了。就趁此機會,請少主一觀。”

  聲音還在回蕩。

  青霜探手握住腰畔劍柄,拔劍而出。

  劍吟似潮,一掛夭矯白虹乍現。

  便見青霜手中之劍,直似銀霜閃電,寒光耀夜空,鋒芒爍爍,一看就非尋常寶物。

  “劍名銀皎,靈道上階寶物,十年來,被我以自身道行蘊養,斬敵三百一十二,從未失手。”

  青霜眼神如電,望向蘇奕,“不過,收拾你這等小角色,若動用此劍,不免勝之不武。”

  她一抬手,收劍歸鞘,唇角泛起一絲淡淡的倨傲,“而我身為靈相境劍修,便是赤手空拳對付你,也終究顯得以大欺小,這樣吧,我給你一個機會,拿出你的寶物,力朝我出手便是。”

  她這樣的做派,儼然是一種高高在上的俯瞰姿態,盡顯睥睨風采。

  事實上,以靈相境的身份,換做一般的聚星境人物,恐怕早主動認輸了。

  可看到這一幕,葛謙等人眼神愈發古怪了。

  月詩蟬更是一陣搖頭。

  她都已提醒過對方,可很顯然,對方一個字也沒有聽進去。

  “蘇兄,她并無惡意。”

  月詩蟬目光看向蘇奕。

  蘇奕笑了笑,道:“聚星境和靈相境之間,僅以修為而論,的確相差太過懸殊,也不怪她這般自負和驕橫。”

  “說實話,我現在倒是很想看一看,她的劍道造詣有多厲害了。”

  聲音還在回蕩,蘇奕邁步虛空,身影扶搖而起,望著遠處的青霜,道:“我勸你還是動劍為好。”

  青霜一對秀眉微挑,抬眼看了看身后的空間隧道,而后重新看向蘇奕,有些不耐道:“莫要廢話,我趕時間。”

  蘇奕哦了一聲,踏步凌空,白皙的右手探出,食指如劍,隔空一劃。

  一道清色劍氣掠起,帶著玄妙的神韻,朝青霜斬去。

  輕描淡寫。

  “就這么?”

  青霜眼神泛起一絲玩味。

  說話時,她同樣駢指一劍斬出,劍氣如月夜銀輝,又似秋水浮光,璀璨耀眼,劍氣中充盈著的,盡是屬于靈道層次的道意。

  看似隨意,可剛一施展出來,那等威勢令這片天地一顫。

  葛謙等人皆察覺到,天地間的靈氣似遭受到牽引般,被青霜這一道劍氣所影響,形成一種獨特的周虛大勢,壓迫人心。

  仿佛一劍之下,令天地萬化都化作這一劍的威壓!

  這等屬于靈相境的手段,讓得葛謙等人皆是一驚。

  然而——

  當兩道劍氣于虛空中交鋒,便見光雨爆綻中,青霜斬出那一劍,直似紙糊般,咔嚓一聲從中間斷開。

  青霜明眸微凝,眉梢浮現一抹驚詫之色。

  這小子怪不得敢這般囂張,原來是有所依仗!

  不過……

  自己這一劍,也僅僅只動用了三分力氣而已。

  眼見蘇奕的劍氣余勢不減,迎面斬來,青霜素手抬起。

  一道璀璨耀眼的銀色劍印凝結,鋒芒如匹練,于虛空中鎮壓而下。

  這一擊,青霜雖然依舊有所保留,但已經動用了真正的道行,一劍之下,足可碾壓任何化靈境角色!

  當劍印與劍氣碰撞,驚天動地的爆鳴響起。

  在眾人震驚目光注視下,那彌漫著恐怖氣息的劍印,竟也如同紙糊似的,四分五裂,轟然爆碎。

  而蘇奕的劍氣,僅僅只暗淡了三分而已。

  “這……”

  青霜俏臉微變,根本來不及多想,下意識拔劍出鞘。

  喀嚓!

  銀皎劍揚起,

  帶著青霜真正沒有保留的道行,一舉將那近在咫尺的清色劍氣劈碎。

  光雨迸濺,激射擴散。

  青霜運轉道行,袖袍一拂,才將這些崩散的劍氣光雨驅散,只是其動作不免顯得有些倉促。

  以至于給人的感覺,略顯狼狽。

  葛謙等人內心一陣起伏,感嘆不已。

  一劍而已,卻令青霜這位靈相境的大修士連續出手三次,并且在最后一次還直接拔劍出鞘,才最終化解掉。

  這般風采,讓誰能不震撼?

  須知,這可是一位貨真價實的靈相境劍修!!

  “早說讓你拔劍,你偏不聽。”

  蘇奕哂笑。

  遠處,青霜玉容一陣變幻不定,有驚詫,有羞憤。

  之前的時候,她完沒把蘇奕這聚星境少年放在眼中,拔劍之后又歸鞘,言辭和姿態,皆帶著俯瞰和玩樂的味道。

  一是讓蘇奕吃個苦頭,讓其明白什么叫禍從口出。

  二是借此機會,讓月詩蟬見識她的強大,待會再帶著月詩蟬離開時,必然會順利一些。

  可誰曾想,當真正動手后,她才發現自己錯了。

  大錯特錯!

  甚至,都有些不敢相信……

  因為她修行至今,還從不曾聽聞,這世上有那個聚星境人物,能夠在一劍之間,帶給自己這么大的“驚嚇”。

  那等劍威,完就不像是一個聚星境能夠擁有!

  事出反常必有妖。

  這一劍,也讓青霜收斂內心的輕慢,多出三分驚疑,三分鄭重,三分凜然,以及一分欲要洗刷恥辱的火氣。

  “我承認,之前小覷了你,但……就憑你現在的手段,還不夠資格像之前那般輕蔑于我。”

  深呼吸一口氣,青霜明眸冰冷如雪,一身氣息悄然變得可怖起來,附近虛空都在嗡嗡亂顫,氣流翻騰。

  可見到這一幕,月詩蟬不禁皺眉,道:“到此為止吧,再動手,你只會輸得顏面掃地。”

  青霜:“??”

  她紅潤的唇角扯動了一下,道:“少主,我會證明給你看,究竟誰能笑到最后!”

  話音還未落下,她身影若驚虹掠起,揮劍朝蘇奕斬來。

  其窈窕修長的身影,帶起漫天的光霞,肅殺之氣貫沖天地。

  而當她將手中銀皎劍斬出,便見劍氣如銀輝長河,月落大地,無匹凌厲,無匹耀眼。

  這和她之前的威勢完不一樣了,淋漓盡致展現出一位靈相境劍修的可怕威能!

  “以太陰之力為奧義的劍道?倒也精妙。”

  蘇奕深邃的眸微微一亮。

  他沒有硬撼,身影閃爍,運轉御空風遁術,進行閃避。

  一道劍光從其身旁掠過,將附近區域一座山嶺削斷一截,山壁轟然傾塌,砸落大地上。

  那可怕的威能,看得葛謙等人驚出一身冷汗。

  對現在的他們而言,化靈境已強大到足以令他們忌憚無比,更何況是一位靈相境劍修?

  換做是他們,別說抵抗,僅僅那等威勢,都能將他們身心震懾,成為任憑宰割的獵物!

  “身法倒也神妙,可這樣終究是徒勞罷了!”

  青霜氣息愈發凌厲,說話時,仗劍出手。

  其劍意如若月華清輝,璀璨皎皎,犀利無匹,配合一身靈相境修為,那等威勢,直似能把這片山河掀翻,令天地翻覆!

  唰唰唰!

  一道道劍氣貫空斬下,劈斷山巒,撕裂大地,虛空中都出現一道道觸目驚心的劍氣裂痕。

  遠遠一望,青霜身影綽約,直似一位女劍仙,劍氣如虹,攪亂山河!

  “徒勞?不見得。”

  蘇奕笑了笑。

  他依舊赤手空拳,身影卻閃爍如流光,飄忽如疾風,總能夠在間不容發之際,險之又險地避開一道道斬殺而至的劍氣。

  不嫌狼狽,反倒給人以杳渺無蹤,飄忽不定的神韻。

  而他的神念,則一直牢牢鎖定在青霜身上,體會著對方氣機的流轉,感知著對方劍道威能的變化。

  以蘇奕現如今的道行,要殺化靈境修士,完不在話下。

  便是殺靈相境的元神,也問題不大。

  但對上一個真正的靈相境劍修,在修為上終究懸殊太大。

  若是僅僅以自身道行力硬撼,蘇奕倒也有把握能拿下對方,可卻要付出一些代價。

  這又不是速戰速決的生死搏殺,蘇奕自不會這般做了。

  而和青霜這樣的靈相境劍修進行迂回纏斗,既可以避免負傷,反倒能借此機會,驗證自身道行和實力究竟達到了何等地步。

  簡而言之,青霜可稱得上是一塊不錯的磨劍石。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