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百九十五章 冥鴉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想了想,蘇奕道:“這樣吧,少則數月,多則半年,我便會返回大夏,到時候我自會幫你將此陣修復了。”

  夏皇訝然道:“道友要去何地?”

  “回大周。”

  蘇奕道。

  夏皇露出恍然之色,旋即似想起什么,道:“若如此,道友這一路上可要小心一些。”

  蘇奕挑眉道:“此話怎講?”

  夏皇道:“最近一段時間,大夏十三州境內,有不少古代妖孽橫空而出,經由我大夏分布在天下的力量查探,第二批古代妖孽已陸續出世。”

  按照夏皇的說法,和桓少游這等第一批出世的古代妖孽不一樣,第二批古代妖孽,每個修為皆佇足在靈道層次!

  每個實力,皆足以輕松鎮壓當世同境之輩,且掌握古老秘術和寶物,底蘊一個比一個強大。

  這等力量,儼然已能夠威脅到天下各大修行勢力!

  聽到這,蘇奕露出感興趣之色,道:“這些角色,比之踏足化靈境的第一批古代妖孽如何?”

  夏皇道:“若僅僅是化靈境,應該相差不了多少。可現在讓人擔憂的是,這第二批出世的古代妖孽中,是否有靈相境、化靈境這等級別的存在。”

  蘇奕語氣隨意道:“若真有靈輪境,現在出世,必遭大劫,別忘了,這蒼青大陸上的暗古之禁力量還沒有徹底消散。”

  “這等情況下,修為越高,就越容易成為暗古之禁打擊的目標。”

  說到這,蘇奕目光抬頭,望向夜空高處,“暗古之禁本身就是一種大道災劫,強盛的時候,足以讓皇境人物忌憚,要么被殺死,要么逃出蒼青大陸。”

  “而如今的暗古之禁,縱使在衰弱,可在它不曾真正消散時,也足以威脅到靈輪境層次的角色。”

  “不過,隨著時間推移,當暗古之禁徹底消失,這一切威脅也將隨之徹底不見,到那時,蟄伏在這天下間的靈輪境角色,或許才敢冒頭。”

  聽罷,夏皇眸子不由泛起異色,蘇奕對暗古之禁的認知,讓他都感到吃驚和意外。

  想了想,夏皇拿出一個玉簡,遞給蘇奕,道:“道友,這是目前已確定的第二批出世的古代妖孽的名單,共有十三個,若你在返回大周的路上,遇到他們,可要多加防范。”

  蘇奕隨手接過玉簡,打量了一番。

  玉簡內的十三人,有男有女,來自不同的古老勢力,并且附有畫像。

  “應該不止這十三人吧?”

  蘇奕收起神念,隨口問道。

  夏皇道:“不錯,這僅僅只是我大夏皇室知道的,肯定不僅僅只這些。”

  蘇奕點了點頭。

  又閑聊了片刻,夏皇便告辭而去。

  蘇奕則陷入思忖,隨著那一場璀璨大世將要提前來臨,接下來一段時間,蒼青大陸上注定會發生越來越多稀奇古怪的事情。

  正如那一首道偈所言:一切封印之下的力量,皆將陸續橫空出世。

  曾被禁錮的一切,必將被打破!

  簡而言之,接下來一段時間,蒼青大陸上將會涌現出越來越多的靈氣、造化、機緣、古老的力量……

  同時,那些曾被禁錮的界域壁障,必然會陸續被打破,來自各大異界位面的修士,也會越來越多!

  “一切預兆,皆為大世序幕,最晚一年,這一出好戲就將上演了……”

  蘇奕自語。

  忽地,又是一陣叩門聲響起。

  蘇奕眉頭微挑,今晚很熱鬧嘛。

  沒多久,老瞎子和尺簡素來了。

  “小老拜見蘇大人!”

  老瞎子神色莊肅,朝蘇奕深深行了一個大禮。

  尺簡素也見禮道:“蘇道友。”

  蘇奕擺手道:“莫要多禮,說說吧,你們為何事而來?”

  “這位前輩說要收我為徒,故而想問問道友的意見。”

  尺簡素直言道。

  這明眸如刀鋒般犀利的少女,性情向來如此,干脆利落。

  “你難道擔心被他騙了?亦或者是不敢相信中世上還有這等好事?”

  蘇奕眼神古怪,這老瞎子的形象,的確太邋遢了一些……

  “兩者都有。”

  尺簡素坦然。

  老瞎子顯得有些尷尬,抹著鼻子苦笑不已。

  蘇奕笑道:“放心吧,他們這一脈的傳承,唯有身懷冥脈陰骨者可繼承,在這等薪火相傳的大事上,他還不敢騙你。”

  尺簡素頓時輕松似的,“那我便放心了。”

  老瞎子也咧嘴笑起來,激動地朝蘇奕拱手道:“蘇大人,多謝您幫我們這一脈找到了個絕佳的好苗子!此等大恩大德,小老必不敢忘!”

  蘇奕從藤椅中起身,道:“行了,若沒有其他事情,我就要先去歇息了。”

  老瞎子連忙道:“蘇大人稍等。”

  蘇奕目光看過來。

  老瞎子道:“小老前不久的時候,遇到了一個老色胚,呃,不是,是一個老道士,這廝身上氣息極古怪,疑似也是從幽冥之地來的。”

  蘇奕頓時露出感興趣之色,道:“你繼續說。”

  老瞎子道:“那老道士看似很不起眼,且看起來貪花好色,但蘇大人您也清楚,我們這一脈掌握‘燃燈幽瞳’之術,當看到這廝時,我第一時間察覺到,他身上有著一絲極淡的苦海濁氣!”

  “苦海濁氣……”

  蘇奕眼眸一凝。

  幽冥界,有諸多大兇禁地,其中便有苦海。

  苦海號稱無涯無垠,故而有“苦海無涯,回頭是岸”的說法。

  那地方,便是皇境人物也輕易不敢亂闖。

  原因便是,苦海之上,分布有一種能夠侵蝕大道根基,令修道者身心徹底沉淪的濁氣!

  蘇奕前世時,也曾仗劍渡苦海,自然清楚,能夠闖蕩苦海而活下來的角色,可都不簡單。

  “更讓我驚訝的是,這老道士見到小老時,也似察覺到什么,主動上前跟小老攀談。”

  老瞎子神色微微有些異樣,“也是在和這廝聊天時,小老聽到他無意間談起了蘇道友。”

  蘇奕頓感意外:“他認得我?”

  老瞎子神色古怪,道:“這老道士說,蘇大人您進入九鼎城的第一天,他就看出您不是尋常人,還曾以秘寶推斷您的命格,結果非但沒能推斷出什么玄機,他手中的秘寶反倒毀掉了……”

  蘇奕挑眉道:“你可知道,他是在何處見到我的?”

  老瞎子扯動了一下唇角,道:“浣溪沙大門前。”

  尺簡素看向蘇奕的眼神頓時變得微妙起來,這九鼎城中,誰不知道浣溪沙是最有名的一座……青樓?

  蘇奕哪會在意尺簡素神色間的微妙變化。

  他思忖片刻,恍然道:“原來是那個打算去浣溪沙白嫖的老東西。”

  他的確想起來了。

  進入九鼎城的第一天,他曾前往浣溪沙解救月詩蟬,而在進入浣溪沙之前,一個老道士曾被人暴揍一頓,從浣溪沙扔了出來。

  這老道士當時還叫罵“不付錢就不算嫖”,引起不少哄笑聲。

  “蘇大人說的不錯,這老東西就是個色棍兒,極其猥瑣,不過,他的來歷必然不簡單了。”

  老瞎子說道,“并且我懷疑,他以后極可能會主動來找蘇大人。”

  蘇奕道:“他這是盯上我了?”

  老瞎子說道:“當時他說,因為蘇大人的緣故,毀了他一件秘寶,必須找蘇大人討要一個補償不可。可在小老看來,這老東西在意的應該不是那件毀掉的秘寶,而是另有目的。”

  蘇奕若有所思。

  到目前為止,他見到過兩個從幽冥之地前來的人。

  一個是鬼燈挑石棺一脈的老瞎子。

  一個是他的七徒弟玄凝。

  在這蒼青大陸上,還有一個古老勢力和幽冥之地有著一些淵源,那就是陰煞冥殿。

  這個宗門,有幽冥九大王族之一“鬼蛇族”的后裔。

  而現在,按老瞎子所言,那老道士極可能也來自幽冥之地,并且極可能曾闖蕩過大兇之地苦海!

  若如此,倒也罷了。

  可很顯然,這老道士極可能盯上了自己!

  這就讓蘇奕不得不在意了。

  “你可知道他叫什么名字?”

  蘇奕問。

  老瞎子道:“他說他命途多舛,災禍為伴,顛沛流離至今,一直甩不掉災厄和霉運,以往時候,很多人稱他為冥鴉老道。”

  蘇奕撫摸著下巴,思忖道:“冥鴉?這可是一等一的不祥之鳥,如若瘟神,他人唯恐避之不及,這老道士卻以此為號,倒是有些意思。”

  “那他可曾看出你的來歷?”蘇奕問。

  老瞎子神色一陣變幻,道:“我雖不曾透露,可我感覺,這老家伙應該已經察覺到一些端倪,否則,當初偶然相見時,他不可能會主動找小老攀談。”

  蘇奕想了想,道:“除此之外,他還說過什么沒有?”

  老瞎子搖頭。

  見此,蘇奕沒有再問。

  若那冥鴉老道真盯上了自己,那他遲早會主動來見。

  到時候,自可問一個清楚。

  就在此時,原本要說什么的老瞎子似察覺到什么,忽地抬頭,空洞的眼眶望向遠處一座樓閣。

  “蘇大人,那是何人所居?”

  老瞎子驚疑。

  蘇奕抬眼望去,便見老瞎子所看的地方,正是月詩蟬所居的樓閣。

  而還不等蘇奕問詢,便見那一座樓閣天穹深處,忽地有一線剔透晶瑩的冰光,垂落而下。

  ps:第二更晚上9點半左右。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