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百九十二章 屠戮一空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大殿血腥彌漫,滿目瘡痍。

  眼見蘇奕殺人如收割草芥般的輕松姿態,眾人皆被嚇到!

  只是,誰又甘心坐以待斃?

  “走!”

  桓天河等人根本不敢再逗留,轉身就逃。

  沒有了九鼎鎮界陣壓制,眼下的蘇奕,完全就是肆無忌憚。

  何止是不把他們這些古老勢力的使者放在眼中,更是要在大夏皇室的地盤上,大開殺戒!

  這等情況下,桓天河等人焉還敢逗留?

  “來時氣勢洶洶,而今惶惶如犬,若任由爾等離開,我蘇某人豈不是要言而無信?”

  淡然的聲音剛響起,一陣劍吟轟鳴聲響起。

  如風雷激蕩,似神人擂大鼓。

  在夏青沅震撼目光注視下,便見一道又一道青燦燦的劍氣掠起,似一道道絢爛奪目的神虹。

  凌厲耀眼、煌煌熾盛。

  那每一道劍氣,皆彌散著壓迫人心的威勢。

  當一起斬出時,直似仙人舞劍,光徹人間!

  夏青沅震撼失神。

  咔嚓!

  一口琉璃似的赤色寶爐炸開,四分五裂。

  御用此寶的一位青霓羽衣女子,被一道浩蕩如天河的劍氣淹沒,軀體瞬息化作無數細碎血肉,灰飛煙滅。

  一位魁梧黑袍中年軀體倒飛出去,護在身前的一對戰刀寸寸崩斷。

  “聚星境,何至于強橫如斯……”

  他喃喃,唇角汩汩淌血,眼神驟然灰暗下去,他最終雖擋住蘇奕的一劍,卻被震碎心脈和神魂,橫尸當場。

  與此同時,在其他地方,伴隨著一道又一道劍氣斬落,那些古老勢力的使者,還未逃出大殿,便陸續被斬殺當場。

  有的拼盡全力抵抗,卻如螳臂擋車,軀體如紙糊般被劍氣碾碎。

  有的動用殺手锏,試圖搏一線生機,可在蘇奕那恐怖的劍氣鎮殺之下,終究免不了一個魂飛魄散的下場。

  桓天河死的最慘,一劍從天而降,從他頭頂筆直貫穿而下,像串糖葫蘆似的,釘死在原地。

  臨死,這位魔族桓氏的大人物滿臉的錯愕和驚恐,瞳孔大睜。

  這一切,看似緩慢,實則皆在同一時間發生。

  前后不過彈指而已,十余位來自不同古老勢力的老輩化靈境存在,皆被滅殺當場!

  那血腥霸道的一幕,讓得夏青沅都不由呆滯在那,心神顫栗,蘇奕這家伙,真是強得離譜啊……

  “這……”

  遠處,夏臨淵和剩余的數位皇境大人物皆被嚇到,面如土色。

  一擊之間,屠一眾化靈境!!

  這何其霸道,何其可怕?

  “現在,各位為何不笑了?”

  蘇奕淡然開口。

  夏臨淵等人神色一陣青一陣白。

  “這樣吧,誰現在若能笑出來,我便饒他不死。”

  蘇奕語氣隨意。

  眾人:“……”

  誰能看不出,蘇奕這是故意在羞辱他們?

  這時候,那被斬掉一條胳膊的黃袍老者顫聲道:“發生了這么大動靜,為何……為何不見其他人前來援助?”

  此地是天陽王府,位于天芒山上。

  發生如此大的動靜,按理說早該引起大夏皇室其他大人物注意,讓得他們第一時間趕來。

可反常的是,直至現在,都沒有見到一個  援兵抵達!

  夏臨淵等人心中齊齊一沉,意識到不對勁。

  夏青沅這時候忽地開口,道:“三長老,你們這些毒瘤不必等了,今天沒人會來救你們。”

  少女神色很冷,直呼對方為毒瘤!

  “青沅丫頭,你這是何意?”

  夏臨淵震怒。

  “簡單來說,我們大夏皇室不需要你們這些軟骨頭。”

  夏青沅露出厭憎之色。

  “我們在對待蘇奕的事情上,選擇中立,也是以大夏皇室的安危為重,有何不對?”

  一個銀袍中年憤然開口,“更何況,就憑蘇奕今日滅殺桓天河等人的事情,那些古老勢力,豈可能善罷甘休?”

  一道劍氣橫空一閃,將銀袍中年斬殺當場。

  蘇奕淡然道:“扣押我身邊之人,也配談中立?”

  這一幕,讓夏臨淵等人皆愈發倉惶。

  援兵久久不來,更讓他們感到一種前所未有的絕望。

以前時候,他們身為大夏皇室的  “蘇奕,今日的事情到此為止如何?”

  夏臨淵沉聲開口,“我和你之間,可根本沒有任何仇恨,之前之所以扣押元恒和白問晴,完全是被那些古老勢力壓迫,乃是不得已的無奈之舉。換做任何人在我這個位置上,都注定只能身不由己。”

  蘇奕唇泛譏誚,道:“扣押我的人,若是被逼無奈,那之前的時候,以九鼎鎮界陣來對付我,又如何講?”

  夏臨淵頓時語塞。

  一側的一個黑袍老者怒道:“我等總不能眼睜睜看著你在我大夏皇室的地盤上行兇吧?”

  話音還在回蕩,這黑袍老者便被斬殺當場,人頭滾落在地。

  一下子,夏臨淵等人驚得都有崩潰之感。

  就見蘇奕盯著夏臨淵,道:“你不是蠢,是壞,若我所料不錯,在選擇扣押我身邊人之前,你恐怕已經得到了那些古老勢力的好處!”

  夏臨淵登時須發怒張,厲聲道:“你休要血口噴人!”

  “血口噴人?”

  蘇奕笑起來,忽地隔空一抓。

  夏臨淵軀體一僵,頓時像被攥住的小雞似的,不受控制地被抓到蘇奕身前。

  “你真要趕盡殺絕!?”

  夏臨淵目眥欲裂。

  “別慌,我現在將你神魂抽出來,以秘法搜尋一番,來驗證一下我蘇某人是否是在血口噴人。”

  蘇奕隨口道。

  夏臨淵臉色大變,瘋狂似的掙扎起來,怒道:“士可殺不可辱,我就是死,也斷不會受你這般羞辱!”

  他周身氣血翻涌,彌漫出一股毀滅般的氣息波動。

  “你就是自殺,也要先經過我同意。”

  蘇奕眼神不屑,屈指在夏臨淵額頭一敲。

  夏臨淵渾身如篩糠似的顫抖起來,原本蓄積起來的毀滅氣息,也隨之被震得潰散。

  “你……”

  夏臨淵露出絕望之色。

  便在此時,一股可怖的神念力量沖進夏臨淵識海中,讓得他眼前發黑,登時昏厥過去。

  片刻后。

  蘇奕收起神識,甩手將昏厥的夏臨淵丟出去。

  “蘇兄,如何?”

  夏青沅禁不住問。

  “這老東西果然不出所料,活脫脫一個吃里扒外的軟骨頭。”

  蘇奕哂笑。

  他拿出一個玉簡,在其中鐫刻一番,遞給夏青沅,“這是從他神魂中抽取的一些記憶畫面,拿去吧。”

  說著,他目光看了看夏臨淵和在場其他兩個皇室大人物,輕聲道:“各位,時間不早,該上路了。”

  話音還在回蕩,蘇奕已再度出手。

  天陽王府外。

  一眾皇室大人物匯聚,氣氛沉悶。

  現在還是清晨,冬天那慘白的天光灑下,也無法驅散空氣中的凜冽寒意。

  “看來,這一場殺戮已經落幕了。”

  翁九輕語,神色異樣。

  “若不是青沅殿下昨夜告之,我都還不知道,原來這是陛下早已籌謀的一個局。”

  水天奇感慨。

  在場那些以大長老夏長泓為首的大人物們,皆神色復雜。

  他們也是昨夜時候,從夏青沅口中得知了內幕。

  此時此刻,內心又是慶幸,又是悲慟。

  不是兔死狐悲之傷感,而是若非這次的事情,他們都無法想象,自己身邊的那些族人,竟那般不堪!

  “翁九,蘇奕怎會能掌控九鼎鎮界陣的力量?”

  夏長泓禁不住問。

  翁九知道再也無法隱瞞,當即說道:“因為……這修復九鼎鎮界陣的秘法,本就來自蘇道友之手。”

  夏長泓等皇室大人物皆愣住,被這個秘辛狠狠驚到!

  “怪不得陛下會那般看重蘇奕……”

  夏長泓喃喃。

  至此,他們總算徹底明白了。

  “出來了!”

  忽地,有人低語。

  眾人目光下意識齊齊望向遠處。

  就見天陽王府大門處,一個青袍少年負手于背,施施然走了出來,直似閑庭信步般隨意。

  在天光照耀下,他頎長的身影蒙上一層淡淡的光影,仿似謫仙臨塵,超然脫俗。

  在他身邊,一襲綠裙,肌膚勝雪的夏青沅伴隨著。

  看著這一對少年少女走出,氣氛也是悄然變得寂靜起來。

  “翁九,元恒和白姑娘兩人何在?”

  夏青沅問。

  翁九肅然道:“回稟殿下,他們兩人都已在天芒山腳下等候。”

  蘇奕見此,直接道:“我先走一步。”

  說罷,渾不理會在場其他人,徑直離開。

  “我去送蘇道友。”

  夏青沅也要跟上,卻被翁九攔住,“殿下,老奴去送蘇道友,您還是留在此地,將之前發生的事情一一和大長老他們說一說為好。”

  說著,翁九就追了上去。

  夏青沅見此,也只能作罷。

  大長老夏長泓已按捺不住內心的疑惑,道:“走,去天陽王府看一看,青沅丫頭,你也跟著,待會把事情經過跟我們好好說一說。”

  “好。”

  夏青沅脆聲答應。

  當即一行人浩浩蕩蕩進入天陽王府。

  直至看到那大殿內的景象時,這些皇室大人物皆倒吸涼氣,被那滿地的血腥驚到。

  十月初二。

  須彌仙島行動結束的第二天。

  蘇奕孤身一人,仗劍踏上天芒山,斬十三位來自各大古老勢力的使者,誅天陽王夏臨淵在內的多位大夏皇室大人物。

  事了拂衣去!

  消息一出,九鼎城轟動,天下為之震顫。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