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百九十一章 血流成河 以泄我怒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一劍,斬青蛟,斷寶鼎,殺莫無涯!

    螻蟻也敢鼓唇搖舌?

    斬之!

    那血腥的一幕,當即震撼全場。

    眾人皆瞪大眼睛,被莫無涯的死刺激到,臉色變幻。

    夏青沅都不由倒吸涼氣。

    她也沒想到,蘇奕會這般干脆利索,斬殺一位老輩化靈境人物,如碾死一只螻蟻般輕松!

    “為何不笑了?”

    蘇奕目光一掃四周,唇泛譏誚。

    在他手中,如夜色般空靈的黑色玄吾劍泛著凜冽懾人的光澤。

    場中騷亂,無論是夏臨淵等皇室大人物,還是桓天河等十余個古老勢力的使者,皆噌地起身,滿面驚怒。

    “夏道友,此子敢在天芒山行兇,你還不出手!?”

    桓天河大喝。

    說話時,他和其他古老勢力的使者皆早已戒備起來,運轉道行,祭出寶物,嚴陣以待。

    一個個如臨大敵!

    他們此來,可從沒想過要和蘇奕硬拼。

    否則,也不會利用各自背后的勢力,壓迫夏臨淵借用九鼎鎮界陣來對付蘇奕了。

    “簡直是膽大包天!”

    一個黃袍老者憤怒喝斥,這位皇室大人物也氣急敗壞,被蘇奕那霸道的一劍激怒。

    “聒噪。”

    蘇奕眸泛冷電,玄吾劍橫空,再次動手。

    唰!

    一道三尺劍氣在虛空一閃,斬向黃袍老者。

    這一劍,極盡凌厲,有一往無前之勢。

    名喚劈山海。

    黃袍老者盡管早有防備,可當面對這一劍時,依舊毛骨悚然,感受到致命的威脅。

    他毫不猶豫進行閃避。

    噗!

    鮮血迸濺。

    黃袍老者雖避開這一劍,可右臂依舊被掃中,整條胳膊都被斬落,疼得他發出痛叫,身影一個趔趄,差點栽倒在地。

    在場眾人心中皆發寒。

    他們早清楚蘇奕雖是聚星境修為,可其戰力卻堪稱逆天,曾以一己之力,橫掃桓少游等九位踏足化靈境的古代妖孽!

    他們面對蘇奕時,之所以敢這般有恃無恐,無非是對九鼎鎮界陣有著十足的信心。

    可事態的發展,還是讓他們被驚到。

    蘇奕根本不在乎威脅,說動手便動手!

    也是此時,他們才深刻體會到,蘇奕的戰力是何等可怕。

    這個看似平淡無奇的少年,輕描淡寫之間,便能滅殺莫無涯!

    更在一劍之下,斬斷黃袍老者的臂膀!

    “混賬東西,天芒山豈是你這猖狂小輩撒野的地方!”

    夏臨淵大怒。

    他袖袍鼓蕩,祭出一副金色陣盤,猛地運轉。

    轟!

    整座通天般巍峨高大的天芒山猛地一顫,山上不同的區域中,有蒼茫古老的禁陣波動從沉寂中醒來。

    符文如神虹,光焰動九霄!

    “九鼎鎮界陣怎會被運轉了?”

    “老天,難道說有人闖入我們天芒山行兇?”

    ……天芒山上,不知多少人被驚動,紛紛停下手中動作。

    “快,去天陽王府!”

    皇室大長老夏長泓臉色大變,厲聲長嘯。

    他意識到不妙,第一時間動身,朝天陽王府掠去。

  同一時間,分布在天芒山其他地方的皇室    大人物,皆都已動身,齊齊朝天陽王府奔去。

    誰都清楚,當即夏皇臨走前,曾將掌控九鼎鎮界陣的陣盤,交給三長老夏臨淵掌控。

    而現在發生的一幕,自然和夏臨淵有關!

    而此時的天陽王府內,光霞流轉,禁制力量如縱橫交錯的洪流,掀起燦然無比的霞光,轟涌奔騰。

    大殿內,桓天河等人皆暗松口氣。

    “好強大的禁陣,無愧是當初在蒼青大陸上排名第三的殺陣,哪怕已破損嚴重,那等威勢,依舊強大到能夠輕易滅殺靈道層次的角色!”

    桓天河暗自感慨。

    若不是大夏皇室擁有此陣庇護,他們這十多個古老勢力,何至于到如今也無法入主九鼎城?

    “殺,快殺了那孽障!”

    被斬掉右臂的黃袍老者嘶聲咆哮,神色怨毒。

    此時,蘇奕身影四周,璀璨耀眼的禁制力量如潮洶涌,快要將他身影都淹沒。

    “蘇奕,我本代表大夏皇室,不欲插手你的事情中,可不曾想,你卻再三挑釁,猖獗跋扈,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夏臨淵操縱陣盤,神色淡漠冷酷。

    說話時,他屈指在陣盤上一點。

    轟!

    如潮般的禁制力量驟然轟鳴,化作無數密集的雷霆閃電,朝蘇奕籠罩而去。

    那恐怖的毀滅氣息,讓在場其他人都毛骨悚然,駭然色變。

    根本不夸張的說,換做是他們被這等禁陣打擊,絕對會落一個有死無生的下場!

    而此時,卻見蘇奕唇泛譏誚,哂笑搖頭。

    這老混賬,竟以九鼎鎮界陣來對付自己,何異于自取滅亡?

    “凝!”

    便見蘇奕袖袍鼓蕩,十指之間,青霞流轉。

    而在他身影四周,倏爾構建出一座繁密玄奧的陣圖,徐徐旋轉。

    頓時,那由禁陣所化的漫天狂舞的雷霆閃電,直似百川入海般,紛紛不受控制地涌入蘇奕四周的陣圖中。

    緊跟著,這座陣圖燦然發光,氣息也隨之節節攀升!

    “嗯?”

    夏臨淵瞳孔一縮,這是?

    桓天河等人也察覺到不對勁,瞪大眼睛,這小子……竟能夠化解九鼎鎮界陣的力量!?

    “鎮!”

    夏臨淵舌綻春雷。

    轟!

    九鼎鎮界陣的禁制力量驟然一變,泛起刺目般的金光,最終化作一口金色道鼎,橫空朝蘇奕鎮去。

    那等威勢,比之剛才強大了不知多少!

    卻見蘇奕輕語,“若任由你這般胡為,這座才修復一些元氣的大陣,非被你糟踐了不可。”

    聲音剛響起,他身影驀地掠起,踏空九步,雙手于虛空驀地凝結出一個古樸神秘的手印。

    大衍御陣訣!

    就見原本由蘇奕凝聚的那一座陣圖,也隨之橫空。

    隨著蘇奕結出大衍御陣訣,此陣倏爾發光,化作一只足有十丈范圍的金色大手,于虛空籠罩而下。

    轟隆!

    光雨飛濺,靈霞狂舞。

    在一眾震撼目光注視下,那一尊朝蘇奕鎮壓過去的金色大鼎,被金色大手牢牢抓住,無法動彈。

    緊跟著,轟的一聲,金色大鼎碎裂,化作滾滾禁陣力量,被那金色大手盡數吞納!

    “這……”

    桓天河等人目瞪口呆。

  那可    是九鼎鎮界陣,足以輕松滅殺任何靈道大修士!

    可現在,卻似被一個聚星境少年輕而易舉化解了……

    而此時,夏臨淵臉色已徹底變了,失聲大叫:“不可能,你怎可能掌控九鼎鎮界陣的力量?”

    掌控九鼎鎮界陣?

    原本就目瞪口呆的桓天河等人,當聽到這句話,都差點懵掉,大夏皇室的鎮族之陣,怎可能由一個外人御用?!

    唯有夏青沅看到這一幕時,內心滿滿都是感慨,當初父親剛剛得知蘇兄能夠修復九鼎鎮界陣時,心中何嘗不震驚?

    少女目光望著蘇奕那憑虛而立的峻拔身影,神馳目眩,“這樣的人,又和天上的仙人有何區別?”

    “收!”

    蘇奕掌指一點。

    那威勢莫測的金色大手,頓時化作漫天光雨消弭。

    與此同時,從這座大殿到整座天芒山上覆蓋的禁陣力量,皆像潮水般紛紛消散,歸于寂靜。

    再看大殿內,已是滿地狼藉。

    而在場眾人,一個個如遭雷擊般,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神色煞是精彩。

    九鼎鎮界陣……就這樣被壓制下去了!?

    “現在,你還有什么手段?”

    蘇奕淡淡開口,目光望向夏臨淵。

    “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

    夏臨淵大叫,他瘋狂似的催動手中的陣盤。

    可尷尬的是,任憑他如何使喚,九鼎鎮界陣也沒有一點動靜……

    看到這一幕,那些皇室大人物和桓天河等人的心都沉入谷底,軀體發寒。

    他們之前,依仗九鼎鎮界陣才敢去和蘇奕叫板,不把蘇奕放在眼中,視其如獵物,可任憑宰割。

    可現在,他們最大的依仗,都已經被蘇奕輕松壓制,這讓他們誰能不膽寒?

    “蘇奕,此地乃是天芒山,你這樣鬧下去,便是和整個大夏為敵!”

    一個皇室大人物怒喝。

    蘇奕看也不看,一劍斬過去。

    噗!

    這位皇室大人物身首異地,被斬殺當場。

    早在元府境時,蘇奕便能輕松斬殺霍天都這等老輩人物。

    直至踏入聚星境后,以一己之力,便可穩壓桓少游等九個化靈境古代妖孽的聯手。

    而如今的他,已是聚星境中期,所掌握的三種絕品道韻皆臻至圓滿地步,連手中的玄吾劍都已重新祭煉,威能遠勝從前。

    這等情況下,在場那些老輩化靈境修士早就入不了蘇奕的眼,動手時,和殺雞宰狗也沒什么區別!

    “今天,爾等誰也逃不掉,此地唯有血流成河,方才能抵消我心頭之怒!”

    蘇奕淡然出聲,深邃的眸波瀾不驚。

    可那種決然的態度,卻令在場眾人徹底色變。

    “蘇奕,這次我等乃是使者身份,兩國開戰,尚且不斬來使,你若大開殺戒,便等若是和我等背后的勢力不死不休。”

    一個古老勢力的儒袍男子聲色俱厲,“這樣的后果,你……”

    唰!

    劍光一閃。

    儒袍男子話都沒說完,其咽喉就被洞穿,軀體轟然爆碎,血灑當場。

    “死到臨頭,還敢口舌招搖,著實令人生厭。”

    蘇奕輕語。

    眾人如墜寒窟,亡魂大冒。

    ps:晚上7點左右,爭取來個2連。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